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三十章得翎


    第九百三十章 得翎

    火球中一直火鳥般的靈禽,在火光中若隱若現。

    而黃『色』光團中,則是一隻模樣醜陋的皮球般妖獸,渾身滿是粗糙堅硬的土黃厚皮,皺皺囊囊,仿佛披上了一層厚甲。在肥胖之極的身體中間,則擠出一個尖尖的老鼠腦袋和一根細長的尾巴,仿若一隻變異的巨大妖鼠。

    “這是什麼妖獸?如此古怪。但也有七級左右修為,不對,這妖獸仿佛是從山外方向飛來的。”韓立意外之餘,詫異起來。

    “這是土甲龍,是非常稀有的一種妖獸,以防禦和擅長尋找天材地寶而著稱,這可是送上門來的好事!”大衍神君卻驚喜的說道。

    “是此靈獸?我說怎麼看起來有些印象的樣子。”韓立有些恍然了。

    而就在韓立說話的瞬間,兩隻妖獸一前一後的向山穀中白霧猛撲而下。目標正是下方的霓裳草。

    經過一番遭遇後,韓立手掌一翻,一個綠濛濛的陣盤出現在了手中,飛快一掌拍下。陣盤靈光大放,最外層的幾道禁製同時一閃,竟將最先紮下的昊陽鳥瞬間放進了禁製中,但等到黃『色』光團中的鼠甲龍也焦急的尾隨而下時,數道禁製再次浮現而出,將此獸一時間擋在了法陣外麵。

    土甲龍自然驚怒交加,整個身形在黃芒閃爍間狂漲至了七八丈之巨,手腳頭尾全收進了身體中,身體表麵還現出了一層層灰白『色』的石甲,化為一顆滾圓的肉彈,狠狠向那些禁製撞去。

    “砰”的一聲巨響,隻是一擊,就擊破了最外層的兩道禁製,然後黃芒頓了一下,又向剩餘禁製砸去。

    就這片刻耽擱,韓立卻有足夠時間,將那隻昊陽鳥製住了。

    隻見此鳥一衝過禁製後,揮動雙翅幾下,一團團的赤紅火焰四下飛濺,將下麵的霧氣驅散了大半。『露』出了霧氣下的粉紅『色』豔麗桃林。此鳥靈目一閃下,更是一眼看到了站在桃樹下的韓立,及紅珊瑚上散發著奇異氣味的霓裳草。

    此鳥素日靈智尚未大開,但韓立毫無掩飾的元嬰中期修為,卻讓此靈禽下意識的心中畏懼,竟在低空一個盤旋後,沒敢直接落下,但是那霓裳草誘『惑』力實在太大,此鳥更加舍不得就此離去。

    但此鳥著一遲疑下,韓立卻麵無表情的一揚手,一道黑符脫手『射』出,烏光閃動下,玉符竟化為一直黑紅鬼爪,向昊陽鳥一把抓去。

    昊陽鳥大吃一驚,不及多想的雙翅一動,三十幾顆拳頭大火球,從翅上激『射』出去,擊向鬼爪。

    一陣爆裂聲傳來,黑芒熾焰交織閃爍一團,竟一時將那鬼爪擊的不能近前。

    看到這一幕,韓立口中輕咦一聲,但兩手一掐訣,背後銀翅驀然亮出。

    一聲雷鳴後,韓立在原地消失的無影無蹤,下一刻,銀光閃動下,身影就浮現在了此鳥頭頂數丈高的地方,麵『色』陰冷的兩手一搓,再同時五指一揚。

    兩道粗大金弧從手心處彈『射』而出,爆裂開來,化為一張巨大電網迎頭罩下。

    昊陽鳥正全心對抗對麵的黑『色』鬼爪,出其不意之下,一下被金『色』電網罩在了其內。

    此鳥頓時驚慌了起來,一抖身子,部分火羽自行脫落而下,化為密密麻麻的紅芒,衝電網激『射』而去。

    頓時網中爆裂之聲,轟隆隆的響個不停。

    而韓立目中寒光一閃,手腕一抖,口吐出一個“收”字。

    電弧組成的大網,狂閃幾下,絲毫不懼火芒攻擊的驟然收縮起來。金光大放中,拚命抵抗的昊陽鳥瞬間被拇指粗細金弧,捆縛的結結實實,再也無法動彈分毫了。隻能口中發出淒厲的鳴叫。

    韓立麵上喜『色』閃過,就在這時,忽然間頭頂上空“轟”的一聲巨響傳來。

    神『色』一動,韓立驀然抬首,隻見頭頂上的最後一層禁製已被那隻土甲龍擊成了粉碎。這些用陣旗陣盤匆忙布置出來的禁製,相對七級妖獸來說實在是太單薄了一點。

    不過當這隻從巨大石彈重新化為了原形的土甲龍,一衝入白霧,看到桃林上空被粗大金弧團團捆住的昊陽鳥和韓立時,一對碧綠的小眼珠滴溜溜的轉動不停,『露』出一副擬人化的吃驚表情。

    韓立見此心中一動,這土甲龍的靈智似乎極高啊。

    這時,土甲龍目光在地麵上的霓裳草上麵一掃過後,目中『露』出一絲狡詐,突然身上黃光一閃,往地麵直墜而下。

    “攔住它。它會土遁術的,一觸地麵就沒入土中不見的。”大衍神君出口提醒道。

    “放心,我早有安排的。”見此情形,韓立卻微微一笑,不慌不忙的回道。

    土甲龍瞬間就到了地麵處,見霓裳草四周再沒有其他人,當即大喜的一撲而上,就要一口將此草吞下。

    但就在這那間,霓裳草四周的地麵下噗噗之聲連響,十二道晶瑩寒氣絲毫征兆沒有的噴『射』而出。

    那土甲龍身在空中,又是近在咫尺,不及防之下根本無處而躲,立刻被厚厚寒冰冰封了起來,化為一塊白花花的冰雕。

    隨即地麵下白光閃動,一下冒出十二條半尺大的雪白蜈蚣出來,仰首擺尾,口中寒氣絲毫不停的噴吐著。

    “原來你將六翼霜蚣布置到了地下,我倒白擔心了一場。”大衍神君眼見土甲龍被製住,輕笑了起來。

    土甲龍縱然皮糙肉厚,麵對十二隻六翼霜蚣的寒氣噴吐,卻無法憑借身體強橫來抵擋的。偷襲之下製住,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我原本為了以防萬一,才布置下的這一手,沒想到到讓這土甲撞上了。”韓立淡然的說道。

    下麵身形一晃,韓立就到了昊陽鳥身後,目光在其尾部的幾根長翎上一掃後,竟衝眼前靈禽笑了起來:

    “我知道,你靈智雖然還不高,但是一些人言還是能聽懂的。我也無意傷你,但你尾部上的火翎是自行脫落下來。還是讓我動手拔去。”韓立竟如此的說道。

    網中昊陽鳥果然聽的懂人言。韓立此話方一出口,此鳥頓時身形一抖,目中『露』出驚怒不甘的神『色』,口中鳴叫聲更加的尖利。

    韓立臉『色』一沉,冷哼一聲,不再多說什麼的單手一抬,一層青濛濛靈光包裹住了整隻手掌,就要向此鳥尾部探去。

    昊陽鳥目中終於閃過懼怕之『色』,無奈之下尾部的幾根長翎一抖,紅光閃過後,盡數脫落而下。畢竟這些長翎可和體內精元血脈相通的,若是強行除去,身體受到的傷害可不輕的。自行主動脫落下來,雖然同樣精元虧損不少,卻可避免肉身的傷害。

    青光一閃,韓立大喜,單手一撈之下,立刻將這幾根火紅長翎抓在了手中。另一隻手掌一翻,一個早已準備好的玉盒浮現出來。

    飛快的將長翎放入了盒中,並在盒蓋上貼上幾道符籙,韓立這才小心的將玉盒收進了儲物袋中。

    做完這一切後,韓立反手輕飄飄一掌輕拍在昊陽鳥的頭顱上,一股靈力微衝之下,昊陽鳥當即翻身昏『迷』過去。

    韓立笑了一笑,目光轉動間,望向了下麵被冰封起來的土甲龍。

    這隻妖獸雖然被厚冰禁製住了,但在冰中似乎還能保持神智情形,韓立一眼望過去時,此妖獸的一對小眼正好對上了其目光,正『露』出了懼怕之極的神『色』。

    韓立化為一道青虹飛『射』而下……

    一刻鍾後,一道刺目金虹如同天外雷電,一閃即逝的到了山穀上空。一個盤旋後,金虹光華一斂,那名在嶽陽宮秘殿中的紫袍老嫗出現在了空中,在其身旁站著大氣也不敢喘一下的另一人,正是方杵。

    而此時,桃林內早已禁製全無,人去樓空。隻有那隻變成禿尾雞似的昊陽鳥,被拋在了一顆桃樹下,仍然昏昧不醒的樣子。

    看到昊陽鳥這般情形,老嫗心中一驚,隨即用神識一掃過去,發現此靈禽雖然尾翎盡丟,元氣受了損傷,但其他方麵並未受到傷害,這才心中一寬。但目光在昊陽鳥難看的尾部多看了一眼後,心中卻又慍怒頓生。

    “你看看靈鳥情況,先將它喚醒再說?”老嫗麵『色』陰沉的吩咐道。

    一旁的方杵聞言,不敢怠慢的連連稱是,急忙禦器而下。

    若不是他在中途被嶽陽宮的這位老祖宗追上,並一同捎帶而來。憑其禦器速度,現在還無法到此處呢。

    這時,老嫗向左右看來一眼,想了想後,閉上雙目,緩緩放開了神識,開始搜尋那膽大妄為之人了。

    結果片刻後,她忽然麵『色』一變,似乎有了什麼線索,口中急忙衝下方吩咐了幾句後,人就化為一道金虹匆匆離去。

    片刻後,她到了數百外的一處高空中,攔住一名正要離開山脈的古怪某樣的修士。

    “我倒是誰?原來是魔木宗的馬道友。道友不再門內靜修打坐。來我們天嶽山脈偷偷『摸』『摸』做什麼?剛才的妖獸『騷』動,是閣下引起來的嗎?”老嫗用懷疑的目光盯著對方,冷冷的質問道。

    而對麵卻是一名身穿黃綠長袍的蒙麵修士,一對『裸』『露』的眼珠竟泛著非人的金芒,顯得詭異非常。

    

Snap Time:2018-01-19 15:45:42  ExecTime:0.2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