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五十三章絳雲丹與雪魄丸


    第八百五十三章 絳雲丹與雪魄丸

    “咦!這好像是菀夢果,已變成了深紫『色』。最起碼有了萬年以上『藥』『性』後,才會有這種顏『色』的。”大衍神君吃驚的聲音傳了出來。

    “這座『藥』園殘骸不知多少萬年沒人來過了。若是『藥』『性』沒有到萬年以上,我才覺得奇怪呢!”強壓住心中的激動,韓立保持冷靜的說道。沒有馬上『毛』手『毛』腳的就采摘什麼,而是靜靜的在那觀察了好半天,才轉身離開了,直奔另一處角落而去。

    “龍紋草”

    “風靈花”

    ……

    韓立每到一片靈草前,口中喃喃的叫出了這些珍稀異常或者外界早已滅絕靈『藥』的名字。

    這些『藥』草的靈『性』無一不是萬年以上,韓立一對眸子愈發的晶亮起來。

    “想不到,你對靈『藥』如此熟悉。你叫出名字的,有幾種我都不清楚『藥』『性』的。”大衍神君有些忍不住了,詫異的說道。

    “前輩莫非在取笑晚輩?這的靈『藥』,在下能認出三分之一就不錯了。其餘的靈草還需要前輩多指點一二了。”韓立抬首望了望其它方向的『藥』草,微然一笑的說道。

    “哼!老夫雖然對煉丹術略有涉及,但對此可並未深加研究什麼,也隻能幫你多認出數種罷了。那邊的是……”大衍神君也許覺得這是小事一件,沒有刁難韓立什麼,輕易的又指認出了其它幾種靈『藥』的名字和效用。

    韓立看了看點點頭,手掌一翻,一塊淡青『色』玉簡出現在了手中。他毫不遲疑的將神識沉浸其中,呆在原地一動不動,似乎在找尋什麼。

    大衍神君識趣的沒有出聲打攪韓立,一語不發起來

    足足過了一頓飯的工夫,韓立將神識從玉簡中退出。臉上『露』出了沉『吟』之『色』。

    此玉簡,正是落雲宗宋姓女子當日送給韓立的那塊,麵記載了不少的上古靈『藥』和丹方,他全靠此物才能在這『藥』園中辨認出如此多靈草靈木。

    但剛才韓立仔細看了一遍,這些上古丹方麵僅有一種可以馬上配齊材料加以煉製。其中一部分材料是這些剛剛辨認出地上古靈草,另一部分則是他在邊界賭戰和銅燈古寶贖金中得到的材料。兩者加起來,才勉強湊齊這叫做“絳雲丹”的煉丹原料。

    據丹方上所講,這種上古靈丹即使在蠻荒時期。也是一種難得一見的精進修為丹『藥』。對韓立這名元嬰初期修士來說,『藥』『性』甚至有一些浪費和過於霸道了。最佳的服用境界,應該是進入元嬰中期才更加的合適。

    元嬰初期服用了絳雲丹,不但要浪費部分『藥』『性』,還要承受經脈膨脹甚至撕裂的強烈痛苦。

    除了這“絳雲丹”外,還有一種叫做“雪魄丸”的靈丹,也大有希望可以煉成地。因為此種丹『藥』的主要材料從這『藥』園種的靈『藥』和原先材料中就可湊齊了八九成。還欠缺的數種材料雖然珍稀難尋,但在外界卻有機會得到的。

    這雪魄丸雖然不是精進修為的丹『藥』。卻是一種讓冰寒屬『性』功法修士修煉凡人冰寒之力更進一層的輔助靈『藥』。丹方上對此靈丹效果隻是簡單的一句帶過,並沒有詳細說明。不過需用如此多珍稀原料才能煉製成地丹『藥』,肯定非同一般才是。

    至於『藥』園中剩餘的靈『藥』,無法再湊齊什麼上古丹『藥』。隻能收集起來以備侯用了。

    韓立心念轉動間,就將這些靈『藥』的用途整理了出來。即使平時在冷靜沉著。這時也情不自禁的一陣陣激動!

    他進入元嬰初期也有些年頭了。雖然說一直處於忙碌之中,並未有機會真正閉關進行長時間修煉法力。但何嚐不是因為手中沒有合適丹『藥』,來促進修為增漲。故而下意識的四處活動,來尋覓自己地機緣。

    現在看來這番辛苦還真沒白費。自己的機緣還真的到了。

    若是這些絳雲丹的『藥』效真像丹方上說地如此神奇。此地靈『藥』數量足可以將他修為推進到了初期頂階,然後就可以嚐試突破瓶頸,來進入元嬰中期了。

    更何況將這些靈『藥』采摘一些回去移植,還可以繼續用綠『液』拉進行催熟。此後絳雲丹的數量就可以源源不斷。

    至於那冰魄丸對他同樣大有用處的。

    畢竟煉化的乾藍冰焰和紫羅天火可都是極寒的神通。正好用此丹『藥』來促進其威力。

    韓立心中計定完畢,長長出了一口氣,臉上難得的『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若一切真像他計劃的這般,那他此次闖這墜魔穀總算沒有白冒奇險了。毀壞地各種寶物和傀儡,與此相比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唯一讓他還有些牽腸掛肚的。自然還是那兩口丟失的摻入庚精的飛劍了。不過,這兩口青竹蜂雲劍都是他本命法寶,在主人未曾身亡之際,倒也不怕被誰強搶了去。大不了出去後多花費些心思,再去將飛劍尋回就是。應該不是多困難的事情。

    韓立並不知道飛劍落入了另一隻古魔手中,自然這樣想當然的思量道。

    韓立不再多想的單手往儲物袋中一拍,十幾口大小不一的玉盒從袋口中飛『射』而出,一一懸浮在了身前。

    韓立當即一躬身。開始小心地移植足下地靈草了。一等此種靈草中的一株移植進某隻玉盒完畢。他並不急著動其它相同地靈『藥』,而又帶著眾玉盒去相鄰的另一片靈『藥』地。

    不管認識和是陌生的靈『藥』。韓立全都打算不放過的先移植好一株再說。好等以後出了此空間,仍能將這些靈『藥』繼續催熟使用。

    不過,等韓立真按此打算做了一遍後,臉『色』卻沉了下來,變得很難看。

    因為這些『藥』園中的上古靈『藥』,其中就有三鍾竟無法移植。

    一株剛剛移植到玉盒中,就無故就自燃起來,化為了無有。一株則和他先前見到過的靈柱果一樣,一離開原來的種植之地,立刻枝葉枯黃,失去了『藥』『性』。最後一種靈草則更加離譜,才一碰觸其根部的泥土,那靈『藥』就如同受到了驚嚇一般,瞬間溶解消失,化為一灘『液』體留在了原地。

    韓立心中自大為懊惱,不是說這世間不可移植的靈『藥』並不多嗎。殼這麼小『藥』園一角,就出現了三種。

    最讓韓立鬱悶的是,其中一種靈草,赫然是煉製絳雲丹的主要原料之一。這可是一個糟糕透頂的消息。

    圍著赤紅似焰的這些火紅小草,轉了數圈後,韓立臉『色』陰沉似水。

    忽然間他想起了什麼,略遲疑了一下後,伸手往懷內一陣『摸』索,竟『摸』出了一個非木非金的綠『色』小瓶出來。

    正是韓立視若至寶的神秘小瓶。

    此瓶一般情況下,都被韓立用秘術貼身藏好的。除非身死,否則絕對無法被別人發現搶走的

    “這是什麼?”大衍神君有些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一件法器罷了。”韓立看似隨意回了一句。然後一隻手將小瓶平托手中,另一隻手則平靜的將瓶蓋打開。

    結果蓋子雖被打開了,卻什麼異象也沒有發生。

    再等了一會兒後,韓立緩緩的將瓶子重新蓋好,小心的收起,眉頭緊鎖起來。

    此空間沒有日月星辰,也沒有日晝之分。小瓶在此地失去了效用,倒沒什麼可奇怪的,但韓立心中還是一陣的鬱悶。

    這代表,他哪怕呆在此地經年不走,也一樣無法多得到些絳雲丹了。眼前的靈草能煉製出多少丹『藥』來,也就隻能得到多少了。

    心中一陣的煩悶,韓立歎了口氣,抬首看了看灰蒙蒙的天空,眯起了雙眼。

    不管丹『藥』的事情,他還有另一個更加迫切的問題必須先解決,就是如何從這空間中出去,重新返回人界。

    要知道,現在可沒有人和他再合力一擊了。

    而剛才他已用神識探測過來四壁,四周的空間之壁並沒有哪處有不穩或者有什麼異樣,全都渾然一體無縫可鑽。而天空和地麵,神識一探查進去,就被什麼東西反彈了出來。看來是有禁製存在於這兩處。

    地麵銀月已經使用土遁術潛入了進去,細細查看。

    他唯一要探尋究竟的,隻有上邊那灰蒙蒙的雲層,這一處地方了。

    可那魔魂才被這可怕禁製擊殺在眼前,韓立自然也不願輕易觸動此禁製,給自己惹下什麼大麻煩。

    正在低頭沉思之際,身前的地麵上銀光閃動,銀月身影浮現而出並急忙給韓立深施一禮。

    “主人。小婢已經查過地下的一切了。下方雖然有一個禁製,但已經殘缺不全。小婢順著缺口深入地下,找遍了各處沒有發現有何異常之處。恐怕讓主人失望了。”銀月有些歉然的說道。

    “沒什麼。地下原本就不太可能有什麼漏洞的。”韓立神『色』不變,緩緩的點點頭後,抬首望向了天空。

    “主人打算去空中探尋?”銀月一見韓立此舉動,卻有些擔心起來。

    “嗯!四周和地麵都沒有什麼漏洞。也隻能冒險到上麵看看了。既然那銀『色』火焰隻滅殺了古魔。此禁製雖然厲害,但對人類修士應該無大礙才對。不會有什麼事的。否則,我們難道真要困守此處一輩子不成?”韓立果斷異常的說道。隨後身上青光閃動,人就向空中飄浮而去。

    

Snap Time:2018-07-16 07:14:24  ExecTime:0.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