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四十三章飛蛾撲火


    第八百四十三章 飛蛾撲火

    隻見遠處的天邊光芒一閃,高空處浮現出了一大片黑紫兩『色』異芒,流轉閃爍不停定,遮蔽了半天空。而在其下,一朵數畝大小翠綠欲滴的綠雲,冉冉升起,滴溜溜的在異芒下緩緩轉動,頓時綠雲異芒交織之下,傳出了轟隆隆的響聲。

    而那巨吼聲正是從那隱隱傳來。

    這黑紫兩『色』異芒中流『露』出驚濤駭浪般的滔天魔氣。而這種魔氣三人全都熟悉異常,分明和‘南隴侯’剛剛幻化出雙頭四臂後流『露』出的氣息一模一樣。隻是遠遠不如現在浮現在空中的魔氣如此的驚人。遠遠感應一下,就仿佛能讓人窒息一般。

    讓令狐老祖『色』變的是,黑紫異芒和那綠雲正向他們所在位置快速移動,不久就要接近的樣子。

    “腹屍毒雲!那是魏道友毒功所化雲霧,普通修士粘之立斃。我曾經見過魏道友使用過一次。”白衣女子一看見那綠『色』雲霧,麵『色』一喜的說道。

    韓立和令狐老祖聽了此言,卻麵帶古怪之『色』的互望了一眼,均都從對方目中看出了深深的驚懼。

    那綠雲雖然聲勢浩大,但明顯被那黑紫異芒壓在了下麵。不知和魏無涯交手的是什麼魔物,竟連元嬰後期修士也不是對手似的?但如此驚人的氣息傳來,肯定不是剛剛從這溜走的‘南隴侯’。

    白衣女子也不笨,一看韓立和令狐老祖神情頓時也想明白了此理,神『色』陰沉了下來。

    “我們還是……”

    女子猶豫了一下,開口想提議什麼時,一道陰冷的神識忽然從三人身上掃過。白衣女子聲音噶然而止。

    而韓立心中一凜,令狐老祖麵『色』更加難看起來。

    “現在我們三人也被那邊的東西鎖定住了,再不走的話。恐怕就走不了了。剛才對我們出手的魔物也跑到那邊去了。若是聯手也對魏道友出手的話,恐怕魏道友修為再深,也支持不了多久的。兩位是打算過去助魏道友一臂之力,還是打算就此分手,等魏道友隕落後被這些魔物各自追殺,然後各安天命。”沉默了片刻,韓立麵無表情地說出了冰冷的話語。

    他剛剛用神識向那黑紫異芒下探尋了一下,結果麵的靈氣波動實在驚人。神識根本無法靠近分毫。這讓他的心微微一沉。說明爭鬥中雙方的修士,修為都遠不是他可比的。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聽了韓立這話,不禁麵麵相覷。

    若是有可能的話,這兩人才剛逃的『性』命,自然不想再去和剛才地魔物拚命。但是就像韓立所說的那樣,一旦牽製魔物的魏無涯失手,他二人可沒有什麼把握,從穀中逃脫的。畢竟此刻已經深入內穀中心所在。

    況且萬一魏無涯沒有斃命。以後知道了他們見死不救的事情,那身為九國盟的修士,那他們以後的麻煩可就大了。他兩人可還是各自宗門的大長老,還會為掩月宗和黃楓穀帶來大禍地。

    但要讓他們為了門派,就舍命摻和這種一絲把握沒有的拚鬥。這兩人也不甘心的。此時兩人滿麵的遲疑。

    韓立心中冷笑一聲,雙手倒背的望著『逼』近地天邊黑紫『色』異芒,不再說什麼了。

    “我三人中以韓道友神通最大,不知道友如何打算的?”令狐老祖眉頭皺了皺。吐了一口心中的鬱悶後,突然間問起韓立來。

    “我?嘿嘿……”韓立沒有馬上回答,笑而不語。

    令狐老祖見此,苦笑一聲,隻能暗罵韓立是個小滑頭。

    否則,隻要韓立出口建議三人立刻遠遁離去。那魏無涯日後追究起來,他和女子就有借口將此事推到韓立身上了。

    就在令狐老祖有些尷尬之際,韓立突然發出了一聲輕咦。

    “咦!竟然有其他修士到附近了。不過這也難怪。如此大的聲響。恐怕方圓數千餘地修士,都會被引來吧。”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聞言一驚,順著韓立目光急忙望去。

    隻見遠處戰團的一側,果然隱隱有靈光閃動,真有一隊修士向那異芒綠雲下飛遁而去。

    “怎麼是他們。他們去這麼危險的地方作甚?” 韓立這剛用神識仔細掃視一下這些修士,心中猛然一震。

    那隊飛往爭鬥處的修士共有三人,他竟意外的認得其中兩人。

    一名就是和他做過交易的天晶真人,背後仍跟著兩隻惡鬼傀儡。但此刻它們身上傷痕累累。有隻傀儡還隻剩下一隻手臂,似乎經曆過一些事情的樣子。

    另外一人則是落雲宗的銀發老者。韓立地那位程師兄。

    至於最後一人,則是和程姓老者一齊入穀的一名陌生老者。至於原本應該存在的另外一名年紀甚大的修士卻蹤跡全無,想必出了什麼意外。

    看清楚這些人後,韓立臉『色』陰霾了下來。

    看來這幾人是被這的驚人爭鬥吸引過來了。說不定還誤以為是修士在為什麼異寶而爭鬥呢!若知道這非但沒有寶物反而有吞噬元嬰的魔物,想來這幾人早就躲得遠遠的了。

    因為距離實在太遠,韓立即使用傳音術阻止也已經遲了。這幾人轉眼間就接近了戰團。想必現在的魏無涯,很高興來幾個替死鬼,幫其分擔一下壓力地。但銀發老者幾人可就危險了。

    別人如何,韓立不會管。但這位“程師兄”在落雲宗對他不薄。他一向恩怨分明,總不能眼睜睜地看著此人在眼前送死去。看來隻有同樣過去一趟了。

    韓立心中無奈的想道。

    他原來地打算,雖然不是立刻拔腿就走,但也沒有貿然直接慘乎古魔和魏無涯爭鬥的意思。而是打算悄悄潛過去,看一看魏無涯和古魔爭鬥的具體情形再說。

    若隻是稍處下風,他自然會出手相助纏住那位剛過去的魔魂。畢竟身為人類修士,他也不想看到沒有牽製地古魔在穀中大開殺界。四處吞噬元嬰。

    但若是魏無涯完全不行,已經堪堪不支了。他也不會將自己葬送其中的,還是趕緊開溜以圖自保的好。這隻能算是穀中眾修士的一劫了。麵對連元嬰後期修士都大敗的對手,他可沒有力挽狂瀾的本事,能保住自己小命就不錯了。

    但現在銀發老者一行人貿然衝向了戰團,韓立臉上陰晴了數遍,也隻能硬著頭皮摻和進去了他

    若是實在太危險,他大不了再使用血影遁逃命就是。隻是施展此秘術的時候。可要掐準了方向,可別一遁出後,立刻撞進了哪個空間裂縫中去了。危險還是不小的。

    不到萬不得已,韓立還是不會施展次遁術地。

    思量清楚一切後,韓立猛然一轉身,衝身旁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冷聲說道:

    “既然有其他道友出手相助了。麵對這吞噬修士元嬰的魔物,我等自不能袖手旁觀了。無論兩位道友是否過去,韓某就先過去了。隻是兩位現在離戰團如此近了。恐怕魏道友早已經發現了兩位的存在。事後可不好向魏兄交待啊。”

    用七分警告。三分威脅的語氣一說完這話,韓立就一跺足,化為一道青虹直奔戰團破空而去。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聽完韓立的言語,愣在了原地一時無語。

    就這片刻的耽擱,那黑紫異芒和綠『色』爭鬥的越發激烈了。此刻離他們不過十餘地了。那魏無涯若是有心。神識隻要略微一掃,他們二人還真地無處可藏。

    韓立這幾句話倒不全是恐嚇之言。

    “走吧。韓道友說的沒錯。我等身為人類修士,除魔衛道的確是義不容辭的事情。”令狐老祖思嘴角抽蓄了一下後,苦笑的衝白衣女子說道。

    女子臉『色』陰沉。同樣知道其中地利害關係,也隻能無無可奈何的點點。

    好在這麼多修士一齊出手,就是再厲害的魔物,自保就能夠做到吧。

    這二人懷著僥幸之心的化為兩道驚虹,硬著頭皮地也飛遁過去。

    他們不知道,在他們身後百處,禦靈宗的大長老東門圖正帶三名綠袍人向這飛遁而來。

    原本五行靈嬰轉化的元嬰修士如今隻剩下了三人。其餘兩人想必隕落在了空間裂縫和禁製中了。

    可他麵上絲毫失落之意都沒有,反而有些興奮的不時望向遠處的天邊。那的靈氣波動劇烈異常。即使他在百外都感應的清清楚楚。多半是什麼修士在為寶物大大出手,他自然過去看個究竟,看看能否混水『摸』魚了。

    而在另一方向上的三百外之地,鬼靈門地鍾姓長老也帶著一隊鬼靈門弟子向戰團處趕來,臉『色』陰沉之極。

    此次進入墜魔穀雖然有路線圖可走,還是在途中有兩名弟子遭到了意外,形神俱滅在了可移動的空間裂縫中。

    而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費盡千辛萬苦才找到的靈木。上麵的靈燭果竟然被早一步被人摘走了。這讓他修養再深。也差點氣炸了肺。

    這些靈果可是他能否進入元嬰後期的關鍵。因為靈果被摘走的痕跡還新鮮異常,而靈燭果又必須馬上入『藥』煉丹。故而得手之人決跑不遠地。

    他立刻帶著弟子在附近四處尋覓。可惜如此多天過去了,還是一無所獲。

    正當他垂頭喪氣地準備帶弟子按原路返回時,結果先是一陣氣浪撲來,差點讓門下弟子全軍覆沒。幸虧他身懷一件頂階防禦古寶,這才有驚無險的躲了過去。

    接著遠處又傳來了如此驚人地靈氣波動,這讓他心中一動,立刻想起了搶摘靈柱果的修士,當即按耐不住的待人飛遁而來。

    

Snap Time:2018-04-19 23:45:54  ExecTime:0.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