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三十一章暗流


    第九百三十一章 暗流

    “嘿嘿!孫道友倒是來的夠快,可惜找錯人了。在下隻是追尋一隻妖獸,才誤到來到貴山脈的。剛才低階妖獸的『騷』動,在下也目睹了,同樣想找出這人的。”蒙麵修士幹笑幾聲,大為忌憚的說道。

    “哼!追尋妖獸?馬道友當老身年糊塗不成,你一位元嬰中期的修士,又以遁術聞名大晉,會讓什麼妖獸跑到我們天嶽山脈來。況且我也已搜查方圓數百的一切,除了道友外,我倒還真未找到其他有能力做此事的修士。”老嫗麵上泛起一層紫光,森然的說道。

    “出了何事?難道剛才妖獸『騷』動讓嶽陽宮受了什麼損失?我敬你是元嬰後期修士,才如此客氣的。但道友想硬栽贓馬某不成?我雖然不是你對手,但是宗內知道我入天嶽山脈的弟子,可不是一個兩個,況且,馬某拚死一搏的話,也並非沒有還手之力的。除非道友存心想再次挑起正魔大戰!”蒙麵修士眼中金光一亮,一反剛才的畏懼,竟有些強硬起來。

    見蒙麵修士此舉動,老嫗雙目微眯了下來。

    “真不是你做的?”半晌後,她冷聲問道。

    “孫道友若是覺得需要,馬某可對心魔發誓!在下從剛才到現在,還根本不知貴宮出了何事?”蒙麵修士一聽對方此言,心中一鬆,同樣放低了些姿態,大有能屈能伸之意。

    “道友也無須發什麼毒誓。應該真不是道友所為。以道友在貴宗的地位,想必也不會做出這等有失身份的事情。再說,老身也沒聽說過馬道友有召喚妖獸的神通。不過為了一隻妖獸,道兄就跑到我們天嶽山脈來,想必那妖獸也不同尋常吧?能否賜教一二。”老嫗神『色』一緩,話語也客氣了幾分。

    “這妖獸說起來,還真是非常稀有。對馬某人來說重要『性』恐怕不在貴宮昊陽鳥之下,那是一隻剛剛進階七級的土甲龍。我在相鄰府城的黃黎山發現的,但此獸機靈異常,還精通土遁術,我一路追了六日六夜,才追到了此處。這才沒來及向貴宮打招呼,就然闖進來的。” 蒙麵修士也知道不說出一些東西來,無法真正打消對方的疑心,就痛快的說出所追妖獸的情況。

    “七級土甲龍?那可真是罕見的一種妖獸,如此高階的更是沒聽聞過。怪不得馬道友心切了。現在道友要離開的樣子,莫非已經得手了。我也隻聽聞過此獸的名頭,還從為真正見過土甲龍,道友可否讓老身開開眼界。”老嫗驚訝之餘,感興趣起來。

    “這恐怕讓馬道友失望了。就在剛才妖獸『騷』動的時候,在下秘術突然失效,就此失去了此獸的蹤跡。 不過……”

    “不過什麼?”老嫗目中精光一閃。

    “不過,在下尋找此獸時突然見到一道青虹從天上飛遁而過,非常快,卻不像是貴宮修士。估計剛才山脈中的異變應該和此人有關才是。在下這才想奮起直追,想看看倒底是何方神聖。可惜的是,這人遁光太快,在下隻追了片刻,就被這人甩的無影無蹤了。而這時卻又被孫道友攔了下來。”蒙麵修士苦笑一聲,有些無奈的說道。

    “青虹?這麼說這人才離開沒多久!往何處遁去了?”老嫗神『色』一動,不禁問道。

    “往山脈外方向去的。以道友的神通,說不定還能追上此人呢!”蒙麵修士眼珠轉動幾下,不動聲『色』的說道。

    “多謝馬道友提醒了。老身這就過去看看。那隻土甲龍既然失蹤,道友也就離開此處山脈吧。我們兩家正魔有別,這也不是貴宗的神木崖。等老身再回轉的時候,不希望再看見道友還滯留在山中的。”老嫗得到了想要的線索,立刻說出了驅逐的話語。然後人也不和蒙麵修士多說什麼,就驟然化為一道金虹,朝山脈外激『射』而去。

    “哼!老妖婆果然和傳聞中的一樣不好對付,一得到消息,竟然能馬上翻臉。什麼正魔有別,還不是看上了土甲龍,想據為己有。嘿嘿,沒感應沒錯的話,那隻土甲龍的失蹤應該也和青虹有關吧。那道遁光之快絲毫不下於元嬰後期修士,想追上此人,哪是這麼容易的事情。看她來時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似乎那人讓嶽陽宮吃了什麼大虧,這倒是個讓人舒心的事情。”蒙麵修士一金光遠去,不見了蹤影後,才冷自言自語的冷笑幾句。

    隨後他略一低首,目光在腰間的一直靈獸袋上轉了一圈後,,目中竟隱隱『露』出了一絲喜『色』。

    “這一趟雖然沒有弄到土甲龍,卻是抓住一隻黑血蜘蛛,總算沒白跑一趟了。那隻土甲龍倒是便宜了那家夥。也不知這人用的是何方法,竟讓妖獸如此的瘋狂、”蒙麵修士『露』出一絲悻悻表情,隨即又沉『吟』了起來。

    “不行,這人有辦法引誘妖獸,此事非同小可,還需回去和穆師兄趕緊說下才行。”蒙麵修士驀然抬首,喃喃的嘀咕了一句。四下看了看後,隨即身上綠光閃動,人就化為一道綠虹,破空離去了。

    而那位孫姓老嫗一口氣飛出去了小半日,將附近數萬之內全都用神識掃過了一遍,並未發現什麼可疑之人。隻好無奈之下返回了嶽陽宮,隨即嚴令門下知情弟子外傳此事。否則其它大宗門知道了,非得成為了大晉修仙界的一件笑柄不可。

    好在對昊陽鳥下手之人,隻是取走了火翎,並未對靈禽殺妖取丹。隻要給此鳥多服用些靈丹妙『藥』,數十年內就可回複元氣了。

    所以這個啞巴虧,老嫗也隻能鬱悶的藏在肚子了。但私下,她卻派出了門內一小部分精銳弟子,四下打聽下最近是否有哪個大勢力或者元嬰級以上的老怪物需要煉製寶物,以此想順藤『摸』瓜的找出下手之人。

    她要找此人,除了因為靈禽之事惱怒之極,自然還想窺視那人能夠招引妖獸的手段。若是能掌握此方法,此後無論殺妖取丹,還是馴化靈獸可都大大簡單了起來。

    當然有這種想法的並不知老嫗一人,幾乎同時,與嶽陽宮齊名的魔木宗也暗地派出了不少弟子,到處明察暗訪最近的隴州是否有外來的高階修士出現,麵孔是否陌生。

    隴州兩大勢力的暗中舉動,讓一些自認為耳聰目明的世家宗門,惴惴不安起來。紛紛暗中猜測,難道隴州的平衡終於要打破,嶽陽宮和魔目宗要開戰了不成?

    各個小勢力心慌之際,聯盟的聯盟,收縮收縮,整個隴州郡的氣氛,一時間變得的緊張起來。

    韓立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舉動,竟然惹出了這麼多事端出來。

    這時的他,正待在一座無名荒山的山腹中。

    在一間臨時開辟出的石室內,他一邊打量著手中的戰利品,五根夢幻般的火焰長翎,一邊和大衍神君交談著。

    “最後追來的那個老『婦』人,應該就是嶽陽宮的那名元嬰後期的大修士了,一身修為果然不簡單。不過她的神識倒隻是普通而已,並沒有發現煉氣收息的你。否則,你的麻煩可就大了。”大衍神君的心情似乎不錯,竟用一種輕鬆的口氣調侃起韓立。

    “嘿嘿!大不了,到時再使用一次血影遁就是了。我可不信,這世上還有另外一隻上界聖獸分身恰巧還讓我給碰上了。不過,我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那名老嫗不知修煉的是何遁法,我速度縱然不慢,比起對方來還是稍差一籌的。隻能先躲藏一下了。”韓立嘿嘿一笑的說道。

    “這倒也是。不過此行縱然擔了些風險,但是收獲還是不錯的,不但得到了如此多的火翎,而且還弄到了一隻罕見的土甲龍。若是能馴服了,以後尋找什麼天才地寶可是大有希望的。”大衍神君滿意的說道。

    “話是如此說不假。但是成年妖獸無法認主,哪是這般好馴服的。能否成功,隻有看機緣了。”韓立同樣心中欣喜,卻知道其中的不易。

    “沒關係,馴服成年妖獸其實並沒有想象的那麼艱難。特別是妖獸的靈智越高,越容易屈服的。”大衍神君卻仿佛有這方麵的經驗,不以為意的說道。

    “哦,有這樣的事情!”韓立雙眉一挑,臉上『露』出一絲意外。

    “是不是,你以後就知道了。我看這隻土甲龍的靈智就相當高,應該不是太難馴服的。”

    “希望如此吧。不過還是先磨磨此獸的『性』子。以後再抽時間說此事的好。現在卻要先將這幾根火翎,簡單的處理一下。然後就去參加晉京拍賣會,看看號稱大晉第一城的地方,倒底有何等『摸』樣。”韓立若有所思的說道。

    “晉京當年我也去過一次,雖然隻是凡人的城市,卻的確非同一般,氣勢非凡的。”大衍神君難得的稱讚道。

    “聽前輩一說,晚輩越發的好奇了。好在這晉京不算太遠。給我一日時間,讓我處理好材料。就馬上出發。三個月的時間,綽綽有餘的。”韓立平靜的說道。

    接著手中青光一閃,隻餘下了一根火翎,其餘的都不見了蹤影。

    韓立將火翎往空中一拋,一張口,一團青濛濛嬰火將火翎罩在了期內,引發出了火翎本身的赤紅精火。

    頓時長翎外青內紅,靈光閃動,好不豔麗!

    而韓立自己卻盤膝閉目,雙手掐訣,進入了入定中。

    

Snap Time:2018-07-23 21:07:02  ExecTime: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