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五十一章意外驚變


    第八百五十一章 意外驚變

    龍『吟』聲一收,蛟影衝天飛起,然後一般盤旋後一落,鑽入韓立背部不見了蹤影。

    背脊處血光透體,立刻浮現出了一個血蛟圖案,由模糊到清晰,數寸大小,栩栩如生。

    這時韓立周身血光閃爍。從臉頰到手臂,浮現出拇指大小的血『色』鱗片,晶瑩異常。而頭上一陣劇痛後,也鑽出了一隻小巧蛟角,赤紅如血。手掌也變得十指尖尖,幻化出了堅硬異常的犀利指甲。

    猛一看,韓立變身之後竟和困在法陣中的魔魂有三分相似。隻是韓立仍是人類麵孔,身上出現的鱗片血紅欲滴。而魔魂兩顆頭顱均猙獰異常,鱗片是紫『色』的,

    韓立施展了降靈符,體內真元融合了蛟魂之力,修為瞬間進入了元嬰初期頂階,離中期隻不過一線之隔。

    如今他周身放出青紅兩『色』靈光,兩隻手掌同時抓住了血魔劍手柄,將全身法力狂注而入。

    血魔劍一陣巨顫,隨後血芒狂漲數丈,散發出刺鼻的血腥之氣。

    而韓立額上紅獨角,也因為蛟魂之力全開的緣故,鮮紅耀目,發出刺目光芒。

    韓立決心已下,既然將魔魂困在了劍陣中,就決不能讓另一隻古魔將其救出,否則讓萬一讓兩魔合體,那麻煩可就大了。

    但以另一魔物的遁速,根本等不到劍陣合攏,就已衝到了跟前。

    唯一辦法,就是主動出手,先將魔魂就此滅殺掉。隻剩下一個魔物,就絕不是後麵趕來的群修對手。

    雖然動用了血魔劍後患不小,還會真元大損。但他心中已想好,全力滅殺此魔後就立刻就會遠遁離開險地。不再摻和群修對另一魔物的圍攻。以免修為大降的他,出了什麼意外。

    他獨立解決了一隻魔物,想必其他修士也不會對此有何埋怨的。

    但此刻的血魔劍如同無底洞一般,轉眼間就吞噬了韓立大半的靈力。而

    血『色』劍芒伸縮閃爍不定,足有了六七丈之巨。聚集地靈氣之強,韓立自己也暗暗的吃驚。

    劍陣的魔魂見此情形,死死盯著劍芒,麵孔上竟漸漸『露』出了一絲懼意。

    “你想找死不成?人類修士如此不顧後果的驅使我們聖界的聖器。你想被魔化不成。”魔魂終於忍耐不住,兩顆頭顱同時厲聲喝道。

    韓立冷笑一聲,隻是繼續往劍中注入靈力,根本不加理會此事。

    魔魂頓時心中大怒。、

    它也知道,對方是存心要取它『性』命了。 當即麵孔上陰霾之『色』畢『露』!突然血芒一閃,竟手起刀落的將自己一隻手臂斬了下來。

    傷口處光滑如鏡,一滴鮮血也沒有留出,顯得詭異之極!

    但斷臂掉落的瞬間。早就被另一隻手一把抓在了手中。隨後一張口,數口精血噴到了其上,口中同時傳出低沉的上古咒語聲。

    斷臂馬上光芒流轉,血光閃動,它一陣扭曲蠕動後。竟化為一口和血魔劍近似地長劍。

    此劍白骨嶙嶙,遍布漆黑魔氣,略一揮動下,絲絲的魔氣衝天而起。

    魔魂將此劍往身前一橫。竟同樣將體內魔氣往劍中注入。劍上驀然出現了黑『色』劍芒,迅速巨漲。

    韓立見到此幕,有些意外,同時對此魔陰狠心中一凜。

    雖然不知道,對方用自殘手段變化出來的此劍有何威力?但明顯此手段非同小可。他可不敢有絲毫的輕視。

    心念略一轉動,他當即停止了法力的注入,猛然雙手持劍的將血魔劍一抖,對準劍陣中的魔魂。狠狠一劍斬去。

    他可不會給對方將那骨劍威力發揮極致的機會,立刻就發動了攻擊。

    十餘丈長地血『色』劍芒,無聲無息的劈斬而出,森然的向劍陣中壓下。

    劍芒未到,魔魂被鋪天蓋地的血腥之氣淹沒了,劍陣中的空間一震後,甚至開始扭曲變形起來,四下同時響起了莫名地嗡嗡低鳴聲。

    魔魂心中駭然。這種情形出現。分明是已經將此劍發揮到極致的表現。而它若沒有記錯的話。他們魔界聖器,人類修士似乎不可能發揮出一半以上威力的。這難道和對方剛才地變身有什麼關係。

    此魔雖然經曆過上古大戰。但也不知道後來的人類修士竟研究出“降靈符”這種不可思議的符籙。自然對此一頭的霧水。

    不過眼下『性』命堪憂,此魔顧不得細想此事,隻能無奈的將才注入稍許法力的骨劍急忙向上一撩,兩顆頭顱同時發出一聲大喝。

    一道比血芒小了近半的烏黑劍芒,在尖鳴聲中從骨劍上斬『射』而出,直接迎向了空中的血芒。

    片刻後,兩道劍芒撞擊到一起!

    “轟”地一聲,如同晴天霹靂般的巨響從高空傳出。兩道劍芒瞬間交織糾纏到了一起。一圈圈颶風般的氣浪從劍芒撞擊處爆發而出,將銀發老者吹的向後連退十幾步,才堪堪穩住了身影。

    至於韓立借助接近元嬰中期的高深修為,隻是身形晃了幾晃,小退半步,也就不動了。

    而魔魂更是視這氣浪如無物,根本未動一步,隻是臉帶一絲緊張的注視著天空。

    讓韓立和魔魂同時驚訝的一幕出現了。

    氣浪剛一吹過,一枚烏黑無光的拳頭大圓球,在劍芒交織中突然詭異地浮現而出,並且迅速變大扭曲拉長。

    轉眼間,一道四五丈長、數尺寬地黑乎乎東西,一下出現在了劍陣上空。

    韓立一呆之下尚未明白怎麼回事時,大片五『色』霞光就從這長條狀東西中,一閃即逝的傾斜而出。

    因為距離太近,霞光速度太快,魔魂和站在劍陣邊緣出地韓立都沒有絲毫提防的就被這霞光罩住。然後在一股巨大吸力下,直往空中席卷而去。倒是那退在十幾步外的老者,僥幸未被罩在其中。

    “不好!這是空間裂縫!”

    轉瞬間,韓立就醒悟了過來。頓時心中大驚之下,就要強行從霞光中破光而出。

    但是一提運法力不要緊,韓立“唰”的一下,麵無血『色』起來。所有靈力驀然從體內消失地無影無蹤,竟沒有一絲法力無法提起。

    韓立出了一身的冷汗。眼見就被那空間裂縫吞噬而進,手忙腳『亂』下隻能向下方布陣的青竹蜂雲劍用神識驚慌的一招。而同樣被吸進霞光的魔魂,似乎和韓立麵臨同樣的遭遇,臉上也是滿臉的驚恐之『色』。

    霞光一閃,韓立和魔魂絲毫抵抗沒有的就被那黑『色』空間裂縫吞噬了進去,而下方這時才發出一陣清鳴聲,上百道金『色』劍光同時在四周浮現而出,然後紛紛化為數尺長地金紅向那裂縫中激『射』而去。

    與此同時。遠處一聲暴怒之極的厲嘯聲由遠及近的傳來。接著遠處一團黑『色』魔焰閃了幾閃後,竟瞬移般的出現在了空間裂縫附近,魔焰一閃即滅,現出一具魔神般的巨大身影。正是另一隻占了魔軀的古魔。

    此魔眼見魔魂被卷進來空間裂縫中,不禁驚怒交加。卻絲毫不敢踏入那霞光籠罩的範圍內。不過正好看見韓立最後幾把青竹蜂雲劍正向裂縫中飛去,想到不想的單手衝這些飛劍虛空一抓。

    頓時一隻巨大魔爪憑空在這些飛劍上空閃現,然後一把向眾飛劍撈去。

    結果大部分飛劍清鳴一聲,立刻通靈之極地躲避繞開。激『射』進了裂縫中。隻有兩口金光躲避不及,竟被魔爪一把抓到了手中,無法動彈分毫了

    而就在這時,一團紫『色』火球也呼嘯一聲的不知從何處飛『射』而來,一山之後竟也跟著飛入了裂縫中。

    高大古魔微微一怔,正想再做什麼舉動時,空中裂縫卻突然間晃了幾晃,迅速的縮小彌合。轉眼間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此地頓時間,隻剩下從魔和不遠處目瞪口呆的銀發老者。

    古魔怔怔地望著空間裂縫消失的地方,臉上神『色』驚疑不定,然後臉『色』猛一扭首瞅向了老者,猙獰的麵孔上『露』出了暴虐的神『色』。

    銀發老者一驚,急忙抬手放出了一口黃『色』飛劍,護住了全身,然後緩緩後退。同時心中暗暗叫苦不迭。但他目光下意識地左右一轉之下。臉上又『露』出了驚喜之『色』。

    “咦!這不是程道友嗎。此地倒底出了何事,這是什麼魔物?”一聲淡然的聲音忽然從遠處傳出。一隊身穿綠袍的修士出現在了百餘丈之外的地方。

    而為首的一名綠袍老者,看著雙頭六臂的巨大古魔,不禁麵現出吃驚之『色』。

    此人正是禦靈宗的大長老東門圖。其後麵的三人,則是五行靈嬰中殘存地三人。

    “不錯,老夫也有此疑問!”幾乎與此同時,另一方向也一句陰沉的話語聲傳出。接著也有十幾道靈光飛『射』而來,人人均都一身黑袍,卻是鬼靈門弟子的模樣。帶隊開口說話的正是鬼靈門的鍾姓長老。

    這兩隊修士,均都看到了空間裂縫消失的最後一幕,一個個全都驚訝萬分。

    “這話說來可就長了。還是先對付此妖魔再說吧。不過諸位道友千萬當心,此魔厲害之極,稍不留神就有殺身之禍的。”銀發老者苦笑了一聲,隻能強大精神的如此說道。

    東門圖和鍾姓老者麵帶疑『惑』地互望了一眼,當即也不說話,立刻警惕萬分地帶領身後修士靠攏過來,將身高數丈的魔物,遠遠圍到了中間。

    魔魂兩顆碩大鬼頭緩緩轉動,打量一下四周地人類修士。

    一張麵孔的嘴角抽蓄了一下,現出了濃濃的殺機。另一張麵孔,卻『露』出了似笑非笑的表情,目中閃過譏諷之意。

    它也不說話,四隻手臂輕輕虛空一揮,四口漆黑如墨的巨大光刃,就同時浮現在了手中。微微一抖之下,每口巨刃上都傳出了刺耳的尖鳴聲。

    銀發老者一見這熟悉異常的一幕,臉『色』馬上變得難看之極。

    

Snap Time:2018-04-23 19:20:05  ExecTime:0.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