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二十四章綠秀郡主


    第九百二十四章 綠秀郡主

    感受炙熱無比的高溫,在體內緩緩的散去,韓立緊閉的雙目睜開了,目光滿是沉『吟』之『色』。

    這個“明王訣”實在霸道無比,即使他這個曾經凝結過元嬰,易經洗髓過的身體,也差點無法承受一次次鍛體的劇痛。這讓韓立心中鬱悶之餘,也有些驚疑起來了。

    “前輩!這明王訣修煉下去真的沒有問題嗎?僅僅第二層的法訣,就如此的痛苦。我可不信佛宗的那些光頭個個都是元嬰後才開始修煉此訣的,否則等他們此法訣大成,恐怕壽元也到大限了。但結丹的修煉此法決很難挨不過這種折磨的,這可不僅僅是身體上的,就連神識都能清晰的感應到這種痛楚。”韓立突然間向大衍神君問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佛宗既然有辦法,將妖族的功法改成這般模樣,自然也研究出如何減小練功痛苦的法門或器具,畢竟佛門功法原本就特別擅長堅忍痛楚的。再加上若是修煉之人本身毅力夠強,結丹期兼修明王訣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而這功法如此霸道,也是相對我們人類而說的。它原本就是給妖族和古魔修煉的,妖魔二族一個個身體強橫,可不會在乎這些痛楚的。”大衍神君懶洋洋的回道。

    “原來如此,這倒是說的通的。可惜我們是沒時間再去修煉佛宗的其他功法了。就勉強這般修煉下去吧。現在這種程度,我還能勉強承受的住。”韓立皺了皺眉後,苦笑的說道。

    隨後他一抬手,將袖袍一褪,突然伸出一截赤『裸』的手臂出來。韓立雙目微眯的望向手臂表麵,瞳孔中有藍芒閃動。

    足足一盞茶工夫後,韓立才伸出一根手指往手臂肌膚上戳了一下,然後才將手臂放下了。

    “雖然吃的苦頭不小,但這明王決在鍛體上真有獨到之處,遠比我知道的其他幾鍛煉法體的功法,強的太多了。僅僅這點時間修煉,我自己都能感到身體的驚人變化。”韓立喃喃幾句,一副自言自語的樣子。

    隨後韓立再靜坐一會兒後,就起身出了密室。緩緩向地火大殿而去。

    前些日子,他在精練那些材料的時候,結合韋姓老者給其講解的煉器手法,終於參悟出了一種新的煉器技巧。於是他將原本煉製完大半,隻差最後就可完工的晶化妖丹飛針,在最近每日正午時分,借助地火之力重新進行一番祭煉。好讓其威力更上一層樓。

    韓立快接近大殿時,突然從大門方向傳來一陣熙攘之聲。

    韓立聞聽此聲,不禁一怔的望了過去。

    隻見大門方向有一群人走來,約有八九人之多,在前門邊引路的,赫然是煉器殿另外三名弟子全都在此。而跟在後邊則是數名年輕的男女修士,為首一名十六七歲少女,一身翠綠宮裝,姿容秀麗,氣質不凡,但目光閃動間,滿是好奇之『色』。

    這些人的修為相對其年紀來說,全都不弱,大都是煉氣期八、九層的樣子,那名宮裝女子更是煉氣期十層的修為,在這些人中是修為最高之人了。

    韓立目光掃過去後立刻看出來,這些進入煉器殿的男女肯定身份大不簡單。幾乎每個人腰間的儲物袋都是鼓鼓囊囊,有兩三人甚至還掛有專用的靈獸袋。而一旁的煉器殿三人,則是滿臉的陪笑之『色』,一副小心的奉承模樣。生怕得罪了哪一人的樣子。

    韓立目光閃動一下,當即回身就要故作不知的先步入地火大殿中,他可不想多出什麼事端來。但偏偏這時,三名煉器殿弟子中修為最深,對他敵意也最大的一名姓高的弟子,一眼看見韓立的背影後,竟突然衝他大聲的嚷道:

    “韓師弟,你過來一下。綠秀郡主要煉製一件法器,有些材料必須經過特殊精煉才行。師弟正好協助一下完成。這可是四觀主親自吩咐下來的任務。不容耽擱的。”

    “郡主?”韓立一聽此言微微一驚,再一聽是四觀主的命令,更加的意外了。腳步一頓之下,他隻好重新轉過身來了。

    在此待了這般長時間,韓立倒也對此皇清觀的高階修士有了大概的了解。

    此觀名義上共有四位觀主,全都是結丹期的修為。觀中卻還有一個天清院,據說居住著皇清觀唯一的一名元嬰期修士。

    而這位四觀主雖然進階結丹期最晚,但據說修煉的功法極其特殊,神通反而是四人中最大的一位,在整個湳郡都赫赫有名。當日白『露』書院的那位魯大先生一聞其名,也不禁為之『色』變。

    隻是這幾位觀主,都身份非比尋常,韓立到現在都還沒有機會見上哪一位。

    “既然是四觀主命令,弟子自然會盡心協助的。”韓立走過去後,打量了這男女修士幾眼後,不動聲『色』的說道。

    “你能精煉材料?修為也未免太低了些吧。郡主這次要提煉的可是非常罕見的‘血絲銀’。要是將材料弄壞了,你擔當的起嗎?”這些年輕男女同樣打量了一下韓立,一見韓立修為才煉氣期三四層的樣子,當即大都麵『露』輕蔑之『色』,其中一名一身鍛藍錦袍的男子,更是不客氣的說道。

    那名應該就是秀竹郡主的宮裝少女,則隻是抿嘴含笑語,但目光閃動間,顯然同樣有些懷疑子。

    “血絲銀,的確很少見的材料。在下也沒有十全把握可以提煉成功,要不幾位另請高明如何?”韓立麵上絲毫不見動怒,反而微笑著說道。

    一聽韓立這言,這幾人倒是一怔,一時不知如何接口了。

    “哼!不是說此地有一個非常厲害的煉器師嗎,為何不讓他出手給郡主提煉材。”另一位麵容英俊的男子終於回過神來,立刻不滿的說道。

    “韋師伯現在正在忙著煉製一件重寶,已經閉關數日了。恐怕無法出來替郡主提煉材料的。”說這話的卻是一名煉器殿弟子,一副想解釋清楚的樣子。

    “幫我提煉材料,隻要片刻工夫就可。幾位師兄就不能幫忙請韋老出來一下嗎?再說我即使在王府中,也久聞韋大師的大名了。正親眼想一見呢。”那綠衫女子細聲細氣的說道,一副大家閨秀的恬靜模樣,讓那幾名煉器殿弟子聽了大有受寵若驚之感。

    韓立卻眉梢不經意的動了一下。

    此女看似客氣異常,眼中的一抹狡黠之『色』一閃即逝,但又怎能逃出他的注意。當即韓立心中冷笑一聲後,隻是沉默不語。

    而那三人卻被此女的幾句軟言細語,給『迷』糊的不知輕重了。其中一人受誘『惑』之下,竟還真答應了去通稟韋姓老者一聲。

    韓立不禁暗歎了口氣。

    他沒記錯的話,好像這次韋姓老者閉關前,可是明明白白的給他們說過了。除非真有重大之事,否則決不要打擾他和兩位幫手在地下密室中的煉製工作。如今僅為提煉些材料的事情,就去觸及蒼老的黴頭,這通稟之人不倒大黴才怪了。

    果然那名弟子硬著頭皮走進了地火殿中,但是僅僅片刻的工夫,就一臉灰土之『色』的跑了出來。

    “郡主,韋師伯現在真的無法分身。還是讓韓師弟一試吧。”這名男弟子一回到眾人麵前後,勉強一笑的說道。

    “皇清觀的煉器殿這般大名聲,三位就不能替郡主精練材料嗎?”說這話的,卻是這群男女修士中,除了綠秀郡主外的另一名年輕女子。此女年紀稍大一些,姿『色』隻是中上,但是嘴角邊的那一顆美人痣,卻讓其憑空增添幾分風情的,正笑『吟』『吟』的的問道。

    “不瞞明珠小姐。若是煉製普通的材料,我三人自然可以出手煉製。但是像血絲銀這樣的珍稀材料,也隻有經過韋師伯專門傳授材料精練之法的韓師弟,懂得如何煉製。我三人主要學的,是如何煉製一些常用的法器?”這三人有些尷尬的互望一眼後,那名姓高弟子也隻能無奈的這般說道。

    “這可有點麻煩了。我等幾人是隨著玉夫人來此的。無法在此久待的。但錯過這一次機會,還不知道何時才能找到會提煉血絲銀的煉器師。看來還真要麻煩這位師兄相幫了。”那位綠秀郡主明眸秋波流轉後,豁然展顏輕笑的對韓立說道。

    “好,隻要郡主願意冒險。韓某自當盡力。”韓立平靜的說道。

    “沒關係,師兄盡管精煉就是。若是真的煉製不成,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隻能說綠秀機緣未到而已。以後再尋一些就是了。”一聽此話,宮裝少女微微一笑的說道。

    見少女都將話說道這種地步了,韓立點點頭。不過看了看身前這一大堆人後,他又眉頭微皺的說道:

    “在下提煉材料,可無法讓這般多人一齊觀看的。否則,分心之下恐怕成功的幾率不大。”

    “沒關係,到時候隻要能讓我一人在旁即可了。其他人可以先自愛外麵候著,或者讓這三位師兄帶著,參觀一下煉器殿其他的地方。”宮裝少女聽了這話,不在意的說道。

    那些跟著此女一齊來的人,雖然有些不情願的樣子,但卻沒有誰說出反對的話語。

    於是韓立也不再多說廢話,當即在前帶路的直奔地火殿而去。其餘之人則在少女的目光示意下,不得不留在了原地。

    

Snap Time:2018-01-23 08:30:12  ExecTime:0.2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