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四十章不期而遇


    第九百四十章 不期而遇

    足足一頓飯工夫後,韓立身影再次出現在了洞府前,身形輕飄飄的向山坡上飛來,臉上神『色』波瀾不驚,看不出有什麼異常。

    王長老眉頭皺了下,隨即舒展開來,一等韓立飛回石坡上,就微笑的問道。

    “韓道友覺得此寶如何,是否滿意?”

    “洞府不大,丹室、獸舍等樣樣俱全。沒有什麼欠缺的,但在下還有一事不明,需要王兄先解『惑』一下的。”

    “隻要和天機府有關的,道友盡管問就是了。在下絕不會隱瞞的。”王長老欣然的回道。

    “既然這樣,在下也就不客氣了。韓某知道天機府最大優點,是可以隨心所欲放大縮小洞府,便於隨身攜帶,但是不知道此寶是否像儲物袋一般,可以在縮小情況下往其中放置或取出東西來,是否有靈獸袋功效,獸舍中的靈獸可以隨洞府一起縮放無事嗎?”韓立盯著銀袍修士,緩緩問道。

    “此寶可以將屋舍和屋中一同煉製過的桌椅等死物一同變化,但對靈獸等活物無能為力的。即使道友的靈獸本身也具有玄功變化神通,也無法承受天機府變幻的空間巨壓,會瞬間湮滅掉的。而且就算真有靈獸能承受這股壓力,天機府一旦縮放後,洞府會立即處於封閉之中,無法從外麵吸收任何靈氣的。時間一長,麵靈獸自然隻有死路一條的。”

    王長老沒有想隱瞞的意思,一五一十解釋的很清楚。畢竟這些東西稍一飾演,都可立即得出答案的。

    “這麼說,每次收起洞府時,『藥』園中的靈『藥』還要先移植出來才可。否則也無法生存的。”韓立沉『吟』了一下,追問了一句。

    “韓兄說的一點不錯,這些都是天機府的無法解決的問題。不過即使這樣,一個天生附帶禁製神通,可以隨時隨地召喚而出的洞府,其價值仍不是一般的寶物可比的。”王長老皺了下雙眉,隨即正『色』的說道。

    “不錯,這也是韓某對天機府感興趣原因。若是天機府真有前麵所有功效,恐怕也不是在下能夠奢望擁有的了。”韓立卻輕笑起來。

    “這麼說,韓兄是打算換取此物了!”王長老雙目一亮,有些欣喜的說道。

    “在下手中還有一些用不上的珍稀材料。道友先給我一個可以用來換取的清單,我看看可以提供哪些!然後再商量下多少材料才能換取此寶吧。”韓立微笑的說道,神情輕鬆隨意。

    “這個自然,本閣所需材料都在這玉簡中了。道友先看上一看。”銀袍修士滿麵笑容,袖袍一抖之下,一道白光激『射』向韓立。

    韓立一把撈住此物,正式一塊白『色』玉簡。

    他隨即就在這石坡上,手捧此物的察看起來。

    ……

    一個時辰後,韓立出現在了天機閣的大門處,王長老滿臉笑容的送他出來。

    韓立轉身衝他一抱拳,說了幾句告辭言語後,飄然離去。

    而王長老直到目送韓立身影遠去後,才一臉滿意的返回了天機閣。

    與此同時,韓立『摸』了『摸』腰間的凸鼓的儲物袋,目光閃動兩下後,嘴角泛起一絲笑容。

    在花費了一大筆用不上的珍稀材料換取了天機府後,他又拿出部分妖丹和靈草直接出售給天機閣,換到了驚人數目的靈石。

    想想當時拿出如此多材料,那位王長老臉上的震驚表情。韓立微覺好笑的同時,心中卻也大大提高了警惕。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的道理,在任何時候都是名言至理。隻要值得出手,他可不認為自己是一名元嬰中期修士,就真沒人敢罩惹下手了。

    縱然天機閣這般大名聲,按理說信譽應該不錯,但『露』了財,假扮的又是一名海外散修,他還是要打起十二分小心來,以防那位王長老動了什麼歹意。

    故而一走出天機閣,韓立將部分神識放出籠罩附近,看看有沒有人暗中偷窺自己。

    半晌後,當確定真無人追蹤自己,又走到另一處閣樓後麵的死角時,他身形一晃,驟然軀體拔高寸許,容顏衣衫在一陣青光中同時變換。

    當他從閣樓後再出來時,已化為一名藍袍儒衫的中年儒生,三縷長髯,相貌清奇、

    以他現在的修為,除非遇到元嬰後期修士,別人自無法看穿他的真麵目的。

    韓立這才放心的向其他商號閣樓走去。

    再一連走了幾家後,韓立大為失望的沒有收獲。

    並不是這些大商號中真沒有什麼寶物,一些閣樓中掌櫃主動推薦的一些古寶材料,韓立看了也動心之極。但是可惜的是,材料都不是煉製傀儡和三焰扇所需的,一般古寶他又根本不缺,仔細思量後,還是沒有購置任何一件。

    “看來也隻有等拍賣會的召開了。”不久後,韓立站在街道盡頭處,望著麵前一處氣勢雄偉的石殿,心中思量著。

    這座看起來極為古樸的巨大殿堂,就是那“寶光殿”。看起來和普通的殿堂的確有些不同,竟然分為三層,每層二十餘丈之高,仿佛一個巨型樓閣般的龐然大物。

    大概也隻有這等一次可以容納上千修士的巨大建築,才可以召開拍賣會吧。

    在大殿門口,有數名築基期的修士,守在那,禁製一般修士進入殿中。一副已經未拍賣會做準備的樣子。

    除了韓立外,還有一些修士也對這此石殿指指點點,看來也都是知道此殿即將作為大拍賣會的場所。

    韓立深深的看了幾眼寶光殿,準備轉身離去。

    但就在這時,忽然從那殿堂中竟然直接走出四名男女修士出來。

    韓立不在意的看了一眼,結果臉『色』一變,急忙故作平靜的身形一轉,抬腿就向來路走去。

    “慢著,這位道友且留步。”他剛走了兩步,身後響起了悅耳動聽的話語聲。

    韓立心中一沉,臉上肌肉抽搐一下,身形還是噶然而止。

    “道友有事嗎?”轉過身來,韓立平靜的說道。

    在他身後六七丈遠處,一名白紗罩麵,肌膚賽雪的白衣女子,正美目閃動的打量著他。

    而在此女一旁,站著的其他一女二男,同樣愕然的望著韓立。

    神識一掃之下,這些人竟全都是元嬰級修士,特別那白衣女子和一名與她並肩而立的四十餘歲模樣黑袍修士,更是和他一般的元嬰中期修士。

    韓立心中微沉。

    “沒什麼,在下見道友修為不凡,想結交一二。道友不會見怪吧?”白衣女子上上下下打量著韓立,目光在韓立背後的長條狀包裹上滯留了片刻,才秋波流動的嫣然道。

    這名女子雖然看不清麵容,但身材高挑,一舉一動誘『惑』動人,這般一位絕『色』佳人開口相邀,但韓立心中卻沒有絲毫的受寵若驚之感,反而大想立刻轉臉就走。

    因為此女正是在草原和他大戰過一次的天瀾聖女。

    “結交?道友說笑了。以道友這本人品和修為,這正是在下求之不得的事情。隻是在下現在有事在身,不便在此就留的。”韓立心中有些嘀咕,但外表看起來冷冰冰的拱了拱後,就要再次轉身就走。

    “這位道友何必心急,小女子還有幾個問題想問一下道友。道友可否回答在下一二。” 此女白影一晃,搶先一步擋住了韓立去路,黛眉微皺的說道。

    “怎麼,道友是在質問下人嗎?”韓立表情一沉,口氣生硬了起來。

    “林姑娘,你和這位道友有些糾葛嗎?”那位黑袍修士終於忍不住的開口了。此人麵罩一層淡淡的黑氣,一看就是某種魔功修煉到極深境界的情形。

    “沒有。這位道友雖然第一次見到,但不知為何,總覺的他很像我來大晉想找的那人。葛兄也很清楚,為了尋覓這人我已經在大晉滯留了數年,故而小妹弄清楚,這是不是銀屏的一絲錯覺。”天瀾聖女一撫肩上青絲,望向韓立的目光清冷起來。

    “什麼,你說這人就是擁有本宗鬼羅幡的那人!”黑袍修士還算清秀的麵孔,驟然間陰霾下來,用凶狠的目光盯上了韓立。

    “是不是那人我也不能肯定。雖然容貌身材有些不同,但是他給我的感覺有些相似,並且那人背後也背著一個差不多形狀的竹筒。”天瀾聖女明眸微眯,不動聲『色』的說道。

    “竹筒!”黑袍魔修聞言一怔,目光也落到了韓立背後的條形包裹上,看起來還真像一個粗大竹筒的樣子。

    不過當他想用神識滲透進包裹探個究竟時,卻毫不客氣的被另一股強大神識反彈了開來。

    他心中一驚,急忙收回神識,臉『色』越發冰寒起來。

    “這位道友,在下陰羅宗葛天豪,閣下能否將背後的包裹打開,讓我等一觀。隻要不是我等想象的東西,自然不會再『騷』擾道友的。”葛天豪緩緩的說道,臉上『露』出了幾分戒備之意。

    不光是他,其他一男一女兩名服飾差不多的修士,互望了一眼後,也同樣身形一晃站到了韓立兩側,形成威『逼』之勢。

    韓立麵部表情的雙手倒背,一言不發。

    雖然幾人無一人施法或者動用法寶,但一股煞氣衝天而起,氣氛驟然緊張起來。

    

Snap Time:2018-04-27 12:48:18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