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七十八章五鬼鎖神大法


    第八百七十八章 五鬼鎖神大法

    “啊!”在分開灌木的那間,從青年口中發出一聲驚呼,同時身子“”的一連倒退數步遠去,差點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這叫土猛的青年,滿臉驚恐之『色』!

    “怎麼回事?”原本凝神注視這一切的蒼鷺部眾人,吃了一驚,一些青壯部眾立刻拔出了隨身的刀劍,準備應付什麼不測。

    “不要輕舉妄動。土猛,出什麼事了?”英鷺倒還頭腦清楚,一眼就看到青年根本無事,隻是受到驚嚇似的。

    “族長,麵有個仙師,但是他長的……”

    “哼!我長得怎麼了?“

    尚未等青年說完話,灌木叢中青光狂閃幾下後突然消失不見,接著一聲冷哼後,一個人影從麵大步走了出來。

    包括老者在內的所有人都一愣,急忙凝望過去。

    隻見出現在麵前的人,一名男子模樣的白袍人。此人身材普通,看白袍式樣明顯就是仙師的服飾,但是頭上卻有一個式樣奇特的青『色』鬥篷遮住了麵目,腰間更有好幾個鼓鼓囊囊的袋子,背後還背著一個尺許長的木盒。

    “在下蒼鷺部族長英鷺,參見仙師大人!不知仙師高姓大名?”英鷺一見這人出現,立刻翻身下馬,遠遠就衝白袍人深施了一禮。不敢有絲毫得罪之處。其他部眾也同樣下馬見禮。

    “蒼鷺部?沒聽說過,我姓寒,剛才在麵修煉功法,你們過來做什麼?”白袍人目光朝英老者一行人打量了一眼,冷冷的回道。

    “原來是寒仙師。剛才我等實在不知道是大人在麵修煉,多有得罪之處,還望仙師大人恕罪!不知大人是哪個部落的供奉?也許老夫和貴部相識呢。”老者一見這位仙師不像專門對他們出手的,心中頓時一鬆起來。

    “我剛出師沒多久,暫時沒受那部落的供奉。”白袍人目光微閃後,淡淡的說道。

    “啊!大人原來是自由之身。仙師大人既然獨自出現在這,肯定也是去聖殿的了。二十年一次的開靈日,想必寒仙師肯定不會放過的。”英鷺一聽對方竟然是自由之身,心中不由得一動,口氣越發恭敬起來。

    “不錯,我正是要去聖殿的。你們是向聖殿朝貢的嗎?不過,怎麼沒有仙師跟著!”白袍人望了一眼他們身後的車輛,似乎有些好感興趣的樣子。

    “我們蒼鷺部隻是一個小部落,暫時還未有仙師駐入。所以才……”老者口中恭謹的解釋著,見到對方這種神態,立刻判斷對方剛才所說剛出師言語似乎不假。否則怎會有這種好奇的舉動。

    想到這的,老者剛才隱隱而起的念頭,一下強烈了起來。

    “既然你們也是無意的。這次事情也就算了。你們走吧!”白袍人猶豫了一下後,才衝他們一擺手,讓他們立刻離開的樣子。

    見白袍人這般輕易放他們離開,原本還害怕對方身份不明,有些擔心的英鷺,反立刻下定決心

    他沒有離開,反深吸了一口氣,突然臉『露』笑容的衝白袍人說道:

    “仙師大人,既然也要去聖殿的話,不知可否臨時接受我們蒼鷺部的雇傭,隻要大人陪我們到聖殿去,我願意出二十塊靈石雇傭大人一趟。”

    “雇傭我?”白袍人一呆,似乎大出意外。

    “不錯,反正仙師大人也是要去聖殿的。不如和我等一起吧。這一路上沒有一個位仙師跟著壓陣,老夫還真怕無法安然到達聖殿的。畢竟路上的危險,實在不少的。”老者麵帶誠懇之『色』的說道。

    “和你凡人一齊走,有些太慢了些!而且隻給二十塊靈石……”白袍人沒有一口回絕,但也沒有馬上答應的樣子,似乎有些躊躇不決。

    “隻要仙師答應此事,老夫願意出到二十五塊靈石。不蠻寒仙師,我們蒼鷺部實在不大,這就是我們部落能出的極限了。”老者苦笑一聲後,老實的說道。

    “二十五塊靈石也不少了。不過,你就不想先問問我是什麼等階的仙師,就出這個價格了。也許在下根本是煉氣期二三層的初階仙師,並沒有能力護送你們車隊呢?”白袍人聽到這個數目,反而輕笑了起來。

    “!仙師大人說笑了。老夫雖然沒有靈根。但是昔年也曾經參加過聖戰的,就憑大人剛才修煉時放出的靈光,絕不可能是煉氣期兩三層的仙師。”英鷺幹笑兩聲的說道。

    “好!既然你們有此誠心。我就陪你們一趟吧。不過靈石,我要先收一半,到地方後立刻將另一半付給我。”白袍人並沒有考慮多久,稍沉『吟』了一下後,就答應了下來。

    “這是自然的。老夫這就將靈石付給仙師大人。”

    老者聞言大喜。當即往懷內一陣『摸』索後,掏出了一個不大皮袋出來,然後當著眾人麵點出了十幾塊靈石,爽快的交給了白袍人。

    白袍人接過靈石後,手上靈光一閃後,靈石就不見了蹤影。這讓後麵的那些蒼鷺部的青年,都發出一陣驚歎聲。

    “怎麼,你們連儲物袋都沒見過嗎?”白袍人的聲音詫異起來。

    “大人莫怪。這些都是部落中的年輕人,都沒有和仙師接觸過的。”英鷺略有些尷尬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白袍人才有些恍然的點點頭,然後想那幾輛馬車看了一眼,又有些猶豫起來。

    倒是老者以前經常接觸過不少仙師,立刻醒悟的轉首大聲道:

    “你們幾個人,快些將最好的那輛馬車給騰出來,讓寒仙師在馬車上打坐休息。動作都給我麻利點!”

    一聽族長此言,原本正因為隊伍中多出一名仙師來,暗自欣喜的一些青年,立刻如夢方醒的行動起來,將一輛馬車的貨物全都卸下來,然後分到了其餘馬車上。

    白袍人也沒客氣,,一等馬車收拾完畢後就對老者正『色』說道:

    “有勞閣下費心了。我就在車上休息了。若有事情,在外麵喊我一聲就行了。我已經辟穀了,平常的時候就無須打攪我了。”

    “這個自然,老夫知道仙師大人忌諱的。”英鷺微微一躬身,臉上陪笑的說道。

    白袍人見此點點頭,當即大步向那輛馬車走去。但是走了幾步後,突然一轉首對還有些發怔的“土猛”的青年冷聲說道。

    “你剛才看見了我的麵目了吧?我不希望此事傳的到處都是。你好自為之吧。”

    白袍人說了這麼沒頭沒腦的幾句後,人就不慌不忙的上了那輛馬車。並將布簾放了下去,遮住了眾人的視線。

    土猛臉『色』唰的一下蒼白無比起來。雖然白袍人已經進了馬車,仍連連搖頭的說不敢。

    “好了,既然我們車隊和有神師了。大家就可以放心趕路了。全都上馬,立刻出發。英珊!你跟在仙師的那輛馬車旁,仙師有什麼吩咐及時去做,一定要伺候好仙師大人!”老者大聲的招呼眾人再次上路,並轉首對 身旁的少女大有深意的說道。

    少女一聽言,知道這位長輩的用意,當即高興的答應道,人上馬後當即向後麵走去了。

    其餘的青年一邊驅動車隊前進,一邊不停回首張望的小聲議論紛紛。

    以前部落中雖然也請過幾位仙師,但都是處理完事情馬上那個就走,他們根本沒有機會見到。此刻如此近的接觸到,自然大感好奇了。

    而在那輛被車簾遮蔽的嚴嚴實實的馬車內,白袍人正雙膝盤坐在車中,身形一動不動。

    “韓小子,看來你剛才運功時的情形,把那名突兀人小家夥嚇得不輕啊!也不知以後會不會惡夢幾天啊!嘿嘿……”一個蒼老,還有些幸災樂禍的話語聲,在白袍人神識中響起來。

    “前輩你傳授的這五鬼鎖神大法,真的有效嗎?我可不想尚未找到解除煞氣方法,就先變成了一個隻知殺戮的怪物。”白袍人卻答非所問的淡淡傳音道。

    “你放心好了。這種秘術雖然是我創立出來用來控製大衍決走火入魔的功法,但對煞氣同樣用效的。隻是我還是要再提醒你一句,既然已經用煞氣做引,引來了五鬼附身。禁製的可不光光是你身上的煞氣,連你的修為可也被封印了十之八九了。你現在的修為,頂多也就是築基中期左右水平而已。無法再妄動那些法力了。千萬別忘了此點!”蒼老聲音懶洋洋的說道。

    “這一點不用前輩說,我也知道的。沒想到煞氣的反噬,竟然比預期的快上這麼多。而且勢頭凶猛,也遠超你所說的。”白袍人聲音一沉,有些無奈的說道。

    “哼!不是老夫預測有錯,誰讓你在煞氣未去除之前和其他修仙者大大出手的,甚至還元氣大傷,差點一命嗚呼。煞氣自然會提早反噬了。至於煞氣凶猛,你也不看看你身上的煞氣都深厚到了何種程度了。自然反噬起來,也遠非常人可比的。要不是需要你去幫我煉製傀儡,老夫才懶得管你呢!”那聲音重哼了一聲後,悠悠的說道。

    兩人不用說,自然是韓立和大衍神君二人了。

    

Snap Time:2018-06-19 16:28:32  ExecTime:0.2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