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五十四章滯留


    第八百五十四章 滯留

    此處空間並不算高,韓立轉瞬間就接近了頂部。看著頭頂處灰蒙蒙的雲霧,他全身靈力運轉流動,雙目藍芒閃爍,停下了遁光。

    在明清靈眼之下,空中的雲層呈現了出了淡藍之『色』,但是這些雲層後麵卻有一層薄薄的銀紗狀東西,懸浮在高空一動不動。

    難道這就是那靈界修士布置的禁製。韓立心中一動,單手一抬,五指一張,一顆青『色』光球浮現在了手中。

    下一刻,光球飛『射』而出,無聲無息的融進了雲層中。

    片刻後韓立清楚看到,光球絲毫問題沒有的穿過銀『色』禁製,再飛出去十餘丈後,仿佛撞到了什麼,自行爆裂了開來。

    韓立神『色』一鬆,當即身上青『色』靈光閃耀而起,人就化為一道青虹,直接飛入了雲層之中。

    即使先前試探過了一番,韓立在穿過銀『色』禁製時,還是提心吊膽一下。好在安然無恙的通過,並沒有出發此禁製。

    看來這座靈緲園殘骸的禁製,竟然真的隻是針對古魔的而布置的。就不知道此『藥』園的四分五裂,是不是也和古魔有什麼幹係。

    韓立不知為何,腦中又了這種古怪的念頭。

    一過禁製後,韓立自然放心了下來,將神識和明清靈眼全開,一寸寸的在空間障壁上檢查起來。

    數十丈大小的麵積,不一會兒就檢查過了一遍。並沒有異常的發現。

    韓立完全從得到靈『藥』的驚喜中冷靜了下來,知道自己的麻煩恐怕要大了。

    他低首看了看下方,那些輕紗一般的銀『色』禁製閃閃發光有些惹眼。但猶豫了一下後,最終還是沒有過去研究什麼。

    那銀『色』火焰的厲害,他可記憶猶新地。可不想無故觸動此禁製,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韓立在空中又再檢查了兩遍後。歎了一口氣,終滿臉失望了從空中降落回到了地麵。

    “主人……”

    “沒有發現什麼。看此處真的完全處於封閉之中,沒有可利用的漏洞。”韓立麵無表情的說道。

    “這豈不代表,我們可能要永遠被困此地了。可以憑空劈開空間的神通,那可是化神期修士才有能做到的事情。”銀月也有些不安起來。

    韓立聽了此話,沒有反駁什麼,但眉頭的皺紋更深了三分。

    忽然目光閃動幾下後,他向一側的某麵空間之壁走去。

    銀月楞了一下後。隨後緊跟了過去。

    走到離空間之壁數丈遠地距離時,韓立也不說話的雙袖齊抖一下,頓時一陣金光後,數十口金『色』飛劍衝袖中飛『射』而出,然後在法決一下掐之下,轉眼間就在頭頂處凝聚成了一口金『色』巨劍,丈許來長。

    再一抬手,韓立衝此劍一點指。

    轟隆隆的雷鳴聲大響。金『色』電弧從劍上彈跳躍起,辟邪神雷被他毫不遲疑的激發了出來。

    接著又一張口,一縷紫『色』火焰輕飄飄的脫口噴出,也擊在了劍身之上。

    頓時巨劍上紫焰金光交織閃爍,霹靂之聲更是接連不斷。聲勢大增。

    韓立口中一聲低喝發出,巨劍在低空一個盤旋回繞後,化為一道金紫『色』驚虹,對準麵前的空間之壁狠狠斬下。

    一聲巨響傳出。前方爆發出了刺目耀眼的光團,整個空間都被震得晃了一晃,嗡嗡直響。

    韓立急忙兩書一掐訣,驚虹“嗖”的一聲飛『射』而回,驚人地光華一斂後,重新還原成了巨劍。

    而前方刺目光芒漸漸消去後,韓立凝神細看了一眼,眯起了雙目。

    銀月在後麵同樣也看的清楚。隻見前方空間障壁被巨劍斬切之處,絲毫破裂都沒有。僅僅扭曲晃動了一會兒,就安然無恙了。 此女嬌容上『露』出了一絲沮喪。

    而韓立目光閃動不停,不知在思量些什麼。

    “嘿嘿!小子,你這樣就想打破此處的空間了。這簡直是白日做夢之事!”大衍神君見韓立一擊未有絲毫效果,不禁懶洋洋的說道。

    “哦!看來前輩知道如何出去了。還請前輩賜教一二。”韓立聞言非但沒怒,反而心中一喜的開口問道。

    “想從此出去,先想明白了自己如何進到此地地。你真以為當初你和那古魔之魂的全力一擊。就能隨便打開空間裂縫。進入到其它空間。”大衍神君冷笑的說道。

    “前輩這話的意思是……”韓立臉『色』動了下,遲疑地問了一句。

    “很簡單。這的空間殘骸。原本就經過一番驚變才勉強保留下來的。經過這麼多年了,早已處在了泯滅的邊緣了。你剛才也看到了。障壁被巨劍一擊,都會搖晃不已。而據古書上記載,空間之壁顏『色』灰黃黯淡,正是整個空間不穩的先兆。多半你們在人界的一擊,又恰好擊在此地和人界空間的最薄弱之處。這才僥幸破開此空間,到的此地。”大漢神君冷靜異常地分析道。

    “最薄弱之處。我和銀月都已經尋覓過了障壁的每一處,並沒有發現異常之處?”韓立默然了一會兒,才緩緩又問一聲。

    “哼!愚蠢。空間的最薄弱之處,可並非指的是四麵八方的障壁。而是在這空間內部的任何一點上,都可能是的。你隻往四壁邊緣出尋找,自然沒有什麼發現了。而且真個空間已經不穩了,多半這個薄弱的一點,也在整個空間中遊走不定。你們好好尋找一下,應該不難發現地。”大衍神君地話語,帶了一絲譏笑之意,但一針見血的點指出了最重要地問題出來。

    “空間任何一點?”韓立一聽這話,頓時恍然了起來。

    他畢竟修為尚淺,對空間知識的了解,自然不能和大衍神君這等活了上萬年的老怪物相提並論了。但經對方略一提醒。也立刻了然與胸。

    當即韓立閉上雙目,將強大神識放出,開始在整個空間內一點點地搜尋起來。

    這一次耽擱的時間並不長,僅僅一盞茶的時間,就找到了想要找尋的東西。

    韓立也不起身,身形靈光一閃,化為一道青虹飛至了那座石亭之中。

    光華收斂後,韓立身形『露』出來。他立刻盯著亭中五六丈高處的某一點。倒背雙手的眸中藍芒閃動。

    那看起來空空如也,但是在韓立眼中卻隱隱有一個淡藍『色』光點存在那,隻有米粒大小,模糊黯淡的樣子。用神識仔細感應,附近還有微弱之極的靈氣波動散發出來。

    看來就是這了。韓立臉上『露』出欣喜表情,略思量了一下,手掌一翻,一柄血『色』小劍從手心處憑空浮現。

    “怎麼。你要動用此劍?”大眼神君地聲音,充滿了古怪之意。

    “不錯。先前的一擊我已經很清楚了。即使找到了最薄弱之處,憑我本命法寶的一擊,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破開障壁的。單以破壞力而言,自然以這口血魔劍威力最大了。我姑且試上一試再說。”韓立平靜的說道。

    “哼!我勸你還是不要白損耗元氣了。你先前施展了古怪秘術讓自己修為大舉提升。再和魔魂互擊之下才斬開的空間裂縫。現在的你,覺得有可能做到同樣的事情嗎?你現在唯一地辦法,就是趕緊將修為進階到元嬰中期,然後再借用那張有些意思的符籙和血魔劍。這樣還有幾分可能即開障壁的。”大衍神君不客氣的說道。

    “進階到元嬰中期,這可不是一時半會的事情。即使此地靈氣濃密異常,又有靈丹輔助,進階到元嬰中期也要二三十年地苦功才有可能!”韓立心一凜,吃驚的說道。

    “二三十年內,這個空間又不會塌陷,你怕什麼?若是在外界修煉,光憑打坐修煉。以你的資質沒有百餘年時間,進階元嬰中期的念頭也別想有。”大衍神君哼了一聲,似乎對韓立地貪心有些不滿。

    韓立臉上神『色』陰晴不定起來。

    他所指的丹『藥』自然就是絳雲丹了。有此丹『藥』相助,他才有把握三十年內修煉到元嬰初期的大圓滿境界,然後才能開始衝擊瓶頸。此丹『藥』的一味主要原料無法移植,也就代表他原本就必須在這空間將丹『藥』都煉製完畢才行。

    而在此空間苦修數十年再離開,韓立倒也沒有什麼好抵觸的。這的靈氣濃度之密,甚至比他原來布下靈眼之物的洞府。甚至還強上數分。這自然也算是一個難得的機緣。

    唯一讓韓立擔心地。自然是還被封魂咒所困的南宮婉了。他可急著回去用那火蟾獸妖丹給佳人解除毒咒的。

    不過南宮婉所留玉簡說過,她用秘術大概能將毒咒發作時間拖延上百年之久。耽誤這二三十年的時間,應該沒有問題才是。

    韓立細細思量了半天,不得不得出自己還真要困居此空間好長一段時間的結論,不禁苦笑一聲後,一臉的無奈之『色』。

    “銀月,你先將那些靈『藥』都采摘下來。我們即日起就開始煉製靈丹!”韓立抿了抿嘴唇,不再遲疑的說道。

    銀月在一旁,自然也聽到了韓立和大衍神君的交談。聽到有辦法離開此空間後,也就心安了下來。

    那種困居一處地滋味,她再也不想嚐試了。

    於是這時她嫣然一笑後,口中答應一聲,立刻從韓立手中接過一堆地瓶瓶罐罐,身形輕靈的飛到一邊,開始處理那些靈草靈木了。

    韓立則在石亭中間毫不客氣地盤膝坐下,再次將那塊記載上古丹方的玉簡拿出,仔細研究其絳雲丹的煉製之法。

    這的靈草有限,韓立自然不敢對煉製此丹有絲毫的馬虎之意。

    

Snap Time:2018-01-20 17:13:18  ExecTime:0.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