《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五十九章化神傳聞


    第九百五十九章 化神傳聞

    “不知我應該稱呼你向師兄,還是該叫你李師兄?仔細打量下一遍老者後,”韓立忽然展顏的說道。

    “韓前輩說什麼,晚輩有些不太明白。莫非晚輩很像前輩認識的某人。”老者眼珠微轉幾下後,先前異『色』『蕩』然無存,竟一臉賠笑的說道。

    “事到如今,向師兄何必還要遮遮掩掩,你不要忘了我們修仙者可都是過目不忘的。當年在血『色』禁地,我們黃楓穀能成功走出來的弟子,可就我等幾人,即使事隔多年,在下又怎會記錯人的。”韓立眉梢一挑,雙目一眯的說道。

    這位老者竟然是當初在血『色』試煉前,曾經試圖和韓立一起組隊,叫向之禮的老者。當時這位以煉氣期十層的修為,最後也從血『色』試煉中走了出來,曾經讓在場的不少修士都大吃一驚的。隻是韓立後來的表現更驚人,才讓眾人忽視了此人。

    韓立當時雖然沒有和這位向師兄多接觸什麼,但當時見此人也能活著走出禁地後,就大生警惕之心,隱隱覺得此人身上也暗藏什麼秘密的。

    後來韓立一經築基成功,並被收入了李化元門下,和老者再也沒有見過任何麵,才漸漸忘卻此人的。當年魔道六宗入侵越國後,就更是不知此人生死了。

    可他萬萬沒想到的是,事隔如此多年,竟會在大晉一家小門派中再見到這張麵孔。韓立怎能不大感吃驚。

    要知道,當年老者出現在黃楓穀時就已經這般一把年紀的樣子,如此多年過去了,別說對方是煉氣期修士,就是築基期修士也早應該壽元將盡,化為一杯黃土的。可現在看來,這位向師兄容貌樣子,幾乎和二百多年前一般無二,這讓韓立心中大凜。

    最起碼,這位當年在血『色』試煉中,肯定是扮豬吃老虎的角『色』,就不知其混入其內倒底有何用意了。

    韓立望著老者眼也不眨一下,心中各種念頭飛快轉動不停。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看來世上還真有一人與晚輩模樣一般無二。不過前輩的確認錯人了,晚輩姓李並非姓向。否則,若真能和前輩這般身份之人攀上些關係。晚輩又怎會不承認的。”老者仍一口否認自己的說道,絲毫鬆口的跡象都沒有。

    韓立麵『色』一沉,目中閃過一絲訝『色』。

    “道友既然如此說了,韓某可能真認錯人了。算了!道友還是先將一些製符典籍給我指出來吧。”韓立默然了一會兒,竟神『色』一緩的突然改口了。

    “,前輩請跟晚輩來,本門既然叫天符門,在製符上的典籍自然存有不少的。不過稍為深奧些的典籍,都二層以上了。晚輩這就給前輩指出來。” 老臉上的笑容不變的,然後就真像一名普通低階弟子般,恭敬異常的帶著韓立直奔二層而去。

    二層是和一層布置非常相似,一層層的書架擺滿了不大的一塊地方。

    韓立四下掃視的時候,老者已經身形連晃。

    別看他年紀不小的樣子,但動作矯健異常,東一下,西一下的片刻工夫,就熟練的翻找出一小堆玉簡來,然後在氣喘籲籲的將這些玉簡抱到了韓立麵前,麵現阿諛之『色』的討好道:

    “前輩,這些就是本層收藏的符籙典籍。三層還有一些,晚輩這就幫前輩拿下來吧。省的前輩再費心找了。”

    “不用如此麻煩。這些玉簡已經夠看上一兩日了。三層的典籍,留韓某自己去找就可了。道友無須在這作陪,可以去樓下忙自己的事吧。”韓立『摸』了『摸』下巴,和顏悅『色』的說道。

    “那晚輩就不打擾前輩潛修了。韓前輩若有什麼吩咐,招呼晚輩就可。晚輩會一直守在樓下的。”老者笑容可掬的說道,隨後將手中玉簡都放到附近一個架子上後,才拘謹的倒退出了閣樓二層。

    望著老者消失的身影,韓立麵上的微笑漸漸斂去,反現出了一絲凝重。

    “怎麼樣。大衍前輩可看出此人的修為嗎?我剛才已經用來神識強行掃過此人身體,雖然看破了此人表麵的煉氣期修為隻是一層幻術。但是此人真正的法力境界,卻無法判斷出來,那一層虛假修為下麵,整個身體好似空『蕩』『蕩』的,實在太古怪了。”

    “我也一樣,雖然神識比起你來強大許多,但是遇到的情形卻和你一般。”大衍神君鄭重的聲音傳了過來。

    “怎會出現這情況。難道這人神識竟然比前輩還要強大許多。”韓立有些震驚了。

    “怎麼不可能出現這種事情了。這一界就算真有神識比我強大些的修士,也絕不會強大到,單憑神念就可以屏蔽我的探尋。出現過這種情況,無怪乎此人要麼修煉什麼特殊秘術,要麼身上有什麼至寶可以將身體變幻成這般模樣。另外還有一種可能,就是……“大衍神君說著說著竟遲疑了起來。

    “什麼可能?”韓立不禁追問了一句。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此人已進階化神期,全身靈力都可以從體內經脈中盡數散到肉體中,連元嬰也可以短時間化為無形。你自然無法發現什麼了。”大衍神君緩緩的說道。

    “化神期修士,前輩莫非在說笑。”即使韓立再鎮定異常,一聽聞話,也大驚失『色』起來。

    “我雖然未曾進階過化神期,但也研究過一些和此境界相關的東西。這種能力是化神期修士最基本的。”大衍神君平靜的說道。

    “我不是說化神期修士沒有這種神通,而是化神期修士怎還會滯留這一界,不是說進階化神期後就有能力飛升靈界了嗎?”韓立深吸了一口氣後,總算平靜下來了。

    “雖然我當年走遍天下,並未見過任何一個化神期修士,但卻可以肯定這一界的確還有化神期修士滯留著,還並非一兩人的樣子。有能力飛升靈界和是否真能飛升可是兩碼事情的。具體情形我不太清楚,但好像進階化神期後,這些人就不能像普通修士一般,經常在他人麵前『露』麵了。否則必遭奇禍似的。”大衍神君也有些困『惑』的說道

    “有這種事情!前輩,你可從來沒有跟我提起過此事的。”韓立怔住了。

    “哼,你連元嬰後期都未修煉到,這些事情給你說又有何用。具體原因,想必你能進階到化神期,自行就會明白的。否則也不會從古至今,所有化神期修士都像約定好一般,統統 從修仙界消失不見了。”大衍神君沒好氣的說道。

    “這倒也是。這麼說雖然可能『性』不大,樓下這位還真有一定幾率是位化神期修士了。”韓立苦笑了起來。

    “的確有這種可能的。就算不是化神期,此人也給我一種可怕的感覺,我看你還是不要招惹這人的好。”

    “前輩也感覺到此人的危險了,我還以為隻是自己的錯覺呢。所以剛才在一層時,才會突然改口的。這人既然一會兒跑道天南,一會兒出現在大晉,還都是以低階弟子身份出現的。看來肯定有自己的目的。我們就姑且當做不知這一切吧。”韓立想了想後,說道。

    “也隻能如此了。不過有可能的話。還是盡量早離開天符門的好。萬一這人真是化神期修士,動了什麼殺人滅口心思,你的小命可就岌岌可危了。”大衍神君提醒道。

    “我自然知道其中的利害關係。不過現在若急著走,怕反招惹對方的敵意,倒弄巧成拙的。暫且還按原計劃在天符門呆上幾日吧。他既然肯隱姓埋名的藏在此處,就算真是化神期修士,也肯定像前輩所說應受什麼限製。否則,何必如此鬼鬼祟祟。以化神期修為,天下間又哪不能光明正大去的。”韓立冷靜的搖搖頭。

    “你說的也有道理。倒是老夫考慮不周了。”大衍神君幹笑一聲,難得的稱讚了一句。

    “不過,這些日子,你的使用血影遁造成的精元虧損也彌補的差不多了。老夫的傀儡開始煉製了吧。”大衍神君話題一轉,有些期切的說道。

    “嗯,前輩不說,我也準備在一斬殺完那幾隻惡蛟,就立刻開始煉製傀儡的事情。畢竟那赤火蛟的鱗片,必須先弄到手再說。至於烏鳳翎,反倒不急於一時,在傀儡煉製完後再著手此事吧的。”韓立似乎心中早有計劃,不加思索的說道。

    “哈哈!這就行。老夫在大限來臨前,能看到此傀儡,總算沒有什麼遺憾了。”大衍聽了此話,滿意的大笑幾聲。

    韓立聽了這話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卻袖袍一抖。

    幾根陣旗從袖口中激『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分散向四周,光芒一閃後,所有陣旗消失不見,一個淡青『色』禁製憑空將浮現而出,將整座樓層罩在了其中。

    雖然心中覺得對方不可能對其驟然下手,為了小心起見,他先布置一下一個防護禁製再說。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才放心的走上兩步,隨手將向之禮留在木架中一枚玉簡拿了起來,將神識沉浸其中察看了起來。

    

Snap Time:2018-01-20 21:23:41  ExecTime:1.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