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八十一章魔蟲妖屍


    第八百八十一章 魔蟲妖屍

    一間密不透風密室中,一個高丈許青石供桌,四周『插』著十幾杆顏『色』各異的陣旗,組成了一個臨時法陣,閃著淡淡靈光。

    供桌上,有一個類似陣盤的碧綠圓缽,上麵綠氣陣陣,隱隱有個身體模糊的嬰兒盤坐在其中吞雲吐霧,在修煉什麼功法似的。

    密室的四角,各有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手握一杆碧綠『色』法旗,盤膝而坐。這些法旗全都指向中間的圓缽,從旗尖上正噴出一股股纖細的綠霧,向中間的圓缽緩緩飄去。

    這詭異一幕,仿佛一副畫卷般,一切都寂靜無聲的。

    不知過了多久,四名老者臉上均顯出了疲倦之『色』,綠霧中的嬰兒經過這一段時間,身形卻似乎清晰了一分。

    “今天就到這吧。真是有勞三位道友了。再過幾日,桂師弟應該就能夠自行回複了。在下感激不盡。”坐在密室西北角的一名紅發老者,將法旗一收的站起身來,雙手抱拳的衝其餘三人施禮的謝道。

    “!琿兄何必多禮。我等和桂仙師相交許久了。為其盡一點力,是應該之事的。”三名老者也隨之收了法旗,其中一名無須的白麵老者,也急忙回了一禮的說道。

    “不管怎麼說,這個人情。我與師弟二人銘記在心的。”首先起身老者,看了一眼仍在盤坐修煉中的嬰兒,非常誠摯的說道。

    “哈哈,道友何必如此客氣!”另一名老者也微笑的開口說道。

    “對了,我等四人一直在密室中幫助桂仙師彌補元嬰之體,也不知道哪位外族人有沒有消息了。實在難以相信,這世上竟有人能驅使上萬噬金蟲,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噬金蟲產卵之難,我們可都是深知的。我來的較晚,沒有參加圍堵那外族人的一戰。那人真可怕到這種程度,有三名元嬰級仙師都隕落了。”紅發老者神『色』一沉,凝重的問道。

    一聽此話,另三名老者互望了一眼,臉上均都『露』出後怕之『色』。

    “那人不是可怕可以形容的了。此人除了可以驅使噬金蟲外,還會施展一種紫『色』火焰和釋放金『色』雷電,第一批欄上他的那幾名仙師,一個照麵,就兩傷一死。大半就是這兩種功法所致。金『色』雷電可以困住修仙者的元嬰,而紫火則可以輕易加以滅殺。後麵的其他仙師,即使遇見了並多加小心了。但仍然還有兩名仙師無法抵擋的被滅殺了。”白麵老者,歎了口氣的說道。

    “而且不僅如此,這名外族人驅使的法寶也非常厲害,是一套金青兩『色』的古怪飛劍,足有六七十口之多,鋒利之極,有好幾位道友的寶物一碰這些飛劍,竟然直接被劈成了兩截。更邪門的是,他背後一對翅膀狀法寶,可以連咒語都不用的直接施展出雷遁術來。根本無法捕捉住對方的身形。不怕渾兄笑話,當時有六七名和我等差不多的道友同時圍住了對方,仍然被對方殺的汗流夾背,岌岌可危。我們幾人甚至都有了暫時後退之意。後來,幸虧呼大仙師及時趕到了。暗中施展‘大五行擒仙手’出其不意的一擊,才重傷了對方。但外族人重傷後,還是驟然間就化為一道血影,一下衝在包圍圈消失不見了。我們幾人用神識都無法找到分毫。還是大仙師說明那人已經在數百之外,我等才知道對方行蹤的。但也來不及追殺了。”一位微胖老者半解釋半回憶的說道,臉上還流『露』一絲驚駭之『色』。

    “這外族人竟如此厲害,難道是大晉大宗的哪位成名的頂階修士?怪不得桂師弟,身負‘六魂分元術’還落得如此下場。”紅發老者聽完這番話,臉『色』有些難看了。

    “桂兄不用擔心。‘大五行擒仙手’的厲害,你又不是不知道。即使那人逃出了此地。但此擊最起碼讓他修為損傷了大半。如今應該不足為懼了!並且正好聖女陪同大晉來的客人到附近天瀾聖殿主持開靈儀式,那人若真是大晉的修士,如此古怪神通那些客人應該知道的吧。知道對方底細後,就好對付此人了。就算此人真是大晉哪個大宗門的修士,殺害我們突兀這麼多上階仙師,幾位大仙師也不會輕易罷手的。更何況,對方為何能培育如此多噬金蟲的事情,也一定要查清楚的。”白麵老者恨恨的說道。

    看來這位在和韓立交手時,恐怕也吃一個不小的虧。

    “希望如此吧。不過,也幸虧這人噬金蟲都是未成熟體,否則,到時什麼神通都不用施展,隻要將這上萬噬金蟲放出,恐怕四大仙師齊聚,也要退避三尺吧。”紅發老者喃喃的說道。

    其他老者聞言,互望了一眼後,同隻能苦笑而已。

    成熟體噬金蟲的厲害,他們這些突兀人的仙師自然深知厲害的。

    幾人正在感概之時, 一件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綠霧中盤膝打坐的嬰兒,突然間口中發出一聲尖尖的慘叫,馬上兩手抱頭的打起滾來了,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身形也一點點的潰散明暗不定起來。

    ”不好。幾位道友快些出手。”紅發老者大吃一驚,立刻大聲的叫道。

    其他三名名老者,也知道事態嚴重,忙再次將那法旗祭起,法決一催之下,四道綠霧重新噴向了密室中間。

    頓時濃濃綠霧將那翻滾不定的嬰兒籠罩其內,不停修補元嬰潰散的身體。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在四名老者全力出手之下,霧氣中的叫聲小了下來,再過了一會兒後,那嬰兒終於自行盤膝坐穩了身形,全力吸納周圍的綠霧。

    不知過了多久後,一聲細細,斷斷續續的聲音,從霧氣中悠悠傳來。

    “多……多謝幾位道友大力相幫,現在……無事了……可以收功了。”聽到此聲後,四名老者才大鬆了一口氣。

    說實話,時間再長一些的話,他們固然可以堅持下去,但元氣受損卻是肯定免不了的。

    與是四人紛紛收了功法。

    “桂兄,剛才到底出了何事。原本凝固的元嬰竟再次潰散了。這可是危險之極。”白麵老者,忍不住的問道。

    “幾……幾位道友放心。以後不會再出此事了。剛才是……和我元神相連的噬金蟲……被滅殺了。神……神識受了些影響。”嬰兒有些咬牙切齒的說道。

    “什麼,噬金蟲被滅殺了。他是如何做到的。成熟體的噬金蟲身體在這一界幾乎是不滅的存在。怎麼可能輕易被人滅殺的。”紅發老者嚇了一跳,吃驚的說道。

    “這沒有什麼奇怪的,沒有桂兄親自指揮靈蟲。噬金蟲就是再厲害,總有辦法可破的。畢竟身體再堅不可摧,但還有一些頂階魔道秘術,可是可以直接攻擊元神精魂的。根本無需毀掉噬金蟲的身體。”白麵老者略想一下後,如此的說道。

    “哦。照這麼說,此人是魔道修士了。可是先前和我們爭鬥時,使用的大部分神通都不太像是魔道功法啊?”最後一名廋削的老者卻遲疑的說道。

    聞聽此言,密室中一時鴉雀無聲,幾名老者麵麵相覷起來了。

    ……

    與此同時,在遙遠的另一處地方。韓立在馬車中大出了一口氣,心中驟然一鬆。

    經過半月日夜不停的施法,終於將那成熟體噬金蟲的元神從身體中抽取了出來,並吸入了陰羅幡中。

    而在這期間,外麵蒼鷺部的人沒有打擾他一次,這讓韓立有些意外,心中自然樂得如此的。

    他自然不知道,剛才抽出元神的瞬間,差點將那位害他如此地步的罪魁禍首,給滅殺了。

    一抬手衝身前黑『色』魔氣虛空一抓,頓時魔氣中“嗖”的一聲,一杆烏黑小幡激『射』而出,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剩餘的幽黑霧氣則一陣翻滾後,化成了黑綠的第二元嬰,雙手還抓住一個金光燦燦巨大飛蟲。

    而在元嬰身下,玉盒上的蓋子和符籙早已不翼而飛了,麵空空如也的。

    韓立把玩著手中的小幡,目光在金蟲上一掃。

    此蟲足有半尺來長,口中一對獠牙外『露』寸許,外形猙獰凶惡。完全是韓立噬金蟲放大數倍的樣子。正是噬金蟲的成熟體!

    不過此蟲元神已無,生機全無了。

    韓立想了想後,一展手中的陰羅幡,一朵拳頭大小黑綠光團從幡中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輕飄飄的落到了韓立身前。

    柔和綠光中,一隻和成熟噬金蟲一模一樣的蟲影,浮在其中。隻是蟲子不但體形小了許多,而且渾身烏黑,一對蟲目血紅欲滴。

    “去”

    韓立輕輕一點指,那噬金蟲元神忽然化為一道黑芒『射』出,一閃即逝後一下沒入了原本的蟲軀中。

    巨大金蟲立刻眼中冒出血紅光芒,一展雙翅的竟飛動起來,圍著第二元嬰飛舞不定起來。

    “果然和料想沒有錯。將此蟲當作妖屍煉製的話,應該行的通的。雖然威力比原先要下降不少,但那也是厲害非常的。隻不過真要驅使如意,看來蟲軀也要用魔氣煉化一番才可。”韓立喃喃的低語道,臉上『露』出幾分欣喜之『色』。

    

Snap Time:2018-01-23 02:28:40  ExecTime: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