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五十章九幽宗


    第九百五十章 九幽宗

    陰羅宗的這些修士剛離開沒多久,附近的一家閣樓中突然人影晃動,又走出來兩名修士來。

    這兩人瞅了瞅入口處空無一人的情景,臉『色』凝重的小聲的傳音幾句,隨即也跟著走了出去。

    一走出坊市,二人立刻分頭行事,其中一人手持一件小幡輕輕一晃,身形在一團紫氣包裹下立刻憑空消失,然後朝著葛天豪等人離開方向,追匿而去。

    另外一人則分道揚鑣,化為一道遁光直奔皇城方向飛『射』而去。

    ……

    這時,晉京附近的無名荒山上,富姓老者正一臉耐人尋味的衝韓立說道:

    “已經傳送到了這,道友不想問些什麼嗎?”

    “何必多此一舉?在下對富兄非要使用傳送陣傳出坊市之事,的確有些不解。但想必道友有自己的道理吧。”在一傳送出來的瞬間,韓立就已經小心的將附近的情況掃視了一遍,附近並未有什麼異常,故而現如此平靜的回道。

    韓立這番小心的舉動,並沒有逃過富姓老者的雙目。但他不但不惱怒,反而心中大為的滿意。

    “其實也沒什麼。是老夫事先得到消息,在大坊市出口處,有幾名陰羅宗的修士在找什麼人的樣子。老夫估計,韓道友肯定不想見這幾人,故而才借了這傳送陣避開這些家夥。道友不會覺得富某多此一舉吧!”富姓老者目光閃動,似笑非笑的說道。

    “陰羅宗?道友說這話,什麼意思?”韓立心中一凜,但表麵神情不變的反問道。

    “嘿嘿,道友不必擔心什麼。在下若真想對道友不利的話,早就在附近布置什麼後手了。韓兄大概就是當日在寶光殿前,和葛天豪發生衝突的那名修士吧?”富姓老者神秘一笑,緩緩的說道。

    “沒想到,富兄連這些都知道。但為何會出手相幫在下。難道道友僅僅因為當日之約,就不惜得罪陰羅宗這樣的魔道大宗。韓某有些不太相信。”韓立沉默了一會兒,淡淡的承認道。

    “陰羅宗算什麼?韓兄看來還不知道富某出身吧。在下不才添居九幽宗的執法長老。本宗原本就和陰羅宗有些梁子,能夠讓葛天豪那家夥吃癟,富某正求之不得呢。當然,在下幫助道友主要還是有一事相求的。”富姓老者毫不在意的坦然道。

    “九幽宗?真是失敬,對貴宗在下可久聞大名的。不過,以貴宗實力還需要在下幫什麼忙?”韓立一聽對方竟然也是魔道十宗的長老,心中頓時一驚,警惕心大起。

    “這件事情是私人之事,富某不好借助宗內人手的。不過此事不急。還是等我二人參加完交易會,在下在和道友細說此事吧。韓兄盡管放心,此事對道友也有些好處。若是覺得不合適,富某也不會勉強的。”富姓老者微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這個人情,在下就先領了。”韓立略一思量,就展顏一笑。

    他已經得罪了一個陰羅宗,自然不希望再得罪一個魔道大宗,先不管以後是否真答應幫對方的忙,先虛偽應付再說了。

    “在下就知道韓兄也是爽快之人。我們走吧,交易會地點離此不遠的。”富姓老者臉上喜『色』一閃而過,似乎對韓立的反應很滿意,下麵二人就化為兩道驚虹向遠處飛遁而去。

    一路疾馳沒有多久,在離晉京城三千外的一片黑黝黝荒山中,老者帶著韓立忽然往下一落,一個盤旋哦戶在在一麵看似普通的石壁停了下來。

    石壁微微發綠,大半遍布一些淤泥青苔,實在沒有任何特殊之處。

    韓立看也沒看石壁,反而目光一眯的四下一望,這才發現此地是深處兩座山峰間的一處野山溝,一人高的野草灌木到處都是,若是不是富姓老者親自帶著他過來,絕無法發現此地點竟有修士出沒。

    富姓老者顯然到此地不止一次 了。

    他熟練的從袖袍一抖,一塊巴掌大小圓盤飛『射』而出,上麵白芒一閃,直接沒入了石壁中不見了蹤影。

    片刻後,石壁上驀然黃『色』霞光閃動,韓立眼前一花,石壁竟憑空消失不見,『露』出了一個直徑十餘丈寬的巨大洞口。

    而在洞口前,正有兩名一身碧衫的中年修士,直直的站在那。

    二人都是結丹後期修為,其中一人手中還托著那麵富姓老者的法盤。

    “原來是富前輩到了,這位前輩麵孔有些陌生,不知可否請教下尊姓大名。”那托著圓盤法器的修士,先衝二人施了一禮,然後目光在韓立身上一掃後,不卑不亢的的詢問道。

    “這位是海外來的韓道友,老夫做他的引薦人,有什麼可查的。給道友一個身份盤,我二人急著參加交換會呢。“富姓老者兩眼一瞪,不客氣的說道。

    “,既然是富前輩做引薦。自然沒有什麼問題了。這一塊就是元嬰級身份盤,不但前輩可憑此物參加這次的交易會,以後三屆的地下交易會,也是免費的。當然要事前輩觸犯了交易會的規矩,此法盤就會被收回或廢的。而且按照規矩,擁有此法盤需要繳納一萬靈石。”那名綠袍修士將手中圓盤,客客氣氣的還給了富姓老者後,又拿出一件差不多的法盤給韓立解釋道。

    “給,這是靈石。”聽到如此多靈石,韓立有些肉疼,單表麵上卻付的痛快異常。一個裝滿上萬靈石的袋子,直接扔了過去。

    “這是法盤,前輩請收好。”

    對麵碧衫修士稍一檢查過袋中靈石數量,就滿臉笑容的將那麵刻有三百四十七字符的法盤,雙手奉上。

    韓立掃了一眼後,眉梢微微一挑,有些懷疑的問道:

    “三百四十七?這次的交易會有這麼多人參加?”

    “當然沒有。韓前輩不知,其中有一部分前輩因為各種原因,不會來參加此次的交易。按照往年的經驗,大概隻有二百餘人參加的。”另一名碧衫修士出言解釋道。

    “哦,人也算不少了。”韓立點點頭,有些恍然。

    “好了。時間差不多了,我二人先去參加交換會了。有機會替我向你們師傅問候一下。”富姓老者一見韓立有了法盤,當即說了一句,就帶頭往通道深處大步走去。

    “這二人修為不弱,聽道友口氣,難道他們是同一位師傅,不知是哪位道友?”韓立跟在其後,隨口的問道。

    “他們的師傅可了不得,大晉四大散修你知道嗎?”富姓老者嘿嘿一笑,反問道。

    “嗯,自然聽說過,難道是其中之一?”韓立有點好奇起來。

    “不錯,他二人師傅是四大散修中最神秘的易洗天道友,早已進階元嬰後期多年了。我倒有機緣見過此人一麵。當時親眼目睹此人施展通天神通,輕易斬殺一隻八級妖獸,修為實在深不可測啊。據說此人,是大晉千年來最有可能進階化神期的兩人之一。這次交易會組織者會讓這兩人把守門戶,估計也有借助其師威名的意思。”富姓老者一邊給韓立解釋著,一邊口中感歎不已,對這位易天洗大為的羨慕。

    “我看富兄修為深厚異常,一旦突破瓶頸,元嬰後期也是指日可待的。又有何羨慕的。不過另外一名可能進階化神的道友,是哪一位?”韓立心中一動,開口打聽起來。

    “另外一人,是佛門淨火宗的碧月禪師。這位僅僅花費四百餘年就進階元嬰後期,也是修仙界公認的萬年才出一次的天縱之才。至於在下,富某自付也算資質過人,但那是和一般修士相比,根本無法和以上二位相提並論的。而我困在此境界已經二三百年之久,早已絕了再次進階的心思。倒是道友似乎剛剛突破中期不久,說不定到時有可能輕易突破瓶頸的?”富姓老者苦笑的說道。

    “富兄真是說笑了。天下間哪有這般好事。”韓立幹笑幾聲,打了個哈哈,自然不會拿對方的話當真的。

    這時在富姓老者帶領下,韓立已經看到前方白光閃動,隱隱一個大廳入口出現在前方,熙熙攘攘之聲傳出,他不禁精神一振。

    ……

    另一處,在離地下交易會所在之地百餘處的半空中,葛天豪麵孔猙獰,渾身黑氣翻滾,單手死死抓住一名陌生修士的頭顱,在施展搜魂秘術情形提取對方的神識中的記憶,正施法在關鍵之處。

    這名修士麵孔扭曲,兩眼直翻,渾身顫抖不停,仿佛痛苦之極。

    在一旁的林銀屏和另一名五十餘歲的黑衫修士,則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片刻後,被搜魂修士突然間身子巨震一下,耳鼻同時流出一道黑血,徹底昏死了過去。

    葛天豪眉頭一皺,突然間五指冒出黑幽幽的火焰,瞬間將手中之人化為了灰燼,然後他雙目輕輕閉上,一點點消化搜魂來的東西。

    “怎麼樣,查到這人身份嗎?此人為何鬼鬼祟祟跟在我們後麵。”林銀屏一等葛天豪再次睜開雙目,立刻檀口微張的問道。

    

Snap Time:2018-07-21 04:06:05  ExecTime:0.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