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九十九章曹夢容


    第八百九十九章 曹夢容

    “拿給前輩研究下,當然沒有問題,不過這也得等我恢複了修為後,才能將鼎從體內取出。”韓立平靜的說道。

    “好!既然答應了,這事也就算了。不過船上還真有一位修仙者,但隻是個煉氣期兩三層的小丫頭,根本不值一提。你留意點就是了。”大衍神君口氣緩和了下來。然後就不再說話了。

    “煉氣期兩三層?”韓立心中一怔,但還是睜開了雙目。

    “咦,老夫子。這人醒了!”韓立一眼就看到,在自己床前處,一名看起來隻有十四五歲的少女,一見自己睜開雙目,頓時大喜的叫道。此女皮膚白嫩,,圓臉大眼,頗為的可愛。

    “嗯,老夫自然看到了。”

    而在少女旁邊的一張椅子上,則坐著一名灰袍老者,六十餘歲的樣子,慈眉善目,正不動聲『色』的打量著他。

    “老夫子,你先陪著他。我去通知小姐了!”未等韓立想開口問些什麼,圓臉少女就對老者嘰嘰喳喳的說了一句,人就一溜煙的跑了出去。

    韓立不禁為之一怔。

    “!這丫頭就是這般『性』子,公子不要見怪啊!”老輕搖了搖頭,衝韓立和善的一笑。

    “不敢,是兩位救了在下嗎,這是何處?閣下是……”韓立同樣報以一笑,坐起身來後,緩緩問道。

    “這是舜江江麵上。你河中生死未卜,被我家二小姐叫人救起的。而老夫何文,是夫人聘請的一位西席。”老者撫『摸』了下短須,頷首說道。

    “原來如此。在下姓韓,一定要向這位小姐,多謝救命之恩的。”韓立輕吐了口氣,拱手說道。

    “我家小姐,的確是菩薩心腸。但會不會見你,可就不好說了。不過韓公子能否說下,為何會出現在冰中,而且竟然還未身死。老夫很感興趣的。”老者麵帶笑,但目中滿是感興趣之『色』。

    “這個?韓某不想虛話欺騙夫子,但的確有些難言之苦不便相告的。”韓立躊躇了一下,還是坦言的相告。

    “這沒什麼。誰都有些不便的時候。”老者卻大度的很,擺擺手後,毫不在意的樣子。

    就在這時,那名圓臉少女有蹦蹦跳跳的走了進來。

    “夫子,小姐讓這位公子靜靜修養,其他的事情都等以後再說。”少女一邊口中說著,一邊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韓立。

    韓立察覺後,衝其笑了笑。結果小丫鬟立刻臉『色』微紅的低下了頭,並且心念轉動暗思量道:“這人看起來一點不起眼。和小姐以前的一些朋友相比,差的很遠啊。但不知小姐為什麼如此留心這人?”

    “既然小姐吩咐了。公子剛醒來,還是好好休息吧。老夫就先告辭了。”老者起身告辭起來。

    韓立自然口中又一番感謝之言,目睹老者帶著少女走出了屋子。

    獨自一人的韓立,立刻看著木製屋頂的默然了下來,半晌後,才輕歎了口氣。

    接下來的兩日,除了有個粗手粗腳的仆『婦』送來一日三餐外,並沒有其他人前來打攪,這讓韓立比較滿意,自然抓緊時間服用丹『藥』打坐修煉。

    至於大衍神君口中,那個煉氣期兩三層的小丫頭,韓立神識稍微外放一些,也就發現了那名女子。

    是一名容顏秀麗,小家碧玉般的年輕女子。

    從旁人對他稱呼來看,正是那位救自己上來的“二小姐”。這韓立沒有過於意外,看來此女應該發現了他的修士身份。

    而通過偷窺了船上其他人的閑聊,韓立也知道了此船的大概情形。

    船上之人似乎是遼州某地一位曹姓縣尉的家眷,因為調任走的匆忙,所以自己先走一步上任去了,而讓家眷慢慢後行。

    但真正的官眷也隻不過有數人而已,一位原配夫人,兩個妾室,還有三名公子小姐。這位二小姐則是原配夫人所生,據說從小體弱多病,曾經在幼年是寄養在某女觀中一段時間,近些年才返回家中的。另外兩人都是妾室所生,一位是大小姐已經到了嫁娶的年紀,早已定親完畢,馬上就要許配他人的樣子。還有一位的三公子,年僅十一二歲。

    其他的有點身份的人,則就是那位何夫子、周師爺等人。龍一位麵目冰冷的王管家,專門負責管理所有的丫鬟仆人的。而船上的鏢師,就是王鐵槍二人。

    不過,韓立稍一留心就發現了。不說那位二小姐是一名低階修仙者,就是那位王管家身上也有不弱的真氣流動著 遠非兩名鏢師那種粗淺江湖工夫可比的。

    而那些下人中,也有數人動作矯健,身上隱含煞氣,似乎也不是一般之人。

    心中雖然有些奇怪,但一弄清楚船上情形後,韓立就將神識收回,不再理會的的自行修煉起來。

    兩日後,那位二小姐果然派小丫鬟請韓立過去一趟。

    韓立自然不會拒絕,終於在船上的某間大些的屋子內,見到了這位二小姐。

    此女一見韓立,就揮手屏退了其他之人,然後才衝韓立笑了一笑。

    “韓兄也是道門中人吧!小妹曹夢容,玄玉道門下弟子。不知韓兄是那派門下。”此女客氣異常的說道。在她看來,韓立身上既沒有魔氣佛光,也沒有儒門浩然之氣,自然隻能是道門中人了。

    “玄玉道?”韓立眉梢動了動,並沒有聽說過此名字。不過這也很正常,除了十大正門,十大魔宗外,大晉的其他門派,他知道的少之又少。

    “本門隻是遼州的無名小派,韓道友不知道,並不稀奇。”曹夢容見韓立有些遲疑的樣子,輕笑的解釋道。

    “曹道友過謙了。韓某一介散修,剛進入大晉修仙界不久,原本就對各宗門不熟悉的。倒讓道友笑話了。”韓立抱了抱拳,作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

    “原來韓兄剛出山。小妹也同樣才離開師門不久。不過本門的確隻是一個小派而已。倒是韓兄如此年輕,修為就如此精湛了。真是可喜可賀啊!”曹夢容明眸一亮,嫣然的說道。

    “沒什麼,在下也是僥幸而已。曾經有過一點機緣。否則也走不到這一步的。”韓立隻能模棱兩可的回道。

    女子見韓立不想細說的樣子,理解的微微一笑,沒再追問此事。而是話題的一轉的又說道:

    “韓兄怎麼會在江中被寒冰封體?莫非遭遇強敵?”

    “差不多如此吧。韓某還要多謝道友出手相救呢!”韓立苦笑一聲,不願細提的樣子。

    “這等小事不算什麼。其實小妹也看的出來。韓兄即使不用出手相救。過不了多久,也會冰化脫身的。隻是這樣漂浮在江麵上,可實在有些驚世絕俗的。故而小妹也就多事了。而且我等小派和散修,原本就應該互相扶持的。”此女神『色』一正的說道。

    聽了這話, 韓立心中有些意外,仔細打量了此女兩眼後,就不動聲『色』的點點頭,沒有說什麼。

    “對了。不知韓兄恢複的如何,若是不嫌棄的話,可以在船上多待幾日。小女子正想在修煉上請道友多指點一二的!”

    “在下一時也沒有要事多待幾日倒也無妨的。但是指點就談不上,可以互相交流下修煉經驗的。”韓立沉『吟』一下,不知出於什麼考慮,竟沒有一口拒絕的答應下來。

    曹夢容聞言大喜。當年此女因為資質有限,離開師門較早,並沒有得到什麼高深法術的傳授。現在能得到明顯修為遠勝她的韓立指點,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於是約好了時間後,韓立和此女再交談一會兒後,也就客氣的告辭離去了。

    “韓小子,你怎麼會答應留下來。不想趕緊找塊靈脈之地,恢複法力了。”大衍神君一等韓立回到了屋子後,就忍不住的詢問起來。

    “靈脈之地自然要去尋找的。但這些靈地肯定被大晉大小宗門占據了去,而且大晉修仙者似乎也比我預料的多得多。以我現在的修為出去『亂』闖,實在冒險了些。我可不想在沒有自保之力前,在路上稀糊塗的就送了命。”韓立冷靜的說道。

    “哦!那你的打算是……”

    “我身上帶的丹『藥』足夠多,而且還有數種靈眼之物,足可以讓我一年內就恢複築基期的修為,那時候再去找解除煞氣方法也不遲。至於此女雖然看起來有些心機,但是修為尚淺,也沒有什麼惡意。正好借先了解一些如今的大晉修仙界。再謀後行動。都已經到了大晉,也不差這一兩年的等候了。”韓立徐徐的說道。

    “隨便你。但是我的時間不多了。再拖幾年,我怕都等不到看到自己的心血了。畢竟收集那些材料,也需要不少時間的。”大衍神君似乎有些擔心。

    “前輩放心。在尋找解除煞氣之法的同時,我就開始留心這些材料了。不過,最好的方法還是借助某一派的力量幫我們收集。這樣,才可省去不少時間的。”韓立似乎心中有數,緩緩的解釋道。

    “怎麼借助?這可不是天南,你這韓長老的名頭,在這恐怕不好使啊。大些宗門不會理睬你。小宗小派又沒有這等實力去做此事。畢竟我們需要的材料,無一不是世間難尋之物。”大衍神君似乎不太看好此法。

    “具體的方法,還沒想好,隻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也許不用我們找,機會就自己送上門的。”韓立自嘲的回道。

    接著他不再和大衍神君說下去了,隨手從儲物袋中拿一套陣旗,在四周布下了一個簡單的禁製。人就上床,服下一枚丹『藥』,盤膝打坐起來。

    

Snap Time:2018-01-23 21:46:33  ExecTime: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