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五十五章再遇古魔


    第九百五十五章 再遇古魔

    “這倒也是。葉家一個修仙世家都能夠煉製出一件通天靈寶仿製品,其餘大宗大派如此淵源長久,也存有一件仿製品的確大有可能的。”韓立想了想後,隻能無奈的承認這一點。

    “你不用太過沮喪了,即使是仿製品,煉製它們的材料也不是普通之物,估計大多已經從這一界絕跡了,現在存在的都是不知經曆了多少年的積攢,才偶爾湊齊一件的材料。何況你手中不是還有一件正牌的虛天鼎嗎若是真能夠徹底掌握此寶,這一界估計絕沒有人能奈何了你了。”大衍神君竟用酸溜溜的口氣說道。

    “徹底掌握虛天鼎!哪是這般容易之事。沒有化神期的修為,隻能想想罷了。不過我真有了化神期神通,就算沒有虛天鼎也可以縱橫人界了。”韓立聞言,苦笑了一聲。

    大衍神君聽了這話,卻嘿嘿一笑,在不再說什麼了。

    這時候,整間廳堂除了還在介紹平山印的白霞中人影外,其餘地方都鴉雀無聲,人人都變得沉默不語,氣氛一下壓抑起來。

    主持交換會的白霞中人影,自然知道聲勢造的差不多了。當即也不再拖延下去,口中輕咳一聲後,終於開始講到此物的競拍方法。

    “看來不用老夫多說,大家已經知道此寶的價值了。拍賣此物,葉家已經準備好了一份清單,清單上材料凡是能夠提供最多的可以得到此寶。當然若是這個最高的材料價值,明顯過低的,自然也是無效的。最後還會再采用靈石方式,以三百萬為底價,再拍賣一次的。”

    聽到三百萬的天價,在場修士即使大都見過大場麵的,也一陣的『騷』動,但卻沒誰提出反對意見。縱然這個數目,已經可比一家中型修仙宗門大半的靈石儲量了。但比起此寶的價值來說的確不算過高的。實際競拍時候,這個價格再翻上數倍也是大有可能的。

    韓立聽到這個價格時,心也一陣的發寒,同時突然升起一個古怪念頭。若是他的魔髓鑽拿出去拍賣的話,不知可以賣出多少靈石。恐怕也不會太少吧。

    不過兩者還真不太好比的,那所謂的魔道至寶魔龍刃,他查過資料倒也知道一些的,好像隻在上古時期有人煉製出來過一柄,據說持有此刃的魔修曾經用此寶斬殺過化神期修士,從威力上看似乎不在那“通天靈寶”之下。隻是這魔龍刃是地地道道的法寶,還大有潛力可挖的。

    但一兩塊魔髓鑽,自然無法煉製出此刃的。隻把魔髓鑽當成增進修為的靈丹妙『藥』,來吸收麵的精粹魔氣,價值卻又大降了不少。

    韓立星海正思量這些『亂』七八槽的事情時,那位烏冠老者已經拿出一塊玉簡,照著玉簡中記載的一些材料清單,開始一一念了起來。

    老者聲音不大,但整個廳堂的修士,全都聽的清清楚楚。

    所有修士都凝神細聽著,韓立則有些慢不盡心,可絲毫沒有參加爭奪此寶的意思。

    這不是說他不對此寶動心,而是很有自知之明而已。

    作為一個外來的修士,算他身家再富有,也不可真掙過大晉當地的這些宗門。像這種可以威力足可以影響大宗打牌勢力大小的重寶,早已不是個人和小勢力可以擁有的了。

    否則,以葉家天下第一世家的地位那會心甘情願的將平山印拿出來拍賣。

    估計也是受了其他大勢力重壓,才拿出來破財免災的吧。

    隨意的聽了幾種材料後,韓立心中更是確定這種想法了。

    老者念的並非是像五行玉、庚精這種世間幾乎難尋的東西,全都是一些雖然珍貴卻偏偏各大宗門都必備和儲存的一些材料。看來葉家不甘心之下,也打著讓各大宗門大出血一回的念頭。

    心中這樣想著,韓立略思量一下,人驀然站起,向廳堂外走去。

    如此舉動,在此時自然顯得格外惹人注目了。不少還對韓立拿出兩枚魔髓鑽事情格外留意的修士,不覺望了一眼過來,大都驚疑起來。

    韓立對這一切視若不見,從容的走到了入口處,眼看就要步入閃著閃著淡淡白光的禁製中,耳邊卻驀然傳來了一人的傳音:

    “韓道友,怎麼現在就走了。”

    這熟悉的話語聲,正是富姓老者的聲音。

    韓立身形略微一頓,嘴唇微動的同樣傳音過去:

    “在下已成眾矢之的,不早一步離開的話,恐怕也惹出一番大麻煩的。富兄的事情韓某並未忘記,若是此事不急的話,數年後韓某煉製完一件寶物後,再和富兄詳談此事如何?”

    “在下的事情並非十分緊迫的。不過韓兄瞞的富某好苦啊。身懷魔髓鑽這等至寶竟沒漏絲毫口風。怪不得陰羅宗幾人對道友緊追不舍呢。這樣吧,四年後道友可否到南疆郡『潮』雲府和老夫一見。富某同時還會約見其他幾位道友在雙蠍山見麵的。在下可以保證,此事雖然要借助道友之力,但對韓兄絕對也大有好處的。”富姓老者不加思索的說道。

    “三年?時間倒也來的及。到時韓某會赴約的。現在就先告辭了。”韓立傳音完這幾句話,沒有在多在廳堂中滯留,就頭也不回的走進了眼前的禁製中。

    白光閃動間,韓立身形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

    一盞茶工夫後,韓立化為一道青虹從地下交易所入口處飛出,在山溝上空一個盤旋後,絲毫停留沒有的向東激『射』而去。

    就在韓立剛離開後片刻,交換會上也有幾名修士悄然離開了座位,匆匆離開廳堂。

    更多有其他想法的修士,實在對正在拍賣的平山印實在難以取舍,權衡了下利害後,還是大都留了下來。

    畢竟韓立身上的五行玉等寶物縱然稀有,但現在已經有人盯上了,再去湊這熱鬧就不值得和其他修士衝突了。

    一口氣飛出了千之遠,當遁光掠過一處山峰附近時,韓立體內突然傳出一聲龍『吟』般的劍鳴之聲。

    韓立麵『色』大變,遁光立刻嘎然而止。

    他深吸了一口氣,目光如刀向四周一掃,同時袖袍一抖,數十口金『色』飛劍蜂擁而出,密密麻麻的飛到了頭頂上盤旋不定,氣勢驚人。

    “閣下蹤跡已『露』,何必鬼鬼祟祟的,出來吧。”韓立雙目藍芒閃動,豁然盯住一側空無一人處,冷冷的說道。

    “嘿嘿!不愧是滅殺了我主魂的修士,果然機靈異常。”

    韓立所望之處,突然黑芒一閃,一個和韓立麵容近似的青年出現在了那。同樣一身青袍,麵目平凡,隻是其瞳孔中閃動著黑紫兩『色』異芒。

    韓立一見此人幕,雖然早有所預料,心中還是一沉。

    “真是你!如何找到我的?”韓立凝重的說道。

    “看來你知道我是誰了。你的飛劍煉製的倒是靈『性』十足,竟能主動向你示警。至於能如此快就找到你,我也是沒想到的事情,看來本尊的運氣還是不錯的。”青年仔細打量了韓立一會兒後,悠悠的說道。

    “我的兩口飛劍,就在你身上?若還不知道閣下是誰,那在下就太蠢了。”韓立麵無表情的說道。

    “不錯,你的飛劍就在我這。”古魔分魂不置可否的說道,隨手抬首一抬,隻見在其手心處,正由兩柄金光閃閃的小劍彈顫抖不已,拚命的想要向韓立這邊飛『射』而來,但被一層層的黑絲死死纏住,根本無法離開古魔手心分毫。

    韓立臉『色』一下陰沉了下來。

    “你的飛劍竟然是用破邪的金雷竹煉製而成,其他的飛劍看來也差不多了。有如此多的金雷竹,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看來當初在墜魔穀中,主魂拿你不下反而一命嗚呼,也不是沒有原因的。主魂因你而亡,可能讓我避免了再被吞噬的下場,同樣因為它的被滅,也讓我永遠再無法回複魔界時的全盛修為。你說說我應該感謝你,還是應該滅殺你。”古魔分魂『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竟如此說道。

    “你隱匿出現在這,不要告訴我隻是為了和我閑聊來的。”韓立默然片刻,突然冷笑起來。

    “是不是來和你閑聊,要看你的態度了。隻要你肯將如何得到這般多金雷竹方法告訴我,也不是不能放你一馬的。否則,就隻有等我親自動手抽出你的元神,再搜魂了。”古魔分魂微微垂首,看了看手中的兩口金劍,淡淡說道。

    韓立聽了此話,臉『色』不變,但嘴角抽搐了一下,接著輕吐了一口氣。

    “想殺我,和能否殺掉我可是兩碼事。我既不想和你閑聊什麼,也沒興趣吐『露』什麼秘密。我正想見識一下,你的神通和主魂相倒底如何呢?沒記錯的話,上次在天南你可被重創的不輕。我不信如此短時間,你就徹底康複了。”韓立兩眼一眯,森然的說道。

    涉及小瓶的秘密,他不會考慮對方的提議。

    “本來想讓你在臨死前,多說幾句話的,既然你不肯配合,也就沒這個必要了。”古魔分心中殺機大起,臉現凶厲之『色』的鏘鏘說道,同時目中黑紫光芒大漲起來,。

    韓立心中一凜,心念一動之下,頭頂眾飛劍瞬間化為一片金幕檔在了身前,另一隻手則一翻轉,裝著噬金蟲的靈獸袋就到了手中。

    

Snap Time:2018-01-18 23:55:20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