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六十一章請函


    第八百六十一章 請函

    “修煉顛鳳培元功,女修始終保持處子之身。否則一旦破身,就算前功盡棄。所以在你未曾進階結丹後期前,我也不會要你侍寢的。你和我仍然保持這樣的關係就可以了。當然若是你真能助我進階元嬰後期,我可以在這先承諾你。以後必定全力也助你凝結元嬰。有一名元嬰後期修士的盡力相助,你凝結元嬰也並非遙不可及的事情。”韓立眼都不眨一下的盯著慕沛靈,緩緩的說道。

    這些話倒不是虛假之言,若韓立修為到了元嬰後期,完全可以再去搜集八級伴妖草去,重新煉製出來那對結嬰大有助力的九曲靈參靈『藥』來。畢竟那時的他,八級妖獸也構不成多大威脅了。

    慕沛靈低頭默然思量了一會兒,才揚起仿若玉脂的臉孔,衝韓立問道:

    “公子,這巔峰培元功是否修煉起來特別緩慢和有什麼後患難以根除?”

    “沒有,此功法除了威力比不上頂階功法外,甚至修煉起來反比普通法決要快上三分。至於後患更是沒有的。隻是在和人鬥法時,可能要吃上一些虧的。”韓立毫不遲疑的答道。

    “既然這樣,沛靈就一切都聽公子安排。我的資質自己清楚的很。沒有公子相助,這次結丹十有八九就難以成功。至於元嬰期,那更是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此女望著韓立,鎮定的說道。

    “你能如此回答,我很高興。和我相處了這麼長一段時間了。我是什麼樣的人,你也知道的七七八八了。雖然你的身份隻是侍妾,但我對你不會多苛刻的。你盡管安心的準備結丹吧。到時我自會給你送去靈『藥』去的。”韓立臉上神『色』不變,似乎對此女答應此事早就有所預料。

    “多謝公子大恩!滴水之恩,湧泉相報的道理,沛靈還是明白的。妾身此生就托付給公子了。慕沛靈再斂衽一禮後,臉上『露』出果決之『色』的說道。

    顯然這時候的慕沛靈,才真心打算依附於韓立,不再有患得患失的心思了。

    畢竟像韓立這樣有不下於三大修士神通,對侍妾又如此善待的修士,估計整個天南也找不出來第二個了。

    而且此女也很清楚,韓立對她的恩情已經不小了。沒有先前韓立的丹『藥』提供,別說她現在衝擊結丹,恐怕還在築基中期苦苦徘徊呢。這也讓慕沛靈沒有多加遲疑,就一口答應了韓立的條件。

    韓立坦言之後,二人的關係仿佛立刻近了一步。此女再和韓立說話,神『色』中隱隱透著一股親近了。

    接下來,韓立則和顏悅『色』的指導了此女一番有關結丹的問題。

    慕沛靈自知機會難得,全神貫注的聽著韓立指點,美目都不眨一下。

    足足小半日的工夫後,慕沛靈才自感收獲不小的要告辭離去。針對韓立的這些指點,她的確還有許多不足之處,要提前準備去了。

    韓立沒有多加挽留此女,隻是再多叮囑了兩句後,就任憑此女回子峰了。

    銀月則將此女送出了洞府。

    等銀月在回轉大廳時,韓立仍坐在椅子上,手中卻多出了一枚玉簡來,正用神識掃視著麵的內容。

    這正是記載煉製仿製七焰扇之法的,那枚玉簡。

    “主人,你真的要助此女一直修煉至結丹後期?”銀月悄然無聲的走到韓立一側,輕聲的問道。

    “怎麼,有什麼不妥嗎?”韓立將神識抽出,雙眉一挑的反問道。

    “這倒沒有!我隻是有些奇怪,以主人現在的身份,就是直接收一名結丹期女修做侍妾,也並非什麼困難之事。為何一定要對此女下如此大心思。”銀月目光閃動下,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經過這些年的觀察,此女品『性』倒也不壞,值得花費大力氣培養的。這一次收此女做侍妾,就並非隻是想利用她突破瓶頸了,而想真的培養出來一名得力幫手出來。以後我長時間閉關修煉,外麵就需要一名關係密切的人走動才行我現在是落雲宗長老,總不能一直不管不問『婦』人自顧自修煉吧。婉兒也不是那種愛『插』手宗門事物的人,估計也不願多管此等事情的。而我能看的出來,此女與我和婉兒不同,不是那種一心追尋天道的『性』情,修為到了一定階段後,恐怕就再也耐不住寂寞了。 如此一來,她替我管理下宗內事物倒也正好合適。”

    韓立冷靜的說出上麵的言語,頓了一頓,又開口道:

    “當然最重要的一點,還是那顛鳳培元功必須要女子心甘情願的配合才行。若不施予重恩,普通的結丹期女修,怎會願意輕易放棄修煉多年的功法,改修其它不知名的法決。我從築基期就開始幫助她修煉、結丹,甚至以後還可能給她凝結元嬰的機會。她這才不會有不滿之言。就像她說的那樣,若沒有我出手相助,她很可能此生就隻是一名築基期修士而已。所以就算我心中存了利用她的一些念頭,而她如今失去的隻是一些名份而已,我給她如此之多,也算是問心無愧了。”

    韓立說完這些話,輕歎了口氣,手中靈光一閃,玉簡也隨之消失不見了。

    “原來主人是這般打算,倒是小婢考慮不周了。”銀月偏了偏頭,嫣然一笑起來。

    “你以後也不會太清閑的。我現在已經進階元嬰中期,準備過幾日閉關一段時間愛,將那乾藍冰焰的最後一絲也徹底煉化掉。然後稍微參悟一下虛天鼎的開啟之法。洞府內的一切,仍舊還是交由你來處理。”韓立似笑非笑的瞅了銀月一眼,悠悠的說道。

    “主人將冰焰煉化到了最後一步,真是可喜可賀 。”銀月聞言先是一驚,隨後大喜,嬌容上滿是雀躍之『色』。

    “是啊,終於完成了開鼎的第一步,不知道下一步需要什麼條件,才能打開此鼎。好了,我也有些疲倦了。今日先休息一下,有什麼事情明早再處理吧。”韓立淡淡的說了一句,就從座位上站起,向臥室走去。

    銀月望著韓立消失的背影,則呆呆的在廳中想了一會兒什麼事情,也輕盈的走出了大廳。

    一夜無事,第二日韓立剛剛從打坐中醒來,銀月就前來稟報,說程師兄和呂洛二人過來了。

    韓立當即稍微洗漱一下,然後讓銀月打開了禁製,自己隨後到門口迎了出去。

    果然,老者二人正站在洞府外麵等候著。

    韓臉含笑的將二人迎了進去。

    在大廳中,三人分賓主落座,老者就先有些歉意的開口了:

    “韓師弟才歇息一日,我二人原本不應該現在就來打擾師弟的。但是事情有些緊急,就不得不來過來一趟了。”

    “兩位師兄,何必客氣!我們修仙之人隻要稍微休息一下,也就回複如初了。哪談得上什麼打擾。”韓立笑了笑,不以為意的說道。

    “師弟如此說,師兄也就安心了。其實昨日師弟剛走,古劍門和百巧院的幾位同道也聽說韓師弟返回了宗內,就一齊聯名發來了請函。要請我等師兄弟聚一聚。師弟雖然加入我們落雲宗一段時間了,但其餘兩宗的道友還未曾見過幾個吧。正好趁此機會見上一見。畢竟我們三宗從某種意義上說可是榮辱與共的。明日百巧院也正有一件煉製好的法寶舉行認主儀式,他們就將聚會時間訂在了那時。順便請我等和古劍宗的長老一同前去觀禮。”

    “認主儀式。我記得百巧院似乎在煉器上名氣不小。請我們去觀禮,那這件法寶應該非比尋常吧。”韓立有點意外,臉上『露』出一絲感興趣之『色』。

    “這個請函上沒有透『露』,不過滴血認主的是百巧宗新結丹的一名年輕弟子,聽說資質非常好。不到百年就結成了金丹。百巧宗的幾個老家夥對他寄予的希望可不小。”呂洛在旁邊也『插』嘴說道,並一翻手掌,拿出來一張金『色』請函,遞了過來。

    “這麼短時間就結成金丹,的確有些驚人。好吧,明日我就和兩位師兄去一趟。我也有些好奇了。”韓立微笑著接過請函看了一眼,無所謂的說道。

    “,師弟肯去自然最好了。聽說古劍門大長老金武環,也剛剛閉生死關出來。我沒有記錯的話,他這一次閉關的時間足有七八十年之久,而原先就是元嬰中期境界,不知出關後在修為上有沒有大進一步。”程師兄見韓立願意參加聚會,心中感到欣喜,含笑的說道。

    “古劍門大長老!”韓立怔了一怔,但隨即嘴角一翹的不妨在心上了。下麵他卻忽然打量了老者幾眼,眉頭緊皺了起來。

    “程師兄,我剛才用神識探查了一下你的身體,似乎情況不太好。師兄沒有在墜魔穀中找尋到延長壽命的丹『藥』嗎?”韓立有些擔心的問道。

    老者聽了韓立這話,臉上不禁顯出苦笑之『色』。

    “師弟不說,我也明白。我現在離大限來臨也就是有十餘年的光景,隨時都有可能坐化的。至於墜魔穀,我雖然在穀中撿到了一點寶物。但都不是延長壽命的靈丹,也命中注定之事。不過,我等修仙者隻要未能真正大道得成,生老病死也是天道輪回所在。沒有什麼好遺憾的。以後落雲宗也就要交付兩位師弟了。”

    說上麵的話後,老者倒神『色』平靜,顯然對這一天的到來,早就心中有了準備。

    

Snap Time:2018-01-20 09:35:47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