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九百零一章參王大會


    第九百零一章 參王大會

    見到兩人要動起手來,其他人下意識的後退幾步,屏住了呼吸。

    像這樣煉氣期如此高的修士打鬥,對他們來說,可實在是一件難見的事情。

    但對韓立來說,對付這樣一名煉氣期修仙者,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來的。隻是站在那雙手倒背,靜等對方出手。

    那名叫馬玉林的中年人,看韓立這麼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心中大怒。

    二話不說的一隻托起小叉,口中念念有詞,另一隻手則掐動法決。

    片刻後,那小叉微微顫動幾下後,放出淡淡的靈光,忽然化為一道黃芒直奔韓立『射』來。

    韓立神『色』不變,也根本沒有動用法器的意思,從容的一抬手,十幾道符籙同時從手指間『射』出,頓時化為十幾顆拳頭大赤紅火球,一連串的迎了上黃芒。

    馬玉林見此,心中一陣冷笑。

    他的這件黃風叉可是師門親賜的中階法器,那可能是被一些小火球,就可以抵擋的。

    不過雖然如此想,他仍然不願硬碰硬,以免有絲毫損傷了法器。當即兩手掐訣的一催,黃芒驀然一轉彎,劃出一條弧線的打算繞過火球,從一側攻擊對方。

    韓立微微一笑,隨手衝空中一點指。

    這些火球同時一頓,再齊往空中一聚,一團車輪般大火雲凝結而成,隨即變形,化為一隻丈許長火蟒出來。紅光一閃之下此蟒飛快『射』出,身子一盤,就將那飛叉所化黃芒纏在其內。

    馬玉林大吃一驚,急忙將全身靈力往法器中狂注,想讓飛叉爭脫而出。

    但『插』上黃光隻大放片刻,就在交織閃爍中反被火蟒越勒越緊,靈光瞬間黯淡無光起來,甚至傳來一陣陣的低鳴,這分明是法器要被摧毀的前兆。

    “住手!道友法力高強,馬某認輸了!”這位中年人見識不妙,根本舍不得自己的法器,急忙『色』變餓大聲叫道。

    韓立聽到此話,淡然一笑,衝天空一點指,火蟒一個盤旋鬆開了飛叉,然後砰的一聲爆裂開來,化為了點點火苗,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立不費吹灰之力的就擊敗了修為如此高的對手,讓亭中三女又驚又喜。

    而對麵的大漢吳曉雨,則麵『色』難看起來,遲疑的衝自己師兄喃喃的說道:

    “馬師兄,這是……”

    “算了,吳師弟!你也看到了,對方有高人在場。我連黃鳳叉都動用了,還根本不是對手。這隻能說你那侄子命該如此的。”馬玉林不容分說的打斷了大漢的言語。

    他收回了法器,檢查過後發現並沒有受損,才心中略安的。但對韓立的神通,卻大感敬畏,當即不願再趟這次的渾水了。

    吳曉雨聽到自己師兄如此說道,自然滿心的不情願,但連煉氣期十層的師兄都不是對方對手,他自然更加不行了。

    下麵,自然沒什麼細說的。

    兩位犀利靈宗弟子,悻悻的禦器離開了山峰,下山而去了。

    而曹夢容三女,卻將韓立圍在一起,問起了剛才施展的法術。

    韓立隨便找了一個熟能生巧的借口,又講解了一些,施展低階法術時的『操』控小技巧,才含糊的應付了過去。

    但接下來,那兩名道裝女子開始誠心向韓立請教一些功法上的疑難不解之處,韓立也舉重若輕的一一回答。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過去,等到天『色』將晚之時,三女自然不好再久待,隻好有些不舍的離去。

    過了一晚,等三女聯襟再來之時,卻發現茅屋中人影全無,隻留下一封告辭的信函。

    曹夢容看完信函,人不禁怔在了那。不知為何,韓立驟然離別讓此女心中空『蕩』『蕩』的,有一種說不出的難受。

    她的兩位師姐此時,似乎也看出了什麼,不禁麵麵相覷了起來。

    ……

    千之外的地方,韓立一邊禦器緩緩飛行,一邊在神識中和大衍神君交談著。

    “韓小子,你真要先去江陵府,打開馮家密窟?”大衍神君問道。

    “當然,五鬼鎖神大法的功效,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失靈,自然要先找佛門功法,解除煞氣了。否則此事如附骨之蛆,怎麼也無法安心恢複法力的。”韓立悠悠的回道。

    “我勸你還是不要寄太多希望在此上了。我可不太相信,一個小小家族的修佛者,真會有解除煞氣的高階功法。”大衍神君仿佛故意想給韓立澆一盆冷水,淡淡的說道。

    “我自然知道此事。但是馮家密窟也是最容易處理事情。能找到最好,不行的話,也隻有去那些出名的佛家宗院去找了。但以我現在的修為,難度可不是一般的大了。”韓立眉頭一皺,緩緩的說道。

    “哼!你的修為大降後,有許多簡單事情都變得難辦起來。若你還是有元嬰中期修為,直接找到佛宗去,那些禿頭說不定直接賣你這麼一個元嬰修士麵子呢。”大衍神君哼哼了幾聲的說道。

    韓立聞言,隻能搖搖頭的苦笑而已。

    佛宗據說是非常排外的佛教宗門,就算他還有元嬰中期修為,佛門又哪會將本宗高階功法輕易外泄的。實在不行,他也隻有想辦法混入佛門,看看能否偷盜一本出來了。

    不過,一想到要混入佛門就必須受戒剃度,這可讓韓立有些無語的。

    也許去儒門找一下解除煞氣之法,更容易一些。韓立鬱悶之下,不禁如此的想道。

    ……

    關寧府遠在遼州最西端,距離五原府並非一般的遠,韓立禦器飛行了足足走了一十幾日後,才終於進入了關寧府地界。

    這一路上,韓立倒也沒有碰到高階修仙者,隻有幾個煉氣期和築基期的偶爾禦器遠遠看見,韓立也沒有理會的遠遠避開,隻是悶頭趕路。

    再飛行了幾日後,地麵上的凡人漸漸稀少,景『色』也開始荒涼。仿佛到了窮鄉僻壤一般。

    但兩日後,韓立終於在一處叫隼雲鎮的地方,落下了法器,並沿著一條土路,緩緩走進了鎮中。

    此鎮比起路上看過的其它城鎮簡陋得多了。麵積不但狹小,也隻有縱橫交錯的三四條街道而已,房屋也大都是用黃泥和木條糊成,顯得有些髒『亂』不堪。

    韓立眉頭微皺著,走在小鎮的一條土路上,不時的向左右掃視著。

    此時的天氣寒冷異常,但韓立卻隻是一件儒衫披身,任誰一看也大感異常的。但過往的一些穿著厚皮大衣的凡人,卻對此種情形視若無睹,沒有誰臉上帶有驚訝之『色』。

    韓立臉現沉『吟』之『色』,正覺得有些古怪之時,忽然神『色』一動,對麵迎頭走來一高一矮兩名白袍人。

    這二人年紀不大,二十餘歲的模樣,但是身上靈氣流動,卻是煉氣期七八層的修仙者了。

    這兩人看了韓立一眼,臉上現出一絲訝『色』,走到韓立麵前三四丈遠時,停下了腳步。

    高個子廋削的青年,突然恭敬的一拱手,口中問道:

    “不知前輩尊姓大名,可是來參加參王大會的。”

    “參王大會?沒聽說過,韓某隻是聽說附近靈草眾多,來此尋找些靈『藥』的。”韓立心中一怔,臉上沒有掩飾的現出一絲詫異。

    “我說呢,大會已經開始一日了。前輩要是參加大會,早該去了雪陵山了。看來前輩真是路過此鎮的。”那白袍青年『露』出恍然之『色』。

    “不過,沒關係。前輩現在參加仍能來的及的。這一次大會,是我們江寧三大家聯合舉辦的大會。會上不但有眾多靈『藥』出售,還有十幾株數百年的靈『藥』和一株千年野參王拍賣。現在大會應該才進行了小半。最後的壓軸拍賣,還未開始才對。這可比前輩滿荒山找靈『藥』方便多了。大會上還有諸多散修和一些小宗門交換靈『藥』材料,我們三大家不抽取任何費用的。”另一名矮個子青年,有些討好的說道。

    不光因為韓立顯示出的築基期修為,而是身上的儲物袋和靈獸袋全都不隻一隻,這就足以讓這二人不敢怠慢的。

    “三大家,莫非是孔、趙、董三家。”韓立目光閃動一下,有點意外的問道。

    “不錯。我二人正是孔家弟子。專門在此接待一些聞風趕來的前輩。原本以為到了現在,應該不會再有客人來的。正想也去參加盛會的。沒想到恰好碰見了前輩。”廋削青年笑著說道。

    “此鎮已經歸你們孔家直接管轄了嗎?我看那些凡人好像對我們修仙者,都習以為常的樣子。這可不多見的。”韓立沒有直接回答對方邀請,而是向左右看了一眼後,忽然開口問道。

    “前輩真是慧眼如炬。此鎮早在五六年前,就已經歸我們三家共有了。鎮上的居民也都是我們三家的外係凡人。故而對我們修仙者沒有什麼害怕的。”高個子青年開口解釋道。

    “這樣啊。這倒有些麻煩的。”韓立稍沉『吟』了一下,臉上卻『露』出了為難之『色』。

    “怎麼,前輩還另有什麼事情嗎?可否告訴晚輩二人,我二人也許能幫上前輩呢!”矮個子青年神『色』一動,殷勤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21 09:01:46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