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一十八章收寶


    第九百一十八章 收寶

    “也許吧!“韓立對此倒沒有什麼異議。火屬『性』寶物無論是何種類型,十個中倒有九個都是專注攻擊的。畢竟火靈力原本就是幾種屬『性』中破壞力數一數二的。

    和大衍神君說到這,韓立不再多言了,袖袍往空中輕輕一抖,手中的兩顆圓珠飛『射』而出,緊接著兩道法決打出,擊在了兩顆珠子上。

    金白兩『色』的光芒閃動,兩顆圓珠頓時懸浮在了空中不動起來。

    韓立目光閃動一下,伸手往儲物袋上一拍,頓時七八個瓶子和玉盒、一隻銀『色』小鼎先後從袋中飛出,穩穩的落在了身前的地麵上。而那隻小鼎更是直接停留在了身前的低空處。

    兩手一掐訣,衝小鼎一點指。此鼎一顫之下,鼎蓋自行飛『射』而起,一個盤旋後浮在了半空中。

    而與此同時,地麵上的某個玉盒也自行打開了盒蓋,『露』出一盒綠盈盈的粉末。

    韓立一張口,一團青濛濛靈氣從口中噴出,打在了此玉盒上。

    靈光閃動,玉盒中的小半靈粉被青光包裹著騰空飛起,一個盤旋後就投入了小鼎中。

    一聲低喝,又一縷青『色』火焰從口中吐出。此火苗纖細之極,但一擊在了小鼎上立刻洶洶燃燒起來,竟將此鼎下半部全部包裹在了其中。而此火一噴出後,韓立臉『色』馬上蒼白下來,顯得精神萎靡不振。

    韓立心中不禁苦笑了起來。

    沒想到法力被封印後,強行提取元嬰體內的一縷嬰火,竟然是如此的困難。當然這也和其元氣大大受損,還未康複如初也大有關係。

    這時,他抬手衝另一個細長玉瓶虛空抓了一下。

    此瓶漂浮而起,緩緩飛至了小鼎上空,瓶口蓋子自行一起,此瓶就翻轉了過來。

    一道手指粗細的碧綠靈『液』傾倒而下,落入了鼎中,和其中的青粉那間摻和倒了一起。

    接著低沉的咒語聲傳出,小鼎上的青『色』火焰在法決一催下,立刻高漲了起來,將整隻小鼎都包裹了起來。

    僅僅片刻後,一絲『藥』香就從鼎中傳出。

    韓立眉梢一動,單手一揮之下,又一個玉盒飛到了半空中,盒中一整株火紅靈草,被直接倒入了鼎中。

    就這樣,此後在韓立精心的控製下,每隔一段時間,就添加進去一些靈『藥』靈『液』進去……

    一日一夜後,鼎中之物終於煉製完成。

    韓立袖袍一拂之下,鼎上嬰火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而銀『色』小鼎則輕飄飄的直接落在了韓立手上。

    單手托起小鼎,低首凝望過去,隻見鼎中出現的是數寸深的一種濃稠之極的靈『液』。翠綠晶瑩,奇香撲鼻!

    “是這種靈『液』沒錯吧!”看了一會兒後,韓立覺得沒有什麼問題,和玉簡中說的一般無二,但還是謹慎的問了這麼一句。

    “正是此靈『液』。沒想到你的煉丹術竟到了如此高深的境界。我還以為要煉製此靈『液』,最起碼也要壞上兩鼎呢!單以煉丹術來說,你的造詣比老夫當年都高明幾分了。你現在直接將那天屍珠浸泡靈『液』中七天七夜後,就可自行將屍珠中的屍毒去盡,然後可以放心的服用了。”大衍神君懶洋洋的說道。

    韓立聞言一笑,卻沒有接口多說什麼,而衝被其施展懸浮術,仍漂浮在半空中的金珠一點指。

    此珠瞬間化為一道金光,直接『射』入了小鼎中,然後鼎蓋也緊隨著的將此鼎蓋上,重新封死。

    韓立下麵將此鼎往密室中一角一鬆,就不再過問了。而是將心神轉到那顆雪晶珠上了。

    這顆珠子的煉化到無須多麻煩的。

    手掌一翻,低不可聞的幾聲咒語聲後,一小團紫『色』火焰憑空浮現在了手心上。反手一彈,這團紫火激『射』而出,正打在了雪晶珠上。

    頓時晶珠表麵白『色』靈光和紫芒閃爍不停,靈光大放下,一副和紫羅天火交融一體的樣子。

    韓立見此 臉上喜『色』一閃。隨後一股青『色』霞光從口中噴出,一下將空中晶珠籠罩其內。

    晶珠在霞光中急劇的縮小變形,轉眼間就化為了丹『藥』般大小,然後被席卷而回的直接吞進了腹中。

    韓立臉『色』凝重的閉上雙目,兩手結出了一個入定的手印,人就一動不動的內視體內情況來。

    隻見雪晶珠此刻正在丹田處,被紫焰所化成的一朵寸許大蓮花輕托其中的,滴溜溜的旋轉不停。而在此珠下方,本命元嬰則正老老實實的盤坐其下,同樣兩手結印,和紫焰晶珠交相映襯著,顯得神秘異常。

    韓立見此,心中微鬆。

    以他現在的築基期修為,自然不可能直接煉化寶珠的,但好在他的紫羅天火實在霸道異常,倒可以先將此珠收入體內用此火先加以培煉的。到以後可以煉化的時候,可就事半功倍了。而且在紫羅天火的控製之下,必要的時候甚至可以用此火『操』縱寶珠,強行驅使應敵的。

    將兩珠的事情處理完畢,韓立卻沒有馬上進行下麵的事情,而是又在密室中稍微靜坐了半日,讓心神法力稍微恢複一下,才將腰間的某隻靈獸袋摘下,往空中一祭。

    白『色』霞光倒卷而出,一個金光燦燦的東西就出現在空中,正是那還未煉化完畢的金剛罩。而在這半成品的金泡中,啼魂獸正趴伏其內,舒服安逸的呼呼大睡個不停。

    韓立見此,嘴角抽蓄了一下,頗有些哭笑不得的模樣。

    這位啼魂獸,也未免太嗜睡了一點。召喚其出來時,十次中倒是有九次都在酣睡中。

    苦笑一聲,韓立無奈的伸手衝著金剛罩手指一彈,一顆不大的青『色』光彈飛出,正好擊在了金泡表麵上。

    淡淡的金光一陣輕微的『蕩』漾,就將光彈不動聲『色』的反彈開來,但麵的啼魂獸收到此震動,也朦朧的睜開雙目,醒了過來。

    一見自己身處靈獸袋外,此口中一陣的鳴叫,嗖的一聲化為一道烏芒從金泡中激『射』而出,在空中一個盤旋後,乖巧的落在了韓立肩頭之上,然後用『毛』茸茸的頭顱,不停的輕擦韓立的脖頸。

    此獸經過這些年的相處,早已將視韓立為親人了,對韓立大為的親熱。

    韓立微微一笑,偏頭伸手撫『摸』了『摸』此獸的頭顱一下,就轉首望向還停留在空中的金剛罩。

    袖袍拂出,一股青濛濛光霞飛卷而出,立刻將那金『色』氣泡席卷進了其內,霞光萬道,圍著此寶旋轉盤旋個不停、但那金『色』氣泡卻絲毫反應都沒有,猶如死物一般。

    韓立微微一怔,稍微沉『吟』了一下後,兩手飛快掐動法決,同時口中念動起另一種收取寶的口訣來。

    一道道青『色』法決,打在了金剛罩上麵,結果除了讓此寶靈光泛動幾下外,仍沒有任何顯著變化。

    這一下,韓立臉『色』微變了起來。

    不過,以他見識和神通,收取寶物的法決和手段,自然不可能僅這兩種而已。

    深吸了一口氣後,韓立不死心的接連變幻手中結印,口中咒語聲也忽高忽低的的念動不停。五顏六『色』的法決,在其十指彈動間接連『射』出。

    隨著時間的流逝,金剛罩上仍未見有任何效果,韓立臉『色』終於難看了起來。

    在晦澀的吐出自己所知的最後一種收寶法決後,咒語聲嘎然而止了。

    “大衍前輩,這倒底是怎麼回事?雖然我現在修為隻有築基期,也不至於連此寶都無法收取吧!這金剛舍利變化的此寶,還另有什麼古怪不成?”韓立眉頭緊皺的問道。

    “金剛罩這種將佛家舍利子用屍火煉化成護身之寶的做法,原本就是非常罕見的一種煉製法寶之法。畢竟舍利子和屍火兩者原本就應該是相克難溶的。普通的收取之法不管用,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不過我傳你一套收取舍利子的口訣,你看看是否有用。“大衍神君卻不慌不忙的說道。

    “好吧!我試上一試。”韓立不加思索的同意道。

    過了小半日後,韓立動用了新得到的法決,終於勉強將此寶縮小,收到了手上,這讓韓立大鬆了一口氣。

    不過,當韓立想按照大衍神君所給的口訣,想將這件金剛罩完成最後的煉製時,卻遇到了更大的麻煩。

    金剛罩任憑他用嬰火鍛煉,卻絲毫效用沒有。而這一次,連大衍神君也無法可施了。

    照大衍神君推測所說,想要完成金剛罩最後的煉製,看來還必須用萬年屍焰煉化才行。

    韓立聽了此話,兩眼不禁直翻白眼,鬱悶的說道:

    “哼!萬年屍焰,你讓我上哪再去找去,難道讓我去雪陵山,再將那炫燁王給綁來一趟不成。”

    大衍神君聽了此話,也隻能無奈的哼哼幾句,一時陷入了沉寂中。

    正當韓立束手無策,無奈之下,甚至已經有了將金剛罩就這般湊乎使用時,一直坐在韓立肩頭,有些無聊的小猴,忽然間一張口,一道灰白『色』的火焰噴『射』而出,一下將那浮在半空中的金剛罩包在了其中。

    原本寂靜無聲的金剛罩,頓時一陣低鳴聲發出,金泡在灰焰中,一漲一縮的驟然變形起來。

    看到這一幕,韓立大吃了一驚。

    “萬年屍焰!”大衍神君更是愕然之極的,喃喃說道。

    

Snap Time:2018-07-16 07:18:16  ExecTime:0.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