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八十八章危機


    第八百八十八章 危機

    “這是當然。其他事情,在下也沒有興趣知道的。這個交易就算成了。此地有些惹眼,跟我到另一處再施法吧。”韓立臉上『露』出一絲笑容,不等對方同意,袖袍就往青年麵上一拂。

    一片青霞飛卷而出,直接罩在楓嶽的頭顱上。青年頓時一歪的翻身栽倒,卻又被青霞攔腰包住,輕輕漂浮而起了。

    雖然韓立的修為被封印,但在法力技巧運用,卻仍然爐火純青,根本不是築基修士可比的。

    這時,第二元嬰所化烏雲也從一旁林中飛『射』而出。一晃後,重新化為嬰兒模樣浮現在了韓立身前,一隻手仍然抓著那枚三棱刺,另一隻手抓著鷹眼老者元神。

    “留著也沒用,滅了吧。”韓立瞅了一眼老者元神後,不帶感情的隨口說道。

    第二元嬰一聽此言,小嘴一咧的嬉笑起來,緊握的小手上驀然冒出黑綠『色』火焰。

    綠『色』光團一顫之下,無聲無息的在火焰中化為了一股青煙。

    與此同時,韓立也手指一彈,一團雞蛋大小火球,擊在了老者屍體殘骸上。

    火光衝天,鷹眼老者從此在世間形神俱滅了。

    隨後,韓立又伸手往地上一招,一隻儲物袋和那口火紅小劍,均都飛『射』入了手中。

    再將其餘較明顯痕跡清理幹淨後,韓立就帶著楓嶽禦器飛天而起,向先前打坐『亂』石堆遁去。

    在修為沒有解封之前,他自然隻能小心再小心些了。

    不過說起來,現在的韓立也比較鬱悶的。

    雖然他神識強大無比,堪比元嬰後期修士的。但是現在一般情況下,卻不敢將神識放出去太遠的,反而不得不主動收斂起大半來。否則萬一被突兀人的大仙師或者其他修煉神識秘術的突兀人仙師發覺尋來,那可真是死路一條了。

    但是如過將神識僅收縮在附近,又有可能被高階突兀人修仙者欺近附近,尚不知道的。

    當初在草原中部催育噬金蟲時,他之所以被發覺。一部分是有些鬆懈,大意了一點。但更多,也是因為將神識收縮在近處的緣故。結果,人家元嬰中期修士追殺妖獸飛遁而來,遁速之快,竟然似乎不下於元嬰後期修士的樣子。二十餘距離竟瞬間就到了跟前。即使他發覺了,也來不及收蟲離開了,這才遭了無妄之災。

    不過偌大的一個天瀾草原,竟恰恰碰到擅長飛遁之術的元嬰中期突兀人仙師。也不知道是對方運氣太背了,還是他更倒黴一些!

    相信,若是雙方隻要稍了一下解對方的神通,恐怕都不會動起手來的。

    每當想到此事時,韓立自己都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

    如今他固然煞氣反噬,被害的法力遭封印。對方用那古怪神通隻逃出去了七分之一元嬰,恐怕更是修為大損。還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新恢複呢。

    不知為何, 韓立在空中又想起了此事。歎了口氣後,人就回到了『亂』石堆上空,從容的落了下去。

    ……

    一日後,韓立如約的返回了駐地。此刻這帳篷比起前兩日來說,明顯少了許多。看來是有一些部落休整完畢,陸續上路了。

    但等韓立回到蒼鷺部的帳篷時,英鷺等人也早已準備妥當,並準備好了馬車。正等著韓立這位仙師回來的。

    一見韓立,英鷺自然大喜,急忙請韓立上車。然後驅動車隊離開了原地,直奔駐地另一麵的出口。

    韓立坐在原來的馬車上,輕輕閉上了雙目,準備稍微養神一下。

    但是他沒想到的是,馬車剛剛走走出了門口後不久,突然咯吱一聲的停了下來。

    韓立眉頭一皺的睜開了雙目,但也沒有掀開車簾,直接將神識外放了一些。注意著附近的情形。

    沒過多久,陸續又有幾個小車隊趕了過來。車隊的首領都客氣的和英鷺打著招呼,然後將隊伍合並到了一起。

    這時韓立才明白,這位蒼鷺部的首領,在他不在的兩日內,竟然聯合了諸多小部落一齊上路的。

    這些車隊中都有一名修仙者押隊的,但是他們的修為自然慘不忍睹。其中有兩個車隊的仙師,甚至還是煉氣期修為,按照突兀人的說法,根本還沒有正式仙師資格的。也不知這兩個部落如何拉進車隊的。

    韓立被封印後的築基中期修為,反而成了車隊總修為最高的一位。

    韓立『摸』了『摸』下巴,搖搖頭的苦笑起來。

    在他看來,拉上這些人上路非但沒有什麼助力,反而更累贅了一些。

    這時,紅狼部車隊也匆匆趕來了,看到他們車隊中的某輛馬車時,韓立目光閃動幾下,就想將神識收回。忽然。另一縷極其輕微的神識從車隊一掃而過。若不是韓立神識實在遠超對方,恐怕根本無法察覺的。

    韓立神『色』一變,不及多想的急忙收斂了氣息。

    果然,那縷神識掃過整個車隊後,立刻回頭檢查有修仙者的車輛起來。片刻後在韓立身上盤旋了幾圈後,最終沒有所獲的飛出來車子。

    韓立臉『色』陰沉的朝著剛剛出來的駐地方向,冷望了一眼。

    而與此同時,在駐地中一座青石樓閣的二樓平台上,三名突兀人正朝著韓立等所在車隊方向站立著。為首一名禿眉老者突然口中一聲輕咦,驀然睜開了壓原先閉上的雙目。臉上『露』出一絲疑『惑』之『色』。

    “鷹前輩。難道你發現了那人。”站在老者身後一男一女兩名修士中,中年大漢臉『色』一變,麵『露』緊張的問道。

    “哼!放心。不是那名外族人。而是一人似乎中了劇毒,都已毒氣罩體了還沒有斃命,這倒有些奇怪了。”禿眉老者瞅了大漢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

    “師叔,黎兄也是有點擔心罷了。當然師叔肯定不會怕那外族人的。但這隻有師叔一名元嬰修士,那人又如此凶悍,就算師叔能抵擋住。但駐地如此多小部落首領和低階仙師要被卷進去,那可就糟糕了。我二人可擔待不起的”另一名宮裝女子,急忙含笑的替大漢解圍道。

    “你不用給老夫臉上貼金。對方若是沒受了重傷。即使兩三個我,也決不是這人對手的。但現在對方既然受了大仙師的擒仙手,卻也不足為懼了。今後的一段時間內,我就會坐鎮這,以防止對方混了過去。外族人身上的培育噬金蟲的方法,聖殿一定要得到的。而且不僅你們這個駐地,附近的所有駐地內,都會有和老夫一樣的上階仙師,陸續駐入其中。”

    “到時候布置好了天羅地網後,聖女和另一位大仙師也會趕到附近聖殿,一等開靈儀式結束。聖女和兩位大仙師就會動用聖器,召喚下聖獸分身,然後借助聖獸之威迅速搜出對方的藏身之地。到時候外族人是『插』翅難飛了。”禿眉老者不慌不忙的說道。

    “原來如此。我說下令的幾位仙師,自從下了命令後,卻並未派人來催促過我們的行動。”宮裝女子大鬆了一口氣。。

    “哼!你們的小把戲。又能瞞過誰。不過,這也怨不得你們。那人即使受了重傷,你們也不是對手的。不隻你們,其他地方的搜尋隊伍,凡是修為低些的也都差不多情形。我們這些老家夥,也沒指望真用打草驚蛇之法,找出這人來。畢竟外族人遁術實在不同一般,不但精通土遁之術,最後用來逃命的血『色』遁法,更是詭異之極。就是發現了,沒有大仙師在場的話,也不可能留住對方的。我們也同樣如此。不過,你們知道此消息就是了。表麵工作還是要做的。仍然在附近時不時的要搜尋一下的。”老者哼了一聲說道。

    “是!前輩(師叔)”中年大漢和宮裝女子互望了一眼後,不禁欣喜的答道。

    畢竟先前虛以應付的行為,二人還是有些擔心的。但現在有了眼前之人的挑明,心中也徹底安心了下來。

    “對了。鷹前輩,既然才查覺到到車隊中毒的那人有點古怪,要不要晚輩將其留下,讓前輩探查明白原因再說。”大漢有些討好的說道。

    “那人……”禿眉老者心中一動,手撚胡須了沉『吟』了下來。

    “算了。那人不是服用了什麼靈丹,就是身上有什麼避毒寶物,才能如此的。也沒什麼太神秘的。但他的師門長輩,應該有些來曆才是。而我觀其身上有死氣存在。估計也撐不了幾日的。萬一死在我們這邊,恐怕會惹些麻煩的。”禿眉老者還是一擺手,這般說道。

    “是,就依前輩之言。”拍馬屁,結果拍到了馬蹄上,大漢『露』出了訕訕之『色』。

    而這時,禿眉老者再向車隊方向,又瞅了一眼。眉宇間不經意的皺了一皺。

    剛才不知是不是錯覺,他在先前第一遍掃過車隊時,突然眼皮輕跳了一下,竟在另一馬車中的修仙者身上,那間感受到了一股不尋常的壓抑。但這種感覺是在太短暫了,等他第二遍仔細探查究竟一下時,又沒在那人身上感到絲毫異樣了。

    這讓他心中有些納悶,躊躇不定起來。

    

Snap Time:2018-07-21 21:44:41  ExecTime: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