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二十一章道姑與皇清觀


    第九百二十一章 道姑與皇清觀

    聽了此話,那位白袍年輕人自然不敢再阻攔韓立二人,反而直接帶著二人沿著一條走廊向內走去。

    走了片刻,跨過了幾個院門後,韓立隱隱聽到了朗朗的讀書之聲,聽起來和普通書院一般無二的樣子。但他卻微微一怔,目光不經意的閃動幾下。雖然說這名為書院,但是這些低階修仙者,難道不打坐煉氣,真的白白將大部分時間浪費在讀書之上嗎?”

    “這是我們白『露』書院的下院弟子,在進行例行的午讀,想要進入上院修行,光有靈根法力是不行的。必須培養出我們儒門的浩然之氣才可。畢竟我們儒門的多半功法,都是以浩然之氣為輔助的,浩然之氣越多越雄厚,以後修煉的才可能一日千,前途不可限量的。”白袍年輕人似乎看出來韓立的驚訝,含笑解釋道。對這位嚴姓儒生親自帶來的修為差不多青年,他倒有些存心交好的意思。

    “原來如此!”韓立感應到了此人的善意,衝其點頭笑了笑。

    這時,三人穿過一大片閣樓,繞了幾個彎後,忽然來到了一處優雅的小院跟前。方一走進此院落,原本清晰入耳的讀書聲,立刻消失的無影無蹤。院落竟然被布置下了隔音的禁製。

    嚴姓儒生見此情形,神『色』如常,似乎來過此處不止一次的樣子。而那白袍年輕人到了此處後,就不敢進入了。直接停在了院門外向二人告辭後離去。

    目睹青年的背影,在一棟閣樓邊上一閃不見了蹤影,嚴姓儒生才略整理下衣衫,朝最大一間屋子緩步走去,就要扣起門的樣子。

    但是他剛邁出一步去,原本緊閉的屋門卻一聲輕響後,自行開啟了。同時頭頂處,再次傳來了那位魯大先生的聲音。

    “嚴兄請進!皇清觀的華蓮仙姑,正好在陋居做客。魯某正好為嚴兄介紹一二的。”

    魯大先生的話語從容穩重,絲毫聽不出其中有何具體的感情。

    “皇清觀?”嚴姓儒生臉上『露』出一絲訝『色』,但腳下卻絲毫沒有遲疑的走了進去。韓立自然也緊跟了進去。

    一進屋門,就是一間客廳,一男一女正分主客落座其中。

    男的四十餘歲,臉龐廋削,三縷長髯,一看就是那種喜怒不形於『色』的四平八穩之人,身上氣質和嚴姓儒生倒有幾分相似,但是卻另有一種說不出的森嚴之感。

    女的則二十餘歲,烏發雪膚,身著黃『色』道袍,單手持一銀光燦燦的拂塵,卻自有一股雍容華貴的氣質,竟是一名道姑。

    嚴姓儒生和韓立一進入廳內,這二人的目光自然掃視了過來。

    “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嚴堯先生嗎。貧道雖然在觀中不問世事,但也聽說過雍華書院嚴先生的大名。”大出人意料,魯大先生模樣的人還未開口,這年輕貌美的道姑卻先微微一笑的招呼道。然後目光隨意的在韓立身上掃了一下,就不再留心的收了回去。

    此女子隻是一名築基後期女修。但在魯大先生麵前安然落座,言談自如,顯然是大有來曆之人。

    “不敢!皇清觀諸位仙姑的大名,嚴某也久聞其名了。見過華蓮仙姑。”嚴姓儒生絲毫不敢怠慢,急忙拱手說道。

    “晚輩,見過兩位前輩!”韓立也上前半步,恭謹的施禮道。

    “這位小友是……”那名魯大先生眼睛一眯,不置可否的問道。

    “這位韓立世侄,是在下一位好友的遠親,因為聽說過白『露』書院的名頭,老夫抹不開老友情麵,特意帶他來書院一試的,看看能否有資格入住書院的。”嚴姓儒生不慌不忙的說道。

    “哦!是嚴兄老友的子侄,靈根資質似乎普通。不過還要仔細辨認下屬『性』才可。韓小友,你過來一下。”魯大先生量了幾眼韓立,半晌後,不動聲『色』的說道。

    “是,前輩!”韓立聞言,毫不遲疑的走了過去,被對方一隻微涼的手掌,一把抓住了手腕。

    以韓立神識強大,根本不懼對方真能看出什麼來。無論靈根屬『性』還是根骨,都可以輕易遮蔽住身體的真實情況,隻給對方看到想給看的虛假信息。

    不過,韓立可不想讓自己太引人注目,不利於以後在書院的低調修行。故而在靈根資質上倒是完全展『露』自己的靈根屬『性』,沒有做什麼手腳。四靈根屬『性』,基本上也夠加入修仙宗門的最低標準了。

    隻是在根骨上,他遮蔽住了真實的骨齡,讓對方看不出其中的蹊蹺。

    “哦,四靈根缺金。倒也勉強夠資格入住書院了。但你體內有法力在身,已經修煉過一些低階法術了。好在修煉的是純粹木屬『性』功法,並非邪術魔功,這方麵也不成問題的。不過你年齡偏大,這種資質能夠築基的可能『性』,基本微乎其微,充其最後也就是煉氣期七八層的樣子吧。若是這樣的話,其實還不如做一散修,更逍遙自在一些的!”魯大先生探查完後,鬆開了韓立的手腕,平靜的說道。

    “這種評價,晚輩聽其他前輩說過。不過晚輩相信勤能補拙,還是打算在修煉之途上試上一試的。”韓立在魯大先生麵前束手垂立,用誠懇異常的語氣回道。

    魯大先生神『色』一動,看了看一旁的嚴姓儒生後,點了點頭後說道:

    “小友修煉之心如此堅毅。本人也不好多說什麼了。不過小友既是散修入門,可在修煉雜術上有什麼擅長之處。”

    聽了這話,韓立微微一怔,有點意外。沒有想到對方會問他一個煉氣期修士這種問題,難道真的看在嚴姓儒生的麵子上,要對其照顧一二嗎?”心念如電的轉動不停,但韓立口中卻絲毫沒有遲疑的回道:

    “晚輩在煉器之道上略有涉及的,隻是以晚輩的修為和見識,自然隻能煉製一些最基本的器物而已,根本淡不上什麼煉器的。”

    說完這話,韓立仿佛有些不好意思,麵上『露』出一絲靦腆之『色』。

    “哦,懂得煉器?現在的散修,很少有人去學煉器術的。畢竟其中的耗費,實在非同小可。”魯大先生有意外的說道。

    一旁的道姑聞聽此言,臉上異『色』一閃,隨後『露』出一絲喜『色』來。

    “晚輩也是得到一本煉器玉簡,胡『亂』煉製些的。”韓立自然極力貶低自己的煉器術。若不是顧慮真說自己什麼都不會的話,可能對加入書院大有影響。韓立還真不願意提什麼煉丹煉器術之類的自找麻煩。

    不過比起煉器來說,懂得煉丹術和陣法之道的更是少之又少的,說出來恐怕更引人注意吧。

    “韓道友,你懂的煉器?這真是太好了。魯前輩,我看也不用再在貴門借用什麼煉器弟子了。這位韓道友既然還未入貴院,不如將其讓於貧道,入我皇清觀如何?”那名道姑竟突然開口說出這樣的話來。

    這一下,嚴姓儒生和韓立都嚇了一大跳,隨之愕然了起來。

    “華蓮仙姑,這不太好吧!貴觀是女觀,怎能讓韓賢侄這麼一位男子加入?”嚴姓儒生臉上肌肉動了一下,忍不住的正『色』道。

    “皇清觀雖然是女觀,但是麵又不是沒有火居道士和男『性』門人加入。這些人入我皇清觀,但實際上是居住在觀外的。嚴先生過濾了。”道姑一抿嘴,輕笑的道。

    “原來如此,嚴某對皇清觀事情確知道不多。隻是韓賢侄是想加入白『露』書院的,加入貴觀還是有些不妥當吧。”這位嚴先生還真對韓立加入書院之事,非常上心。明明知道對方實在是非同一般的存在,還是出聲爭辯道。

    “以韓道友資質,即使加入了書院,也隻是作為一名普通弟子而已,沒有什麼前途而言的。而本觀正準備要煉製幾樣寶物,現下正好缺少一名懂煉器術的低階弟子當下手。隻要韓道友願意加入本觀,不但可在煉器術上更進一層,甚至貧道也可做主,對其在修煉上可多加照顧一二的。不瞞嚴先生,貧道這次來書院,原本就是想借書院一名懂煉器術的弟子的。現在有個現成的,自然無須再麻煩魯道友了。”華蓮仙姑絲毫不以為意,反而笑『吟』『吟』的解釋道。

    “這個,魯兄你怎麼看?”嚴姓儒聽對方如此一說,倒遲疑了一下後,不禁抬首看向了魯大先生。

    “韓道友尚未加入本院。還是自由之身,是否願意拜入皇清觀門下,自然要他本人拿主意了。不過就像化蓮仙姑說的這般。即使韓道友拜入本書院門下修煉,魯某也不可能相幫什麼的,是沒什麼前途可言。而化蓮仙姑這次來本書院,也的確是為了找一名懂煉器的低階弟子一用的。拜入了皇清觀門下,倒也是一種不錯的選擇。”魯大先生神『色』不變,沉聲的說道。

    話說到這,廳堂內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韓立身上。

    有的擔心,有的好奇,還有的則微微的興奮。

    “皇清觀?”好像聽說過此名字,似乎是玉田山上另一座山峰上的道觀。但韓立事先並不知道此道觀竟是女觀,對此宗門一點不了解。隻能麵『露』茫然之『色』,一頭的霧水。

    

Snap Time:2018-04-22 20:15:15  ExecTime:0.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