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零五章三屍


    第九百零五章 三屍

    金元聽了這話,心中還有些疑『惑』,但也不好再問什麼, 當即再和韓立閑聊了一會兒,就起身告辭了。

    望著對方推開石屋大門走出去的身影,韓立臉上笑容漸漸收斂了起來,『露』出了一絲陰沉。

    半晌之後,他突然將那個玉盒再次取出,並打開了蓋子,凝望著盒中之物,一語不發。

    “怎麼,你還真打算去那古墓一探!”神識中傳來了大衍神君淡然的話語聲。

    “當然不去。雖然不知道那人剛才之言有幾分可信。我又不是一個初出茅廬之人,怎會冒險的。不過帝王之墓,在下還真有些好奇的。若我恢複了全部修為後,或許去探上一探吧。但那人對我所這些,可明顯沒安什麼好心。什麼一見如故,坦然相告?真以為我是三歲孩童?活了這麼多年的老家夥,哪會輕易將這種隱秘之事告訴別人,更別說一個剛見麵的陌生人。如此殷勤,肯定非『奸』即盜!”韓立嘴角泛出一絲冷笑,漫不經心的吐道。

    “這倒也是。不過若是那些剛出師們的小家夥,可最容易被這種人欺騙了。以為對方對自己交心了,就輕易的放棄了警惕。以後恐怕被賣了還不知呢!想當年,老夫也……”大衍神君歎息了一聲,說到自己時聲低沉了下去,話語接著嘎然而止。

    “哦,前輩當年也被這種伎倆蒙騙過?”韓立一愣,輕笑了一聲。

    “哼!老夫當年也年少過,被人騙過有什麼稀奇的。”大衍神君哼哼幾聲,有些尷尬的樣子。

    “好了,晚輩不會追問前輩當年的醜事。不過這個東西竟然讓啼魂獸,都感興趣的樣子。看來還真有些古怪!”韓立神『色』一正,隨後單手一拍腰間的靈獸袋。 一道烏光從袋中激『射』而出,落在了桌上,化為了一隻寸許高的『迷』你小猴,一身油亮烏黑的絨『毛』。

    小猴一出現後,當即用鼻子輕嗅了幾下,目光頓時落在了那個金黃『色』的氣泡上,臉現一絲遲疑。

    韓立有些奇怪,盯著啼魂獸不語,用心神溝通此獸起來。

    從神識傳過來的感應看來,啼魂似乎對這金泡有幾分畏懼的樣子。可同時存在的那種殷切感覺,又是怎麼回事?

    韓立尚未想明白,突然啼魂身上黑『色』陰氣冒出,縱身一跳,竟一頭紮進了金泡中。

    隨之金泡表麵光芒大放,從泡中憑空生出一縷縷的灰『色』火焰,將此獸裹在了其內。

    啼魂獸臉上顯出痛苦之『色』,身上卻持續不斷的放出漆黑『色』陰氣和灰焰交織一起,身形在金泡中一動不動起來了。

    韓立眉頭緊皺起來!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何事,但顯然啼魂獸不像馬上就能從麵出來的樣子,好像竟在借助灰焰,在自行修煉一般。而讓他奇怪的是,火焰出現的瞬間,金泡上驀然變得靈氣盎然。無中生有般的散發出驚人的靈波。

    “等等!這等景象,好像在那見過,我應該有過此物印象。”神識中突然傳來大衍神君的一聲輕咦,他似乎聯想到了什麼。

    “前輩想起了什麼?”韓立意外之下,不禁問道。

    “讓我想想!似乎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大衍神君的聲音凝重了幾分。

    聽到對方如此一說,韓立沒有開口催些什麼,靜靜的望著金泡中啼魂獸,也垂首思量起來。

    過了好打一會兒後,大衍神君的聲音才再次傳來。

    “我想起來了。這東西昔年我遊曆時,曾經在一名萬年屍王身上見過一次,好像是那名屍王生前是一名佛門高僧,變成屍王後將自己的舍利,練成了一件厲害之極的護罩似寶物,厲害非常,放出體外後,短時間內幾乎堅不可催,我也曾經在此上麵吃過大虧的。不過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對方釋放出來的護罩是銀『色』的。我一時倒也沒有想起來。不過種東西應該暗藏屍王體內才對。怎落到金元這麼一位築基期修士身上。”大衍神君的話語,充滿了詫異。

    “連你都曾經吃過大虧!那此物還真是厲害非常,堪稱至寶了。不管那人怎麼得到的,現在關鍵是啼魂有沒有危險。”韓立臉上神『色』先是有些動容,但還是擔心的問了一句。

    “你這還沒看明白?你的靈獸正在吸納舍利中的屍焰。說起來不但你這小子是個怪胎,連你的靈獸也個個奇怪無比,竟然還有能專門克製鬼妖的靈獸。老夫活了這麼多年,還從未聽說過有啼魂獸這種東西。”大衍神君喃喃的說道。

    “吸納屍焰?”

    韓立細看之下,果然啼魂獸放出的陰氣正在一點點的吞噬灰焰,心中一安,但聽到大衍神君後麵的言語後,不禁苦笑了起來。一

    “說實話,這東西早已和原先的培育之法大相徑庭。進化了幾次後,還是不是啼魂獸,都難說的很了。”韓立有些無奈的模樣。

    “哦,這東西是一種異化靈獸了。我說起背後怎麼會有一個妖鬼圖案呢。這些屍焰都化為了灰白之『色』,絕對都是萬年以上的精純屍火,普通的修士靈獸粘之立斃。這靈獸竟然還敢吞噬,嘖嘖,真的不同一般啊。不過此寶好像還未被煉化完全,更沒有認主,否則煉化它的屍王神念一動之間,哪怕相隔萬之遙,也會立刻飛回的。這倒有些奇怪了。”大衍神君有些嘖嘖稱奇的樣子。

    “還未被認主!這麼說,等屍焰被啼魂獸吸收幹淨,我也算是白得一件寶物了。嘖嘖,沒想到佛門的功法沒有得到,倒先得到一件佛門至寶了。真想看看這舍利子所化金剛罩,到底有多神妙。”默然了片刻,韓立忽然笑了起來。。

    “不是舍利子,是金剛舍利。大部分的舍利子都是白『色』的居多,其它顏『色』居少。隻有金『色』舍利子才可稱之為金剛舍利。算是舍利子中非常罕見的一種類型。凡是煉化出這種舍利子的修佛者,基本上都會在佛門中會擔任金剛護法之職,有極其特殊的地位。大概和其他宗門執法長老的地位差不多。”大衍神君歎了口氣後,給韓立解釋道。

    “這麼說,這種舍利子所化的護罩,應該比你以前見得那個還要厲害。”韓立目光閃動,問道。

    “應該是吧。畢竟金剛舍利的名聲,在佛門中也是大名鼎鼎的。不過,我也沒有真比較過,無從說起的。”大衍神君的聲音有些遲疑,不太肯定的。

    韓立笑了一笑,正想再用神識說些什麼時,忽然石桌上的金『色』氣泡一顫,一團米粒大小的綠光突然從中激『射』而出,直往石室頂部急遁而走。

    韓立一驚,目光盯著此光團,加思索的神念為之一凝。

    頓時綠光仿佛撞到了什麼,一個跌蹌後從空中被反彈了下來。正是韓立的神識化形術形成的神念之壁。而這時啼魂獸鼻子一哼,一片霞光從下方飛『射』而出,一下將綠光卷回了金泡中,並吞入了腹中。

    韓立眉頭緊鎖,盯著金『色』氣泡,心中隱隱的猜到了什麼。

    ……

    與此同時,遠在數千外的一間墓室中,並排放著三具石棺。此墓室巨大異常,足有百餘丈之廣。四壁不但雕刻諸多上古時期的壁畫,墓室四角還各有一個巨大的銅缸,麵洶洶燃燒著一團碧綠『色』火焰,將墓室照映著昏昏暗暗。

    突然左邊的一具石棺中傳出一聲痛楚聲,接著“砰”的一聲巨響,厚厚的棺蓋竟然直接飛出了數丈之高,然後重重落到。

    黑氣氣繚繞,一個高大人影驀然從石棺中站了起來。

    “王兒,出了什麼事情。為何如此生氣!”中間的石棺中卻傳出一聲中年男子的聲音,渾厚低沉,不怒自威的樣子。

    “我……我的……一……分神……沒了!”那黑氣中的高大人影傳出幾聲低吼後,用鸚鵡學嘴般的口氣,結結巴巴的說道。

    “分神沒了,是哪個派出去的化身被誰看出來,收走了吧。沒關係,這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這點分神隻要繼續修煉你父王傳給你的‘冥河天屍決’不久就會恢複如初的,用不著這般暴怒。你的心『性』還是無法控製自如啊!”另一具較小些的石棺,卻傳出甜美異常的女子聲音,悠悠的說道。

    “可……可是……我的……金剛……罩!”那名高大的黑影用手捶打自己的前胸兩下,仍然左顧右盼的哼哼道。

    “金剛罩!就是那件我尚一次蘇醒時,擊殺的那個老和尚,用其舍利煉化的金剛罩嗎!我不是早就幫你煉化了大半,交給你了嗎。怎麼到現在還未認主煉化掉!”中年男子的聲音一沉,有些冰寒起來。

    “我……”黑氣中的人影一聽此話,有些驚慌起來,一時竟不知說什麼好。

    “大王,這件事情不怪王兒。王兒和我說過此事的。”小些的石棺也發出嘎吱一聲輕響,棺蓋被挪移了開來,坐起一個婀娜妙曼的身影出來,隻是墓室昏暗異常,無法看清楚此女的麵容。

    “倒底怎麼回事,愛妃,你給我說清楚一下吧。那件金剛罩可是一件難得的至寶。我是看王兒法力尚淺,才交給他護身用的。否則,本王早就自己煉化用了。”中年男子的聲音略微一緩,開口詢問道。

    

Snap Time:2018-07-17 21:46:27  ExecTime:0.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