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零四章上古巨墓


    第九百零四章 上古巨墓

    “這是什麼,大衍前輩,你見過嗎?”韓立眉頭緊皺了半天後,用神識向大衍神君傳音道。

    “你真以為老夫無事不知,無事不曉?這東西老夫從未聽見過,不過既然能抗拒你神識滲透,倒也稱得上是一件異寶。詳細問問對方是怎麼得來的此物。然後是否收下此物,就隨你自己意了。”大衍神君沒好氣的說道。

    聽了此話,韓立心中一笑,沒有動怒。而是目光閃動之下,神識一收,讓氣泡恢複了正常,並將玉盒放回了桌上。

    “怎麼樣,這樣東西。道友可認識嗎?”金元期切的問道。

    “抱歉。韓某閱曆有限,實在無法認出此物來。”韓立麵『露』歉意的說道。

    “韓兄也不認識啊。不我剛才見此物有異變發生,還以為道友知道其用途呢!”老者滿臉沮喪,並隱隱帶有一絲懷疑的意思。

    韓立輕笑了起來,毫不在意的說明道:

    “剛才異變,隻不過是將大量神識將其包裹起來後產生的。雖然不知道是何物,但它稱之為異寶,倒也勉強夠了。”

    “哦!有這樣的事情。”老者仿佛有些將信將疑,目光落在了盒中的金『色』氣泡上一凝起來,同樣將神識放了出去。

    韓立見此神『色』不變,靜靜的看著老者的舉動。

    過了一會兒後,那氣泡果然同樣金光閃動起來,並且微微的伸縮膨脹起來。

    而老者長吐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了些許疲倦之『色』,閉目稍養下神後,才又睜開雙目。

    “金某不濟,讓道友笑話了。但韓兄神識強大真非比一般啊。”金元口中說著,臉上『露』出了羨慕之『色』。

    在他想來,對方修為和其差不多的但剛才的舉動舉重若輕,而自己吃力道如此地步,自然是因為對方是天生神識就如此強大之輩。這在任何宗門中肯定都是重點培養的弟子了,前途一定不可限量的。

    韓立微然一笑,沒有反駁什麼。

    “金兄,此物是從何處得來的。看起來的確奇特,不知是否有什麼特殊來曆。當然金兄若是覺得不便說的,也就算了。”韓立從容的說道,『露』出一副無所謂的模樣。

    “此物來曆倒沒有什麼可保密的。但是就怕說出來後,道友不信金某所言啊。因為此事實在有些不可思議的。”金元麵上先是有些猶豫,隨即苦笑了起來。

    “道友不說,怎麼知道在下不信呢。況且,知道了其來曆。在下說不定還能想其什麼來呢。畢竟光憑一樣死物,實在聯想不起它的來曆來。”韓立灑然一笑的說道。

    聽對方口氣,此物還真有些故事的樣子。

    “其實此物來曆也沒什麼可隱瞞的。而是為了此物,老夫相交的幾位好友全都隕落而亡,故而有些不想提起而已。”金元歎了口氣後,如此的說道。

    韓立聽了此話一呆。但見對方麵『露』思量的模樣,知道對方還要說出來的,當即靜靜的一言不發。

    “道友應該猜的出來,老夫是一名散修,而且是一名修煉了土屬『性』功法的散修。在下別的神通普普通通,但偏偏天生的土靈之體。在土遁術上有些小造詣的。若不是在下靈根實在低劣,恐怕不少大宗門還會搶著收老夫為徒的。”說道這,老者臉上滿是惋惜之『色』。

    “所以金某修為一有所成後,經常喜歡去一些荒山辟地尋找一些上古修士的洞府,妄圖找到什麼靈地遺址,一夜之間就能福來運轉。但是那些古修洞府和靈物,哪有這麼好尋覓的。在下雖然不能說毫無收獲,但和浪費在此的時間上臂,也就不算什麼了。直到三年前……”

    金元的話語聲不自然的頓了一頓,才沉聲又道:

    “三年前,老夫應一位好友邀請,說發現了一座疑是上古時期古修巨墓,打算借助老夫的土遁術一齊前去探上一探。若真能得到寶物的,自然會分給在下一份的。金某一聽此事,自然大喜。當即就應約前往了。結果一同前去的還有另外幾位認識的至交。那時我就已經知道,恐怕這個古墓大不尋常的。果然,老夫等人進入了古墓才發現……”老者的聲音變有些微顫起來了。

    “才發現古墓內竟然是上古時候一名赫赫有名的帝王之墓。那人在上古時候就以凶殘著稱的炫燁王,也算是一位傳說中的大人物了。我們幾人見此,卻大失所望,以為要白跑了一趟的。畢竟此人在凡人中再怎麼了不起,但對我們修仙者來說,能有什麼東西可以有用的。但誰知道闖進了主墓室後,才發現幕中陪葬的東西,竟有許多修士才用的珍稀材料和法器。我等幾人自然大喜過望,正準備取東西,誰知道墓室中眾多陪葬的幹屍突然間活了過來,並化為了刀槍不入的行屍,無論什麼法器功法打在它們身上,全都毫無用處。當即大部分道友不及防之下,就被撕成了碎片。而主棺中也傳來異想,那位傳說中的炫燁王似乎也要複活的樣子。幸虧我精通土遁之術,見識不妙,立刻從地下逃了出來。否則就在那凶墓中隕落掉了。但其他人就沒這個好運了。”金元說到這時,臉『色』微微發白。看來當初的一幕,對他實在震驚不小的。

    “那這個東西是……”韓立心中微感吃驚,但仍然指了指玉盒問道。

    “此物是供奉在主棺上的一件東西,我離開順手拿走的。原想此物應該既然如此奇特,肯定是一件奇寶的。但誰知道,到各處坊市問過後,人人都不知這是何物。雖然知道它不同一般,但也無人願意出過高價錢收購它。就這麼一直擱在手中了。”金元倒也沒有多做隱瞞,直接了當的說道,隻是臉上的鬱悶之『色』顯而易見的。

    “既然是上古帝王陪葬之物,那無人知道倒也並不稀奇。畢竟上古時期,有許多東西在如今修仙界早已絕跡的。不過一位凡人帝王竟然有修仙者的東西,竟還化為了行屍,似乎問題有些嚴重了。你沒有找人再去探此墓嗎?”韓立臉上『露』出古怪之『色』的問道。

    “老夫自然再去找過那座古墓,並且還帶上了一大批高階修士前去,誰知道。等老夫去原來的地方後,那座古墓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原地隻有下一大片荒野而已。老夫實在難以置信自己所見。但是那古墓位置老夫卻的確沒有記錯。甚至老夫故意在古墓入口處留下的暗記都清晰可見的。”金元說著說著,臉『色』驀然陰沉了下來。

    韓立眉頭皺了起來。若是這一切都是真的。一群人隻有老者一人幸存了下來,再加上老者沒有找到古墓,那後麵的事情不用說,這此位的日子決不會好過的。

    “道友是在何處見到的古墓,能否說給在下聽聽!”稍思量一下,韓立平靜的再次開口了。

    “還能在那,自然就是在這雪陵山脈深處了。”老者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雪陵山脈。我沒記錯的話,你好像說過,以前時常有修士在山脈中失蹤的。難道和此事有關係?”韓立目中異『色』一閃即逝,緩緩的說道。

    “可能吧。老夫也不太清楚了。不過若是道友對此感興趣的話,在下可以將古墓地址給道友看看。也許韓兄有機會去哪看看,能有什麼發現呢!”老者猶豫了一下後,竟這般說道。

    然後他從懷中掏出了一塊玉簡,握在手中銘印了些什麼進去後,隨意的遞給了韓立。

    “好吧。若是有空,韓某就前去看看吧!”默然了片刻後,韓立伸手來接過了玉簡,不動聲『色』的說道。

    “!看來老夫和道友還真是一見如故,心中的這番苦悶和好長時間沒有向別人講述了。這樣吧。我看韓兄對此物也很感興趣的樣子。這東西,老夫就便宜些賣給道友了。韓道友隻要給一百塊靈石,東西你就拿去。如何?”老者展顏一笑的說道。

    “一百靈石?的確很便宜了。但是在下也不能讓金兄,吃虧了。這樣吧。我給金兄二百塊靈石,來換此物。”韓立笑了笑,仿佛有些不好意思,如此的說道。 接著他往腰間儲物袋中一『摸』,兩塊中階靈石就出現在了手中,遞給了了對麵的老者。

    金元見是中階靈石,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當即客氣了兩句,也就接了過去。而玉盒中的金『色』氣泡,自然主動推給了韓立。

    而韓立當著老者麵,隨手將玉盒的揣進了儲物袋中。老者見此,臉上滿是欣慰之『色』,似乎頗有些不舍的樣子。

    但就在這時,韓立腰間的一隻靈獸袋,動了一動,並發出了一聲輕微的啼鳴聲。

    “這是……”老者一呆,盯著韓立腰間的此靈獸袋,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隻是在下圈養的一隻低階靈獸而已。大概見物喜獵,對此東西有些感興趣罷了。”低首瞅了一眼那隻靈獸袋,韓立一臉不在意之『色』的說道。

    

Snap Time:2018-04-26 04:12:54  ExecTime:0.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