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六十二章飛劍與傀儡


    第八百六十二章 飛劍與傀儡

    韓立心中歎了口氣。他在靈緲園殘骸中雖然得到了許多靈『藥』,但是卻無一是能延長壽命的。對此無能無力的。

    “師兄不必過於沮喪,說不定在以後數年中還能另有機緣呢!”韓立隻能報以安慰。

    老者搖搖頭,神『色』淡然,看來對生死之事真的透徹了。

    韓立接下來自然不再提及此事,而是手掌一番,手心中多了一枚白『色』玉簡出來:

    “兩位師兄這一來,我倒想起了一事。我正好有些材料需要宗內弟子去各地坊市收集一下。因為所需種類不少,能收集多少就算多少吧。隻要盡力就行。這些東西無論多少靈石,隻要不太離譜,就讓宗內弟子盡管拿下,回頭到我這來領取費用就是了。”韓立將玉簡一遞,隨意的說道。

    “讓我看看!”呂洛有些感興趣了,接過玉簡用神識掃了一下,臉上漸漸『露』出了一分古怪。

    “師弟,怪不得你隻說是盡力,這些東西可大半都不好尋覓啊。有幾種好像隻是傳說中的東西,我們天南估計不可能有的。”呂洛怔怔的說道。

    “哦,是什麼樣的材料。讓為兄也瞅下!”程師兄一聽此言,『露』出好奇之『色』,伸手討要過玉簡也看了一遍,隨後同樣有些吃驚起來。

    “果然都是些難以尋覓之物。師弟難道又要煉製什麼法寶?”

    “法寶?、!姑且算是吧!”韓立微微一笑,並沒有詳細解釋什麼的意思。

    程師兄見此,沒有再追問什麼,滿口答應了此事,說馬上就安排門下弟子,去天南各地收集這些材料。

    說到這時,老者和呂洛互望了一眼後,呂洛突然的將腰間一隻鼓鼓囊囊的儲物袋摘下,遞到了韓立身前。

    “這是?”韓立有點意外,下意識的接過此物,有些疑『惑』的望了二人一眼。

    “師弟莫非忘了,當年你曾經讓宗內弟子幫你收集過一些古怪材料和庚精。這些年來,除了隻收到一小塊庚精外,其餘東西都已收集完畢。我原本就想給師弟一個驚喜的,沒想到師弟又需要更多的材料。看來師弟在煉器上的造詣也非同一般啊。”呂洛含笑的說道。

    “又找到了一塊庚精?”韓立一聽這話,心中大喜,急忙打開儲物袋看了一眼。

    在諸多雜七雜八的材料之中,果然有一小塊核桃大小的金黃『色』庚精,躺在其中。

    至於其餘的材料,則正是他煉製上古元嬰傀儡欠缺的幾種材料。否則,當初他在進入墜魔穀前早就煉製出元嬰級的傀儡出來了。

    “這些東西正是我所需之物。多謝兩位師兄費心了。這些東西價值不菲,恐怕花費了不少靈石,我……”韓立臉上顯出一絲喜意,但當提及了費用之時。卻被老者哈哈一笑的搖手打斷了。

    “師弟說的哪話。這些東西雖然值些靈石。但師弟昔日在慕蘭人入侵之際,代替本宗一連出戰兩場。宗門替師弟付些靈石也是應該之事。師弟盡管拿去用就是了。”

    “師兄如此說了,那師弟也就不客氣了。”韓立聞言一怔,但想了一下笑了笑,也就灑脫的將儲物袋收了起來。

    老者見韓立並沒有再推辭,臉上也『露』出了滿意之『色』。

    “對了,程師兄。昔日我被吸進空間裂縫時,有兩口飛劍未來及收起。師兄當日可曾見到過了。”韓立再想起了一事,不加思索的問道。

    當日他被吸進了空間裂縫不知道它們的蹤跡,老者是一直呆在外麵,應該知道飛劍的下落才是。

    “這件事情,師弟不提,我也想跟師弟說一聲的。當日你留在外麵的兩口飛劍,為兄來不及幫你收起,被那妖魔趕到一把抓了去,落入了此魔手中。隻是後來圍剿此魔時,聽人說並未見它用過這飛劍應敵,看來麵對師弟的本命法寶,它還無法魔化使用的。唯一麻煩的是,現在此魔下落不明,這飛劍恐怕不好找回了。”老者似乎早有所預料,有些歉意的說道。

    “在古魔那?這倒有些麻煩。不過也沒關係,隻是身外之物罷了。再煉製兩口就是。”韓立臉『色』微變,但隨即就神『色』如常了。

    “我想也是。師弟本命飛劍眾多,丟失了兩口也不算什麼。範不著再冒奇險去找生死不知的此魔。”老者聞言神『色』一鬆,有些放心的說道。

    說起對那妖魔的畏懼,這位程師兄可比韓立尤甚三分的。自然不想韓立這位落雲宗長老再出什麼意外。他可是以後落雲宗能否在修仙界大放異彩的關鍵啊。

    下麵,程師兄和呂洛二人再和韓立交談了一會兒,聊了些宗內的事情後,也就一起告辭離去了。

    韓立起身,將二人一直送出了禁製大陣外,才從容的返回了洞府。

    “主人,你現在又得到了一塊庚精,豈不是可以再煉製兩把飛劍,重新布置大庚劍陣了。”才一走進大廳中,牆壁銀光閃動,銀月無聲無息的浮現而出,笑眯眯的說道。

    “哪有這麼容易的事情。青竹蜂雲劍是成套的法寶,這塊庚精不足以再煉製一套十二口飛劍出來。而欠缺的兩口即使用其它飛劍補上,也無法配合『操』縱如意的。即使強行催動大庚劍陣,也困不住對手的。那兩口丟失的飛劍,一定要找回來的。”韓立聽到銀月提及此事,臉『色』驟然陰沉了下來。

    “可那兩口飛劍可是落入了古魔手中。主人雖然修為大進,但若古魔並未身死。對上它還是不是對手的。”銀月有些擔心的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也知道。在沒有十足的把握前,不會輕舉妄動的。等將那虛天鼎開啟或者將那仿製的七焰扇煉製出來,我才會去尋找此魔的。”韓立目光閃動幾下,重新坐在主座上,肅然的說道。

    “韓小子,你怎麼忘了老夫研製出來的傀儡。那古魔雖然厲害,但你能湊齊材料煉製出此傀儡。麵對此魔時雖然不能說穩勝,但是自保卻是綽綽有餘的。”韓立神識中突然傳來了大衍神君的話語聲,仿佛見韓立沒提及他的傀儡,竟有些不服氣的樣子。

    韓立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了淡淡的輕笑。

    “前輩在此傀儡上耗費了如此多心血,晚輩自然相信它不同凡響的。況且從煉製材料的珍稀就可也知,這傀儡肯定厲害異常。但是傀儡的煉製之法和效用,前輩可一直口風不『露』。晚輩怎能有太多的信心?”

    “哼!你不必用激將之法。在你未將材料湊齊之前,老夫是不會透漏傀儡的半點信息。我隻能告訴你,這隻傀儡若是煉製出來後,其厲害甚至不在老夫昔年全盛之下。你這總該心有數了吧。”大衍神君傲然的說道。

    “不在前輩全盛之下?”這一回,韓立真嚇了一大跳。臉上閃過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麼,你不信。”大衍神君聲音驟然冷了下來,仿佛有些不快。

    “談不上信不信!這種傀儡也是前輩剛研製出來的。煉製出來後倒底有何威力,恐怕前輩自己也是猜測之言吧。”韓立表情回歸了平靜,淡淡的說道。

    “哈哈!這話說的倒也有些道理。不過以老夫的才智怎會估錯估自己研製傀儡的威力。這一點,你就放心吧!”大衍神君還真是喜怒無常,轉眼又大笑了起來

    韓立微微一笑,不再理會此人,起身向密室外走去。

    雖然明天就要去參加那所謂的觀禮,但那最後一縷乾藍冰焰還是早些煉化的好。隻不過在煉化乾藍冰焰後,他看樣子還需要花些時間將新得到的材料,先煉製出兩隻元嬰級上古傀儡再說。

    想到這,他『摸』了『摸』腰間新的的儲物袋。

    先前他在墜魔穀中曾經見到過天晶上人所驅使的惡鬼傀儡。別看在古魔手下根本撐不了多久,但實力是的確不錯,不下於普通元嬰修士的樣子。

    這樣想著,韓立進入了密室中。

    第二日一早,韓立和程師兄二人匯合一起,直奔百巧院而去。

    因為三家合用一處山脈,自然沒有多久就到了雲夢山脈的另一端,百巧院的宗門所在。

    說起來,韓立當初還以低階弟子身份,到此參加過三宗的試劍大會,現在想想還真有些好笑的。

    韓立三人剛一飛近落雲宗的禁製大陣附近,就早有三名結丹期的修士在那恭候多時了。

    一見韓立三人飛來,這三人立刻化為三道遁光迎了上來。

    “參見三位前輩,晚輩奉了幾位師叔之名,在這恭迎三位前輩。”為首的一名老者光華一斂,當即在韓立三人身前現形而出,並深施一禮的說道。後麵的其他兩名中年修士,也同樣施禮拜見。

    “三位師侄不必客氣,在前邊帶路就是。”程師兄淡然一笑,平和的說道。

    韓立的目光卻在老者麵容上一轉,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麵容。

    說來也巧,這老者正是當日主持試劍大會的付姓老者。以修仙者的超強記憶力,他不可能認不出現在的自己,但其臉上絲毫異『色』不『露』。

    看來雖然修為低了些,心機可非同一般的深沉啊。

    

Snap Time:2018-01-24 02:11:53  ExecTime:0.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