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五十六章魔焰滔滔


    第九百五十六章 魔焰滔滔

    就在韓立準備和古魔分魂交手一下,冒險測試下此魔傷勢有沒有盡複之時,古魔卻神『色』一動,猛然間向身後瞅了一眼。

    韓立怔了一下,隨即也發覺了什麼,眉梢一挑的朝同一方向也望了過去。

    結果片刻後,遠處的天邊靈光閃動,接著一道驚虹驀然出現在了天邊處,風馳電掣的向這邊激『射』而來,遁速之快讓韓立見了也為之一驚,並且遁光中竟還隱隱傳出風雷之聲。

    古魔見有修士過來,目中凶芒一閃,反而收起了臉上的厲『色』,麵無表情的著看著飛來的遁光。

    這短短二三十的距離,這倒驚虹幾乎轉瞬間就到了附近,靈光一閃,在數十丈外現出一名披頭散發的頭陀來。

    這頭陀滿臉橫肉,一手托著赤紅圓缽,一手抓著一隻數尺長碧綠禪杖,如今他看了麵前的韓立和古魔一眼,見兩人麵容如此相似,目中不禁閃過驚疑之『色』。

    “不知哪位是從交換會剛出來的道友,在下有要事想和這位道友商量一二的。”頭陀眼珠微微一轉,忽然滿臉笑容的問道。

    韓立嘴角一動,斜瞅了此人一眼,淡淡的什麼話也沒說。

    這位頭陀是一位元嬰中期的修士,無論修為和手上的寶物,似乎都頗為的不凡,怪不得敢單槍獨馬的追了過來。不過對方安的什麼心思,韓立又怎會不知道,自然懶得理會此人。

    對麵古魂則從這頭陀出現的瞬間,就倒背雙手的仰首望天,一眼也沒瞅向此人過,一副視若無睹的樣子。

    頭陀見韓立二人這般態度,心中大怒。

    要知道,自從他進階元嬰期後,憑借手中的血焰缽和蟠龍杖,就是同階修士見了他都是客氣異常,什麼時候被人這般輕視過。

    不過眼前的韓立和古魔,表現出來的分別是元嬰中期和初期修為,再加上麵目如此相像,他自然將二人看成一夥的了。以一敵二,他雖然不認為自己肯定會輸,但爭鬥起來贏得希望也不會太大,故而縱然臉『色』難看之極,一時間也隻能勉強控製住怒氣,暗思量如何將二人各個擊破掉的毒計。

    但是未等他想出什麼好方法,從其來的方向處又有光華閃動,接著三道顏『色』各異的遁光一齊浮現二處,連襟成一片的向這邊激『射』而來。

    頭陀見到此幕,不禁一呆。

    他自付自己在遁術上別有一番神通,才能如此快的追上了韓立。這後麵三人不知又有何神通,人多勢眾還僅比他慢一步的樣子。看來想獨吞寶物,有些不太可能了。但這幾人的到來,就不用他冒險一人麵對兩名修士了,從這方麵來講似乎也不全是壞事的。

    想到這,頭陀臉上『露』出陰厲表情,開始用陰森的眼神掃了韓立和古魔一眼。

    似乎感受到了頭陀的不善目光,原本仰首望天的古魔突然間低下頭來,目光一掃正向這邊靠近的遁光,臉上現出不耐之『色』。。

    “真是麻煩,本以為就這一個家夥攪局,沒想到來找死的人這般多。既然這樣,就先送你上路吧。”冷冷的一說完此話,古魔身上黑芒一閃,整個人驀然間化為一道黑芒,直奔頭陀『射』去

    頭陀暗罵一聲找死,不加思索的手中圓缽一翻轉,頓時一股血紅『色』火焰從缽中躥出,化為大片火幕將頭陀護在了其中。而他另一隻手一抬,碧綠禪杖脫手飛出後,化為一隻綠玉蛟龍直迎向了黑芒

    眼見蛟龍口吐綠息,狠狠的抓向古魔所化黑忙,黑芒卻一顫下,驟然間在途中消失掉了。

    頭陀也是和人鬥法經驗豐富之人,一見此幕心中一驚,不急多想的兩手急忙掐訣,一連數道青『色』法決打進了四周火幕中,頓時火焰憑空高漲數倍,一下化為了青紅『色』的火焰旋風,足有二三十丈之高,聲勢驚人。

    頭陀還不放心的單手往腰間一拍,就要取出另一件護身寶物出來。

    但就這瞬間,異變突起!

    頭陀身體一側數丈遠處,黑芒一閃,兩隻通體烏紫的手臂閃電般從中探出,一下『插』進了火幕之中,竟絲毫畏懼之意都沒有。

    “啊!”

    頭陀一見此景,心中一寒。隨即不及多想的口中一聲大喝,嘴唇一張間,驀然大片金霞從口中噴出,眨眼間凝結成一麵光盾擋在了身前,同時他身形一顫,就要向一旁遠遠遁開。

    “砰”的一聲輕響,金燦燦光盾如同紙糊一般,被兩隻魔爪一擊而破,頭陀身形方一動間,丹田處就同時被洞穿了兩個大洞。接著兩隻魔臂凶悍的左右一分,頓時整個身軀竟直接被撕裂成了兩片,五髒六腑和大股血雨從半空中灑落而下。

    一隻紅『色』元嬰一聲哀鳴後,馭著一口金『色』飛劍一閃之下,從碎屍中瞬移到了了二十餘丈遠的地方。

    可就在此元嬰身上金光一閃,再想瞬移離開更遠時,卻沒有機會了。

    一道紫線驀然從元嬰身後閃過,元嬰隻覺得腦中一熱,什麼東西從頭顱後洞穿而過,一聲尖利叫聲發出,元嬰立刻失去了全身力氣一般,絲毫反抗沒有的被那紫線席卷而回,一下沒入了火焰中不見了蹤影。

    這時遠處天邊的三道遁光剛好也飛到了數百丈外處,遁光中修士正好將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三名修士頓時嚇得魂飛天外之下,那還敢再近前,遠遠的一個盤旋後,竟以比來時還快一分的遁速向後飛遁而逃。

    這三人都是元嬰初期修士,原本以為三人聯手可以圖謀好事的,結果遠遠眼見中期修士中大名鼎鼎的惡火頭陀,竟一個照麵就被人心狠手辣的毀去了肉身,還被抓住了元嬰,怎能不心中大恐。

    他們又怎敢為了什麼寶物而上來自尋死路。自然溜之大吉了。

    轉眼間,三道遁光就不見了蹤影!

    韓立麵對古魔瞬間擊殺頭陀的狠辣,也倒吸了 一口涼氣,盯著遠處的火焰,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一陣尖利的怪笑從火焰中發出,接著所有火焰瞬間熄滅,古魔的身形重新顯『露』出來。

    韓立一看清楚後,嘴角不禁抽搐了一下,麵『色』陰沉了下來。

    隻見這時的古魔,已經化身為了半魔半人的魔化樣子。雖然麵容身子還保持著人形,但是從撐破青衫中『裸』『露』出來的手臂和雙腿,卻全都變成了烏紫『色』,巨大化了近半,

    更讓人發寒的是,此人微張的口中伸出數尺長的一根紫『色』長舌,此舌前半截高高舉起,舌尖處正洞穿著那頭陀生死不知的元嬰,一雙毫無感情的眼珠,正冰寒的盯著韓立。

    韓立雙目一眯,沒有躲避的對視著此魔不語。

    “韓小子,你可不能和此魔久糾纏,這離地下交易會不太遠,恐怕過一會兒,有更多的修士到此,到時你想走恐怕也走不掉了。”大衍神君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原本想掂量一下此魔和主魂之間的神通差異,但現在看來還不是和其交手的時機,還是太冒險了。我們走吧。”韓立淡淡的說道,然後袖袍一抖,身前的盤旋的金『色』飛劍一陣嗡鳴後,全都被收進了袍袖,然後再一張嘴,數團精血脫口噴出,大片濃濃血霧一下將韓立身形籠罩在了其中。

    “想走,不覺太遲了嗎。”古魔目中閃過非人的異芒,長舌一縮,一口將元嬰吞進了腹中,身形接著一晃,再次從原地消失不見了。

    韓立根本不理會對方的舉動,兩書一掐訣,在雷鳴聲中,背後驀然閃現出了一對銀白『色』翅膀,身形開始在血霧中模糊不清起來。

    但是幾乎與此同時,韓立身前黑光閃動,古魔那魔化的恐怖身影一下就出現在了麵前,其瞬移速度之快,比剛才對付那頭陀時快了幾乎近半去,剛才根本就沒有盡全力。

    原本鎮定異常的韓立,麵『色』一變,暗叫一聲不好。

    古魔則麵上獰笑一閃,一張嘴,就要將彈出口中那根紫『色』怪舌,一舉擊殺掉血霧中的韓立。

    但就在這是,古魔腦中突然穿來一聲冰寒之極的冷哼,此聲音如同無形之鑽,即使以古魔這般神識超強之體,也頓覺腦中一陣刺痛,微微一聲悶哼,動作不禁一頓。

    而就這片刻工夫,韓立在血霧中一閃,一下化為一道血影激『射』而出的,幾個呼吸間就在天邊消失不見了。

    古魔一驚,急忙將神識放出,但剛剛找到百之外的韓立,韓立馬上又一次血影遁後,就逃出了其神識的極限了。

    古魔頓時怔在了原地。

    “化影遁,這不是鐵翅魔那家夥的秘術嗎,怎麼人界的修士也會施展?這可有些麻煩了。不對,好像有些不太一樣!”他喃喃的幾聲後,臉『露』一絲思量的沉『吟』了起來!

    但就在這時,從遠處的天空有靈光閃動,隨即六七餘道顏『色』各異遁光在天邊同時浮現,並向這邊激『射』而來。

    古魔神『色』一動,被從沉『吟』中驚醒,目光冰冷的掃了一眼接近了群修,臉上一絲凶『色』閃過。

    “來的正好,數年前吞噬的元嬰正好煉化幹淨了。現在再吞噬一批,想必數年後傷勢就能完全康複了吧。”古魔森然的自語一聲,隨即深吸了一口氣,頓時大片黑紫『色』魔氣從身上大股的冒出,片刻後將其身形徹底罩在了其中。

    接著幾聲厲吼,魔氣隨之一陣的翻滾洶湧,一個雙頭四臂巨大魔物在魔氣中飄忽不定的浮現而出,四隻黑紫『色』妖目,毫無感情的盯向了那些飛『射』而來的遁光。

    

Snap Time:2018-01-24 02:10:34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