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三十三章劍鳴


    第九百三十三章 劍鳴

    “柱南將軍!原來大人是大晉赫赫有名的八將軍之一,韓某真是失敬了。”聽到那名豔麗女子是曹夢容師姐,韓立隻是客氣的點頭示意一下,但聽說一旁氣勢不凡的男子身份時,臉上卻不禁有一絲動容。

    雖然他對大晉朝廷了解的很少,但大晉現最出名的一些高官,他還是知道一二的。

    八大將軍,這幾乎代表了大晉朝廷所能掌控的一大半軍事力量。每一人都統領百萬虎狼之師的軍隊,鎮守一些邊塞重城的。

    不過韓立知道這“八將軍”之名,可不是關心凡人世界的事情。而是據說這八大將軍中,其中除了兩三位是皇族自己的親信外,其餘之人都是和修仙界幾大勢力有些關係的,甚至其中幾人根本就是這些勢力親手扶持起來的。即使大晉皇族也無法輕易動他們的。而這位柱南將軍既然不是皇族之姓,想必也是和某一勢力有關係的。

    “聽夢容說,先生也是修仙之人。在下一介凡人,怎敢在先生麵前托大。”中年人笑了起來,衝韓立拱了拱手後,平和的說道。

    韓立自然知道,對付說的隻是客氣話而已。

    以對方身份,也許元嬰級別的修士還無法多接觸到,但是結丹期修士卻不難招攬的。而他以前給曹夢容顯示的修為,隻是煉氣期的境界而已。對付對他這麼一位“小修士”都這般的客氣,這人還真不是一般之人。不過此人帶隊進京,為何身邊沒有高階修士同行?這膽子也真是不小。

    心中這樣想著,韓立口中同樣謙遜的說道:

    “不敢,王將軍太客氣了。將軍的威名,即使我等散修,也早已耳聞的。”

    “韓道友,我聽說你曾經指點過曹師妹一段時間的修煉,結果讓師妹竟然短短數年內,就進階兩級。我師傅知道後,都一個勁兒的誇師妹的機緣到了。還說韓兄大有可能隱瞞了真正的修為境界。同階修士決做不到這等不可思議的事情來的。如今,韓道友身上靈氣全無,明顯精通斂息之術。看來家師之言倒沒有說錯。”王小姐抿嘴一笑,大有深意的說道。

    “真是如此!韓兄,你的修為倒底是……”曹夢容也從見到韓立的欣喜中清醒過來,仔細打量了一眼韓立後,無法感應到法力的波動,臉上不禁『露』出了驚容。

    “韓某當日遇到變故,身負重傷在身,修為一度跌落的厲害,現在才略微恢複了一些。並非存心欺瞞曹道友的。”韓立微微一笑,從容的回道,卻絲毫沒有想說出真正修為境界的意思。

    “王小姐”眨了眨一雙美目,又仔細察看了一遍韓立,結果還是無法從韓立身上感應到什麼,心中吃驚之餘,臉上卻嫣然一笑起來:

    “這麼說,韓道友真是前輩了。師妹當日和前輩平輩相交,前輩不會怪罪吧。”

    “什麼前輩不前輩的。在下隻是大晉一介散修,對此可並不看重的。我當日承蒙曹道友相救,繼續平輩交往就是了。”韓立搖搖頭,不以為然的說道。

    曹夢容聽了這番話,原本陰晴不定的表情,終於回複了正常,當即雙腮泛紅的默認了韓立此言。

    “原來韓先生真是法力高強的前輩高人,王某雖然是一位凡人,但也喜歡交往仙師之流的。我觀先生好像也是要去京城的,不如一起上路如何?”一旁的中年人,一等愛女和韓立說完話,竟非常坦然的發出邀請道。

    “一起上路!好吧。那在下就打擾了。”韓立略一沉『吟』,就痛快的答應了下來。他正想找一位熟悉晉京的人,好好了解一下拍賣會的情況。

    以眼前這位的顯赫身份,即使不是修仙者,也應該知道不少詳情的。

    於是接下來,韓立和二女略微交談了幾句,並知道了曹夢容之父這幾年官場順利,從一個區區縣尉被調到了京城擔任了一名武官。雖然品級隻沒有真正調整多少,但能從地方掉到晉京來,自然是高升了 許多。

    當不過日曹父進京時,曹夢容閉關修煉到關鍵時候,就沒和其父一起入京。這一次這位王師姐和其父路過她住處,曹夢容正好閉關出來,自然隨自己的這位師姐一起進京了。

    韓立對自己這幾年的經曆,隻是聊聊幾句帶過,隻說自己在某處隱居養傷了。最近才剛出山的。

    這當然沒有什麼好細說的了。

    曹夢容二女,倒沒有疑心多問什麼。畢竟韓立當初從冰封中出來的情形,任誰一看都知道元氣虧損肯定厲害,絕不是寥寥數年就能複原的樣子。

    這時,下麵茶鋪的夥計送上來了一壺好茶,韓立和兩女稍再聊了兩句,就悠然的品嚐起來。

    品完茶後,中年人終於開口了,竟和韓立聊起了一些府中收藏的古籍殘本,完全看不出來此人真正身份是一名鐵血武人,被人當成一名窮酸秀才,倒是大有可能的。

    不過這位柱南將軍,說話始終溫文爾雅,含笑而語,氣度著實不凡。韓立也不禁對其印象大好,憑空生出幾分好感出來。

    再加上他雖然對什麼詩書不敢興趣 ,但當年為了尋找一些上古丹方和功法秘術,也翻閱過無數的上古典籍,知道的一些密聞密事更是不少。隨口說出幾件出來,都讓這位柱南將軍不禁嘖嘖稱奇,大頗感興趣的追問不停。

    結果短短級幾句說過後,韓立和中年人竟相談甚歡起來。反將兩女冷落到了一邊。

    王小姐見此,轉臉衝曹夢容苦笑一聲,暗自有些鬱悶了。

    她這位父親大人什麼都好。就是平常喜愛收藏古書古玩,並對一些蠻荒上古時期發生的各種傳聞密事尤其感興趣。現在這位“韓前輩”似乎對此知道的不少,一聊起此等事情來,竟大有知己之感了。

    曹夢容卻沒有什麼太多的意見,隻是文靜的坐在一旁聽著二人的談話,目光偶爾在韓立臉上掃過後,又飛快的收回,竟有些躲閃之意。。

    王小姐秋波流轉間,見到此情景,心中有些好笑。

    通過這一路上和這位曹師妹的交心相談,她倒是隱隱知道這位小師妹心中的一縷情思,似乎已纏在了眼前之人身上。平常和她說起此人來,也是一臉紅暈,年年不忘的樣子。

    這讓王大小姐,一直以為這位“韓道友”生得如何的英俊瀟灑,以至於平常對一幹同門師兄不冷不熱的小師妹,竟用情如此之深。但是今日一見韓立其人,實在讓這位大小姐搖頭不已。

    眼前這名叫韓立的散修,實在和英俊瀟灑扯不上半點關係。隻能說是長的太平凡。而且對方十有八九是一名築基期修士,壽命也遠非小師妹這樣幾乎築基無望的低階修士大不相同,實在不是小師妹的良配啊!

    這位王小姐一邊暗自思量著,一邊在考慮著是否要做棒打鴛鴦的晦氣事。

    在她眼中,韓立縱然修為比其高一些,但她身為柱南將軍之女,想要讓對方知難而退,倒不是太難的事情。實在不行,去求府中的兩位結丹期供奉出麵,對方還不得乖乖走人。

    “原來如此,當年天地乾坤巨變,竟然是因為空間裂縫不穩,讓異界妖魔入侵人界所至。王某還真是頭一次聽到這種說法,在下府中的兩位結丹仙師,都從未二話王某說起過此事,韓兄還真是無所不知啊!讓在下大開眼界了。不過,我還有一事不明,想請教一二的。上古傳說中有一座叫‘昆吾’的仙山,據說是天上真仙居住之地,當年……”這位柱南將軍似乎談興未盡,剛問清楚一件事情後,還問些什麼時,對麵坐著的韓立,驀然從體內發出一聲龍『吟』般的清鳴聲,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在座之人,卻個個聽的清清楚楚,不禁都麵『露』驚容的望向韓立。

    韓立則神『色』大變,身上青光一閃,整個人就豁然在椅子上消失不見。

    二女嚇了一跳,忙抬首四顧,這才發現韓立詭異的出現在了茶棚之外,正在入口處抬首向天空望去,同時麵『露』一絲凝重。。

    “韓道友出了何事?你體內的莫非是法寶,你是結丹期修士?”王小姐喃喃的問道,臉『露』震驚之『色』。一旁的曹夢容,卻兩隻手死死的揪住手上的一塊手帕,臉『色』有些發白的望著韓立,一語不發。

    “沒什麼,剛才感應到了一位故人從空中飛遁而過。可惜遁速太快了,是無法追上了。至於剛才的聲音,的確是在下體內的一口本命飛劍在作怪。讓王將軍和兩位道友見笑了。不過這樣一來。在下恐怕無法和幾位一起上路了。在下有要緊之事,先告辭一步了。”韓立神『色』很快平靜了下來,當即轉身衝中年人和二女一抱拳,麵帶歉意的說道。

    隨即不等他人說些什麼,人就一跺足,化為一道丈許長青虹,破空而去。

    這一幕,正好被附近幾個剛剛從另一個茶鋪出來的商販一眼看見,當即慌得這幾人馬上跪地叩拜,同時口中大聲的嚷嚷道:

    “仙師,是一位仙師大人剛剛飛天了……”

    “就從那地方飛走的……”

    附近的茶鋪都一陣的『騷』動,眾人全都湧出了茶鋪。

    

Snap Time:2018-04-20 17:06:45  ExecTime:0.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