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七十九章無妄之災


    第八百七十九章 無妄之災

    現在已經是韓立離開落雲宗大半年之後了。

    當日離開了天南後,他直接進入了天瀾草原。

    在其小心謹慎掩飾修為和身份之下,開始倒也非常順利,甚至還假扮一名自由身份的仙師,深入過多個突兀人部落中,和一些突兀人修仙者交流過一些修煉心得,一直安然無事的。

    但是當橫跨大半個草原,到了草原這邊的南部時,則無端端的遇到了禍事。

    在一處遠離突兀人部落的荒野之地,當他例行的一次放出所有噬金蟲,準備催育其中最強壯的那批時,竟然正好碰見了一名突兀人的元嬰中期長老在追殺一隻不知名妖禽,而驅使的竟正好是一隻成熟體的噬金蟲。

    因為霓裳草在隨身攜帶的珊瑚上催熟非常方便,這麼久如此做也一直沒有出什麼事情,韓立一時大意下,並未布置什麼高階的隱匿法陣。

    結果兩者一和韓立與蟲群遭遇後。結果可想而知了。

    這位突兀高階仙師一見到韓立頭頂上密密麻麻的上萬噬金蟲時,差點沒驚駭暈過去了。

    當即也不管什麼妖禽了,立刻開口就要韓立跟其走,去見什麼聖女去。

    這種情形,韓立怎會答應此事,還立刻動了殺機。

    他當即一口氣施展數種大神通出來,甚至連第二元嬰都動用了出來,將對方肉身擊的飛灰湮滅。

    可是讓韓立鬱悶的事情發生了。

    這位突兀人長老修煉的主修功法實在詭異之極,竟然可以將元嬰一分為七的分裂開來,並個個精通木遁之術。

    一時不小心,然讓其中之一逃了出去。

    這一下,韓立也知道自己肯定捅了馬蜂窩了。當即一刻不敢停留的連夜趕路,一路飛遁而的向南部逃來。

    但也不知道突兀人修仙者都使用何種方法聯係的,他剛剛跑出數日後,路上就出現了眾多元嬰期的高階仙師阻攔追殺了,到了最後甚至連突兀人的四大仙師也出現了一位。

    韓立連戰數場後,雖然擊殺了數位高階仙師後,還是在分神之下被那位大仙師出手擊成了重傷。要不是依靠萬年靈『液』接連施展出了血影遁,恐怕小命就要就此交待這了。

    可雖然逃出了『性』命,並施展一些小手段暫時甩掉了追蹤者。韓立卻發現真正的麻煩才剛剛上身了。

    不知是否因為幾場大戰元氣大傷的緣故,原本應該許久才會發作的煞氣,竟提早反噬了。

    幸虧他神識強大,並見機的夠早。才依靠秘術強行鎮壓了下去。

    這樣一來,情形變得雪上加霜了。

    無奈之下,他隻能向這位大衍神君請教解救之法。

    大衍神君不愧為活了萬年的老怪物,馬上就交給他這個五鬼鎖神大法。說是可以暫時封印住煞氣,但是使用後果實在嚴重之極,一身修在尋覓到解除煞氣之法前,十之八九都要被徹底封印在體內了。否則,妄動法力後,煞氣和五鬼同時反撲。那可真是生死兩難了!

    韓立深知其中的厲害,得到了此法也躊躇的不敢動用的。

    但當他為了逃避追殺,飛行到此地時,煞氣卻再次氣勢洶洶的反噬起來,比上次還凶猛厲害的多,憑借自身修為根本無法鎮壓住的!

    情急之下,韓立隻能急忙降落在這灌木從中,連防護法陣都來不及布置,就死馬當活馬醫的施展了五鬼鎖神大法。

    而當蒼鷺部這一行人到此時,韓立其實已經將大法施展到了最後階段。而那位叫土猛的青年分開灌木從時,韓立麵孔正在幻幻為五鬼之一模樣,正在收功而已。

    猙獰可怖的鬼臉,自然將那青年嚇得不輕了。恐怕現在都還以為,那鬼臉就是韓立的真麵目吧。

    想到這時,韓立不禁苦笑兩聲。

    “煞氣雖然暫時控製住了,但修為被封印的如此之多,情形仍然好不到哪去的。現在混進了這個去天瀾聖殿朝貢的隊伍中還好,一時應該無事的。”韓立喃喃的自語兩聲。

    “嘿嘿!你雖然修為被封印了,飛劍和古寶都無法驅使如意但還有噬金蟲和第二元嬰可用的。這兩樣東西,可不受任何影響,足以應付普通修仙者的。而離開落雲宗前,你要不是將新煉製成的元嬰級傀儡留給你那位呂師兄,把那些結丹期的大部分都留給了那位侍妾,如今情況要好一些吧。機關傀儡可最適合你現在這種情況自保了。”大衍神君冷笑的說道。

    “我這次離開天南,自己也不知何時才能重新返回。自然要為宗內和婉兒布置些後手了。就算程師兄不久坐化了,有了那隻元嬰級傀儡的相助,呂師兄應該能獨立應付一些事情的。再加上還有慕沛靈的幾隻巨龜傀儡相助。那就更加穩妥了。否則,我因為無法安心到大晉的。”韓立淡然的說道。

    “你如此想,那就不要埋怨什麼危險了。”大衍神君頗有些不以為然了。

    韓立默然了下來,但過了一會兒後,還是神『色』一動的再問道:

    “這五鬼鎖神大法施展後,沒辦法臨時解除嗎?第二元嬰和噬金蟲對付結丹期對手,自然毫無問題的。但碰到了元嬰級的對手,那就危險了。而現在到尋到解除煞氣方法,還不知要多久呢。”

    “臨時解除?這對別人肯定不行。但你身上的天材地寶如此之多,倒不是不行的。不過,付出的代價可不輕。”大衍神君似乎怔了一下,緩緩的說道。

    “什麼代價?隻要不對以後修煉有影響的話,都可以接受的。總比在關鍵時候丟了『性』命強。”韓立毫不猶豫的說道。

    “既然如此說了,那就很簡單了。每一次解封都需要是你手中的萬年靈『液』兩滴。我再傳你另一套秘術來引開五鬼和暫時中和身上的煞氣。這樣根據實際情況,你大概有一個時辰的法力回複時間。時間一到,五鬼吞噬完靈『液』中的靈氣,就後重新將你法力封印起來。而每解封一次,你身上的煞氣就侵入心神一分。到了一定次數後,煞氣反噬的猛烈就連五鬼也無法控製住的。”

    大衍神君,倒也沒有藏私,將其中利害關係統統講了出來。

    “萬年靈『液』雖然珍稀,但和保命相比不算什麼。煞氣反噬加重倒不是什麼好事。是不是以後驅除煞氣,會更加麻煩。”韓立略思量下後,聲音陰沉的問道。

    “以後驅除煞氣麻煩,這是肯定的事情。而以你的情況,我估計頂多能解禁五六次,五鬼就會失控的。其中的利弊,你好好思量一下吧。”

    “這有什麼好想的。真到了『性』命攸關的時候,自然顧不得這許多了。前輩將此法先傳授給晚輩吧。”韓立對此倒倒清楚的很,果斷的說道。

    “此法決我就隻說一遍,你記好了!”大衍神君並沒有多說什麼,接下來直接將法決傳音過了來了。

    韓立雙目緊閉,凝神用心的牢記了下來。

    “好了,看起來此功法不難,應該用不了幾日就能參悟透吧。”韓立睜開了眼睛,平靜的說道。

    “這是當然的。隻是一個普通的解除封印功法,又怎會多複雜的!不管,韓小子,你真打算跟隨這支隊伍前去天瀾聖殿嗎?要知道,像這樣的盛會肯定聚集不少突兀人修仙者的。”大衍神君好奇的問起此事來。

    “前輩應該聽說過,最危險的地方才最安全的諺語吧?若是一心想隱藏起來,我隨便在野外找一處地方潛伏下來,自信一段時間內決不會被人找到。但現在煞氣纏身,要急於趕到大晉才行。而那些追殺者,恐怕在四處尋找落單的我吧。這樣孤零零一人在外邊走動,那就太不明智了,還不如混入對方的聖殿附近的好。在那修仙者眾多,那些追殺者不可能一一查找的,而我經過這幾個月的草原生活,自信扮作一名低階仙師,不會『露』出破綻的。其他的一切,就要到時隨即應變了。反正聖殿所在方向正好在去大晉的路上的。”韓立隨口解釋道。

    “看來你心中有了主意。那老夫就不多事了。”大衍神君嘿嘿一笑後,聲音噶然而止。

    韓立聞聽此言,歎了口氣,但馬上又想起什麼。

    “銀月,你的情況怎麼樣?前些日子的大戰,你受傷也不輕的。”

    “多謝主人關心。小婢身為器靈,本身沒有太大事情。但是妖狐之體受損不少,恐怕一段時間內無法幫上主人大忙了。”銀月微弱的聲音傳來。

    “沒關係。以後這段時間我會小心行事的。不會需要你出手的。你好好靜養吧。”韓立心中一鬆,聲音溫和的說道。

    “是,主人!”銀月似乎真有些虛弱,勉強回答了一句後,就同樣不再說話了。

    韓立眉頭緊鎖,心中苦笑不已。

    靜靜的在車上打坐了一會兒後,突然單手往儲物袋上一拂,手中多出了一隻半尺大的玉盒出來,上麵貼著幾道白光閃閃的符籙,似乎麵禁製著什麼東西的樣子。

    韓立用幾根手指輕撫下玉盒上的符籙,臉『色』陰晴不定起來。

    

Snap Time:2018-07-16 22:52:54  ExecTime:0.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