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四十二章雙頭四臂


    第八百四十二章 雙頭四臂

    “聽你的口氣,好像親眼見到過似的。你不是未曾進過墜魔穀嗎?”韓立心中一動,有心的多問了一句。

    “哼,沒見過難道不能聽人說過。當初老夫入穀的幾位好友雖然神通遠不及本人,但也不是普通的修士,可聯手之下還隻有一人得以垂危逃脫。可見古魔魔功的厲害了。”大衍神君哼了幾聲,大有點醒之意。

    韓立聽了一笑,正想開口再問時,遠處正在逃竄的黑氣中突然傳來痛楚的大吼聲,接著黑濛濛魔氣中驟然間刮起一陣龍卷之風,所有黑氣被一卷而散,『露』出了麵的‘南隴侯’。

    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一看清楚對方後,臉『色』頓時大變,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還是人嗎?

    眼前出現的‘南隴侯’徹底成了一個雙頭四臂的怪物。脖頸一前一後,一大一小,有兩個猙獰的頭顱,肩頭正反則長著四隻奇長過膝的魔臂。

    前一個頭顱臉上浮現了一塊塊的紫『色』鱗片,額頭上也生出一隻數寸長的白角。但從眉目鼻眼和大小上看來,仍然是原來的頭顱。

    但在此頭顱脖頸後,硬生生擠出來的另一個稍小些頭顱,則完全是一副妖鬼樣子。

    雖然同樣額上生角,臉頰帶鱗,麵目中間卻是青麵獠牙,烏黑嘴唇一張一合之間,一截黑紅發紫、遍布肉刺的長舌竟吐出尺許來長,在一閃即縮。猶如毒蛇一般。

    更讓人心寒的是。此頭顱雙睛中的瞳孔狹窄似縫、閃著銀白『色』的寒芒,眼珠轉動之間竟不含一絲感情,一看就絕非人類能有的。

    不光頭顱,自脖頸以下的身體和四隻長臂同樣遍布深紫『色』地鱗片,密密麻麻的包著風雨不透,十根手指尖端則直接長出類似骨刺的指甲。一張一合之間,閃著銀白『色』的光芒,鋒利無比的樣子。

    見到這幅讓人不寒而戰的可怖樣子,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雖然心中一凜,但兩人也是活了不知多少年的元嬰修士,自然不會就此被嚇到。一見‘南隴侯’現形後站在原地不動起來,不約而同的指揮寶物攻了過去。

    五『色』光柱一閃,瞬間將‘南隴侯’罩在了其中。

    令狐老祖心中大喜。趁此機會,白『色』巨環緊接著套下。

    魔魂正麵頭顱麵無表情,如同死人相仿,但後麵地則大嘴一咧,嘴角泛起一絲譏諷之『色』。

    眼見巨環一閃之後,驟然浮現在頭頂之上直落而下,身處五『色』光柱中的他四臂輕盈一揮,驀然四隻魔手紫光閃動。竟一把將那巨環牢牢抓住,動作絲毫不見遲緩。

    這一下,令狐老祖吃了一驚,但急忙法決緊一催。那圓環光芒四『射』,一陣的急顫想要掙脫而出。但四隻大手如同鐵鑄一般,根本無法晃動分毫。

    魔魂後麵的頭顱更是獰笑一聲,驀然一張口,一團漆黑如墨的『液』體脫口噴出。正好擊在巨環上。

    原本靈光閃爍的古寶一被黑『液』噴中,哀鳴一聲靈光盡散,同時變得漆黑如墨,閃爍起妖異的烏光起來。

    “我的銘陽環?”令狐老祖大驚地失聲叫道。圓環顏『色』一變的瞬間,他竟一下斷掉了和圓環古寶的心神聯係,麵『色』一下蒼白無血起來。

    這魔魂竟然有辦法汙穢掉古寶,並搶過去自己用,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這時。魔魂四隻魔手中的三隻鬆開了圓環,隻有一隻魔手抓緊此物輕輕揮舞幾下,一片環幻影重重疊現。 兩個頭顱上均『露』出了滿意之『色』。

    “不錯,不錯!我正愁手中可用寶物太少呢,這件馬馬虎虎正好合用。”魔魂前麵頭顱宗口吐人言道。同時另外三隻手臂往身上一模,光芒再閃,另外兩隻手中也多出了一件黑『色』旗子和一口同樣閃著黑芒的小劍。最後一隻手,仍赤手空拳著。

    “嘿嘿!雖然我現在頂多魔化幾件你們修士地寶物。但就這幾件也足夠應付一陣了。”魔魂陰陰的一笑。

    而韓立剛才因為分心布陣。讓金弧和火球速度一緩,遠遠落在了後麵。至於金『色』噬金蟲群原本跟的不慢。但一見魔魂顯出了雙頭四臂後,竟然有些畏懼的不前起來,隻是不停地在原地盤旋起來。

    韓立心中一驚。通過心神相連,他自然能感到這些噬金蟲本能的畏懼,心中一陣的驚疑。

    更何況一見此魔使出雙頭四臂的魔功,他頓時想起了梵聖真片上的圖像和蒼坤上人洞府中供奉的三頭六臂的那尊妖魔之像,不知三者之間到底有何聯係。

    而魔魂手中的那件旗子,正是魯姓老者地驅使狂風的風旗古寶,而小劍看起來也眼熟的很,稍一思量也就想起起,此物竟是古修遺骸古寶中的一件。沒想到都被其汙穢掉了拿來使用。

    不過不管到底有何關聯,現在自然不是尋根問底的時候,他必須激怒此魔,將其引進大庚劍陣中才行。

    想到這,韓立臉『色』陰沉的猛然一催噬金蟲群,同時辟邪神雷和紫『色』火球速度一快,一齊撲向此魔。

    魔魂見此,兩個頭顱同時發出了抑揚頓挫的怪笑聲,驀然脖頸上一陣的模糊,頭顱間竟突然地交換了位置。前邊頭顱一下朝後,而惡鬼頭顱跑到了正前,不停地伸吐著紫紅的舌頭,而實在詭異之極。

    變身後地魔魂冷冷盯著韓立氣勢洶洶的攻擊,顯然沒有避讓的意思,他四隻手臂輕輕一揮,同時高舉手中的三樣寶物,頓時小劍、法旗、還有圓環同時烏光大放。

    眼看韓立和這古魔之魂又有一場大戰。

    但就在這時,忽然一陣驚雷般的怪吼聲從遠處轟隆隆的傳來。此吼聲音之巨,如同如狂雷滾滾,從遙遠的地方陣陣的傳來。似乎聲音的主人正暴怒異常,狂『性』大發地樣子。即使令狐老祖等人隔著如此遠聽來,一聽此聲仍不覺心神一震。麵『露』駭然之『色』。

    韓立聽到這般驚人的吼微微一怔,對麵魔魂的兩顆頭顱卻同時臉『色』大變。他忽然將手中寶物一收,身形一晃,想也不想的化為一道黑芒向後飛遁而去。同時口中也發出近似的長嘯聲,飛轉眼間就馳電掣般遠去。

    看其去的方向,正是那嘯聲發生處。

    韓立先是愕然,略一遲疑後,就伸手一點指。將金弧、紫羅極火和蟲雲都暫停了下來,然後眯著眼睛瞅著依化為一個黑點的魔魂,神『色』有些陰晴不定起來。

    他記得沒錯的話,那厲嘯發生處正是前不久驚人氣浪爆發處,也是所得墜魔穀地圖上地標注地點。難道那真有什麼驚人的大事發生。

    不過魔魂飛走的如此匆忙,並且口發出那嘯聲加以呼應,不會是那還有另一隻古魔吧?

    韓立轉眼間就將一切可能思量了一遍,滿臉的沉『吟』。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白衣女子和令狐老祖見魔魂驀然掉頭遠去,卻心中同時大鬆。臉上神『色』一緩。

    白衣女子持之依仗的寶物“凝光鏡”都無法困住變身後的‘南隴侯’心中一直處於忐忑不安之中。

    而令狐老祖雖然失去了一件寶物,大為痛惜,但『性』命能夠保下來,心中也同樣暗叫僥幸。若不是在這恰好撞見了韓立。他和掩月宗的大長老還真是凶多吉少啊。

    原本和他們一齊入穀的另一名交好地修士,就是不及防之下,被‘南隴侯’一把掏出元嬰而亡的。

    現在眼看那魔魂真的遁出極遠,不可能再返回時。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互望了一眼後,終於向韓立這邊靠攏而來。

    剛才韓立展現的神通實在驚人之極,他二人自不可能就這般一語不發的就飛離此地。

    “韓道友,這一次老夫可要多謝你地救命之恩了。否則,老夫此劫難逃的。”令狐老祖一拱手,客氣異常的說道。同時他目光一轉,不禁打量了韓立身側一動不動的虎妖傀儡和散發陰寒氣息地天絕魔屍,心中暗歎了一聲。不禁有一分妒意升上心頭。

    對方如此年輕就有了這般多寶物和神通,以後修煉之路真是不可限量啊!看來當初和對方先定下了援手黃楓穀的約定,還真是作對了此事。隻要對方肯出手,黃楓穀就是遇到再大的劫難,在千年之內,都應該足以自保了吧。

    至於南宮婉的師姐,雖然此前和韓立有過不愉快之事,現在也隻能勉強一笑的同樣謝道:

    “妾身也多謝道友的大恩了!”白衣女子還有些抹不開臉麵。聲音有些冷淡的樣子。

    至於找韓立報仇。見過韓立的如今地神通後,此女徹底熄了此心思了。

    “救命之恩談不上。韓某也是自保而已。現在兩位道友有何打算,有沒有興趣再跟上去看看?”韓立鎮定的一抬手,將金弧等東西召回,或收進了體內,或收進袖中,才不緊不慢的說道。

    “韓道友說笑了。那東西厲害異常,也隻有元嬰後期修士能對付了。我二人怎會再尾隨追去。”令狐老祖想也不想的連連搖頭。

    白衣女子沒說話,但臉上的神『色』卻深以為然的樣子。

    “既然這樣那就算了。韓某雖然心中感興趣,但若一人前去也有些冒失了。在下就在這和二位分手吧。”韓立心中有些遺憾,若是有兩位元嬰修士肯陪他一齊去的話,他倒還真想看看遠處地方倒底發生了何事。但孤身一人的話,他還是不要冒此風險了。

    想到這,他未等對麵二人回答什麼,抬首衝還未停下巨吼方地向又看了一眼。結果他隻向遠處看了片刻,就突然麵『色』一變,神『色』凝重起來。

    “怎麼,出了何事?”令狐老祖一見韓立這般神情,心中一跳,口中急忙問道,同時回首也望去。

    

Snap Time:2018-04-26 04:13:56  ExecTime:0.2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