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四十三章敲詐


    第九百四十三章 敲詐

    “沒興趣!在下從不和鬼鬼祟祟之人做什麼交易,還是免了吧。”

    大出乎小老頭預料,韓立連聽都不聽的一口回絕了,他臉上不禁『露』出一絲愕然,但隨即又想起了什麼,臉上皺紋舒展一下後,輕笑了起來。

    “道友這話說的太早了,最好還是聽一下的好。聽完之後,厲兄再做決定也不遲。否則,吃虧的可是厲兄。”老者話竟隱隱透出一絲威脅之意。

    “對在下不利!這到讓厲某有些感興趣了,姑且聽上一聽吧。” 韓立雙手一背,目中閃過一絲沉『吟』後說道。

    “道友如此做才是明智之舉,小老兒先讓道友看樣東西,然後再談交易的事情。”老者嘿嘿一笑,一拍腰間的靈獸袋,頓時一團綠光從袋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落在了老者頭頂上,現出一隻拳頭大小的靈獸來。

    此靈獸仿佛一隻放大數倍的蝸牛,但是通體碧綠異常,緩緩搖頭晶瑩細長的觸角,行動極為遲緩樣子。

    “蠕蟲獸。。道友拿出此獸是何意思?難道想讓此獸向在下噴『射』毒『液』嗎?”一見此獸模樣,韓立臉『色』一沉的說道。

    “在下怎會用這種低階靈獸道來對付道友,不瞞厲兄,老夫這隻靈獸有點小小的變異,而變異能力恰恰對一些幻術障眼法,有點看破能力。剛才厲兄和陰羅宗幾位道友對峙時候,老夫恰巧正將一縷分神寄附在此獸身上。道友應該知道老夫所說意思了吧。道友將那竹筒變幻成了長刀情景,能瞞過他人卻無法瞞得過此獸靈覺。”老者一把頭頂上蠕蟲獸抓到了手中,輕輕一托的得意道。

    “就算如此又能怎樣,道友還有什麼想法不成?”一聽道這蠕蟲獸竟是變異靈獸,還有看破幻術的能力,韓立心中一凜,但麵上神『色』不『露』。

    “哈哈,道友何必拒人於千之外。老夫沒有什麼意思,隻是道友肯贈送在下三四件寶物或者一大筆靈石的話,在下馬上將剛才看到的事情,忘的一幹二淨,絕不敢『騷』擾厲兄的。”小老頭臉上終於現出一貪婪,獅子大開口的說道。

    “你在要挾我?”韓立不怒反笑起來。

    “怎麼,道友動了殺心。道友還是收起來的好。在下也是散修,可不怕道友的威脅之言。夫獨自出現在道友跟前,自然有了十足的自保把握的。我早就讓一名弟子,跟在了陰羅宗和那位天瀾聖女身後了,隻要這邊一出事,我那位徒弟就會立刻將你幻化背後之物的事情,老實說出去。到時候道友的麻煩可就大了。而且這是晉京城中,前來參加拍賣會的高階修士不盡其數,道友覺得有可能在這種地方,殺老夫滅口嗎?隻要老夫一聲長嘯,道友就無可奈何的。到那時候,小徒領著陰羅宗之人過來,這有在下糾纏,道友根本無法遁走。隻有死路一條而已。也許四五名元嬰級修士聯手,還無法滅殺的了道友。但七八位如何?是據我所知,陰羅宗在晉京的元嬰級長老可不僅這幾人。這麼多人,道友還有自信逃脫掉嗎?破財消災,才是明智之舉的。”老者後退了兩步,臉現『奸』笑的說道,同時一抬手,一塊木盾從袖中飛出,化為一層黃濛濛光幕將自己全身席卷其內,一副謹慎異常的樣子。

    韓立眉頭緊皺了一下,目光在對方光幕上掃了一眼,臉『色』陰晴不定的沉『吟』起來。

    “看來不給道友一些好處,還真會有些麻煩的。就不知道友想要什麼寶物?”半晌後,韓立神『色』恢複了正常,鎮定異常的說道。

    “這就對了。在下也隻是求財而已,絲毫沒有和道友魚死網破的想法。在下也不挑剔什麼,道友隨便給幾件古寶,老夫就心滿意足了。”老者聞聽此言心中大樂,連忙的說道。

    對方如此的貪婪,讓韓立眉梢不經意的一跳。神『色』陰沉的伸手往儲物袋上一『摸』,手掌一翻轉,手心中頓時多出了一金銀『色』光團,;麵隱隱有一個雞蛋大的圓球。

    “幾件古寶,道友胃口太大了。別的古寶沒有 這顆雲宵珠是我當年偶爾得到的,因為功法緣故不太適合我用,閣下拿著它離去吧。不要太貪心了。小心撐破了自己。”韓立沒好氣的說道,同時手腕一抖,圓球直奔小老頭激『射』而來。

    老者麵現喜『色』,但目光一閃後,並沒有直接伸手去接此寶,而是將蠕蟲獸往身旁一拋,袖袍猛然一拂,一片烏光驀然從袖中飛『射』而出,一下將那金銀『色』圓球包裹在了其中。

    過了片刻後,見此球沒什麼異樣後,才小心的穿過光幕拉到了身前。

    “這東西花紋有些奇特,的確不像普通寶物,就不知有何神效。”小老兒用神識連接到了一旁的蠕蟲獸,感應到麵前的圓球並不是幻化而成的,也沒有法寶的認主氣息在麵,當即疑心去了大半,伸手一招,將圓球探手吸到了手中,細看之下喃喃說道。

    “此寶有何功效,道友還是親自一試的好,在下可以保證,絕對會讓閣下大吃一驚的。”韓立雙手抱肩,淡淡的說道。

    “這倒也是。但一件古寶就想打發了在下,道友不覺得有些兒戲?”老者一邊微微興奮的嚐試往圓球中注入法力,一邊仍貪婪的想敲詐出更多好處。

    韓立看到此景,嘴角一翹,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譏諷。

    “嗯,是有些兒戲。不如這樣吧,在下就此送道友上路如何?”他突然冰寒無比的說道。

    老者聞言一驚,尚未反應過來時,體內法力猛然間往手中圓球中狂瀉而去。

    隨之“砰”的一身輕響,圓球爆裂開來,靈光閃動間現出了數十隻甲蟲,正是韓立所存不多的三『色』噬金蟲。這些靈蟲方一現身就猛一展翅,同時向老者惡狠狠撲去。

    如此近的距離,老者根本來不及躲閃。腦中隻閃過一絲不好後,噬金蟲就一頭紮到了老者臉孔上,密密麻麻的大口撕咬起來。要不是老者身為元嬰修士,護體靈光倒也凝厚,這片刻間就麵目全非。

    如此多猙獰靈蟲在麵上撕咬不停,同時雙目無法視物,老者驚怒之餘,自然兩手黑光閃動的拚命朝臉上狂抓過去,想要這些怪蟲抓下,同時一吸氣,就要張嘴發出衝天的嘯聲,想引來其他修士。

    可就在這時,他耳中傳來一聲冰寒入骨的冷哼。雖然聲音不大,但方一入耳,神識就驟然傳來撕裂般的劇痛。老者身子抽搐之下,不由自主的一聲慘叫,剛到嘴邊的嘯聲嘎然而止。

    老者心中大駭,正想不顧一切的身形先倒『射』騰空時,下一刻神識中劇痛忽然消失,臉上死粘不放的甲蟲也全都展翅高飛,雙目豁然一亮,他竟重新視物了。

    但於此同時,一柄被紫焰纏繞的數尺長金劍一下出現在了老者眼前,迎頭一斬而下。

    “啊!”老者大恐的一聲低吼,根本來不及釋放法寶或者施展遁術避開,隻能將全身靈力狂注入身前的光幕中,希望能先擋下這一擊再說。

    驚怒交加的他此刻早已明白,眼前位自稱海外散修的家夥,一開始就起了殺心,哪有絲毫破財消災的想法,心中暴怒之餘,也不禁大悔招惹此人。好在他這麵黃『色』木盾是一件好不容易的來的古寶,防禦力驚人,即使對方是元嬰中期修士,擋下一擊應該沒有問題的。

    老者心中轉念的瞬間,“噗嗤”一聲輕響,黃『色』光幕和金劍放一接觸,竟如同豆腐一般的被一斬兩半。

    接著金劍落下之勢不停,刺目金光一閃,老者軀體驟然變成兩片向兩側倒下,同時一個寸許高的黑『色』嬰兒,一臉恐懼的呆呆停留在遠處,被一團紫『色』寒冰直接封在了麵,無法動彈分毫。

    金劍一個盤旋後,順手一擊將那失去了主人的蠕蟲獸,一劍絞殺成了血雨,然後再一次飛至了紫冰上空。

    一聲霹靂後,數道粗大金弧從劍上彈『射』而出,化為一張纖細電網將元嬰罩在了其內。

    轟隆隆之聲不斷,紫冰連同麵元嬰都在金光中化為了無有。

    這時韓立才神『色』一緩,但動作卻絲毫不停,反手衝老者屍身出一抓,其腰間的儲物袋就飛至了手中,同時兩顆頭拳頭大赤紅火球從另一隻手臂的袖中『射』出,將老者和蠕蟲獸屍體化為了無有。

    隨之韓立毫不遲疑的騰空而起,青光閃了幾閃後,整個人鬼魅般的在空中消失不見。

    僅僅一刻鍾時間後,五道顏『色』各異精虹突然在此地上空現形而出,一個盤旋後,些遁光紛紛落下地麵,現出了男女五人來。

    正是林銀屏、葛天豪等四人,另外一名麵孔陌生的男青年,卻是一名結丹期修士。

    “就是這不錯,家師氣息就是在這消失的。”那名男青年手捧一個法盤,一臉不安的說道。

    “這的確有些殘存的靈氣波動,其中還真有那位姓厲家夥的氣息。這還有一些血跡,看來你師父已經被滅口了。”葛天豪目光在附近一掃後,停在了地麵上一點殷紅處,陰沉的說道。

    

Snap Time:2018-07-19 19:33:50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