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九十一章出手


    第八百九十一章 出手

    “嗖”的一聲,男子眼前金光一閃,金焰石毫無征兆的騰空飛起,斜著激『射』而出。

    男子吃了一驚,不提防之下反應自然慢了一拍,等大急的反手一把抓去時,但明顯遲了了一點,金岩石瞬間化為一道金芒,一閃即逝的落入了附近另一人手中。

    這一下,無論大晉修士,還是一旁有些『摸』不著頭腦的突兀人,都怔住了。而這人自然正是韓立無疑了。

    這時,韓立單手抓著手中的石頭,細仔細的看了看,根本對其他人視若無睹的樣子。

    結丹男子神『色』,瞬間鐵青起來。

    “把那東西交給我,再斬斷一條手臂。可以繞你一條『性』命。”,他死死盯著韓立,一字字的陰森說道

    韓立再次從大衍神君口中,確認了此石頭正是金焰石不假後,一翻手將石頭收進了儲物袋中,抬首衝著男子輕笑一聲,不慌不忙的用說道:

    “我同樣看上此物了。既不想讓給閣下,也不想自殘。不如幾位道友就當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就此回去如何?”

    男子聽了此話,心中大怒。臉『色』一沉的兩手握拳,身上頓時冒出了尺許長的白『色』靈光來,一副就要動手的樣子。

    “顧統領,怎麼回事?那奇怪東西,倒底是何物。若不是重要東西,就不要惹事了。”一旁的結丹女子,卻隱隱察覺到了韓立的不簡單,突然開口道。

    顧統領聽了這話,猶豫了一下後,嘴唇微動的傳音了過去。

    片刻後,那名白袍女子『露』出了震驚之『色』,沉『吟』了起來。

    “真是此物,不會搞錯吧。”白女女子麵容一凝,用大晉言語鄭重的問道。

    “絕對沒錯。你也知道,我原先是煉器部出身的。那本‘天地奇石錄’早不知看了多少遍了。絕對就是此物不假。若是得到此奇寶回去獻給宮主。擒獲一名叛徒,追回雪晶珠的功勞與之相比,根本不算什麼了。”男子微『露』興奮的說道。

    女子聽了這話,目光在韓立身上略一轉後,再次確認對方的確是築基期修為後,目中寒光閃動,眉宇間煞氣漸生。

    “動手!不光此人,所有突兀人全都一個不留。沒有人證,即使天瀾聖殿不會真為幾名低階仙師和數百凡人和我們仙宮翻臉的。大不了這次交易的東西,價錢再降低一成。”白衣女子娥眉倒豎的說道。同時一張檀口,一道銀光從噴出,一閃之後就到了一名築基期的突兀人修仙者身前。

    那名突兀人雖然身上頂著一個藍『色』護罩,但又怎會擋的了結丹修士的全力一擊,當即一聲慘叫後罩破人亡,被腰斬成了兩截。而那銀虹一個盤旋後,現出原形,竟是一口明晃晃飛刀,尺許來長。

    其餘築基期的大晉修士,一聽為首的女子命令後,也立刻祭出了法器,紛紛撲向了剩餘的三名突兀人仙師。那些稍遠些的凡人,倒不急於一時滅殺的,反正也無法跑到哪去的。

    一見這些大晉修士動手,那三名突兀人修仙者,自然驚怒交加。

    但是他們一名是築基初期,兩名是煉氣期,又如何是那六名築基期修士合擊之手,雖然拚命反抗,但轉眼間就這些修士絞殺了。有兩名幹脆又撲向了楓嶽所在的馬車,準備將這位隱藏不出的人,也一齊解決掉。

    站在巨幅上的結丹女子見此,心中無驚無喜,這種結果早在預料之中。不過她目光轉向男子這邊時,臉『色』大變起來。

    原來男子一聽到女子動手的吩咐後,立也噴出了自己本命飛劍,化為一道白虹直接斬向韓立。

    但是韓立歎了一口氣,手掌一翻,突然一麵烏黑小幡出現在了手中。輕輕一晃後,此幡迎風便漲的化為一團光幕,護住了全身,銀虹一斬向此幕後,竟然直接被反彈了開來。根本無法傷及分毫。

    這一下男子自然一驚,情急之下,急忙催動自身劍訣。白虹一陣回繞後,竟化為一隻數丈長巨蟒,一盤後就將黑『色』光幕圍在了其中,血盆大口一張的拚命纏繞嘶咬起來。

    可那不起眼的黑『色』光幕仿若金金剛鑄成一般,巨蟒的緊纏還是撕咬,根本毫無用處。

    白衣女子瞅過來時,正好看到了這一幕了,不禁心中微微一沉。

    對方敢搶結丹修士的東西,果然是有所依仗的。心中如此想到,女子卻毫不遲疑的用手一點遠處飛刀,法寶一陣輕顫後,頓時化為銀虹的激『射』而出,下一刻也狠狠斬在了黑『色』光幕撒謊那個。

    結果銀虹圍著光幕連斬數下後,光幕安然無恙,晃都不晃一下。

    白衣女子和男子互望一眼後,同時從對方目中看出了駭然之『色』。

    “你們幾個,不要管那車中的家夥了。趕快布火炎陣來煉化此人。”女子突然一扭首,尖聲的吩咐道。

    那幾名築基期修士,一聽此命令,不假思索的的紛紛祭出了火紅法旗。

    頓時一團畝許大火雲浮現在了光幕上空,並徐徐壓下。

    “好,很好。也省得韓某再多費手腳了。”光幕中,這時卻傳來韓立淡淡的一聲話語,隨後突然光幕頂部光芒閃動,一個黑綠『色』的嬰兒笑嘻嘻的出現在那,手中還拿著那杆烏黑小幡。

    “元嬰!你……你是元嬰期修士!且慢動手,我等馬上就走,絕不敢和前輩搶東西的。”一見嬰兒顯形而出,女子如大錘重擊心頭一般麵無人『色』,知道自己剛才做了一件蠢事,急忙慌張的開口哀求道。同時神念一動,就要就要召回自己的飛刀法寶。

    但是這時韓立的第二元嬰卻發出了細細的冷笑,一拋手中小幡。

    瞬間狂漲,化為了數丈高之巨。黑濛濛魔氣從上麵狂湧而出,比火雲麵積大得多的魔雲一下出現了光幕上空,無論飛刀,巨蟒,還是火雲都在魔雲翻滾高漲之下,被淹沒席卷進了其中。

    一男一女還有那幾名築基期修士,就在此時,同時失去了和自己法寶、法器的聯係。

    “陰羅幡!你是陰羅宗執法長老!”早已目瞪口呆的男子,一見此幡模樣,頓時嚇得魂飛魄的大叫出聲。當即周身靈光閃動,立化為一團刺目白光騰空飛走。竟連自己本命法寶也不顧了!

    白衣女子一聽男子叫出了對方幡旗是陰羅宗鎮宗之寶時,也倒吸一口涼氣,不及多想的數道法決打入了巨幅體內,同時玉足猛然一點巨幅。

    巨幅身形驟然大了三分,身上綠光大放,一聲怪鳴後,化為一道綠虹破空遁走。正好和結丹男子相反方向。

    魔宗瑕疵必報的習慣下,此女可不寄希望這位陰羅宗老怪物真會住手。同時心中也大恨那男子為何多事。否則剛才回去的話,不久一切無事了。

    那幾名築基期的男女修士,更是嚇得魂飛魄散,同樣一哄而散的禦器飛逃。

    魔雲中青光一閃,韓立身形浮現在了其上,看著這些大晉修士四散奔逃的背影,嘴角泛起一絲寒意。

    一拍腰間儲物袋,十幾道白光從袋中飛出,化為半尺來長的雪白蜈蚣激『射』而去,兩兩一組的追向那六名築基期修士。

    與此同時,巨幡上黑芒閃動,現出一個數尺大的幽黑孔洞出來,一隻身上帶著黑氣的巨大噬金蟲從中飛『射』而出,雙目中血『色』閃動幾下後,猛然一展雙翅,化為一道金光直奔結丹男子急追而去。

    而黑綠『色』元嬰一等噬金蟲飛出後,一下縱身躍入了陰羅幡中,驅動它一頭紮進了下方魔雲中。

    魔運驟然翻滾不定,忽然發出一陣刺鳴聲的衝空而起,一晃之後出現在百餘丈的高空處,直奔逃走的巨蝠滾滾追去,黑濛濛的遮天蔽日情形,猶如魔神降世一般。

    韓立卻漂浮在空中動也不動,麵無表情的看著這一切。

    遠處的那些突兀族凡人,何曾見過這種等級的大戰,再加上見到幾位仙師竟也都斃命了,更是嚇的遠遠跑開了。

    偶爾有幾個膽大的留在附近,但見韓立這般威勢,也根本不敢過來近身了。 韓立倒也樂得如此。

    幾乎那間的工夫,那六名逃跑的築基期修士,就被雪白蜈蚣先後追上了。

    這些築基期修士,又怎會是六翼霜蚣的敵手。雖然隻是幼蟲,但在那連結丹修士都畏懼的寒氣之下,根本毫無幻術之力的被化為巨大冰塊,然後連人帶元神都被鑽入了冰中的蜈蚣撕成了的粉碎。

    那名化為白光逃遁的男子,因為沒了本命法寶,遁速也不比幾名築基期手下快到哪去,片刻後同樣被巨蟲追上了。結果在滿麵絕望之『色』下,魔化噬金蟲輕易咬破了男子數層護罩,並鑽入了體內。

    當即男子就從空中直接墜落地麵,抱頭痛苦的『亂』地打滾,一會兒工夫也就斃命了。

    倒是那位白衣女子的巨幅雖然等階不高,但似乎擅長飛遁之術,又在法決激發之下竟然遁速奇快之極。但和韓立第二元嬰驅使的魔雲,一前一後的飛出了數十後,終究被鋪天蓋地魔雲毫無憐香之意的罩住了。

    從此,此女就無聲無息的在世間消失了。

    但等第二元嬰驅使魔雲重新返回時,韓立手中把玩著那顆雪晶珠,正看著被大晉修士丟在地上的某具東西,臉上全是納悶無語之『色』。

    

Snap Time:2018-04-25 16:45:44  ExecTime:0.3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