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五十九章喂丹


    第八百五十九章 喂丹

    一聽呂洛此言,程師兄也吃了一驚,急忙用神識掃了一下。

    結果發現韓立氣機內斂,瑩光內罩,分明真是進階元嬰中期的樣子。不禁愣在那。

    “我就知道兩位師兄慧眼如炬,很快就能看出來的。師弟在墜魔穀中的確有了一番機緣,才經過一番苦修後進階的。如此快就能進階元嬰中期,可是連我自己也沒想到的事情。不過,要不是知道婉兒有兩位師兄看護,不會出什麼大礙。我被困如此多年,早就焦急萬分了。哪有什麼心思靜下來修煉。這還要多虧兩位師兄了。”韓立感概了一聲,對二人一抱拳,說出了自己的感謝之言。

    “師弟說的是哪之言!南宮妹子既然認我做了大哥,看護其那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況且所謂的看護,其實我這做師兄的什麼有用的忙都沒有幫上,還是隻能讓弟妹困居冰中。慚愧的很啊!”程師兄終於從韓立進階的震驚中回過神來,一聽韓立此言急忙謙虛的說道。

    “師弟以不足三百年壽元就進階元嬰中期,說出去恐怕震驚了整個天南了。看來以後元嬰後期不用說了,就是進階化神期師弟也是大有可能啊!”呂洛也忍不住的說道,話語中滿是羨慕之『色』。

    以韓立這等恐怖的進階速度,在天南的修仙界的曆史上,恐怕還真隻有寥寥數人才可比肩的。這樣的修煉速度已經和個人的修煉資質沒有太大關係了。大半都是看個人的機緣造化了,這可不是強求來的。

    韓立自然口中謙遜了兩句,接著故意扯開了話題,問起了當年自己失蹤後在墜魔穀發生的事情。從當年親自見證大戰的人口中得到的消息,自然遠比其他人捕風捉影來的真實多了。

    老者聽到韓立此問,卻不禁苦笑了起來。

    原來當日韓立被空間裂縫吞噬後,那另一隻古魔暴怒無比,老者正覺『性』命不保之際,其他修士卻恰好趕到了。

    雖先到那的修士即使再和魏無涯他們聯手,仍然奈何不了同樣變身成雙頭四臂的另一隻古魔,反而不久就岌岌可危起來。在關鍵時候,那群慕蘭人總算趕到了。

    結果雙方聯手之下,總算困住了此魔。一場大戰後,在慕蘭那名樂姓女子召喚來的慕蘭聖禽協助下,終於重傷了妖魔,甚至那位慕蘭的仲神師還斬去了其一顆頭顱。最後,卻被古魔逃遁而走。

    在此戰中也有多名元嬰修士隕落,甚至南宮婉的那位師姐,也在古魔發狂的最後爭鬥中被那一團魔焰直接擊中身體,連元嬰都化為了灰燼。令狐老祖的情形稍好一些,但也身體被毀,隻有元嬰僥幸逃脫。

    最倒黴的還是鬼靈門的修士,那位鍾姓長老則直接被那古魔掏出了元嬰被吞噬了下去。

    整個鬼靈門入穀的修士,除了數名結丹修士外,高階修士進入全軍覆沒,不能說不讓人驚訝之極。

    剩下的發生的事情,則就和那黃元明告知的差不多了。原以為此魔會像記載的那樣,無法自人界存在太久的。這些人也沒有出穀後冒險去追殺。但是沒想到的是,此魔不知用了什麼方法,根本沒有一絲回歸異界的意思。反而在天南大開殺戒,到處吞噬修士元嬰,而最終激起了眾怒,而遭到了圍剿。

    聽到這時,韓立眉頭皺了下的問道:

    “有關圍剿此魔的大戰。我到聽說過一些外界的傳聞。說什麼的都有,但兩大修士和一名慕蘭神師同時出手了,難道真未能當場將此魔擊斃?以兩位師兄的身份,應該知道真實的結果吧!?”說出這話時,韓立表情不覺凝重了起來。那古魔的凶悍使現在想想,他還是覺得一陣陣的後怕。

    “圍剿此魔的一戰,我二人都未參加。但是據盟透過來的消息。那古魔的確受了致命的重創。但是還是被其施展一種古怪的秘術逃出了包圍。不過至陽上人等人一直緊追不放,想要除惡務盡的。結果竟一連追到了慕蘭草原邊上。因為忌憚突兀人的修仙者,才不得不放棄追蹤。不過這般多年過去了。這古魔都未在天南再現身,而且突兀人那邊的情形也風平郎靜,看來此魔不是真的重傷而亡,就橫穿慕蘭草原去大晉了。”老者給韓立細細的解釋道。

    “去大晉?” 一聽這話,韓立不禁臉『色』微變,但隨即又回複如常了。

    程師兄和呂洛自然看出了韓立有些話,不想講出來的意思。但二人識趣的沒有追問什麼。

    畢竟韓立現在的神通和境界都遠不是二人可比的,現在麵對韓立不覺有了一絲敬畏之心。

    韓立和兩人稍微再聊了一會兒其他事情,終於說出了自己在墜魔穀中已經找到了良『藥』,要先去給南宮婉去嚐試下解除毒咒的事情。

    二人一聽此言不大喜,南宮婉若是也能恢複如常,那他們落雲宗自然是實力更加大增,急忙也沒心思再聊下去,當即陪著韓立親自前往禁地。

    在禁地入口處,程師兄二人自覺停下了腳步,說要親自給守住此處,讓韓立盡管放心的去解除邪咒就是了。

    韓立沒有客氣,口中道謝了一聲,就獨自走入了進去。

    不久後他的身影出現在密室的石門前。

    望了望石門外的禁製, 自從上次離開後並沒有再被動觸的樣子。看來程師兄二人也隻是用神識探測了下南宮婉的情形,並未再破禁進去過。這倒讓韓立心中對這二人的舉動更加滿意。

    手中掐訣,一連數道法決打出,石門靈光閃動幾下後,一聲悶響後開啟了。

    韓立連上異『色』閃動,無聲無息的走了進去。

    石門再次落下。

    密室中的情形一切如舊,因為屋頂鑲嵌了月光石的緣故,並不覺有絲毫昏暗。而且因為有禁製存在的緣故,屋內始終潔淨如初,一塵不染、

    而冰壁閃爍著淡淡靈光,南宮婉一副女童模樣的仍封印在其中,雙目緊閉,臉『色』微白。

    韓立臉上一絲憐惜之『色』閃過,幾步走到冰壁前丈許處停了下來。

    凝望著南宮婉蒼白的麵容,韓立目中此刻全是複雜的神『色』!

    站在原地怔怔望著冰封中的南宮婉,不知過了多久,他長出了一口氣,莫瑞娜一拍腰間儲物袋,一個玉盒憑空出現在了手中。

    一手托著玉盒,靈一隻手掌衝盒蓋上輕輕一彈。

    盒蓋頓時彈跳而開,『露』出了一顆拇指大小的赤紅圓球,正是那顆火蟾獸妖丹。

    這枚妖丹在潔白無暇的玉盒中,忽暗忽明的閃爍紅光,顯得神秘絢麗。

    韓立眯著眼睛的仔細打量此妖丹半響,突然一張口,一團青濛濛靈氣將妖丹卷起,然後托著此丹向冰壁漂浮而去。

    這時一陣低低的咒語聲傳出,一道法決打在冰壁之上。

    冰壁藍光一閃,妖丹視若無物的融入了厚厚冰壁中,飛到了南宮婉嘴唇邊下。

    韓立從容的對準南宮婉一點指,南宮婉頓時如同木偶一般的嘴唇半張而開。妖丹趁此機會,瞬間飛入了檀口中。

    頓時南宮婉蒼白無血的麵孔,罩上了一層淡淡紅光,但布滿長長睫『毛』的雙目仍然緊閉不掙,沒有半絲清醒的跡象。

    韓立歎了一口氣,知道此事急不得,即使妖丹真有效也不是十天半月就可解去封魂咒的。

    但韓立也沒有馬上就此離去,隻是靜靜的站在冰壁前,凝望著南宮婉一言不發。腦海中不知為何,卻浮現了當年初見南宮婉時的驚豔一幕。

    時間緩緩的流逝而過。韓立站在冰壁前的身影,卻一直動也不動……

    大半日後,韓立才平靜的走出了密室大門。重新將禁製開啟。才按原路返回。

    程師兄和呂洛仍然守在禁地外,一見韓立出來自然關心的問了幾句。

    韓立勉強笑了笑,隻說還要觀察幾日才知是否真能解除封魂咒。

    因為連日趕路韓立也有些疲倦,沒有繼續和二人閑談下去。當和這二人先分手回自己的洞府去了。

    反正來日方長,有什麼事情以後的日子倒可以慢慢詳談的。

    韓立則化為一道青虹,直奔子母峰而去。

    在先前的談話中他已知。雖然他失蹤了二十多年,但是其洞府卻在老者和呂洛的嚴令下,仍然保持如初的。

    而作為他的侍妾,慕沛靈仍然一直居住在子峰之中,老者二人一直多加照顧的。如今此女已處在假丹期的境界,竟隻要年許工夫,就可以開始嚐試結丹了。

    這倒是一件意外之喜。韓立聽了心中一動。自然想起了顛鳳培元功的事情。

    要知道可以增加結丹成功率的各種靈丹妙『藥』,他還有不少。此女的資質又可算是絕佳之列。隻要他真動用全力助此女結丹,此女最起碼有七成以上把握可以安然結丹成功。

    可沒想到墜魔中另外有了一番機緣,竟未等此女結丹,他就先突破了此瓶頸。

    如此一來,這可和原先的打算不大一樣啊。

    不過這也沒有關係,顛鳳培元功的雙修功法對元嬰後期境界的突破,同樣有用處的。當然修煉此功法的火候肯定要更深些才行。此女也要結丹後期的修為,才能有用的。

    隻是原先設想的讓此女修煉此功法數十年,就可以采摘其元陰之身,然後隨其去留任意的想法,不得不改變了。

    畢竟按正常情況下,他可能二三百年都無法修煉至元嬰中期的頂階境界。如此長時間,要讓此女一直修煉顛鳳培元功這種功法,還真要好好培養一下了。畢竟顛鳳培元功可不是什麼頂階的功法,若沒有丹『藥』相助,此女短時間修煉到結丹後期境界,恐怕很難的。

    韓立心中想著,片刻後飛至了子母峰前。

    看著峰前的雲海禁製,韓立微微一笑。

    袖袍一拂,濃濃的霧海自行分開了一條道路。

    他不慌不忙的向主峰飛去。

    

Snap Time:2018-01-23 20:06:26  ExecTime: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