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九十二章天瀾聖女


    第八百九十二章 天瀾聖女

    這所謂的“東西”,正是那位被大晉修士擒下不久的彪悍青年。不過,一具屍體被稱之為東西,倒也沒有什麼不妥了。

    看著地上的氣息全無的青年屍體,韓立喃喃低語了幾句什麼。

    這可不是他下的毒手,而是當他想將青年救醒,問一下這些大晉修士來曆時,此人已經一臉烏紫,服毒自盡的樣子。

    看來這青年也夠恨得,知道此次在劫難逃,竟然事先服下了劇毒,才出來應戰的。

    這樣一旦被擒後,倒也不用怕受煉魂之類的痛苦了。不過精魂消散的如此之快,看來還另給自己動了什麼手腳。

    韓立搖搖頭,心中頗有哭笑不得的感覺。

    這位若是地下知道,原本可以被人救下的,但竟然因為『自殺』緣故錯過了生機,真不知道會『露』出何種表情出來。

    不過,韓立和此人素不相識,自然也不會另有什麼特別感覺。沒有多想的一個小火球『射』出,頓時將青年屍體化為了一團灰燼。

    片刻後,魔雲飛遁而回,第二元嬰手持黑幡的現形而出,輕輕一揮中幡旗。

    一陣狂風過後,所有魔氣都被收入了幡中,一個盤旋後『射』向了韓立天靈蓋,一閃即逝的沒入其中不見了蹤影。

    韓立這才朝四周看了一眼,見那些突兀族凡人全都站在極遠之處,有些畏懼的瞅向這邊。

    “好了。這無法再待下去了。跟我走吧。在你毒發前,還要將密窟地址告訴本人呢。”韓立對某輛馬車淡淡的說道。

    “原來你是陰羅宗長老!怪不得,能輕易滅殺了馮枕老賊,還有昊元丹這種珍稀丹『藥』。”車簾被緩緩掀開,楓嶽頭帶鬥篷的從麵走了出來,聲音有些異樣起來,隱隱帶著一絲激動。

    “嘿嘿!陰羅宗長老。此事以後再說了。走吧。”韓立冷笑一聲後,就二話不說的放出一把飛劍,禦器飛騰空而起。

    楓嶽略猶豫一下後,也就不再遲疑的跟了上去。

    頓時二人所化遁光,一前一後的漸漸遠去,最終消失在了天際之邊。

    這時,遠處的突兀族那些凡人,才膽大的重新回到了車隊這邊。幾名首領一照麵後,個個麵麵相覷的苦笑起來。如今他們雇傭的仙師,死的死,走的走,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他們還一頭霧水的,根本弄不清楚。

    幾日後,此事終於傳了開來。

    一下死了數名仙師,即使都是低階仙師,也不是一件小事了,特別麵還牽扯到了來突兀族和聖殿做生意的大晉修士。更不能等閑視之了。

    一些聖殿的仙師聞風而動的趕了過來,經過一番盤問分析後,終於認出了凶手,竟是前些日子一連斬殺了數名元嬰級仙師的外族人。

    通過目睹此事的凡人之口,這位外族人的身份,似乎也水落石出了,竟是大晉十大魔宗中的陰羅宗長老。

    說出此話的既然是被滅的九仙宮修士,大概不會錯的。

    況且突兀人又怎會不知道一些,陰羅宗鎮宗之寶鬼羅幡的威名。這讓參加國堵截之戰的那部分仙師,心中一凜。

    原來上次大戰,這位陰羅宗長老還未盡出全力,有這種至寶都未使用。不過擁有這般神通和身懷鬼羅幡,恐怕這位在陰羅宗長老中也是排名前幾的重要人物。

    至於此人為何會出現在了草原,並對他們大大出手,倒讓另外一部分突兀人仙師,有些恍然大悟。

    畢竟數十年前的聖戰,死對頭慕蘭人背後就有陰羅宗的影子。難道這位陰羅宗長老因為慕蘭人的失敗,這次故意潛入草原深處來殺人報複或另有什麼圖謀不成?似乎也隻有這個理由,勉強說得通了。

    得到了一個似是而非的理由後,突兀人總算安心了許多。畢竟敵人再厲害,知道了來曆目的後,可就好對付多了。

    一方麵天瀾聖殿立刻派出了大批修士前往大晉和草原交界巡視,以防陰羅宗的人前來接應他們的長老。另一方麵,則集中了一批遁速極快的元嬰級仙師,隨時待命的絞殺這位陰羅宗長老。

    不管對方身份有何厲害之處,都不可能讓對方活著離開天瀾草原的。

    否則此事一旦傳來。以天瀾聖殿為首的天瀾草原修仙界,可就真的顏麵無存了。

    於是,這一次的開靈日,某處聖殿由聖女親自主持的開靈儀式,非常匆忙的僅花了兩日就結束了。

    而再過一日後,在這聖殿後麵一處防備嚴密的禁地中,百餘名突兀人高階仙師經過沐浴齋戒後,逐漸出現在了此地。

    這是一片麵積近千丈的巨型廣場,中心處畫有一副巨型陣圖,光是鑲嵌陣圖上各處的中階靈石,就足有百餘塊之多了。

    在法陣中間的陣眼處,還建有一座五六丈高的灰白『色』長方祭壇,古樸簡陋,就是用普通的白石製成,而四壁刻著幾道不知名的符文標誌,沒有其他任何的銘印了。

    此刻法陣四周,光是元嬰期的上階仙師就有十幾位之多,這些人全都神情肅然的靜靜站立著,似乎再等什麼人似的。

    一頓飯的寂靜後,有兩女一男,從禁製外並肩走了進來。

    走到最中間的是一名體形修長的銀袍女子,白紗蒙麵,罩住了大半玉容,但秀發烏雲般垂落肩頭,肌膚如酥如雪,一雙美目清澈夢幻,讓人心醉窒息。

    一側的男子,是一名麵容俊秀的青年,看起來隻有三十餘歲的模樣,但卻目光閃動間,卻給人一種滄桑異常的感覺。

    另一邊的女子,卻是一名身材豐滿誘人的妖嬈美『婦』,一身黃『色』衣衫,留有一頭紫緞般的詭異長發,赤『裸』外『露』的雙臂,各有一個拳頭大烏黑鬼頭死死咬在其上,而這美『婦』卻秋波流轉間,絲毫不見痛楚。

    “參見聖女,大仙師!”

    四周的眾突兀人仙師,一見這三人進來,全都微躬了下身子,表示了敬意。

    三人也向四周之人點頭致意,走到了祭壇前三四丈處,才停下了腳步回轉過來。

    “諸位仙師,不必多禮了。這一次召喚儀式,不光是為了追殺那外族人,還是讓聖獸分身永久停留在聖殿的首次嚐試。希望諸位道友一定盡力協助本宮。而為了這一次儀式成功率多些,兩位大仙師特意花費了十年餘工夫,才尋了兩隻合適的祭品,用來這次施法。兩位大仙師,先把祭品奉上吧。”銀袍女子優雅的一轉身後,如同天籟之音的悅耳話語聲徐徐傳出,清晰異常的傳進了在場眾人的耳中。

    其餘的突兀人仙師,一聽此言,臉上大都『露』出了興奮之『色』。

    俊秀青年和紫發美『婦』互看了一眼後,微微一笑,同時輕拍了下手掌。頓時一陣沉重的腳步聲從廣場外傳來,甚至連地麵都有些輕顫了起來。

    這一下,一些人不禁大感驚訝,急忙隨聲望去。

    隻見從廣場的兩側,各走進來一隊兩丈高的巨大銅人,每隊銅人共有八隻,渾身金光閃閃,抬著一個巨大木架緩緩走向了廣場中心。

    而木架上隱隱擱置著什麼龐然大物。

    當木架一步步的被銅人抬至了祭壇前,並穩穩的放下了。

    即使再沉穩的人看清楚了上麵之物後,也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一隻渾身青光的野牛般妖獸,一隻盤旋數圈的雪白巨蟒,體積均都如同小山般的巨大,但全都在木架上昏昏沉沉,神智不醒的樣子。

    不光如此,僅憑這兩隻身上散發的妖氣,在場人之人就判斷出來,這還是兩隻七級頂階,即將邁入八級妖獸的可怕存在。怪不得即使兩位大仙師也要花費如此長時間才能生擒活捉。

    “這一隻青風牛和冰甲蟒,也算是蠻荒異種了,正好符合祭祀之用。但能否真將聖獸分身借此留在人界,還要看一族的機緣了。下麵祭祀開始吧。”銀袍女子目光秋水清冷的一掃在場之人後,口中不慌不忙的說道,隨後起一玉手衝木架上的某隻巨獸輕輕一揮。

    一蓬銀絲玉手中激『射』而出,瞬間化為上百道銀索,一下將此妖獸困困的結結實實,然後銀光閃動下,巨牛龐大的身軀輕輕浮起,往祭壇處慢慢移去。

    此刻,原本昏『迷』不醒的青牛卻蘇醒了過來。一見此景,頓時心知不妙的渾身顫抖,想要掙紮而起。但是身上早被下了數種極其厲害的禁製,外加那上百道銀鏈困束,又怎能動彈分毫。隻能驚怒之極的目睹自己被懸浮移至了祭壇之上。

    它張口想要大吼什麼,但在是口中卻無聲無息,任何嘶鳴之音都無法傳出。

    銀袍女子腰肢一扭,驀然轉身麵對祭壇,銀袖一甩,一團拳頭大青光從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停留在了青牛龐大身軀之上,竟是一隻被淡青『色』火焰包裹的『迷』你小鼎,滴溜溜轉動不停,顯得神秘莫測。

    此女兩手掐訣,悅耳的咒語聲從檀口中緩緩吐出。青焰高漲,小鼎漸漸開始變大,化為一隻丈許高的古鼎。

    若是韓立在此,見到此幕,恐怕立刻會驚得目瞪口呆。

    除了鼎上附帶的火焰外,此古鼎竟然看起來和虛天鼎有八九分相似。同樣的造型,同樣的花鳥蟲獸等圖案。

    實在不可思議之極!

    

Snap Time:2018-01-24 00:16:16  ExecTime:0.2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