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八十七章馮家密窟


    第八百八十七章 馮家密窟

    “還能是哪個寧中,自然是關寧馮家了。在關寧府來說,也算不小勢力吧。”楓嶽不加思索的說道。

    “關寧府?這是哪一州府城。”韓立眼睛眯了起來。

    “大晉各州叫關寧的府城,的確有好幾個,但是寧中馮家,卻隻有遼州關寧府這一家了。”楓嶽麵帶異『色』望了一眼,似乎對韓立問的如仔細,有些驚疑了。

    韓立卻根本不在乎的點點頭,沒有再詢問馮家事情,卻一指玉佩說道:

    “此物如何得到的,有什麼來曆沒有?”

    “這件玲霞佩,是家父傳給在下的馮家信物,道友何故問起此物?”楓嶽大感意外。

    “信物?難道你們馮家子弟,人手一件頂階法器信物嗎?”韓立斜撇了一眼青年,有些不信的問道。

    “當然不是。整個馮家也隻有三四件這樣的信物。非直係血脈弟子不可能擁有此物的。”楓嶽搖搖頭。

    “這麼說,你在馮家中地位不低了。”

    “我是馮家的長房長子,若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本應該在數十年後,接掌馮家的。”楓嶽嘴角抽蓄了一下,目中閃過一絲痛苦的說道。

    聽到這,韓立就知道果然和料想的一樣,對方有大麻煩在身的,甚至這個馮家看來都出了什麼事情。

    事不關己,韓立下麵沒有問相關的什麼事情,反而盯著青年,問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問題。

    “你們馮家和大晉佛宗有何關係?不要說,什麼也不知道。既然信物都能被加持如此深的佛門靈光,其中肯定肯定有些關係的。”

    “佛宗和我們馮家的確有點淵源的。馮家有一位先祖,昔日是關寧千光寺的俗家弟子,而千光寺是佛門大宗金羅門的分支,我們馮家原本修煉的就是佛家功法。但是自從千光寺數百年前就搬出了遼州,回歸本宗去了。我們馮家弟子就改修儒家功法了。”楓嶽先呆了一呆,但對此沒有什麼可隱瞞的,非常爽快的說道。

    韓立聞言,卻心中一喜。

    雖然不知道什麼千光寺,但金羅宗卻的確聽過的,這可是是佛門在大晉的四大宗門之一。看來馮家以前修煉的竟還是最正宗的佛門功法了。

    “這些佛門功法,你是否全知道。”韓立繼續追問道。

    “在下不想修煉佛門功法,怎會去記這些法決。但是我們馮家,的確還保存這些功法的修煉之法。”猶豫了一下後,楓嶽回道。

    此時他已看出,眼前高深莫測之人,似乎就是衝著佛宗功法來的,心不禁暗感詫異。

    要知道佛宗功法到後期雖然威力奇大,但是修煉速度之慢和苛刻,卻是大晉修仙界出了名。願意主動修煉佛宗法決的,還真是不多。

    “韓小子,你問問他門那位祖先,修煉到了何種境界,是否已經修煉出了舍利子。隻有修煉出舍利子的佛門中人,才可能修煉消除煞氣的方法。”大衍神君,忽然開口提醒道。

    有關舍利子的傳聞,韓立在來大晉之前,就早已通過典籍了解了一些。

    舍利子,是佛門中人特有的一種東西,有的是在結丹期就出現,有的卻是在元嬰期才會修煉出來。似乎沒有什麼規律可尋。對佛門外的修士來說,顯得非常神秘的一種東西。

    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的,就是佛門中許多高深功法,神通,都必須有舍利子後,才可以進行修煉施展的。

    故而對修煉出舍利子的佛門中人,其他宗派修士即使修為遠勝對方,也都大存忌憚的。

    韓立暗暗點點頭,從容的向楓嶽問出了同樣的話語。

    “舍利子?昔日我那位先祖的確修煉出了此物。要不是其他方麵資質有限無法突破元嬰境界,先祖恐怕也不會心灰意冷的開創出了寧中馮家。”楓嶽聞言,眉頭微皺的回道。

    韓立精神大振。

    看來運氣還真不錯,或許根本無需深入大晉,就可找到解除煞氣的功法了。

    想到這,韓立微然一笑,神『色』也緩和了下來。

    “現在我還有一個疑問,回答完就可以了。”

    “道友還有什麼想知道的,盡管問就是了!”楓嶽勉強一笑的說道。

    “你隻是一名築基期修士,為何這人會用苦毒這等奇毒對付你。要知道從某方麵上來說,十絕毒甚至可比一些珍稀丹『藥』還要貴重的。他如果打算活捉你,就不可能使用此毒。但若一心想殺掉你的話,以他的結丹期修為,似乎更無須多此一舉了。”韓立緩緩問出了盤旋心中的疑問。

    “原來是此事。道友不知道,這馮枕的老賊其實是我們馮家昔年收留的一名魔道散修。當年他因為得罪了一位高人而被追殺,為了保命,自願給我們馮家為仆,甚至改了姓名。那時我祖父尚還在世。馮家還算興旺。故而可以庇護此賊的。而此賊先前一直負責馮家和突兀人一些部落的交易。我到此,原也是想找他的。但沒想到此賊暗中也投靠了孔家,才在駐地現身引我到此的。至於用苦毒,自然是他身上早就被下了馮家的獨門秘術,隻要是馮家築基期以上嫡係族人,都可以施法禁製住他修為的。他要不用苦毒暗中偷襲了我,我怎會毫無還手之力的。”楓嶽一聽韓立提起此事,臉『色』不由得陰沉了下來。

    “原來如此。據說苦毒是無形無『色』,並且沾上瞬間,就能讓修為低淺的修士馬上癱軟陷入昏『迷』。那個孔家,看來就是你們馮家大敵了。”韓立歪了歪頭,有些恍然的說道。

    “不錯。孔家和張家、金家,還有我們馮家,算是關寧府的四大修仙世家了。原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的。但沒想到,近些年我們馮家剛剛勢弱了一些,孔家竟突然聯合其他兩家,衝我們馮家暗中下手了。”楓嶽說道這,臉上現出了猙獰之『色』。

    他一位世家大少,如今落到流落異族草原,還被害的命不久已。自然將這三家都恨得咬牙切齒。

    “我沒有興趣知道你們世家間的是非。但你的回答,我比較滿意。現在可以先說說昊元丹的事情了。這種丹『藥』我所餘不多,大概還有十來顆的樣子。應該可以讓你再拖延十餘日的樣子。不過這種丹『藥』,每一顆都價值數千靈石,你真買的起。”韓立淡淡的說道。

    “數千靈石”即使心中有所猜想,楓嶽還是被這價格給嚇了一跳。這可相當於一件頂階法器的價錢了。

    “好,我買了。” 但楓嶽臉上躊躇表情,隻是一閃即過,就一咬牙的答應了。

    “你身上有數萬靈石?”韓立眉梢一挑,打量了青年幾眼後,似笑非笑的說道了。

    他可不信對方身上會帶著如此多靈石的。

    “我身上是沒有數萬靈石,但是我用這件馮家密窟鑰匙作抵押。”楓嶽一把將脖頸上的銀『色』鑰匙拽了下來,絲毫猶豫沒有的遞了過來。看樣子,早就暗中思量好的樣子。

    “馮家密窟?”韓立盯著此鑰匙不語,沒有馬上接過來的意思。但他知道,對方自會主動解釋的。

    “不錯,這是打開我們馮家這千餘年收藏密窟的唯一法器。我身為馮家的嫡係長孫,在馮家驚變之日。家族長輩自然讓我帶著此鑰匙先逃了出來。雖然我從來沒去過那,但麵的收藏,價值肯定遠遠不止數萬靈石的。”楓嶽冷靜的說道。

    “拿此物抵押!我怎麼確信此鑰匙的真假。就算是真的,你交給我了。難道不想讓馮家東山再起了。”韓立臉上不帶任何表情說道,讓人根本看不出心中所想。

    “還有什麼東山再起!據我所知,除了我之外,馮家其他逃出來的都隻是些仆從和外係弟子之類的。如今嫡係弟子,就隻剩我一人而已。否則,當日我早聚集其他族人了,又怎會孤身一人跑到草原來。是一死,馮家血脈一斷,密窟最終還是便宜了孔家人。最終會讓他們尋跡找到的。如此一來,自然不如讓我救命了。若是在這十天中,我還找不到方法解去此毒。密窟就是送贈與道友了,也比落入孔家人強的多。另外,寒兄最想得到的佛宗功法,同樣就放置在密窟中的。”楓嶽臉上『露』陰霾的說道。

    韓立沉『吟』的默然了下來,過了好一會兒後,才平靜的說道:

    “好,你可以用這把鑰匙換取靈丹。不過在此之前。我需要你配合我一下,讓我搜索一下你神識中有關鑰匙和佛宗功法的真假。否則不要這個密窟,在下也不想被人戲耍一回”

    “搜魂?那不是元嬰修士才會的神通嗎?你怎麼可能會!”一聽此言楓嶽麵『色』有些發白起來,目『露』恐懼之『色』。

    “強行搜魂,自然需奧元嬰期以上修為了。但若是被施術之人配合的話,則無需如此麻煩了。而且我這秘術和普通搜魂術大不相同。築基期修為雖然無法探尋複雜東西,但是從神識中判斷出某事的真假,還是輕而易舉的。”韓立抿了抿嘴唇,隨即鬆開的『露』出雪白牙齒,上麵閃爍著寒光。

    見韓立這般表情,楓嶽心中不禁一寒。

    他身為世家弟子,自然知道搜魂的可怕。在一般情況下哪肯答應如此危險的事情。但是低首看了看烏黑的雙手,想一想不答應後的後果,心中一陣的無奈。

    “好,我配合你施法。但是你也隻能探尋密窟和佛宗的事情的。其他事情你不能碰觸。我也不會對你放開的。”楓嶽緊握下雙拳,深吸一口氣的毅然道。

    

Snap Time:2018-01-21 18:28:58  ExecTime:0.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