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五十八章李師侄


    第九百五十八章 李師侄

    老者的目光自然落在了韓立身上時,臉上肌肉頓時一跳,慌忙抱拳的說道:

    “晚輩聽眾師侄說有高人光臨本門,沒想到竟是前輩這樣的元嬰修士。沒能出去迎接,真是失禮了。”

    這位天符門唯一的長老,一臉的恭敬。

    嶽真等築基期修士聽到溫姓老者此言,心中大震,原存的最後一絲懷疑也徹底消失了,用更敬畏的目光望向韓立。

    元嬰期修士,對如今的天符門來說,實在是高不可攀的存在。

    “我也隻是受人之托,送樣東西過來而已。無須這般拘謹的。”韓立神『色』不變的話語一頓,又淡淡的說道:

    “此物放在我手也有一些年了。如今恰巧有事要來華雲州辦事,自然要將此物歸還的。這樣東西,可是指名交給貴門門主的。”

    說著,韓立單手往腰間一拍,一個四方骨盒出現在了手中,隨手放到了身前桌子上。

    溫姓老者聞言一怔,但馬上識趣的一轉首說道”

    “嶽師侄你也聽到前輩之言了,你過去看看前輩帶來的是何物,若真是本門遺失之物,我等自然要重謝前輩的。”

    “是,師叔。”嶽真恭聲答應道。

    然後幾步上前,雙手將那骨盒拿在了手中,並好奇的打開。

    盒內刻滿了蠅頭小字的幾塊骨片赫然出現在了目中。

    “這是?”嶽真驚疑的隨手拿起一片,細望了起來。

    韓立則笑而不語。

    “降靈符,這是降靈符煉製方法,上麵的筆跡是雲師伯的!”隻看了幾眼,嶽真驚喜的叫道。

    “雲師兄?你沒有看錯吧。”溫姓老者一愣之後,神『色』凝重了起來。

    “絕對沒錯。掌門書房中至今還掛著雲師伯的手書,日夜麵對,怎會認錯。”嶽真不加思索的說道。

    其餘的修士也一臉的愕然。

    “不錯,這件東西的確是雲道友讓我轉交的。降靈符是貴門三大密符之一,總不會錯的吧。”韓立不置可否的說道。

    “當然不會錯。隻是前輩何時見過的雲師師兄,當年我還未曾凝結金丹,師兄就在一次去海外辦事途中,突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轉眼間數十年音訊全無,雲師兄沒出事吧。”溫姓老者關心的問道。

    “應該沒事,其實我和貴掌門相遇也是一件巧合之事。數十年前,我遇了和貴掌門同樣的遭遇,當時我……”韓立將鬼霧和陰冥之地的事情,大概的講述了一遍,自然有關自己和陰冥獸晶等不易外泄的事情,含糊而過,沒有多提幾句。

    “世上竟然還有這樣的險地,真是讓人難以想象,怪不得從許多年以前,就不時的有修士在沿海莫名的失蹤,原來是這鬼霧作怪。”溫姓老者聽到陰冥之地無法動用法力的事情,倒吸了一口涼氣

    “不錯,韓某也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強逃脫的。這盒中之物就是貴掌門托我有機會掃到貴門的。不過在下對製符之道頗有些興趣,也稍研究了下降靈符煉製之法,幾位道友不會見怪吧。”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微笑的說道。

    “前輩親手將靈符煉製法歸還本門,已經是天大的恩惠。我等怎會有這種不識好歹想法。雖然說降靈符的確有隻有本門掌門才可掌握的說法,但若不是前輩送還此物,連秘術都已經失傳了。自然更談不上什麼規矩了。”溫姓老者麵帶敬『色』的說道。

    嶽真同樣在一旁連連的稱是。

    “幾位道友心胸如此開闊,韓某倒有些不好意思的。不過東西已經送到,在下也算了卻了一樁心願,那就此告辭了。”韓立滿意的點點頭,當即站起了身來。

    “前輩送物之恩我等還未報答,不如在本門多待兩日,讓本門略進一下地主之誼也好。”溫姓老者對這降靈符的失而複得,雖然心中很高興,但更注重的卻是和這位突然從天而降的高人攀上些關係,慌忙的說道。

    別的不說,隻要有人知道他們門中能結交一名元嬰期修士,恐怕天符門的地位立刻在小宗門中急劇上升。甚至眼前麵臨的一個大麻煩,說不定都可安然化解。

    “再坐一會兒!”韓立嘴角一翹,『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

    “韓前輩不是對製符之道感興趣嗎?本門別的不說,在煉製符籙上的確還有那麼一些研究的,門內先人也搜集了眾多各種有關符籙的典籍。前輩若不嫌棄的話,可以看上一看。順便指點我等晚輩一二。”嶽真眼珠一轉,突然開口這般說道。

    ”製符典籍!”韓立聞言微微一怔,沉『吟』了一下,有些心動了。

    。溫姓老者一呆後,連連點頭稱是。

    “好吧。在下的確對製符頗感些興趣,就在貴門呆上幾日吧。”韓立自從學了降靈符後,對天符門的製符秘術也大感好奇的。想了想後,終於點了點頭。

    “太好了!前輩能留下是敝門榮幸。前輩是否先歇息一二,明日再……”溫姓老者麵上一喜,小心的說道。

    “不用了,現在就帶我去藏經閣吧。”韓立搖搖頭。以他如今的修為,隻要在看書的時候稍一打坐,在路上這點法力消耗自然就恢複過來了。

    “那好,楊師侄帶韓前輩去本門的藏書閣一看。前輩有什麼吩咐,一定要全部滿足。”溫姓老者麵上一喜,急忙衝一名中年修士吩咐道。

    “遵命,溫師叔。韓前輩,請跟我來。”這名中年修士,恭敬異常的答應道

    韓立點點頭,隨著此人走出了大殿。

    “真沒想到,雲師兄竟然是被困在那種鬼地方。怪不得,當年失蹤的如此詭異。本門的降靈符秘術重新找回,也算是本門一件幸事。”溫姓老者等韓立離開大殿好一會兒後,才歎了口氣的說道。

    “不過我們若是能趁機交好這位韓前輩,並放出些風聲,對本門肯定大有好處的,別的不說,眼前的坊市問題最起碼能迎刃而解的。”另一名始終沒有開口的修士,緩緩說道。

    “有一名元嬰修士作靠山,靈風門自然會退避三尺,就是煞陽宗也不會為一個小小坊市惹元嬰修士不快的。隻是剛才聽韓前輩口氣,似乎在陰冥之地隻是和雲師兄關係一般,以對方身份,人家怎會平白幫我們。我們就是想贈送寶物,硬拉關係,門中也根本沒有任何東西可以入韓前輩雙目的。但是若是錯過了此機會,又實在太可惜了。”嶽真卻苦笑的喃喃道。

    “這的確有些棘手”溫姓老者也眉頭一皺的說道。

    殿內其他修士互望一眼後,也有都『露』出發愁之『色』。

    而這時,韓立已經隨著那名中年修士,來到了一座不怎麼起眼的閣樓中。

    此閣樓分為三層,通體被一層淡青『色』禁製籠罩住。當韓立隨著中年修士進入一層中時,麵正有一名老者低首盤坐在蒲團上,手中還握著一塊玉簡,仿佛正在查看著簡中內容。

    “李師侄,過來見過一些韓前輩。”中年修士一瞅見老者,立刻不客氣的吩咐道,同時一轉身,恭敬的給韓立解釋起來:

    “這位李師侄是專門負責打理藏經閣,對閣內的各種典籍都了如指掌。”

    此刻那名老者仿佛才被中年修士聲音從簡中驚醒,急忙將玉簡一收,立刻麻利的跳了起來,並跑了過來。

    “原來是楊師伯到了,師侄沒有出來遠迎,還往師伯贖罪。這位是韓……韓前輩!”

    老者滿臉皺紋,兩眼細小,目中透著絲絲圓滑,對中年修士賠笑之『色』,但當其偷瞅了一眼韓立後,聲音那間一顫,麵容頓時凝滯起來。

    “李師侄?”

    韓立看清楚老者的麵容後,雙目愕然,麵上滿是古怪之『色』。

    “怎麼前輩認得此弟子?”中年修士詫異起來,不禁問道。

    “沒什麼。這位道友實在很像韓某昔年的一位舊識。但仔細一看,卻又不是。看來韓某認錯人了。”韓立臉上異『色』迅速不見,淡淡一笑的說道。

    “,原來如此。那前輩一人在此處靜修吧。李師侄,這不用你整理了。跟我出去吧。”中年修士自然不會相信此言,但也不敢多問什麼,反而一扭首衝“李師侄”吩咐道。

    “是,師侄就……”

    “不用。這位道友既然對閣樓中典籍了解甚多,我還有借助之處,讓他暫時留下陪我幾日吧。”韓立突然輕笑的說道,同時目中帶有深意的瞅了一眼老者。

    “咳……,既然前輩如此吩咐,晚輩自然照辦。李師侄,你的機緣來了,一定要聽從韓前輩吩咐。”中年修士雖然對兩者剛才的表現有些懷疑,但這位“李師侄”能和一名元嬰修士獨處幾日,的確讓他羨慕異常。別的不說,隨手指點幾下,說不定都讓他們這樣的低階修士受益無窮的。

    不過韓立話送客之意很明顯,他也不敢多留此地,再囑咐了老者兩句後,就心中帶著一絲疑『惑』的倒退出去。

    韓立目睹中年修士背影從閣樓中消失,一轉臉瞅向老者,『露』出了大有深意的輕笑。

    

Snap Time:2018-01-21 01:08:35  ExecTime:0.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