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四十六章韓長老


    第九百四十六章 韓長老

    韓立在屋子中一待就是一日一夜,那道觀觀主雖是個凡人,但身處道門卻也知道一些修仙者事情,並隱隱猜出了韓立的身份,故而在此期間倒也沒讓人打擾韓立。

    當韓立在屋中終於睜開雙目時,臉上『露』出了一絲失望。

    “寒髓中寒氣竟然絲毫無法被紫羅極火融合,看來此物現在也隻能當做材料來使用了,還是用來將雪晶珠重新煉製一下吧。”韓立無奈的低語一句,立刻一張口,頓時“噗”的一聲輕響,一顆晶瑩剔透的圓珠從口中噴出,懸浮在了身前數尺高處。

    看著眼前之物,韓立一抬手,那隻盛放寒髓的小瓶出現在了手心中。

    手指拂過,瓶蓋自行飛起,另一隻手馬上衝著瓶底一拍,頓時一滴銀珠從瓶中飛『射』而出,一下沒入了雪晶珠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也不多說的,兩手掐訣再一張口,又一縷青『色』嬰火從口中噴出,瞬間將圓球包裹其中,迅速燃燒起來。

    平靜的看著火焰中的圓珠,韓立再次的閉上雙目,重新煉製此珠倒不用花費多少時間的,在大拍賣會召開前足夠將雪晶珠煉製完畢了。

    心中這樣想著,他用神念『操』縱著那一縷嬰火開始一點點的凝練眼前寶物起來。

    ……

    就在韓立一心凝練法寶之時,晉京北部的皇城一角,一座氣勢雄偉的府邸中,一位身穿單薄青衫的年輕人站在一座石亭內,雙手倒背的欣賞著亭外的奇花異草,一臉愜意之『色』。

    忽然間此人神『色』一動,臉龐驀然轉了過來,『露』出了此人真容。相貌容顏竟然有七分和韓立相似,唯一不同的是,此人有一對毫無感情的冷冰冰眼珠。

    而就在這時,不遠處的花園入口處有腳步聲傳來,接著一名烏冠錦袍的老者出現在了那,他抬首間正好對上了青年一對亮晶晶的眼珠,不禁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心中一驚。

    好在青年目中冷光一收,馬上變得普普通通起來,並淡淡說道:

    “我道是誰,原來是雲逸道友。道友到此,是找韓某嗎?”

    “韓長老,近日我們安『插』在幾處坊市的探子傳來一個消息,也許韓長老會感興趣的。”烏冠老者幹笑兩聲,人就走了過來。

    “消息?你知道我一向對身外之事不感興趣的,也不負責任何具體事情的。道友若有事想讓我出手,隻需讓葉長老給我說一聲即可了。”青年重新將頭扭轉過去,盯著石亭前一片花樹,冷漠的說道。

    “,若是其他事情,雲某自然不會打攪韓兄清修的。但是這個消息卻和道友有關係的。”老者毫不在意對方拒人千之外的態度,反而大有深意的說道。

    “和我有關?難道你們找到那人了?”青年一怔後,雙目一眯,麵『色』一寒的說道。

    “不錯,我們的確有此人的消息。據說鬼羅宗的一些修士突然間在京城幾處坊市中,悄悄的在尋找這人,這是他們所發的那人畫像,和韓長老所說那人應該是同一人才對。不過,還是需要韓長老親眼看看的。”烏冠老者一抬手,一塊白『色』玉簡從袖中飛『射』過來。

    青衫青年陰沉的伸手一招,就將玉簡吸入了手中,神識立刻沉浸麵仔細掃視了一遍

    “不錯,正是他不假。有沒有消息說,陰羅宗的人為何找他?”青衫年輕人臉上肌肉一跳,迅速將神識抽了出來後,冷靜的問道。

    “這個還沒有消息。不過陰羅宗在京城中所有元嬰級的長老卻忽然都聚集到了一起,不知是否和此人有關。韓長老,你說過這和你同名的修士,是你的一位大仇家,並讓族內幫你尋找此人出來。故而二長老已經決定,此人就交予韓兄處理了。不管韓長老采用什麼手段對付這人,隻要這人不會幹擾大拍賣會的正常進行即可。畢竟這次拍賣會上,葉家也有幾件東西一定要拿到手的。葉長老不希望出現什麼意外的。”老者不動聲『色』的說道。

    “哼,隻要能有此人準確消息,我會讓他從這世間消失的。不過族內幫我搜集的魔器,不知倒底找到幾件了。我會加入皇族,供你們葉家驅使,可是有此條件在先的。”韓長老冷哼了一聲。

    “韓兄放心,魔器的事情我們已經在各地注意這些東西的下落了。先前不是已經幫助道友找到了一件嗎?至於其餘魔器的到手則有些麻煩,還需要花些時間的。”烏冠老者麵『色』不變的解釋道。

    “我不管你們如何幫本人找到魔器,我為葉家效力二十年,二十年後我必須看到說好的幾件魔器必須出現在韓某手中。”韓長老嘴唇一抿,目中寒光一閃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們葉家既然答應韓長老,就絕對不會食言的。韓長老先安歇吧。一有那人的準確消息,我也會馬上告知道友的。”烏冠老者皮笑肉不笑的一抱拳,終於告辭離去了。

    青年望著老者身影從花園門處消失後,臉上冷笑一聲。隨後想起了什麼,袖袍輕輕一抖,一口金光閃閃小劍驀然出現在了手中。

    小劍通體被數根黑絲纏在其中,卻仍然靈『性』十足的彈跳不停,一副想要掙脫的樣子。但這些黑絲卻不知是何物所化,任憑金劍掙紮卻總能牢牢粘在劍上將其死死的捆縛著。

    青年眉頭一皺,突然一張嘴,一口黑血噴出,將金劍灑滿了一身。

    金劍頓時一聲哀鳴,馬上靈光黯淡了下來,但是仍然不服氣般的低『吟』個不停。

    “真是麻煩。一口人界飛劍然還這麼難以抹去靈『性』,要不是看中了此劍是用金雷竹煉製成的,又何必花費這般大心思的。”青年喃喃的低語了兩句,臉上『露』出幾分不耐之『色』。

    “不過,既然你主人也已經到了晉京,這到是個難得的機會。隻要滅掉他,不但可以報了誅殺主魂讓我無法恢複全部修為之仇,飛劍也立刻成了無主之物,收服起來就輕而易舉了。”青年說著,麵上煞氣一閃,瞳孔深處竟隱隱泛出黑、紫兩『色』異芒,整個人驟然間變得妖異鬼魅起來。

    ……

    與此同時,府邸中另一處偏僻角落的閣樓中,有兩男一女正坐在一張圓卓四周交談著什麼。

    其中一人正是那名剛從青年那邊回來的烏冠老者,另外一名男子則是位麵容威嚴腰纏玉帶的中年人。那名女子,竟是以前在皇清觀道觀中出現過的那名美豔『婦』人。隻是這時的她神『色』肅然,正聽那烏冠老者講述和青年交談的過程。

    “這麼說,韓長老一口就答應了下來。”方臉中年人聽完老者之言,就略有所思的說道。

    “不錯。而且韓長老一聽說這位同名之人消息,雖然沒有表現的過於激動,但是眼中的殺氣絕對是真的。看來其所說的和那人有深仇,應該不假才是。”烏冠老者如此的說道。

    “可是這兩人不但名字一樣,連相貌都如此近似。而那一位‘韓立’不久前還混入我們皇族修士棲身的皇清觀中,不知有何目的,是不是針對我們葉家來的?如今,他又被陰羅宗修士這般鄭重的暗中追查。我總有些不踏實的感覺?”美豔『婦』人卻黛眉一挑的說道。

    “麵當然有我們不知道的東西,但是我們何必管這麼多事情,隻要韓長老不是佛道等宗門派來的臥底,能全力協助葉家完成大事,我們就無須分心的事事都尋根問底的。這位韓長老不但修為不弱,對上古一些秘聞密事更是知道甚多,是我們數年後之行必不可少的助力。在此之前,一定要全力籠絡住此人。另外,對那和韓長老同名之人,多加留心些。能讓陰羅宗如此鄭重的修士,肯定有不凡之處。既然無法肯定此人是不是針對我們葉家來,有機會的話,還是派人協助韓長老將這人盡快鏟除掉的好。”方臉老者輕拍了拍一側的椅柄,口中沉聲的說道。

    “二長老此言有理。不過,這位韓長老也有些邪門,我總覺的其似乎對我們隱瞞了真正實力,還要我們幫他收集魔器這種傷人傷己的法器,實在讓人難以明白其心中真正所想。我認為對此人,同樣要多加戒備的。”烏冠老者卻忽然開口,如此說道。

    “這個為兄自然心中有數。除了我們葉家本族核心長老外,我不會相信任何一個外人 的。更不會像他們透漏我們真正的計劃。雲逸賢弟盡管放心就是了。現在關鍵的是,這次拍賣會我們需要拿下的幾件東西,一定不能讓其他勢力發現是我們出價拍買的。否則,他們要麼會出手存心進行破壞,要麼從這些材料上說不定會推斷出一兩分我們的計劃來。絕不能出現這種事情來。所以,這一次你們一定要將此事安排妥當,決不能出任何差錯的。錯過了這次拍賣會,無法收集全材料煉製出那幾件法器話,我們數年後的取寶之行,就無法順利進行了。”方臉老者凝重的吩咐道。

    

Snap Time:2018-08-20 02:55:56  ExecTime: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