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三十四章跳梁小醜


    第九百三十四章 跳梁小醜

    一頓飯工夫後,韓立的身影出現在了一座不高的山頭上。

    他遠遠望見隱約可見的巨大城門,以及城門前熙熙攘攘的馬車行人,麵陰沉似水。

    “算了。既然知道此魔真在大晉,也算是一種意外收獲了。你總有機會奪回飛劍的,但現在可並不是最佳時機。現在你的修為並未全部回複,三焰扇也沒有煉製出來。就算此魔先前也受過重創。但以此魔吸魂吞丹的霸道魔功,現在估計回複的七七八八了。現在對上他,你的勝算也並不高的。”在韓立神識中,大衍神君卻冷靜的傳音過來。

    “前輩說的不錯,我現在就是真追上了,能去搶回的把握也不過一兩成而已。這古魔實在太厲害了一些。先前我隻是想找回飛劍就可以施展大庚劍陣,才這有些心急的。看來隻有等你的傀儡和那把扇子煉製出來後,再找此魔一試了。不過,此魔似乎有要事在身,一路飛遁的如此之快。連我們的存在都一直未發現的。但他顯然拿兩口青竹蜂雲劍還沒有辦法。既無法降伏,也一直舍不得丟棄放手。以萬年金雷竹為主原料,再摻入了煉晶和庚經這兩種稀有材料。這兩口飛劍的確非一般法寶可比的。況且就是想摧毀此劍,隻有大耗元氣的用魔火一點點煉化了。此魔絕不會做這種出力不討好的事情。”韓立冷笑的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話說回來了。你這數十口飛劍若是真能全心力的用嬰火培煉各四五百年,再用其組成劍陣 其威力可怕,說不定不不在靈寶之下呢。”大衍神君歎了口氣,有些感概的說道。當年這位最風光的時候,也從來沒奢望用這等珍稀材料,煉製本命法寶過。

    “嗯,也許吧。不過,我不可能花費大半壽元,專門用來培煉法寶的。”韓立苦笑一聲說道。

    “哈哈,你可比老夫乖覺的很啊。老夫當年若是有你一半的謹慎,也早就進入化神期了。此魔這時候出現在晉京,十有八九也會參加拍賣會的。韓小子,你可要多加留心了,別被此魔認了出來。”

    “多謝前輩關心。晚輩會小心的。原本想借助柱南將軍府的力量,了解一下拍賣會的細節。看來還要自己打聽一下了。我沒記錯的話,好像晉京有一家酒樓也是屬於馮家的先去那看看吧。省的住客棧,被有心人注意到了。”韓立低聲嘀咕了幾句。整理下身上的衣衫,就大模大的走下了山頭,直奔遠處的巨大城門而去。

    晉京城雖然被凡人和一些低階修仙者,吹噓的多美雄偉,多麼壯觀,仿佛舉世無雙。但在韓立眼中,此城和『亂』星海星城一比,還差了數籌。那才是韓立平生見過的第一大城市。

    但晉京也有它自己的獨到之處,別的不說,此城除了最外麵的那道城牆外,從外向內,每隔一,竟還修建出另外六層巨牆,一道比前道高出五六丈去。最後那層最高石牆,甚至高達四十餘丈,光憑凡人力量就修建而成,的確是一個了不得的奇跡。

    不過晉京除了城牆多外,城內還劃分為了十三個大區,最北邊的皇城就占地數十之廣,其餘的各區也未小到哪去。同樣麵積巨大。不過和星城相比,晉京的街道和房屋,密密麻麻的如同牛『毛』一般的多。韓立從城門口穿過兩區,走到城內一處時,就花費了小半日光景。

    這讓長時間不習慣這種速度的他,心中直皺眉頭。

    現在,韓立看了看眼前的兩層高酒樓,不動聲『色』的兩手向後一背,人就走了進去。

    此刻酒樓的生意,還算不錯,大半的桌位上都坐滿了客人。

    韓立隨意的一掃後,人就直奔櫃台而去。一位掌櫃模樣的幹瘦中年人,正站在那。

    韓立到了跟前,也不說廢話,身形左右一晃,將其他人的目光擋住了大半,袍袖一拂,一塊玉佩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櫃台上。此玉佩正麵朝上,正好刻‘關寧馮’等幾個字眼。

    這名掌櫃一見玉佩臉『色』微變,打量了韓立一眼,就鎮定的拿起玉佩,仔細端詳了一會兒後。

    片刻後,此人突然將玉佩一收,口中壓低聲音的說道:

    “隨我來!”

    掌櫃轉身趁其他客人不注意,轉身就走,進入了酒樓一層的偏門內。

    韓立也跟進了門內。

    “原來大公子到了。小的馮詮參見公子。”掌櫃帶韓立方一走進某間僻靜的屋子中,立刻將玉佩雙手交還給了韓立,並恭敬的說道。

    看來這位也是將他當成毒發身亡的楓嶽了。

    “給我找一間沒人打攪的住處,不能在酒樓中,最好附近沒有其他人的那種。我到此的事情隻要你一人知道就行了。不要讓酒樓中的第二人知道。”韓立沒有客氣,冷冷的吩咐道。

    “是,小的這就給公子安排住處。公子先在此處稍歇息一二吧。隻要半日工夫即可。”這位馮掌櫃毫不遲疑的說道,似乎頗有些能力。

    “好,快去快回。”韓立點點頭,滿意的吩咐道。

    隨後這位馮掌櫃倒退出了屋子,小心的將屋門掩蓋上,才匆匆的離去。

    韓立則隨手拉了一把椅子坐了下來,在屋子中,閉目養神起來。

    不知過了多久,韓立神『色』一動的睜開雙目,門外再次響起了腳步聲。

    片刻後,那位馮掌櫃興衝衝的走了進來。

    “公子,地方已經找好了。住宅主人也算是我舊識,全家搬去了外地,所以才將一直那房子空著。最近一兩年都不會回來的。我稍微將那重新布置了一下。可以馬上搬過去了。”

    “嗯。幹的不錯。帶路吧。”韓立口中稱讚一句。

    “多謝公子謬讚,公子請隨我來。”馮掌櫃在前麵先走幾步,韓立跟在其後的走出了屋子。

    而從後門走出了酒樓,一輛半新的二輪馬車正等在門口處,一名身材微駝的老翁正坐在車夫位子上。

    “你也算有心了,連車輛都備好了。不過我不是說過,不要和酒樓其他人說起我來的事情嗎?此人是怎麼回事?”看了一眼馬車,韓立又仔細瞅了下須發皆百的老車夫,雙目眯了起來。

    “啟稟公子,這位吳老是耳聰有疾之人,聽不到任何話語聲的,更不會『亂』說什麼的。而那處住宅距離我們這有些遠。不得不坐車馬的。”馮掌櫃恭敬的回道。

    “這樣啊,好吧。”韓立眉頭皺了皺,沉『吟』一下後還是上了馬車。

    “馮掌櫃一同上了車子。

    頓死老者不等二人吩咐,就自顧自的一抖韁繩,車子徐徐前進了。

    韓立在車中盤膝坐下,麵無表情的再次閉上眼睛。馮掌櫃則一直在車子的一角,垂首不語。

    車子走的不算快,穿過十幾條大大小小的街道後,方向驀然一變,朝著另一區而去。

    一個時辰後,車子在一處偏僻的院落前停了下來。附近還真沒有其他的民宅相連。孤零零的一座,顯得有些荒涼的樣子。

    韓立和馮掌櫃,一前一後的走下了車子。

    “就是這了。公子!我先進去看看,那些下人是否將房子給公子你收拾好了。”馮掌櫃臉上陪著笑,人就幾步向前,就要推門而進。

    但是就在這時,身後驀然傳來韓立淡淡的話語:

    “你打算先逃進前麵的禁製中,再讓麵的三人拿下我嗎!”

    馮掌櫃聞言大驚,不及多想的身形向前一衝,雙手猛推麵前的院門,就要衝進近在咫尺的院子中。

    但就在這時,一道紅線在馮掌櫃腦後詭異的浮現,一閃即逝的洞穿而過。頓時馮掌櫃身上火光衝天,眨眼間化為了無有。

    一旁的坐在車上的那名駝背老者,一見韓立此舉動,想也不想的大喝一聲“動手”。

    隨即手一揚,一口綠幽幽的飛刀,化為一道碧光急斬而來。與此同時,原本看起來寂靜無人的院落中突然冒出一股股黃霧,遍布整個院落,接著從黃霧中激『射』出一口烏黑飛叉和兩口火紅長戈。一同攻向韓立。

    韓立冷笑一聲,一隻袖袍衝著飛來的碧虹輕輕一甩。

    一片青霞從袖口中飛卷而出,一下將飛刀所化刀光席卷進了霞光中,然後一個盤旋後飛回了袖口中。

    另外一隻手臂則不經意的衝著飛來的三口靈器虛空一抓,一隻青濛濛的光手詭異的浮現,閃電般的一把抓下,一下將飛叉長戈等法器全都撈在手中,無法動彈分毫了。

    黃霧中頓時發出大吃一驚的驚呼。而駝背老者見此,卻麵無血『色』起來。

    眼前的對手,竟然不費吹灰之力的就將他們的法器收取,這代表著什麼,他豈會不知道。

    老者不及多想的一翻手掌,一隻泛著淡淡血光的符籙就出現在了手中。一咬牙,一口精血噴在了符籙上,此符籙脫手化為一團血雲將老者罩在了其中,破空飛走,那間就包裹著老者到了低空十餘丈外的地方了。

    黃霧中的修士反應的同樣不慢,三道顏『色』各異的光團從麵激『射』飛出,然後一哄而散,朝各個方向落荒而逃。

    

Snap Time:2018-06-20 01:52:19  ExecTime:0.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