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九十四章誘敵


    第八百九十四章 誘敵

    “前輩,這些突兀人數次被晚輩甩開了千之外,但每次還能追蹤上來。難道世間真有什麼強化神識功法比大衍決還要厲害,竟然可以探測千之外嗎?”韓立臉上蒼白無血的問道。

    此刻他正處於解封之中,化為一道青虹,正在空中風馳電掣。

    一連三次解封,並同時使用血影遁數次次,這讓韓立身體岌岌可危。

    若不是用數種高階秘術強行壓製下功法反噬,並不惜連服十餘滴萬年靈『乳』,來彌補精血的部分虧損,恐怕早無法堅持下去了。就是這樣,等其收功後解除封印後,沒有兩三年工夫法力是無法回複到巔峰了。

    當然這還是他丹『藥』眾多的情況,換了其他修士,就此被打落一層境界都是大有可能的。

    在這種糟糕情形下,他還被元嬰後期修仙者追殺,其中的危機可想而知了。

    而在無法弄明白對方準確跟蹤的原因之前,血影遁也不能輕易動用了。 否則人未甩掉,自己就先被毀了大半。

    “哼!老夫雖然對大衍決強化神識上信心十足,但也絕不敢誇口整個修仙界第一了。比老夫資質好的修士,從古至今就算不多,但也不不會太少的。有比此法決更厲害的功法,又有何奇的!不過,這次你北歐緊追不放了不是真有人在千之外就用神識鎖定你了。而是你被非人的東西盯上了。”大衍神君冷哼一聲,不客氣的說道。

    “非人的東西,你說的是那隻妖獸?”韓立一經點醒,有些醒悟過來。

    “不錯,你不覺得後麵的那隻妖獸模樣很熟悉嗎?,簡直和突兀凡人口中描述的天瀾聖獸一般無二。多半就是聖殿的那些老家夥,實在抹不開被你擊殺如此多上階仙師的顏麵,特意從上界召喚下來的東西。像這種並非人界的存在能有神通鎖定你,並非稀奇之事。”大衍神君提點的講道。

    “天瀾聖獸?我當然注意到了此獸,隻是這東西身上的法力波動並不強,隻有七級左右的水準而已。可和慕蘭人的聖禽,差的也太多了。它能有這種神通? ”韓立眉頭一皺,有些懷疑的樣子。

    “嘿嘿,你們和慕蘭人的那場大戰,我也聽你說過了。慕蘭人召喚的聖禽。顯然是一種類似投影的召喚,是將上界靈禽的部分力量借助寶物之力,憑空在此界化形而出罷了。本身就是個幻影而已。而現在跟在後麵的那隻妖獸,我感應了一下,卻的的確確是實體不假。若是如此的話,很可能是天瀾獸使用了和古魔魔化借體類似的神通。借助其他妖獸或者媒介,讓自己分神降臨此界了。不要小看這種手段。說起來,這種召喚才是真正的分身降臨。神通境界都非同小可,隻要給它足夠的時間,不久就會成為這一界最可怕的存在。據我所知,類似這般降臨的存在,這一界早就有了數起了。隻不過,這些存在似乎都在懼怕什麼,平時低調的很,修仙界的普通修士很難找到它們的。”大衍神君聲音凝重了起來。

    “我們人界還有這種鬼東西。不過,晚輩可沒時間細討論此事。不管那是妖獸還是聖獸,前輩可有辦法助我擺脫它的追蹤。否則解封時間一到。那可真麻煩大了。”韓立神識向後再一次遠遠掃過,後麵的三人一獸又出現在了感應範圍內,不禁有些焦慮起來。

    “上界的異獸靈禽數不勝數,誰知道這種東西是用何種神通找到你的。你的斂氣收息之術,在我看來已經很完善了。看來除非滅殺了此獸,沒有其它好辦法的。不過,我倒可以臨時教授你一種簡單的假死之法。讓你身體徹底消除生氣。但能否管用,我沒有多大把握的。畢竟那妖獸也許並非靠氣息追蹤你的。”大衍神君給了韓立一個冰涼的回答。

    韓立沉默了下來,目中寒光閃動半晌後,突然狠狠開口道:

    “好,那就殺了此獸。”

    “你想先殺天瀾聖獸,恐怕沒有機會吧。這東西可同時有兩位突兀人大仙師陪著的。最後那位蒙麵女子有元嬰中期修為,應該是天瀾聖女了,神通也小不到哪去的。”大衍神君有些驚訝起來。

    “不花費些代價,自然沒有機會了。但我若拚著第二元嬰不要了。也並非沒有機會的。”韓立聲音冰寒之極,陰森的說道。

    “主人,你打算如何做。小婢也出來幫忙一下吧。”銀月這時也驀然開口了。

    “你的傷勢如何。如果僅以器靈之體引敵,能堅持下來嗎?”韓立聞言一怔,但聲音一緩的問道。

    “我是主人本命法寶的器靈。就是受傷再重。隻要在主人飛劍不毀,我也是不滅之身的。主人無須替我多慮。頂多此次後,在主人的法寶中多沉眠一些年月就是了。”銀月輕輕一笑的說道。

    “好吧。現在的情形真的不太妙。也就再辛苦你一次了。”韓立隻考慮了片刻,隻能歎了口氣的說道。

    隨後,韓立先從大衍神君那問來了假死法決後,心中略一參悟,真的沒有任何問題,這才伸手一『摸』自己的天靈蓋。

    黑光閃動,第二元嬰浮現在了頭頂之上,一張口,吐出了那麵鬼羅幡來。它收手持此幡搖晃不已,縱身往空中一跳,眨眼間烏運匯聚,風起雲湧,百餘丈黑雲鋪天蓋地,魔氣萬千。

    “這東西,你也拿著。要是那位天瀾聖女帶著聖獸去追你的話,你就用此劍滅殺了它。”韓森然的說道,一揚手,一把血『色』小劍飛『射』入了魔雲中不見了蹤影,正是那把血魔劍。

    接著魔運發出一聲刺耳的尖鳴,滾滾的向一側飛遁而去,聲勢實在驚人之極

    韓立看著遠去的魔雲,臉『色』陰沉之極,手掌一翻,一個小瓶出現在了手中,往口中一倒,一滴靈氣盎然的『乳』『液』滴入了口中。

    隨後他周身靈光大盛,青虹以比先前遁光還快一分的速度,破空遠去。

    ……

    “這怎麼回事?我沒有看錯吧。此人元嬰竟然單獨出竅遁走了。”

    後麵追趕的人用神識同樣感應到了這一幕,不禁驚疑起來,紫發美『婦』更是娥眉一挑,直接詫異起來。

    “不對,要是普通的元嬰出竅。其軀體應當無法行動才對。可現在那人仍然方向不變的逃遁著。難道這人修煉了類似三屍元神術的神通。”清秀青年搖搖頭,麵『色』凝重的說道。

    “若是使用化身之法而逃的話,根本無法瞞過我等感應的,隻要盯住元嬰所在,無法混淆我等的耳目。但現在是一個完整元嬰飛走,也並非桂道友修煉的六魂分元決這樣的元嬰分裂之術。這倒有些怪異了。難道真是傳說的第二元嬰?”紫發美『婦』『露』出沉『吟』之『色』。

    銀袍女子同樣也秀眉緊鎖,心中暗驚。

    “聖獸能否感應到其中的蹊蹺?”青年一轉首,衝天瀾聖女說道。

    “不行。聖獸隻是一縷分神降世,要想徹底開啟靈智還需要上百年修煉才可。現在修為更是隻有七級妖獸的水準,無法施展過多神通的。”銀袍女子歎了口氣的說道。

    “這倒有些麻煩了。這樣吧。既然無法分辨元嬰真假,也不可能讓這元嬰就此溜走。不如我獨自前去追此元嬰。孫仙師繼續陪同聖獸和孫道友去追原來那人。以我的神通,光是對付區區一個元嬰不會花費太多時間的。”清秀青年想了想後,建議的說道。

    “也隻有此法較穩妥點了。由我陪著聖女決不會有事的。徐兄快去快回。但那元嬰說不定是對方的主元嬰。先別下死手,找出噬金蟲的培育之法再說。。”紫發美『婦』笑『吟』『吟』的說道。

    “這個自然。我心中有數的。”

    而銀袍女子想了想,也覺得沒有問題,同樣點頭同意了下來。

    當即徐姓青年和這二人分手,化為一道十餘丈長碧虹,追向了韓立的第二元嬰,轉眼間就不見了蹤影。

    而天瀾聖女和美『婦』則方向不變的,仍然追著韓立不放的跟了下去。

    一前一後,韓立兩撥人之間,轉眼又追出了上百去,並漸漸拉近了和韓立的距離。

    “隻有五六十遠了。也差不多了。銀月,你也動身吧。”韓立心中略一估算後,袖袍一抖之下,一頭銀『色』小狼從袖中飛『射』而出,身形一滾後,竟然變化成了另一個韓立出來。

    韓立臉上『露』出一絲苦笑,但時間緊迫也沒多說什麼,一揚手,一隻靈獸袋和一枚拇指大青珠,扔給了對方。

    “你是器靈之體,沒有肉軀,別的法寶也不好驅使,就帶著這袋噬金蟲和這枚雷珠吧。同樣若是那妖獸追你的話,你不用考慮其他人,隻要滅殺此獸或者暫時重創它就可了。”韓立仔細的叮囑著道。

    “主人放心,若是天瀾聖獸追我。我一定不會讓它輕易逃脫的”對麵的“韓立”口中發出銀月的聲音,然後將兩物收好後,化為一道銀光斜著破空飛去。

    

Snap Time:2018-04-19 23:42:05  ExecTime:0.2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