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五十五章脫身


    第八百五十五章 脫身

    天南東裕國的寧州,是緊挨墜魔穀所在之地昌州的一處不起眼的小州。

    此州內和昌州茂密無邊的山嶺地帶完全相反,到處都是黃土荒坡,罕有樹木、河流出現。故而居住在此州的修仙者,也是少之又少。隻有一些小型的修仙家族,占據著此州寥寥無幾的幾塊低劣靈脈,倒也逍遙自在,無人給他們爭搶什麼。

    在寧州西南邊,有一處叫做靈麟山的山嶺。就是此州僅有的幾塊靈脈之地之一。

    這座靈麟山麵積倒也不算太小,足有百餘之廣。但是山嶺的靈脈卻隻有區區十餘而已。

    僅僅是靈麟山的主峰和附近的兩座小山頭,才勉強可讓修士打坐修行。但就是這麼狹小的地方,卻同時有一大兩小三個修仙家族居住與此。正好分別占據著三座山峰。

    這黃、李、王三家,被迫在寧州這種靈氣匱乏的地方定居,當然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小家族。就是其中實力最強的黃家,不要說結丹修士,就連築基修士也隻不過隻有兩人而已。其餘的門人子弟,都是一些煉氣期的低階弟子,而且多以三四層等境界的居多。甚至三家還有數千根本沒有靈根的家族子弟,不得不居住在靈麟山外圍的地方。

    三家挨著如此之近,還能安然相處並無事端,平常交情自然也算不錯。甚至近百年來,三家弟子不乏互相通婚,結成姻親之好的。追究其根源,卻是這靈麟山雖然靈脈品質實在不怎麼樣。但是三家卻在主峰之頂共擁有一種不知名的奇異靈泉。

    此靈泉雖然不是靈眼之泉那種世所罕見的靈眼之物,但也是一口具有神奇效用的靈物。

    用此泉之水外加一些靈『藥』浸泡的靈茶後,可以讓煉氣期五六層之下的低階弟子,在一定程度上洗髓易經地。對以後的修煉大有好處的。這也是三家族雖然知道此地實在不是什麼好的修煉之地,仍然咬牙堅持在此不走的主要原因之一。

    不過,此靈泉雖然有此種奇異效果,但卻不是長年都可以使用的。而是每年隻有固定的幾日會有從地下湧出這種靈泉出來,每次的泉水也少地可憐,根本不夠三家分配的。

    如此一來,三家族中長老早年一番商量後,幹脆三家共同派人將這靈泉封死住。每隔十年才開啟一次。

    十年靈泉積攢的泉水數量就完全夠三家一次使用的。而每隔十年,也正好是三家新晉弟子成長出現的時間,也不會造成靈泉被浪費揮霍的問題。

    這區區一口靈泉就讓三家不得不綁到了一起。共同守護使用這等靈物。並每隔十年開啟一次靈泉,給家中年輕弟子服用好洗髓易經。

    而這一日,在靈麟山主峰的山頂之處,正在舉行聲勢浩大的靈泉開啟儀式。

    在一麵百餘丈高地烏黑山壁前,有數十名三家弟子排成數排,人人臉帶興奮的望著前方的一切。

    這些弟子。年紀大的不過十六七歲,小的才十一二歲而已。

    修為則大都是煉氣期三四層左右地,甚至才煉氣期一二層的,也大有人在。

    在人群最前麵,則有十幾名年齡大上許多的修士。都是煉氣期十層以上的存在。甚至其中有三名老者,修為都已跨入了築基期。一名中期,兩名初期。

    這十幾名修為‘高深’地修士,正在石壁前手中持著一杆杆法器。口中念動咒語不停,正進行解出法陣禁製的儀式。

    對麵高大石壁上麵貼著大大小小七八張顏『色』各異的禁製符籙,正閃動著忽暗忽明的靈光。

    此刻,在三名老者的帶領下,十幾名修士口中的咒語聲高昂急促了起來,同時三人手中的法旗隨之白光漸盛。

    片刻後,三名老者幾乎同時單手一揚,一道法決打出。化為一片霞光席卷而去。

    石壁上的符籙在法決所化霞光中一陣微顫後。紛紛飄落而下。

    這時後麵有幾名手捧玉盒、早已待命多時地弟子急忙衝上前去,將這些靈符一一撿起,小心的收進盒中,立刻又退了下去。

    這種禁製符籙對他們這樣的小家族來說,那也是難得的寶物,不容有失的。

    沒有了符籙禁製的石壁,冒出白濛濛的靈光,同時輕輕的顫動起來。

    頓時。包括三名老者在內地前邊修士。同時一舉手中法旗。顏『色』各異地纖細光絲從旗尖處激『射』而出,紛紛沒入了白光中不見了蹤影。

    石壁的晃動地更加劇烈了。然後在地動山搖的轟鳴聲中,石壁漸漸從中間自行的分裂成兩半,『露』出中間一大片十餘丈寬半圓形缺口出來。

    後麵三家族的眾年輕弟子,均都瞪大了雙目,急忙盯著缺口中的情形打量個不停。

    要知道這口靈泉可被三家族視若至寶的,普通的家族弟子很可能一生就隻有這一次親眼看見靈泉的機會。自然都不想錯過什麼。其實這口靈泉的真實模樣,家族中的三歲小孩幾乎都能口齒清晰的說出來。

    一個用潔白美玉砌成的三丈長、一丈寬的水池,正處在在缺口十餘丈之內的深處。一眼望去,隻有小半池清澈透明的泉水處在玉池中。純淨之極,竟仿佛一塵不染一般。

    更讓人感到其不凡的是,從這些池水中竟隱隱散發出一種說不出的清香,讓人聞了後隻覺通體舒泰,精神大振。

    那些年輕的弟子一陣的『騷』動,三名老者中居中的白麵無須老者,忽然一轉身,雙目『射』出淩厲精芒四下一掃。

    頓時所有『騷』動立刻平息了下來。

    這位正是黃氏家族的長老黃元明,修為已到了築基中期。可算是真正的靈麟山第一修士。

    不光黃氏家族的弟子對他敬畏有加,就是王、李兩家的年輕弟子,也同樣對他恭敬異常。

    “!還是黃兄的聲威管用。可以讓這些小家夥老老實實的聽話。”另一名灰袍老者見到此幕,兩眼一眯,笑嘻嘻的說道。

    “那是當然了。黃兄現在的修為已經到了築基中期的末期了吧。說不定還能更進一層,進入築基後期呢?”另一名青袍老者也羨慕異常的說道。

    “兩位賢弟說笑了。為兄都這一把年紀了。那還有機會再更進一層。這樣的機會,也隻有留給晚輩去做了。我們還是快些泡製出靈茶來,讓這些小家夥服用吧。這一次池中的泉水似乎比往年還多一些,這可是一件好事啊。”黃元明嘿嘿一笑後,客氣的謙遜道。

    另外兩名老者自然是其他兩家的築基期長老了。

    這兩家比其黃家更是不如,才隻能勉強培育出一名築基期修士撐門麵。黃元明和這二人也是多年的至交,故而對剛才的言語全然不以為意。

    另外兩老者也微然一笑,不再提此事,開始轉首吩咐各自家族的泡製靈茶的秘傳弟子上前,立刻開始泡製。

    當即每一個家族各有兩名弟子應聲飛出來,直奔水池而去。 但就在眾目睽睽,這些弟子尚未走到靈池邊時,卻突然出現了驚人的意外。

    隻見在水池上方三四丈處,忽然一陣低沉的雷鳴聲響起,接五『色』霞光閃了幾閃後,一個烏黑光球那間的憑空浮現。

    接著烏黑烏光的此球發出“茲啦”的怪異之聲,開扭曲變形,竟化為一道丈許長的空間裂縫出來。

    隨後“噗通”一聲,在眾修士目凳口呆之中,一個人影被一片五『色』彩霞席卷扔出,正好掉進下方的玉池中。

    然後這空間裂縫狂閃幾下,驟然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個人影一掉進水池後,口中發出一聲輕咦,身形一晃的站立了起來。目光朝水池前的眾修士望了一眼後,麵上『露』出一絲古怪之極的表情。

    以黃元明為首的三家修士,則早已驚駭的一句話也說不出口來。

    那名人影是一身青『色』儒袍的年輕男子,一見身掉出之地竟這麼多修士存在也略感意外,並有一絲尷尬之『色』閃過,但隨後又神『色』如常起來。

    身上青光一閃,在水池中的濕淋淋儒衫竟瞬間水氣蒸發,幹燥異常起來。

    “這是什麼地方?還是東裕國罵嗎?”男子看似隨意的一抬足,人就從水池中漂浮而出。然後目光一轉,很輕易找到了在場修士中修為最深的黃元明,淡然的問道。話語中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口氣。

    “這是東裕國寧州?不知前輩尊姓大名,能否賜教名諱?”黃元明早就用神識掃過來眼前男子的修為,結果心中大震,根本無法看出對方絲毫深淺。這說明對方最起碼也是結丹期的修士。而對方出現的情形又實在詭異之極,他自然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深施一禮後,小心異常的回道。

    另外兩名老者同樣感應到了韓立修為的深不可測,心中駭然之下,同樣深施一禮,滿臉的陪笑。

    “寧州……”年輕男子眨了眨眼睛,臉上神『色』不變,但口中喃喃的重複了一句,臉上現出一絲沉『吟』之『色』。

    這人自然正是,才剛剛從那靈緲園殘骸中逃脫而出的韓立。這時距離當初的墜魔穀大戰,已經足足過去了二十七個年頭了。

    

Snap Time:2018-01-23 08:30:07  ExecTime:0.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