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二十章白露書院


    第九百二十章 白『露』書院

    位於太昌城外的白『露』書院,就是湳郡諸多書院中不起眼的一座,在外人眼中,等階隻是在諸多書院中位於中等而已。若是說此書院有什麼特點的話,就是此書院不是建在某大城之中,而是修建在了湳郡中赫赫有名的‘玉田山’上。

    這座玉田山可是太昌府有名的靈山,有十餘座大小不一的山峰,雖然談不上什麼險峻宏偉,但卻四季如春,奇花遍地。有幾種珍稀的靈叔靈果更是隻有在此山上才能種植成活。故而位列湳郡十三靈山之一。

    白『露』書院就修建在此山幻雲峰之,從半山腰直至峰頂,蓋有大片的樓閣,麵積還著實不小,足可以容納千人以上。

    但按理說,以此山的這般大名頭,這座默默無名的白『露』書院完全沒有資格進駐此山的。畢竟相鄰的幾座山峰上,修建的可都是頗負盛名的名觀大廟,和白『露』書院完全不是一個檔次的存在。

    可是奇怪的是,白『露』書院千餘年前在此修建起來後,這些寺廟道觀卻從沒有人為此找書院什麼麻煩。

    相反,那些道觀和寺廟中的僧人和道士,對那些偶爾出入書院的書生,無論年紀大小都客客氣氣,這著實曾經讓不少人大感詫異的。

    白『露』書院另一個怪異之處,就是其招收的就讀的書院子弟,年紀身份實在天差地別 ,既有豪門世家的獨生公子,也有農夫小販的窮苦人家出身,年紀也從六七歲到二十餘歲間,完全不等。並且每年招收弟子的時間,也都不太固定,有時三四年就招收一批,有時則七八年不見動靜。但凡是進入此書院的入讀之人,卻極少見有人從書院大門出來過,處處透著一股神秘的『色』彩。

    當然這種神秘,隻是那些居住在玉田山腳下的一些當地居民。山外的世俗世界,完全不知道這些異常之事,白『露』書院還是在整個湳郡中默默無名,罕有人注意到的。

    這一日,幻雲峰山腳下,卻有兩人緩緩上山而來。

    一名是相貌威嚴的中年儒生,一名則是位二十餘歲的青年書生,皮膚微黑,相貌普通,赫然是一個月前才出現在甘府的韓立。

    “韓世侄,白『露』書院早在兩個月前就結束弟子的招收。不過我聽甘老友說,你以前學過一些雜七雜八的道術,也知道修仙者的存在。故而老夫才帶你到書院一試的。至於書院是否會收你,還要看你本身的機緣了。白『露』書院的魯大先生和我有些淵源,我先帶你見上一見。若他覺得沒有問題,你留在書院就不成問題了。”這名中年儒生一邊大袖飄飄的走著,一邊口中平靜的說道。

    “是,一切都聽嚴先生的安排。甘叔父在來之前已經說過。這一次無論書院是否招收小侄入院,這個情分叔父一定銘記在心的””韓立『露』出一副老實模樣,規規矩矩的回道。

    此時韓立身上的氣息隻有煉氣期三四層的模樣,普通的修士根本看不出他真正的深淺出來。

    當日他向甘池這位馮家暗子提出,協助他加入本地的某一修仙大宗內。無論佛,道、儒均行。

    之所以會如此直接了當的說,因為別看甘池隻是一介凡人,但是馮家昔年給其的指令,就是一直和那些入世的修士特意交好,以備後用的。所以一聽這個要求,甘池雖然感到驚訝,倒也沒有什麼太為難。

    唯一讓其有些擔心的,大概就是害怕韓立混入這些宗門想圖謀不軌,有可能會連累甘家吧。

    不過甘府的一切生意,都是馮家一直暗中控製的,韓立隻要將那些地契文書拿出,一夜之間就能讓甘家的一切化為無有。

    再加上甘池雖然知道些修仙者的事情,但對馮家的來曆身份更是一直感到神秘莫測,大感敬畏的。

    故而在韓立淡淡的說明,這次混入修仙宗門,不會惹出事端連累甘府的保證下,他也隻能硬著頭皮的按命行事了。

    略微籌劃幾天後,甘池終於選中了這位嚴姓的中年儒生,作為橋梁,來保送韓立進入白『露』書院。

    之所以選此人,一方麵書院相比佛道兩家,招收弟子明顯寬鬆了許多,隻要不是邪道魔宗的弟子,就算本身有師承來曆的,隻要身世清白,仍然照收不如。而且另一方麵,昔年甘池對這位嚴先生有過大恩,對方出身儒門,對恩義之事一向最為看重的,也一定會盡心盡力辦此事的。否則雖然還有其他的路子,但是成功的可能『性』實在不太高。

    畢竟大晉的修仙宗門,雖然不像天南如此難進,但也同樣不是一名低階散修,說進就進的。

    韓立聽了白『露』書院之名,稍微打聽清楚其所在的玉田山位置後,在某日晚上偷偷禦器過去遠遠觀察此山的靈脈。結果心中比較滿意。

    雖然此靈脈,遠遠不能和他在天南安置了諸多靈眼之物的洞府相比,也算是不錯的靈脈,遠比太昌城附近的其餘幾條強的多了。

    說起來,要不是靈眼之樹等東西頻繁移動,會有損其內靈氣精純,常年不安置在靈脈上也會讓靈『性』漸有。他隻要帶兩件靈眼之物在身,隨便找條低劣靈脈倒也能湊乎修煉用了。又何必處心積慮的混進大宗門內修行。

    於是就這樣,韓立搖身一變,立刻成了甘池某位遠房投奔的姻親。表麵來曆是身具靈根,學了些膚淺法術的低階散修。對修仙之路極為的向往,這才托甘池這位遠房叔父加以幫助,看看能否進入某大宗繼續修行的。

    甘池找到了在城內某出名的大書院執教的嚴姓儒生一說,這位出於報恩的想法,倒也一口答應了下來。

    二人這才有此一行的。

    “嗯!看來甘兄為你這位表侄還真頗花費了些心思。不過這也難怪。世間凡人能擁有靈根者萬中無一。自然對你多加垂青了。就是在下也是苦無靈根,否則也早進入白『露』書院,苦修求仙之道了。”儒生口中有些感概的說道。

    韓立笑了笑,識趣沒有接口此言。

    下麵中年儒生不再多說什麼,帶著韓立直往上而去,剛走到快到半山腰時,突然肉眼可見的另一座山峰上,傳來陣陣的鍾鳴之聲,聲音清鳴悠揚,讓人聽了不由得精神打振。

    “寶靈寺的這口青蟬鍾,還真是一件少見的寶物,但每天三次的敲打一遍,寶靈寺的那些高僧也未免炫耀了一些。”儒生身形一頓,扭首瞅了一眼那座比幻雲峰還要高大三分的山峰,搖搖頭的喃喃說道。

    韓立一聽那座山峰是佛宗的所在,目中精光一閃,『露』出一絲若有所思之『色』。以他的感悟,這所謂的寶物其實也不過是件上階法器罷了,沒有和稀奇的。

    他伸手扶了扶背後的粗長包裹,就繼續跟著儒生往上而行。

    沒有多久,二人終於來到了半山腰處的一塊平台處,眼前豁然一亮。

    隻見入目之處,翠綠盎然,鬱鬱蔥蔥,一大片青竹林出現在了眼前,而竹林中,隱約可見紅牆白樓,一片優雅景『色』。數條白石幽徑更是直通竹林深處,盡頭處隱約可見一個高約數丈的巨大朱門。

    “走吧。正門通常情況下不會開啟的,跟我走偏門即可了。”中年儒生掃視了一眼竹林,口中如此說道。帶著韓立往一側走去,步入其中一條小路,進入了竹林中。

    結果七拐八拐後,韓立和儒生出現在了一扇丈許高的漆黑木門前,儒生輕吐了一口氣,上前“砰砰”的輕輕一扣門。

    門無聲無息的開了,頓時從麵走出一名白袍儒衫的年輕人。

    “啊,原來是嚴先生到了。先生是來找魯大先生的吧?”這名年輕人身上有靈氣波動,有煉氣期三層的修為,但竟對身上絲毫法力沒有的嚴姓儒生卻客氣異常。這讓一旁的韓立,看在眼內,心中不禁嘖嘖稱奇。

    要是在天南,這種事情說什麼也不會發生的吧。看來儒門還真是規矩森嚴,竟然讓修仙者能對一名凡人低頭。不過,這種情形估計也隻能在低階修仙者身上發生,高階修仙者絕不會出現這種事情的。韓立暗中冷笑的想道。

    “嗯。我這次是來見方兄的。方大先生現在是否有空?”中年儒生不動聲『色』的問道。

    “下書院現在來了一位貴客,先生正在書房作陪。我給嚴先生通稟一下吧。”白袍年輕人想了想後,如此的說道。

    “也好,麻煩閣下了!”嚴姓儒生聞言,『露』出一絲笑容的說道。

    白袍年輕人知道眼前之人雖然是個凡人,但是和方大先生淵源匪淺,當然不敢怠慢。口中客氣了一句後,急忙伸手掏出一張傳音符,對其低語了幾句後,然後手一揚,傳音符化為一道火光向後方激『射』而去,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沒有多久,韓立驀然感到一道不弱的神識突然從遠處飛掃而來,在幾人身上一掠而過後,立刻又收斂了回來。

    韓立心中一動,知道這多半就是那位魯大先生了。光從其神識強度上看,倒也有結丹初期的修為,比起預料的築基中後期修為,還要高深了許多。這讓他有一點點意外。

    對他來說,此人修為自然越低越好了些。這才不可能看跑他的掩飾之法。

    片刻後,韓立等人站立之處的上空,靈波顫動,驀然響起了一男子淡淡的聲音。

    “是嚴兄嗎?來的正是時候,我這有位貴客,嚴兄不妨前來見見。嗯,你旁邊的這位小友,也一齊過來吧。”

    

Snap Time:2018-07-16 07:18:45  ExecTime:0.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