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四十九章妙音寶鏡


    第九百四十九章 妙音寶鏡

    烏冠老者一等對方從屋子中消失,臉上掛著的笑容驟然消失,陰沉了下去。

    到了晚上時,老者又在這屋子中見了另外兩名結丹期的散修,這兩人同樣交上來了一些材料並拿到好處後,然後大喜的離去了。

    而韓立在接下來的幾日,每天上午都準時的參加在九霄殿的大拍賣會。

    因為第一日就有所收獲,所以韓立自然對下麵的拍賣大抱希望的。

    但可惜的是,下麵的幾日卻一無所獲。

    就像那位換取赤精芝的富姓老者所說一樣,除了每日壓底的十餘種東西外,韓立想要的那種等階的珍稀材料,罕有在拍賣會上出現。最後壓軸拍賣的東西,也大都是一些法寶類的成品寶物。

    看來第一日就能拍到墨金,的確是湊巧了些。

    不過在這期間,韓立在拍賣會之外也沒有閑著。就地下拍賣會的事情,通過各種手段倒也了解了一些。

    照打聽的情報來看,這地下交易會前邊幾日也和大拍賣會差不多,除了出現的東西以魔道所需東西居多外,一般也不會出現特別珍稀的物品。

    但是到了最後一日,則有一個專門針對元嬰級修士舉行的以物易物交易會,往年幾屆都有眾多罕見的材料出現,他現在還缺的幾種材料,的確大有可能在這交易會上湊齊的。

    不過這交易會的確不是什麼人都可以輕易參加的,似乎隻有魔道有關的修士或者相關人等介紹推薦的修士才可以加入的。

    如此一來,韓立心中一鬆,暫且將此事放置了腦後,隻是每日按時參加九霄殿的拍賣會。

    幾日後,韓立在最後一天的拍賣會上,竟又發現了一種所需的材料,精神一振之下,花費十餘萬靈石拍下了此物。

    不久,這個明麵上的大拍賣會終於結束了。

    眾修士從拍賣場中一哄而出,韓立混在其中飛落到地麵上,但並未直接走出坊市,而是直奔天機閣而去。

    韓立並不知道,他的此舉竟然巧合的讓其暫時躲過了一劫。

    因為前幾日已經從坊市入口處消失的陰羅宗幾名長老, 突然又出現在了入口處。而且其中多出了一名依舊輕紗罩麵的天瀾聖女。

    現在此女正用玉手把玩著一口銀光閃閃的小鏡,看著坊市入口處進出的修士,不時朝著小鏡望上幾眼,明眸流轉下黛眉緊鎖。

    隨著時間一點點過去,小鏡銀光閃動的越發厲害,但此女始終是一語不發。

    旁邊的葛天豪等人的麵孔也漸漸陰沉下來,臉『色』不太好看的樣子。

    “沒有發現那人。前邊進出坊市的修士,雖然有幾個也使用幻術遮蔽了真容,但並不是那個人。難道真的沒參加大拍賣會?若是如此的話,這幾日可就白忙活了。”半晌後林銀屏吐了一口氣,遲疑的說道。

    “不可能。最近來晉京的高階修士,有幾個會錯過這次的大拍賣會。而且當日林姑娘你也親眼看到了。那人在寶光殿前親自待了一段時間才離開的,分明對這次拍賣會非常重視的樣子。”葛天豪緩緩的說道。

    林銀屏聽到這話,雖然不經意的點點頭,但玉容上的沉『吟』之『色』仍然未散去。

    “會不會,妙音鏡並不像傳聞中的那般神妙,或者祭煉時間太短,林道友尚未真正能發揮此鏡威力。故而無法發現那人蹤跡。”那名三角眼的陰羅宗長老,忽然間這般說道。

    “這個也不太可能。妙音鏡是七妙真人七妙七真寶之一,是早已成名修仙界許久的寶物。至於祭煉問題,古寶原本就不需要怎麼祭煉的,隻是此鏡有些特殊,若不稍加祭煉又無法充分發揮破法的神通。故而這幾日的祭煉已經足夠了。否則,那幾名同樣施展秘術的修士,就不會被我用此寶看破真容了。”林銀屏搖搖頭,櫻唇微張的解釋道。

    “如此說來,要麼這人幻顏秘術神通還在妙音鏡上,故而無法被看破,要麼是此人有事還呆在坊市中,或者另用什麼手段從其他地方走掉了。”葛天豪目光閃動幾下,邊思量邊說道。

    “妙音鏡如此大名聲,天下間雖然有它無法破除的幻術,但也絕對是屈指可數的。哪有這麼巧,這人就會此種大神通。而第二種情況下,坊市四周布置的是道門赫赫有名的八極分光陣,那人也不可能無聲無息的破陣離去,十有八九應該還待在坊市中未出去才是。”林銀屏最後肯定的說道。

    “林道友的意思是?”三角眼老者反而躊躇起來。

    “繼續守在這,隻要那人還在坊市中就肯定會經過這的。另外再派幾名機靈些的弟子去坊市中各處轉轉,看看能否找到一些此人的蹤跡。”林銀屏如此的建議道

    “嗯!林道友所言有理,就依道友之言,一直守到晚上吧。若是那人真在坊市中,也應該在這段時間出現了。”葛天豪略一思量,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就一口答應了下來。

    然後他抬手放出幾道傳音符,不一會兒就招來了數名陰羅宗低階修士,一番吩咐後,這幾人就恭敬的領命離開。往坊市深處走去。

    就這這幾人因為遍尋韓立未果,而有些驚疑動搖時,韓立卻已經在天機閣中再次見到了那位王長老。這時,的他自然是恢複了本來麵貌。

    王長老對韓立和富姓老者在天機閣約見之事,也知道一些的。故而毫不意外,反而非常熱情的將韓立讓到了貴賓室,親自加以作陪。

    韓立和這位王長老閑聊了一會兒後,兩就自然而然的交流一些修煉上的經驗心得,不久就都有些收獲的樣子。

    就當二人印證的起勁時,富姓老者終於如約的也來到了天機閣中,一見此情景,倒也不客氣的立刻加入了討論。

    三人間的這一場交流足足進行了小半日,直到天『色』快黑之時,三人才相視一笑的結束了這場都有所獲益的談話。

    富姓老者和韓立沒有再在天機閣久待,當即告辭而去,離開了天機閣。

    一走出閣樓,韓立臉上一陣模糊,瞬間幻化成了另一位陌生麵容的黃臉修士。富姓老者一見先是一怔,隨即心領神會的不以為意了。

    不過下麵韓立反而詫異起來了。富姓老者竟然沒有朝坊市出口處走去,而是帶著他直奔天機閣附近,掛著“漱靈齋’的的另一家小樓走去。

    “富兄,這是?”眼看要走進此間閣樓,韓立還是忍不住的問道。

    “這家漱齋是私人商號,其主人是和我相交多年的好友,新近在閣樓中布置一個臨時傳送陣,傳送的地方正好離地下交易會場所不遠。我已經打過招呼,可以直接傳送過去的。”富姓老者胸有成竹的說道。

    “傳送陣。我沒記錯的話,坊市不是嚴禁布置傳送陣的嗎?”韓立聞言,非但沒有解『惑』,反而麵上更吃驚起來。

    “嘿嘿!道友盡管放心,我這位老友麵子可不小,因為特殊原因事先向坊市背後勢力申請過的,已經臨時得到允許的。這個傳送陣隻能存在短短數月時間,知道的人也寥寥無幾。”富姓老者不以為意的解釋道。

    “原來如此!”韓立有些恍然。

    漱靈齋的主人是一名麵容普通的白淨老者,談吐舉止皆都不凡,讓人一見之下大有春風拂麵之感。更讓韓立吃驚的是,這位竟然還是一位名氣不小的陣法大師。這讓韓立大起結交之心。

    可惜的是,因為急著參加地下交易會,故而韓立實在沒時間和此人多說什麼,就從布置在閣樓密室中的一座小型傳送陣傳送出了坊市。

    下一刻,二人直接出現在了一處不大的隱蔽山洞中。等二人走出山洞飛到了空中,韓立這才發現他們竟然直接到了晉京成南麵附近的一座無名小山上。而在小山不遠處,晉京那巨大的城牆還能隱隱可見。

    就在韓立已經離開了坊市時,還守在坊市入口處的葛天豪同樣看了看天『色』,人略沉『吟』一下後,忽然對一旁的林銀屏說道:

    “林道友,地下交易會就要開始了。今日交易會有幾樣出現的東西,對葛某今後修煉大有用處的。在下不能錯過的。而現在天『色』如此晚了,那人還未出現,其他弟子也未在坊市中發現這人蹤跡。看來我們先前的推斷不知哪出錯了。此人狡詐如狐,可能早不在坊市中了。不如道友賠葛某一同參加交易會。那人也可能會出現在那,就算沒有,在地下交易會上也肯定有所收獲的。”

    “看樣子再這樣守株待兔下去,的確不會有什麼結果的樣子。好吧,我就隨道友走一趟吧。說不定真有可能會在那有點收獲呢。”林銀屏咬了咬嫣紅的嘴唇,望了望已坊市深處方向,隻能有些不甘心的答應道。

    隨後葛天豪又和其他人一番商量後,那原先一直跟著他的一男一女兩名修士仍暫時留守此坊市。其餘的長老則有一人跟著他和林銀屏一齊參加地下交易會,三角眼老者和另外一人則自稱另有要事,竟就此告辭離去了。

    一時間,陰羅宗聚集起來的眾多元嬰級長老,尚未和韓立接觸動手,就先解體,各行其事了。

    

Snap Time:2018-07-17 23:36:28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