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六十八章煉化


    第八百六十八章 煉化

    “大長老?”一聽這話,韓立真的愣住了。

    “不錯,不瞞韓師弟,當初師弟在元嬰初期時老夫是想讓呂師弟擔任大長老一職,然後讓師弟輔助的。可如今師弟已有這般神通並進階元嬰中期了,又為本宗立下如此大功。這大長老一職自然非韓師弟莫屬了。呂師弟也一點意見沒有的。畢竟哪一宗的大長老,基本上都是神通最大者擔任的。”程姓老者含笑說道。

    “多謝師兄好意!但大長老一職,韓某恐怕不能接受的。”默然了一會兒,韓立竟一口拒絕了。

    “師弟不必過謙。此職位也隻有師弟接受才是名副其實的,師弟總不會讓呂某一介元嬰初期修士,擔任這溪國第一宗的大長老吧!”呂洛苦笑一聲後,毫不猶豫的出口勸道。

    ”不是謙讓,我是真不願擔任大長老職位。兩位師兄應該知道,韓某是一心撲在修煉的苦修之士。對一切可能幹擾修行的事情,都是抱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念頭。這種想法下,怎能擔任一宗之長?況且韓某以後經常要長時間閉關修煉,也無暇管理宗門和帶領落雲宗發展的。最重要的一點,我是半路加入本宗的。低階弟子不說,就是那些結丹期師侄,師弟都沒有幾個熟悉的。這種情形下擔任本宗大長老更不合適的。還是當一名普通長老就可以了。大長老還是讓呂師弟擔任吧!”韓立一連串的理由,想都不想的脫口而出。

    “可師弟……”程師兄眉頭一皺,還要說什麼。

    “若繼續提此事,兩位師兄可就是『逼』在下離開落雲宗了。”韓立臉『色』一正,略帶一絲凝重的打斷道。

    “好吧!既然師弟如此說了,那此事容後再議。”程姓老者和呂洛互望了一眼,都看出了韓立並非客套之言,竟真的死活不願接受大長老職位的樣子。

    兩人麵麵相覷下,也隻能暫時將此事擱置了。

    “這就是了!韓某雖不會擔任大長老一職,但隻要還是落雲宗長老,自然會照顧本宗的。若沒出什麼太大意外,想必讓本宗保持千餘年興盛,還能勉力做到的。”韓立神『色』一鬆,緩緩說道。

    程師兄聞言隻能苦笑一聲,不再提此事了。反而問了一句至陽上人這次來的用意。

    此事也沒什麼隱瞞的,韓立用平靜語氣簡要的說了一遍,最後還問了程姓老者一句:

    “我聽至陽話意思,似乎此事可能和新出現的七靈島和大漩渦有些關係。此地離我們溪國不遠,師兄難沒聽說過有關此地的異常消息嗎?”

    “異常消息,好像沒有。現在傳聞中的事情,應該都是真的才是。當處大漩渦和七靈島剛出現時,因為離我們雲夢山較近。本宗也派出了一些弟子前去親自偵察過。和傳聞中沒兩樣的。隻是從漩渦中湧出了眾多靈氣,和七座島上的靈脈較罕有外,並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至於當初瓜分七座島嶼的大會,因為師弟還失蹤未歸,本宗未曾參加此會。”程師兄皺眉的說道。

    “既然這樣,看來還是要等赴約後才能知道其緣由了。希望真像至陽上人說的那樣,隻是想借助辟邪神雷之力,不會有什麼危險的。”韓立歎了一口氣的說道。

    “不過不管怎麼說,師弟還是多小心一些的好。連三大修士都要聯手出動,甚至又要聚集元嬰中期修士,此事肯定不可能是尋常之事的。”呂洛也擔心的說道。

    “這一點我自會注意的。不過想必也不會讓我去做太過分之事的。”韓立忽然笑了起來。

    “這倒也是!師弟如此年輕就進階元嬰中期和有幾乎不下他們的神通,即使三大修士也絕不會輕易和師弟結怨的!”呂洛哈哈的說道。

    韓淡淡一笑,就不再接口了。

    下麵的路程,三人沒在交談什麼了。不久後,他們飛到了落雲宗。

    程姓老者二人和韓立分手,立刻去宗內的議事大殿。他們要馬上召集門下重要弟子宣布本宗成了雲蒙山第一宗的消息,同時還要商討一些關於針對此事的變化和對策。

    而韓立則直接去了南宮婉被封印的禁地,一去就是數個時辰,才神『色』有些疲倦的從那禁地中走出。

    一處禁地,他馬上化為一道青虹,飛向子母峰的洞府。

    剛才他在禁地密室中,耗費了不少元氣施展了一種秘術,來檢查南宮婉體內的封魂咒情況。

    結果讓韓立又喜又憂!

    喜的是,火蟾獸妖丹的確有效。真讓南宮婉神識中的封魂咒有一絲減弱的樣子。憂的是,這火蟾獸妖丹效果明顯比當初預期的要差不少。照這樣下去是否真能解除此咒還不好說的。必須還要觀察更長時間才能得出結論吧。

    好在讓韓立欣慰的是,即使此丹無法一次解除毒咒,也可以延續魂咒發作時間,甚至減弱此咒最終效用。總算沒白去墜魔穀殺獸取丹的。

    ……

    半日後,韓立出現在了洞府中的閉關密室中,身形一動不動,雙目輕閉的處於打坐之中。

    他現在也隻有用修煉,來強迫將南宮婉事情暫時忘記掉,否則一直掛念此事極易產生心魔情障的。

    韓立從進入密室開始,就一直處在入定之中,如今終於心如止水了,也緩緩睜開了雙目。

    一張口,一團龍眼大小的金『色』絲團從口中噴『射』而出,滴溜溜的在胸前一陣旋轉後,懸浮不動起來。

    看著絲團,韓立麵無表情的一抬手,手指一彈,一道青『色』法決擊在了其上。

    頓一聲雷鳴之聲發出,金團上一絲絲纖細電弧彈『射』而起,然後化為一團金芒狂閃幾下,所有電弧都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隻在原地留下一小團蠶豆大小的藍『色』火團。

    此火團才一現身而出,韓立根本不等它有什麼反應,再一張口,一縷同樣顏『色』火焰從口中噴『射』而出,一下將這火團卷入了其中。然後轉眼間化為一團雞蛋大小的火團,激『射』而回,被韓立一口吞進了腹中。

    韓立不言語一句,馬上手中結出一個古怪法印,雙目再次閉上。

    他開始煉化這得自虛天鼎的最後一絲乾藍冰焰了。若是煉化此焰後真能讓他不久後就驅使虛天鼎,那就足以讓他縱橫此界而無大礙了。

    ……

    大半個月後,韓立從入定中醒來,雙目閃動一下後,忽然單手一抬,豎起一根手指來。

    “噗嗤”一聲,指尖處一小團藍『色』火苗浮現而出。

    望著藍『色』火焰,他雙唇緊閉的一言不發,但片刻後手指輕輕的顫抖一下。

    火苗隨之一晃之下,瞬間化為一條纖細的藍『色』火蛇,然後飛快的一個盤繞後,緊緊纏在了此根手指上。

    “去”韓立口中一聲低喝。

    頓時『迷』你藍『色』火蛇背上生出一對火翅出來,翅膀一抖之下,竟飛離了手指往屋頂飛『射』而去。但在即將接近屋頂時又一個盤旋,圍著密室四壁靈活之極的飛舞起來。

    韓立默默的看著火蛇的一舉一動,過來足足一盞茶工夫後,才突然伸出一根手指一點指。

    “砰”的一聲,火蛇在空中竟自行爆裂開來。點點散落的火焰如同驟雨一般一下激『射』向韓立,但一閃即逝後全都沒入了韓立體內不見了蹤影。

    韓立這時才『露』出了一絲笑容出來,喃喃的自語起來:

    “看來這乾藍冰焰煉化起來,真的越來越快的。一開始要半年甚至一年才能煉化一絲,但現在竟然半個月就煉化了相同的冰焰。”

    下麵韓立略一偏頭的想了想,一拍腰間的儲物袋,一團青光閃過後一隻扁圓小鼎浮現在了手中。隻有數寸大小,但是古『色』古香,精致異常。

    這正是那隻韓立精心收起的虛天鼎。

    望著此鼎,韓立臉『露』沉『吟』之『色』,但馬上他將此鼎往空中輕輕一拋,頓時小鼎一陣翻滾後穩穩的浮在了空中。

    韓立兩手一搓,藍『色』火焰驀然在手掌間爆發而出,一隻拳頭大小藍『色』火球浮現而出,但隨後兩隻手掌掌心處各有一道拇指粗細的藍『色』火苗激『射』而出,正好擊在了藍『色』火球之上。頓時火球一陣翻滾後急速狂漲起來。

    片刻後,一顆頭顱大小的巨大火球,無聲無息的出現在了胸前處。

    此火球忽大忽小的閃動不停,但表麵藍焰滾滾,卻一絲熱度都沒有,實在有些詭異的樣子。

    韓立抬首看了看空中的小鼎,心念一動之下,火球頓時化為一團藍光激『射』而出,一下擊中了空中的小鼎。

    詭異的一幕出現了,小鼎非但沒有被擊飛爆裂開來,反而水火交融般一下融合一體,冰焰就此在鼎上洶洶燃燒起來。而虛天鼎就此在冰焰中緩緩轉動起來。

    韓立冷冷盯著火焰中的小鼎,雙目微眯,隨後強大神識就此放出,一下將此鼎罩在了其中,開始仔細觀察小鼎在冰焰中是否有和以前不一般的變化。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韓立眉頭也漸漸緊鎖了起來。

    在被他徹底煉化後的乾藍冰焰包裹下的小鼎,仍然和以一般無二,並沒有任何的不同之處。

    韓立低首再想了想後,再猛一抬首,體內靈力往目中狂注而入。頓時一雙瞳孔藍芒刺目,盯著虛天鼎眼也不眨一下。

    

Snap Time:2018-04-22 20:27:19  ExecTime:0.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