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八十三章冷漠


    第八百八十三章 冷漠

    藍袍人大驚失『色』,慌忙催動足下錦帕狀法向後倒『射』出去,想躲過兩隻猿鷲攻擊。

    可他顯然低穀了兩隻猿鷲。既然是二級妖獸,自然有些神通的。

    隻見兩隻妖禽尚未落下,如同猿啼的淒厲叫聲脫口而出。

    藍袍人一聽此音,腦子如同被重錘猛擊一般,身形也不由得晃了幾晃,無法站穩的樣子。一股腥臭之風隨即壓到了頭頂。藍袍人“啊”的一聲,臉上頓時麵無人『色』。

    幾乎與此同時,噗噗兩聲悶響傳來,兩顆拳頭大火球不知從何處激『射』而來,無聲無息,奇準無比的擊在了兩隻妖禽身上。

    爆裂之聲大起,紅光閃動,兩團烈焰將猿鷲包裹在了其內,炎熱的高溫瞬間遍布附近的空間。

    猿啼聲噶然而止。

    藍袍人心中自然驚喜交加,大有死逃生的感覺。他倒也不笨的立刻催動法器,“嗖”的一聲,人激『射』到了十餘丈外之處,又急忙掏出一張符籙,慌忙貼在身上。

    一層黃『色』光罩驀然浮現在了身上。

    這時,藍袍人心中稍微安心下來,才知道平常練習法術和實際動手根本是兩碼事。差點讓他這位剛剛築基的修仙者,一命嗚呼了。

    想到這,他不禁朝一側下方望去,一眼就看見了帶著同樣顏『色』鬥篷的韓立,詫異之餘,自然知道救自己一命的是何人了。

    韓立以築基期修為釋放的兩枚火球,自然不可能就此滅殺兩隻二級妖獸的,反而立刻讓這兩隻猿鷲從火焰中飛躥出來後,凶『性』大發起來。

    頓時這兩隻羽『毛』被燒掉不少的妖禽,也不再理會藍袍人,一轉身向韓立所在的馬車撲來。

    而另一隻被切斷了一隻爪子的猿鷲,則雙目赤紅的仍撲向藍袍人。

    韓立看著飛『射』來的兩隻巨鳥,眉頭不經意的皺了皺,突然反手一拍腰間的儲物袋,兩道白芒飛『射』而出。

    接著迎風一晃後,兩隻半尺來長的雪白蜈蚣出現在了空中。

    這兩隻蜈蚣猿鷲相比,體形小的不成比例,但是一被放出後卻顯得興奮異常,口中發出吱吱的怪叫聲,絲毫不懼的直接迎向兩隻猿鷲。

    撲過來的兩隻妖禽,一見這兩隻蜈被召喚出來,猿首上不知為何的竟顯出了微縮之『色』,雙翅猛然狂扇的停下了身形。甚至鼻仔細嗅了嗅後,害怕之極的馬上掉頭逃竄而走。

    上古奇蟲的氣息,自然不是如此低階妖獸敢靠近的。

    但是兩隻蜈蚣根本沒有放它們離去的意思,同時怪鳴一聲後,一張口,兩股白濛濛寒氣狂湧而出,瞬間將不遠處化為了白茫茫一片,猿鷲隻來及哀鳴一聲,就淹沒在了其中。

    兩隻蜈蚣則“嗖”的一聲後,毫不猶豫的『射』進了寒氣中去。

    韓立見此,不再理會眼前的情形,轉目望向了藍袍人那邊。

    隻見那藍袍人正滿頭大汗的驅使著那口小劍法器,和那隻體形最大的受傷猿鷲,打得不亦樂乎。

    那妖禽雖然受了重傷,但凶悍依舊,整個身形化為一道棕『色』灰影,圍著藍袍人靈活異常的輾轉騰挪,用唯一利爪不停的狠狠抓向護罩,口中啼鳴聲更是一刻不停,讓藍袍人心煩意『亂』,無法全神應敵。

    而那口飛劍法器雖然厲害,但『操』縱之人生疏的很,剛才縱然出其不意的傷到了敵人,現在卻隻能跟在妖禽後麵,苦苦追趕而已。

    至於說動用其它法術符籙,顯然不是藍袍人力所能及的事情,光是『操』縱劍器就勉強之極,更別說分心他顧了。

    若不出意外的話,落敗身亡隻是遲早的事情。

    韓立目中寒光在這隻猿鷲上轉了幾圈後,正想是不是出手也拿下此妖禽時。妖禽不知感應到了什麼,忽然口中一聲尖叫,竟驟然舍棄了藍袍人,雙翅一揮的向空中激『射』而去,眨眼間就到了十餘丈之外。

    這一幕,不要說藍袍人就是韓立也大感意外,但冷哼一聲後,毫不客氣手一揚,一道紅線一閃即逝的激『射』而出。

    那隻妖禽頓時身形一顫,從空中直接載落而下,重重砸在地麵上後,一動不動了。

    雖然進入天瀾草原不久,韓立也聽說這種叫猿鷲的妖禽極為記仇。

    他可不想以後多出什麼不必要的麻煩。還是就此一個不留的好。

    但韓立這一出手,讓那藍袍人嚇了一跳,並脫口叫道:

    “飛針,你竟有針法器。”他的聲音中滿是吃驚之『色』。

    “怎麼,在下使用針類法器很奇怪嗎?”韓立望了對方一眼,淡淡說道。伸手衝地上的妖禽屍體一招手,一道紅線從上麵飛『射』而回,光華一閃後落到了手心中。

    果然一枚紅光閃閃的寸許長銀針。

    “當然不是,隻是……”

    尚未等藍袍人剛要解釋什麼。又“噗”“噗”兩聲悶響從一旁傳來。

    兩塊晶瑩潔白的巨大冰塊,從空中落下,在地麵上砸出了兩個數尺深的大坑出來。而在冰塊中,赫然困著另外兩隻猿鷲,隻是這兩隻妖禽,如今雙目凝固,分明已經氣息全無。

    藍袍人看的目瞪口呆。冰塊上卻光芒一閃,兩道白光從上麵騰空飛起,一個盤旋後,分別落在韓立肩頭兩側,現出了蜈蚣的原形。

    “這是閣下圈養的靈蟲?”藍袍人吞了下口水後,怔怔的問道。

    “不錯,是在下喂養的兩隻寒雪蜈蚣!”韓立伸手撫『摸』下其中一隻蜈蚣背部,平靜的說道。

    寒雪蜈蚣倒不是韓立胡『亂』編造的東西,還真有這麼一種奇蟲。其成年後到何六翼霜蚣現在的形態非常的近似,若非精通驅蟲之道的休仙者,還真不易區分兩者。

    “道友的飛針和靈蟲,可否願意轉讓,楓某願意出大價錢購買!”韓立萬萬沒想到的是,藍袍人打量了下這兩條蜈蚣後,竟有些急切的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韓立一呆之後,輕笑了起來。

    “道友莫非在說笑,靈蟲已經認主不說,這飛針法器就是在下願意出售,道友也不見得能買起的。”

    “靈石不成問題,道友盡管開價就是!”藍袍人似乎財大氣粗,想也不想的說道。

    在見過韓立剛才驅使此針,瞬間擊斃妖禽後,這位心中有些火熱起來。

    韓立聽到此言,雙目微眯了起來,但仔細凝望了對方半天後,臉『色』一沉,聲音一冷的說道:

    “抱歉!此針在下用的順手,暫時還沒有出售的意思。”

    “道友不願,就算了。要是在下有此犀利法器,也不會輕易出售的。隻當在下沒說就是。在下楓嶽,還沒謝過道友救命之恩呢。敢問道友尊姓大名?”藍袍人聞言,失望之極,但眼珠微轉後,卻客氣異常的問道。

    “在下姓寒!還是叫人先收拾一下吧。”韓立淡然的說道。

    “收拾?”藍袍人聞言一怔,目光左右一掃後才發現,不知何時在那些原先四處躲避的凡人,都已經站起身來了。隻是所有人,都麵『露』敬畏之『色』的簇擁在十餘丈外地方。

    隻有英鷺和那位跋姓大漢,麵上微『露』興奮的站在近些的地方,靜聽兩位仙師交談。其中老者,更是喜的合不攏嘴了。

    剛才他可瞅的清楚,這三頭對他們來說根本無法抵擋的可怕妖禽,幾乎全都是他半路雇來的寒仙師出手剿滅的。這位仙師神通之大,遠超乎其預料之外,真是意外之喜啊!

    看來即使獨自帶隊上路,也應該不會有太大問題了。

    “這幾隻妖獸,你們處理一下。除了爪子和和尾巴上的幾根長翎外,皮『毛』和肉對我沒用,你們留下即可。”韓立對大漢和老者用吩咐的口氣說道。

    按照草原上規矩,誰滅殺的妖獸,東西自然歸誰所有了。

    雖然實際上這些低階材料,韓立根本看不上眼,但現在所扮演的隻是是一名築基期修士,自然不可能視之無物的。

    “是!謹遵仙師之命。”老者聞言又是一喜的說道。

    猿鷲的皮肉雖然對修仙者來說,不值一提,但對他們凡人來說可是難得之物。可以換不少好東西的。

    大漢也在一旁敬畏的答應著。

    然後兩人一陣吆喝後,幾名身強力壯的青年頓時走了過來,向三具妖禽屍體走去。準備按照韓立的吩咐處理一下三具猿鷲的屍身。

    那頭被韓立用飛針滅殺的還好,被冰封的兩隻則需要用大錘砸碎才行了。

    “楓仙師沒事的話,回去歇息去把。寒某也有些乏了,先回車子了。”韓立一回頭對藍袍人冷漠的說道,然後不等對方說什麼,就自顧自的回轉自己的車子了。

    藍袍人見韓立這幅愛理不理的樣子,心中頓時一涼。

    原本見對方法器、靈蟲如此厲害,還想另有目的的結交一番,可沒想到對方根本不給開口機會,竟如此冷淡的離去了。

    這讓他好不尷尬。

    但對方剛剛對他恩,實力又明顯非同尋常,他也無法發作什麼。

    半晌之後,藍袍人終於還是歎了口氣,有些悻悻的回到自己的車上。

    他並不知道,盤坐在車中的韓立,正目光閃動的望著其背影,沉『吟』不語的樣子。

    “主人!這人有些來曆,但主人為何對他如此疏遠。”韓立腦中傳來了銀月奇怪的聲音。

    經過這段時間靜養,他這位女婢雖然依然元氣大損,但總算說話無礙了。

    

Snap Time:2018-04-20 16:59:33  ExecTime:0.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