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三十五章三屍之威


    第九百三十五章 三屍之威

    韓立臉『色』一沉,衝著後起步的三人手指一彈,三道劍氣一斬而下,那三人方飛出數丈遠去,被青濛濛劍光後發先至的淹沒掉了。

    三聲慘叫聲在劍光中驀然發出,幾團血雨憑空落下,血腥之氣大起。

    另一邊的駝背老者在血霧中回首看到這一幕,嚇得魂飛天外,立刻不顧後果的將全身靈力都注入到了身上血霧中,遁速竟然瞬間又快了三分,眼見就要飛出數十餘丈外的一個街道中去。

    他不寄希望自己真能甩開韓立的追殺,隻要自己能跑到凡人混雜的地方,對方大有忌憚的不便下手,多半可以暫時保住小命的。

    可是在原地未動一步的韓立冷笑一聲,衝著遠去的血霧輕輕一點指,那道擊殺了馮掌櫃紅線在血霧後方丈許遠處突然現身,然後紅芒一閃,從血霧中洞穿而過。

    一聲哀號後,血霧潰散,駝背老者直接從空中墜落而下,接著一隻青『色』光手卻鬼魅般的飛馳而至,將那三件靈器一扔,卻一把將老者撈在了手中,一個盤旋後,飛向了韓立。

    那道紅線則在空中一晃,無聲無息的憑空消失,隱去了行跡,但下一刻,它又在韓立身前再次浮現。

    韓立一抬手,它就緩緩的落在了手心中,竟是一枚寸許長的飛針。

    此針晶瑩剔透,非金非木,表麵散發的紅芒也時強時弱,著實有些詭異。

    韓立掃了一眼手中的飛針,臉上『露』出了滿意的表情。他用晶化妖丹前前後後花費了不少心力,煉製成的這根飛針,威力看起來還真是不小。最起碼其遁速之快和隱匿行跡的效果,都達到了預期的效果。更可況它還是法寶,若是稍加培煉的話,威力還能進一步的提升。

    一翻手掌,飛針直接消失不見,被收進了體內。然後他才抬首望向被光手抓回來的駝背老者,臉上麵無表情。

    此刻的老者,腹部被洞穿出一個拇指粗細的小孔,大半身體都被光手死死抓住,根本無法動彈分毫,臉上全無血『色』。

    此刻見韓立望過來,老者心中大懼的勉強一笑,口中更是帶有幾分阿諛之『色』的連忙討好道:

    “誤會,這全是誤會。前輩能有這般神通,肯定不是我們想找的那人。晚輩肯定找錯人了。前輩大人有大量,千萬別和晚輩一般見識,晚輩是關寧孔家之人。前輩有什麼想問的,晚輩全都一一相告……”老者似乎知道自己的下場實在不妙,急忙口不擇言的說出一大堆話出來,想希望其中哪一句能打動對方,而留下自己的一條『性』命。

    但是韓立這時卻一揚手,一道符籙『射』到了老者身上,老者口中求饒之聲嘎然而止,雙目瞬間變得癡『迷』無神起來。

    “用不著如此麻煩。韓某想知道的事情,還是自己來查更放心一些。”韓立喃喃的低語一句,反手衝地上的那幾件靈器一招,將它們吸到了手中,就轉身朝那院子中走去。

    青『色』大手抓緊老者,尾隨著韓立飄進了院落中。

    院子中布置了一個非常簡單的障眼法禁製,韓立根本無法瞧入眼內,手中隨手打出幾道法訣後,將將此法陣破掉了。

    然後帶著老者,進入其中一間屋子內。

    ……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隨手一顆火球,將地上的老者化為了灰燼,讓他在人事不知中從世間消失,然後就在屋子中的一把木椅上坐下,單手托起下巴的沉『吟』起來。

    剛才他使用‘夢引術’,在不用顧惜對方神智的情況下,幾乎將老者所知道的事情掏之一空。

    這位駝背老者就像其剛才所說的那樣,是孔家在晉京的留守執事。

    此人倒也能幹,那位馮家掌櫃在兩年前因為一件小事,就被此人找了出來,並一番威脅後,隻得歸順了孔家。

    畢竟一位凡人,怎敢和修仙者想對抗。

    而韓立這一次使用楓嶽的玉佩找上了馮掌櫃,自然被這位接賣給了老者幾人,想要憑此立下一大功的。

    結果老者一聽竟然是家族尋覓許久的那位馮家大公子,自然欣喜若狂的不會放掉此機會的。當即就設下了圈套,親自出馬準備伏擊這位“楓嶽”。

    可韓立剛一出酒樓,就一眼就看穿了老者低劣的斂息術,心知馮掌櫃出了問題,但自不會對一名築基期修士畏懼什麼,但在酒樓處凡人眾多,同樣不便直接下手的,就順勢起了一探究竟心思,坐著馬車到了此地。

    結果老者和埋伏的這幾名築基期修士,被像撚死幾隻螞蟻般的隨手被他給滅掉了。

    對於這些事情,韓立絲毫不在意,他原本就隱隱有這種猜想的。否則真要衝他本人來的,就是結丹期修士埋伏在這,都是一件大笑話的事情。

    但是韓立卻對從駝背老者神識中搜索到的另一件事情,大感驚訝的。

    原來當年關寧三家聯手舉辦的參王大會才剛剛結束,驀然爆發出來孔家老祖是被吞噬元神後,占據了軀體的邪魔。當時其他兩家的家主聯合一批從背後宗門請來的高階修士,直接將這位被附身的孔家老者擊斃在了當場,連元神都沒有跑掉。

    如此一來,孔家頓時實力大損,一下從三家為首變成了墊底了。但就在這時,知道了手下被滅,原本深藏雪陵山脈的炫燁王,頓時大怒。竟然直接將古墓升出了地麵,放出了數千個都有築基期修為護墓屍衛,明目張膽部下了黃泉鬼陣,殺出了山脈來。

    結果三家及那些助陣的高階修士,和古墓中的三屍一番大戰,固然滅掉了不少煉屍,但三家的低階修士同樣也被鬼陣吞噬了不少去。

    至於幾名元嬰級修士,也未曾在依仗古墓和鬼陣的三屍手中討了什麼好處,甚至交手後,還有一位一時疏忽的身負重傷。結果三家和這些宗門修士,被連綿百的鬼陣徹底困在了召開參王大會的山頭上,他們隻能依仗山頭上早先布置下的幾個大陣勉強自保而已。

    其實這也是那些宗門修士,在埋伏下出其不意的擊傷了炫燁王後,有些太小瞧了老魔的緣故。本以為此魔剛剛身負重傷,應該很好對付的。但萬萬沒想到原來隻有元嬰中期修為的炫燁王,一有古墓做依仗後,竟然立刻展現了幾乎相當於元嬰後期的修為,如同截然變成了兩人,其餘兩屍也都有元嬰初期的修為,故而方一照麵,就有人吃了一個大虧,失去的戰力。

    下麵的就沒什麼好說的了。那炫燁王固然法力高強,但是弄出這般大的動靜出來。困住了這些修士月餘後,終於還是驚動了附近道門的一位元嬰後期大修士趕來,並施展出了驚天動地的大神通,一下驚退了三屍,讓它們不得不重新退回了雪陵山脈的深處。

    這位元嬰後期的修士,也沒有去追的意思,竟就此飄然離去。

    三家修士得救後,當然不敢再滯留附近,就將所有勢力都抽離了山脈邊,省的炫燁王再卷土重來。

    而三屍也畏懼那名元嬰後期修士,還『插』手此事,自然也不敢再輕易的出山,幹戈就此停了下來。

    當然韓立知道的事情,隻是老者該知道的其中一部分而已,但韓立聯想其當日在從馮家密窟出來時,碰到的炫燁王身負重傷的情形,倒也猜出了大半的實情,心力不禁嘖嘖驚歎了一會兒。

    這位炫燁王也未免太凶悍了點。當日在雪陵山脈中和狂沙上人一戰時,已經身負重傷,回到墓中這般短時間竟然就再次弄出這般大事情,一副元氣盡複的樣子。

    可是不知服用了多少靈丹妙『藥』的韓立很清楚,這這世上絕不可能有什麼丹『藥』,可以讓人元氣如此快複原的。就是他在丹『藥』充足,也至今未恢複巔峰時的修為。

    那就隻有一個可能了,那老魔的萬年屍王肉體夠強橫,或者修煉的功法在回複元氣上有什麼獨特的神通,可以有這種驚人的康複速度。

    不過說起屍王的神通,韓立不禁想起了那顆自己在身體內擱著的天屍珠。在修煉明王決的時候,他就已經感到了此珠的神奇效力。否則光憑那件金剛舍利,能否能修成第二層的明王決,這還是模棱兩可的事情。

    此珠有如此的奇效,說不定那炫燁王如此快的元氣盡複,還是和此珠有什麼關係呢。

    韓立靜靜的思量了一會兒後,就將此事擱置了腦後。開始思量在晉京的計劃。

    住的地方,就不用說了。此處住宅既然和馮掌櫃有關,還是不能久待的。否則此人一旦失蹤數日後,自然會有人查到這來的,那可就有些麻煩了。還是隨便找一座道觀或者寺廟租借一段時間吧。這些地方還算清淨,總比客棧強多了。

    另外,拍賣會的事情也需要去晉京本地的修仙坊市探聽一些細節方麵的事情。

    韓立心中一會兒就計量完畢,當即飄然離開了此間住宅,不知所蹤了。

    

Snap Time:2018-01-23 20:13:57  ExecTime:0.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