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二十七章風起乍起


    第九百二十七章 風起乍起

    一各時辰後,宮裝少女儀態萬千的從地火殿中走了出來時,隨其一起來的那些男女,早就在殿外等的有些急了。

    那三名煉器殿弟子,也老老實實的始終作陪一旁。這些男女修士個個都來曆非凡,實在不是他們這些低階修士,敢怠慢分毫的。

    一見少女綽約的走出來時,頓時這些年輕男子一擁而上的圍了過去。

    “郡主,怎麼樣?”

    “血絲銀沒有被那家夥弄壞吧?”

    ……

    這些人個個熱情之極的問道。

    “沒事,多謝諸位師兄的關心。韓師兄已經幫我精煉好了材料,中間並未出什麼差錯。”少女一拂額前的一縷青絲,雍容華貴的微笑道,哪還有絲毫和韓立在一起時的野丫頭形象。

    正從地火殿中也走出來的韓立,看到這一幕,不禁嘴角抽搐一下。

    “嘿嘿!韓小子,你也真夠狡詐的,竟然拐彎抹角的從這麼一個小女孩口中套出了烏鳳翎的出處。怎麼,你還真想去那打那島主的烏鳳主意。”

    “當然。既然知道能加強三焰扇威力的方法,自然要盡力一試了。花費了諸多珍稀材料和心血,威力還不能令人滿意的話,豈不白忙活了一場。畢竟普通的古寶對付元嬰中後期修士上,實在沒有多大的威力了。走吧,他們滯留皇清觀的幾日,我就在密室中待著就是了。省的,被這些家夥『騷』擾,耽誤了自己的修煉。”韓立淡淡的說的,然後人無聲無息的溜出了地火殿,往自己的住處而去。

    ……

    下麵的兩日,那宮裝少女又偷偷來找韓立一次,還想讓其精煉什麼東西。但韓立早已掛出閉門修煉的牌子,並打開了門口的一個簡單禁製,讓此女撅著嘴巴的在其住處外轉了一圈後,不得不悻悻的離去。

    兩日一過,這些年輕男女終於隨那名美『婦』離開了皇清觀,煉器殿重新回複了正常。

    韓立偶爾出來精煉下材料,準時完成每月任務外,其餘時間都專心修煉明王決。

    時間一個月一個月的過去了,由於韓立每次都能按時完成精煉任務,讓那韋老對其越發器重起來了。中途甚至又抽出時間,給韓立講解了一些有關材料精煉的特殊手法。然後漸漸將一些珍稀的材料,也交給韓立煉製起來。

    韓立見此,仍不動聲『色』的的月月將這些任務按時完成,一次也沒有拖延過。這讓韋老有些驚訝起來了,終於認可了韓立在煉器上的天賦,自然將更多的東西,時不時的傳授給韓立,

    同時開始將手中正在煉製東西,所需材料的不太重要部分,也交給韓立處理了。

    結果沒多久,韓立驚訝的發現,交給其煉製的竟全部都是罕見的土屬『性』材料。這讓他心中不禁有些愕然!

    畢竟除了一味追求以力取勝的少數幾種寶物外,罕有什麼法器法寶全部都用土屬『性』材料煉製的。

    不過,這一切都和他沒有什麼關係。他還是風雨無阻的按照原定計劃,一點點修煉第二層的明王決,並隱隱感到了自己身體的驚人變化。就在這時,山外的甘家突然派人給他送來了一條消息。說是送其入山的那位嚴姓儒生突然生了一場大病,竟然因病過世了。

    “大病?當日觀看過其身體,並沒有什麼隱疾在身的?”韓立手到此消息的時候,大感意外的自語了這麼一句。同時聯想到,最近皇清觀中多次出現陌生修士,用神識悄悄掃視館內情形的事情發生,隱隱一副山雨欲來的樣子。

    “這決不能久待下去,否則還不知被卷入什麼大麻煩中。”韓立憑借自己的豐富經驗,立刻就做出了這番決斷。

    頓時在剩下的時間,韓立修煉明王訣越發的用心了。

    ……

    一年多後,皇清觀出現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一名煉氣期外事弟子突然莫名其妙的在觀中失蹤了。這頓時驚動了觀中的幾位高階,甚至連那位元嬰期的老道姑聽聞了此事,也親自過問了起來。

    這麼一名低階弟子的不見,相對觀中數千弟子來說,原本是雞『毛』蒜皮大的一件小事。但偏偏這名弟子是煉器殿中一名能為觀中正煉製東西,提供一定助力的弟子。

    這就難怪驚動了這般多的皇清觀高層了。

    如今,在當日老道姑曾經和那名玉姓美『婦』商談的閣樓中,老道姑坐在中間的一把太師椅上 ,旁邊則站著另外兩名一身黃袍的道姑。一名四十餘歲,一名則二十七八的模樣。

    “怎麼回事,我們皇清觀禁製重重,竟讓一名弟子,神不知鬼不覺的憑空不見了。你們兩個就沒有什麼話說嗎?”老道姑麵『色』陰沉,冷冷的問道。

    “啟稟師伯,我已經探查過來門內的所有禁製,結果全部完好無損,不像有遭外敵入侵過的跡象。看來要不是來的是陣法大家,要不就是那名弟子自行離去的。“中年道姑遲疑了一下,恭敬的回道。

    “陣法大家。我們皇清觀的護觀大陣,就是大晉的那幾名陣法宗師到此,也無法一夜之間就從外麵破掉的。不過若是從麵離去的話,倒並不是多難的事情。那名弟子叫什麼名字,有何來曆嗎?”老道姑眉頭一皺後,想起什麼的問道。

    “這名弟子叫韓立,是華蓮師侄兩年前從白『露』書院,將一名正要拜師的散修帶回觀中的?”年輕的道姑似乎打聽過相關的消息,急忙的回道。

    “韓立?這名字怎麼和葉家剛剛招收的那名長老的名諱一模一樣。”老道姑驀然一呆,吃驚的說道。

    “是的。師侄剛剛聽到這弟子名字時,也是愣了一下。不過兩者多半是巧合吧!畢竟一名是元嬰期,一名是煉氣期,怎麼也不大可能扯上關係的。”年輕道姑分析的說道。

    “巧合?這世間雖然巧合的事極多。但是偏偏在我們煉製那東西關鍵時期,有人失蹤了。而且失蹤的人還湊巧和族內新加入長老同名同姓。不管是不是真是湊巧,此事都必須好好查清楚。派人人給京內送信,問問族內那位‘韓長老’和這位韓立間有什麼不為人知的瓜葛嗎?另外,先將華蓮那丫頭叫來,我要親自問問這名弟子被帶回本觀的過程。看看是不是白『露』書院給我們下了什麼圈套。還有,煉器殿的進度一刻都不能停,我們負責煉製的東西,一定要在三年內煉製完畢,這才不能誤了大事。”老道姑麵無表情,口中發出了一個接一個的命令。

    “是,師叔!”

    “遵命!“

    其她兩人口中連連稱是,隨後告辭,下去布置這些事情去了。

    老道姑一見二人離開了閣樓,這才長歎了一口氣,身子向後一仰,緩緩閉上了雙目。

    三個月後,益州最大的泰興坊市,有一名年輕人,用散萬靈石的高價買走了坊市某商鋪擺放了近百年,都無人問津的一塊不知名礦石。

    五個月後,樊郡著名的樊川交易會上,一位蒙麵修士,用十五萬靈石的高價,拍走了三塊火錫木。

    半年後,豐州開隆府,當地一家叫鳴劍宗的中等宗門中發生失竊之事,宗門內收藏的一隻鐵角犀的靈角,突然間不翼而飛。

    八個月,曲郡第一世家中的宗平世家,有一名麵目奇醜的元嬰中期大漢突然找上門來,用一株千年靈草和一枚七級妖獸靈丹交換其家族收藏的五光木。結果宗平世家家主不從,並請出了族內的兩大元嬰長老,一起出手對付此人。結果被這名元嬰中期修士,用大神通輕易將著兩名長老化為了兩塊巨冰。

    宗家家主大吃一驚,無奈之下,隻好忍痛交出來五光木。結果那名醜陋大漢,接過此木,狂笑幾聲,就扔下來一株靈草和一枚妖丹揚長而去。宗家的兩位長老被費了好大功夫才被破冰救出,雖然沒有『性』命之憂,但也元氣大損了不少。

    九個月後……

    短短的一年多時間,大晉南部頻繁出現年輕人,蒙麵修士、醜陋大漢,三人的行跡,他們四處搜刮各種珍稀材料,其中年輕人專買那些無人知曉的古怪材料。而蒙麵修士則屢屢在拍賣場大大的出手,仿佛手中的靈石無窮無盡。

    陋大漢則毫不客氣的找上,各地的世家和一些小宗門頭上,強行用靈『藥』妖丹換取他們收藏的各種罕見的天才地寶。

    當然其中也穿『插』著,一些中大型的宗門,門內庫房中的某些東西,詭異的一夜之間不見了蹤影。

    前兩人倒還罷了,年輕人和蒙麵修士,除了個別有心人外,並無人注意到什麼。

    後麵的蒙麵大漢的強買強換和各修仙宗門頭上頻繁發生的庫房失竊之事,卻頓時震動了大晉整個南部的修仙界。

    不但失竊的各修仙宗門大怒之下,紛紛派出門下弟子,四下搜尋這位神通廣大的神秘盜賊而,而那些被醜陋大漢強買寶物的大小世家,他們背後支持的修仙宗派同樣懊惱之極的派出人手,遍布各處的到處搜尋這位膽大妄為的醜陋大漢。

    

Snap Time:2018-04-19 23:49:43  ExecTime:0.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