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一十四章參戰


    第九百一十四章 參戰

    “道友不用被他們脅迫,本王的援兵不久就到,隻要道友能夠護住本王片刻工夫,到時自然高枕無憂了。”炫燁王這位萬年屍王,卻如此的說道。

    韓立這位意外因素的出現,顯然被這老魔當成了救命稻草。

    此時韓立卻雙手抱肩,麵『露』沉『吟』之『色』。

    黃袍大漢見此,目中凶光一閃,但隨之強自按捺了下去。對麵這貌似青年的修士,雖然尚未展『露』其他的神通,但是剛才一道電弧就擊潰魔雲組成的巨蛇,實在讓他不敢太小瞧對方。

    此人心念轉動間,也顧不得再繼續隱瞞原先的打算,直截了當的說道:

    “炫燁兄,你難道沒有發現。我和天風道友身邊的魔風七子和黃塵三煞,並沒有呆在身邊嗎?在你一出陵墓的瞬間,我就叫他們另行布置下大陣,將你的陵墓早已死死的困住了。雖然憑他們的實力,攻打下墓室不大可能,但是暫時拖延個一天半日,絕沒有問題的。更何況……嘿嘿!”說著說著,黃袍大漢冷笑了起來。

    “更何況什麼?”炫燁王心中驀然大沉,雙目死死盯著大漢,雙手一下緊握成拳。

    “更何況現在將近午時,地脈爆發的陰氣正好是一天中最弱的時候,炫燁兄的天屍大法,現在恐怕要威力大減吧。”狂沙上人抬首望了望天空,嘴角泛出一絲詭異的譏笑。

    炫燁王聞聽此話,麵『色』鐵青,但隱隱浮現出一層黑氣來。

    “好,很好!想不到你對本王的天屍大法,研究到了如此地步。連地脈陰氣的事情,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不過你們了解再多,也隻不過皮『毛』而已。天屍大法的獨到之處,本王今日就讓你們親眼見見。”炫燁王忽然仰天厲笑起來,惡狠狠的說道。

    援兵沒有希望了,他心中驚怒之下,自不肯束手待斃下去。同時自覺若不顯示出一些實力來,更打動不了一旁的韓立。

    炫燁王當即一張口。

    一團黑血噴出體外,迎風化為了一個拳頭大的黑『色』符文,一閃即逝的倒『射』進了炫燁王額頭上,清晰異常的顯示而出。

    接著此符文放『射』出妖異的黑芒,老魔身上裹著的灰白屍氣一陣翻滾,同時從口中發出一陣野獸的般的吼聲。

    黃袍大漢一見此景,雖然不知道炫燁王要施展什麼神通,但自然不會讓對方這般輕巧的完成,立刻不加思索的大喝一聲:

    “動手,不用在拖延下去了。”隨後這位狂沙上人,抬足猛然一點身下的巨大葫蘆。

    葫蘆口微微一震,大股的黃沙馬上從麵滾滾而出,轉眼間沙礫一凝,化為化為一條數丈長的巨大沙蛟,狠狠撲向了炫燁王。

    另外兩人聞言,也同時出手了。白濛濛的颶風中傳出破空之聲,從中激『射』出上百道巨大風刃,每一個尺許大小,白光刺目耀眼,發出驚人的尖鳴之音。一看就迥異一般的風刃術。

    而那魔雲中,則飛『射』出十餘口飛刀出來。

    這些飛刀烏黑油亮,剛『射』出時隻有寸許大小。但轉眼間就化為丈許長烏虹,在那些風刃的掩護下,無聲無息斬向過來。

    眼看危機及身,炫燁王也及時施法完畢。

    一聲怒吼後,頭上高冠掙脫飛出,長發迎風狂舞後狂長倍許有餘,同時變成了紫黑之『色』。並且老魔同時兩手猛一交互抱臂,身形驀然拔高數尺,渾身冒出數寸上的濃密綠『毛』,十指上也生出了紫黑『色』的鋒利指甲,麵孔迅速幹癟凹下,一對寸許長的獠牙更是惹眼之極的脫口生出,變得猙獰可怖。

    這位炫燁王竟『露』出了萬年屍王的原形。

    就在此時,沙蛟,風刃以及烏虹攻到了跟前,炫燁王臉上獰『色』一閃,一張口,一顆拳頭大小的金珠噴出了體外,此珠滴溜溜一轉後,一下化為一隻金『色』大手,一把抓向沙蛟。而玄燁王自身,兩臂一陣幻影般的揮舞,無數道綠『色』爪芒化為一張大網,一下將自身護住。

    這老魔竟打算憑一對肉爪,凶悍的來硬接其他的攻勢。

    風刃,烏虹全都結結實實的斬在了爪影之上,白光烏芒交織閃爍,瞬間將炫燁王的身形淹沒在了其中。

    “轟”的一聲巨響傳來,在炫燁王所站之處綠芒翻滾,風刃烏虹同時被巨力重擊一般紛紛倒飛彈開。

    這位修煉天屍之道的炫燁王,現出屍王原形的一對利爪竟然堅逾金鐵,比平常法寶,還要硬上三分。隻是一擊,就破掉了風刃和飛刀的聯手攻擊。

    而這時,那隻金珠所化的金『色』大手,也和沙蛟一陣翻滾後,竟一把抓住了沙蛟的脖頸處,將其暫時控製。

    韓立冷眼看到這,神『色』微之一動。這位身上屍氣衝天的家夥,在身負重傷後,竟然還如此的凶悍。真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不過,黃袍大漢見到沙蛟被金手製住,不怒反喜,衝著正掙紮的沙蛟一點指。

    沙蛟通體黃光閃動,身子一頓,忽化為了一灘散沙逃脫了金手的控製,隨之重新凝聚一團,反一下將金『色』大手包裹在了其內。

    大漢並沒有就此罷手,冷冷望了炫燁王和韓立一眼後,默不做聲的兩手掐訣,四周的黃濛濛沙霧一陣『騷』動,忽然掀起十幾丈高的巨大沙浪齊向中間滾滾湧來,同時塵沙中不時傳來嗡鳴鬼泣的詭異之聲,忽大忽小,讓人聽了失魂落魄。

    他竟就此發動起四周大陣,打算借助法陣禁製來絞殺中間的炫燁王。

    隻是韓立在這黃袍大漢看向自己的瞬間,心中當時判斷出來,這位狂沙上人恐怕連他也一同設計在了其內。隻要他稍微猶豫不決,讓此法陣真的合攏近身的話,此人絕對會連他一齊絞殺的。

    惱怒的心中腹誹一聲,原本就不打算再繼續浪費時間的韓立,終於也出手了。

    袖袍一抖,數十口金『色』飛劍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就化為大片劍影斬向靠自己最近一麵的沙浪。

    同時靈一隻手中,早已扣住的紫『色』古鏡也驀然亮出,法力往略一注入後,頓時一道紫濛濛光柱後發先至的噴『射』而出,打在了沙霧之上。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專門破除霧氣的紫『色』光焰一入沙塵中,竟如同泥牛入海,絲毫反應都沒有『露』出。

    韓立眉頭一皺,麵『露』一絲警惕。眾飛劍所化光霞,隨之也斬在了沙霧所化巨浪之上。

    一個巨大的豁口驀然出現。

    “小心,落魂沙專汙飛劍的,不要碰觸那些沙子。”炫燁王這時正被數件法寶圍攻不停,但一見韓立終於出手破陣後,不禁心中大喜,口中急忙大喝的提醒道。

    “專汙飛劍?”韓立聞言一怔,尚未反應過來。

    剛剛被斬開的豁口忽然間顏『色』大變,陰風乍起,無數的黑『色』沙礫仿佛幽靈般般的浮現在眾飛劍四周,並同時從沙礫上噴出了絲絲的濃稠黑氣,向每一口飛劍就纏繞而去。

    方一接觸這些黑絲,韓立頓時感到心神相連的飛劍輾轉呆滯,同時控製飛劍的神念也仿佛受到外力驅除,竟漸漸喪失對飛劍的控製權。

    韓立麵『色』一冷,衝著飛劍方向一點指,口中輕吐一個“爆”字。

    “轟隆隆”的雷鳴聲接連響起,無數道纖細金弧從飛劍上爆『射』彈起,爆裂開來愛。

    金弧所到之處所有的黑絲被一掃而空,甚至直接在沙霧中開出了大片的空『蕩』之地。

    韓立雙目一眯,往沙霧深處凝望了一眼後,神情有些難看起來。

    隻見沙霧中間處,密密麻麻的沙礫懸浮空中。它們礫看起來倒是平常的黃沙,但是數量之多,想要破開它們,絕對不是一時半刻的工夫。

    他正在猶豫之際,忽然神『色』一沉,背後銀翅驀然赴西安啊,接著在人就在雷鳴聲中,一下從原地消失,橫著出現在了十餘丈遠的另一處。而一道赤紅的長戈似法寶,正好從其剛才站立處,洞穿而過,

    即使隔著 如此之遠,韓立仍然感到一股炙熱氣息,心中不由得大怒。

    那長戈一個盤旋後,飛『射』而回。

    他抬首冷冷的向長矛『射』來的魔雲方向望去,瞳孔中藍芒閃動。

    魔雲雖然濃密異常,但在明清靈眼神通下卻如同無物。麵一位青袍老者的一舉一動,都被其看的一清二楚。

    而此老者正一臉吃驚之『色』的同樣望向韓立,顯然被韓立的雷遁術,嚇了一大跳。

    韓立也不說話,背後雙翅微微一扇,一聲霹靂後,人從原地消失不見。

    青袍老者見此一怔,但他的爭鬥經驗可也不少。徒然想起什麼的猛然一拍腰間的儲物袋,頓時一道青光從袋中飛『射』而出,化為一麵青『色』古盾,一下擋在了身前。

    而就在這一那的工夫,在魔雲邊緣處銀光一閃,韓立身形浮現而出。兩手一握拳,身上金光狂閃,轟隆隆之聲乍起,一層金『色』電衣浮現而出。

    接著韓立麵無表情的一晃後,人再次消失不見。

    這一下,魔雲中的老者心中發寒起來,不假思索的一張口,噴出了一口碧光磷磷的小劍出來,化為一道綠虹早周身飛舞不定。

    老者還不放心,正要在放出幾件法寶之時,一側方向猛然傳來霹靂之聲。

    

Snap Time:2018-01-20 21:24:58  ExecTime:0.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