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四十章初鬥魔魂


    第八百四十章 初鬥魔魂

    韓立衝令狐老祖點點頭,忽然扭首對紫靈淡淡說道:

    “你修為太低,在這幫不上忙,反而可能送掉『性』命。先離開這吧!放心 。現在有我們在這牽扯住此獠,他不會對你出手的。”

    他和紫靈總算事故有些交情,故而一開口讓其離開再說。否則一會兒打鬥起來可沒法顧忌此女的!

    紫靈聽了這話先是一呆,遲疑一下後,就乖巧的點點頭。

    “既然韓道友如此說了,那小女子就先走一步了。韓兄,你也多保重了!”紫靈輕聲的說道。隨後看了看下方‘南隴侯’,又深瞅了令狐老祖那邊一眼後,就化為一道驚虹破空飛去。

    下方的‘南隴侯’,不知是覺得紫靈修為太淺不值得出手,還是麵對韓立三人真有些吃力,冷漠的看了遠去的紫靈一眼,就目光一回的重新盯向了韓立。

    韓立見對方眼神不善,麵『色』一沉的單手一抬。數道粗大金弧在手臂上浮現而出,霹靂之聲隨之轟隆隆的連綿響起。

    整隻手臂瞬間電光閃動,刺目耀眼起來!

    麵對如此可怕的古魔,韓立可沒有心思再試探什麼,一出手就是專門克製魔功的辟邪神雷。此神雷從到了他手上後,還從未在麵對魔功邪術時讓他失望過。

    這古魔雖然如此凶悍,韓立還是對辟邪神雷有幾分信心的。

    一見韓立手臂上彈跳的金『色』電弧,‘南隴侯’眼皮急跳幾下,瞳孔猛然一縮。

    “我認得你,我附身這家夥的殘留記憶,你的印象非常深刻,雖然不記得什麼具體的東西,但是這身體的原主人對你忌憚異常。如今看來。這感覺倒也真沒有錯,不但能看破本尊者地偷襲,還能驅使當年讓我們吃過苦頭的辟邪神雷。看來解決你,恐怕還真要花一番手腳了。”‘南隴侯’盯了韓立一會兒後,終於冷冰冰的開口說話了。

    韓立聽了這些諺曰,嘴角泛起一絲冷笑,神『色』絲毫不變,隻是手臂上金弧又大了三分。同時他袖袍一甩。一麵藍『色』小盾飛『射』而出,一個盤旋後化為藍濛濛的光幕將韓立罩在了其中。

    這時見韓立主動站在最前麵,準備硬擋‘南隴侯’的樣子。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頓時心中大喜的互望了一眼。

    韓立名聲現在可著實不小,幾乎是僅次於元嬰後期下的存在,不由得讓這二人心中有了些信心。

    當即二人兩人嘴唇微動的稍一傳音,立刻左右一分地緩緩考前,準備從兩側進行協助韓立一下。

    ‘南隴侯’見韓立根本不受言語影星,心誌極堅的樣子。眉頭不經意的皺了一下。但嘴巴一咧,又浮現了猙獰的凶『色』。他一語不發的一跺腳,身子一震之下帶出一道殘影,驀然從原地消失不見。

    韓立麵上神『色』鎮定,但心中一凜。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但神識一掃之下,根本探查不到對方的行跡。果然不愧為古魔,光這一手藏形隱匿的手段,就足以克製普通修士死死地。

    心中這樣想著。韓立卻不慌不忙的雙目一眯,眼中藍芒閃動,明清靈眼神通被其路熟駕輕的施展了出來。

    突然他單手一揚,手臂上的金弧立刻彈『射』而出,化為一張金網朝某個空空如也的地方,罩落而下。

    頓時電弧、轟鳴聲交織成了一片。

    詭異地一幕出現了,原本看似無人的地方,黑光一閃。南隴侯竟驀然出現在了那。

    他剛一現出的身形,就見無數道大小金弧動頭頂直落而下,不禁微微一驚。

    但馬上神『色』一沉的雙肩晃動,大片殘影浮現而出,眾電弧降落後,殘影皆滅,但真身卻詭異地蹤跡全無。

    韓立嘴唇緊閉,目中藍芒閃動不已。一偏頭向一側望去。但另一隻手臂卻突然一抬。反向另一方向瞄準。

    霹靂聲一響,一道粗大金弧從手心處瞬間彈出。目標正是六七丈外的一處平常之處。

    結果金弧剛剛彈『射』到跟前,‘南隴侯’身影就恰好在那幻化而出,如同主動湊上前去一樣。隻能眼睜睜的看著雷鳴聲響動,電弧迎麵劈來。

    “南隴侯’這次真大吃了一驚,一次還能說是僥幸,可一連兩次都能準確的找到他,這可絕不是什麼碰巧了。

    對方是真能看破他的行跡。

    這一次,韓立攻擊時機掐的太好了。眼見金弧臨身,南隴侯卻避無可避。隻能雙眉驟然倒豎的一張口,一團黑紅魔焰脫口而出,正好和金弧撞到了一起。

    “噗’的一聲輕響,火焰金弧一閃後,竟如同水火一般,同時化為一股青煙消失不見。

    “咦!”這一次,輪到韓立臉『色』大變起來。

    這古魔竟然有辦法抵擋辟邪神雷!真黑紅火焰倒底什麼魔焰,竟然厲害如斯。

    不過韓立心細之下也注意到了。那團魔焰泯滅地瞬間,‘南隴侯’的臉『色』卻不經意的一白,雖然眨眼間就恢複了常『色』。但顯然黑紅魔焰決對對方說絕對不是普通的東西。多半還和精元魂力牽扯到了什關係。

    韓立尚未想明白如何利用此事時,‘南隴侯’一將金弧滅去,身形就猛然一探,整個人柔弱無骨般的一下詭異拉長,驟然到了了韓立身前。

    他衝韓立陰陰的一笑後,被魔氣包裹的一對拳頭就狠狠的砸來。

    韓立神『色』不驚,不慌不忙地稍退半步後,背後就雷鳴聲一響,一對銀白『色』翅膀在銀光中浮現而出。

    隨後霹靂聲一響,韓立不動聲『色』地在銀弧中消失。

    南隴侯見到此幕,先是一怔,但目光一掃後就冷笑了起來。

    “雷遁術!懂得東西還真不少。但可惜。嘿嘿……”

    在譏諷的笑聲中,‘南隴侯’就化為一股黑氣,同樣憑空消失。

    從‘南隴侯’衝過來攻擊,到韓立放出辟邪神雷,再兩人同時消失,隻是那間地工夫而已。

    遠處的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一見雙方交上了手,本想立刻祭出寶物策應一下韓立的。但韓立兩人初一交手就電光雷火,根本『插』不上後。現在兩人更是同時無影無蹤。這讓令狐老祖和南宮婉師姐目瞪口呆之下。不禁麵麵相覷。

    但隨後就警惕心大起,急忙各放出防禦法寶護住自己地全身。以防那‘南隴侯’趁機偷襲了。

    畢竟他二人可沒有韓立如此神通,能看破對方的隱匿神通。

    這時雷鳴聲響起,韓立在離原來位置二十餘丈外的某處浮現而出,可幾乎與此同時,韓立背後黑氣一現,南隴侯竟同樣驀然出現。

    他嘴角泛起一絲凶殘之『色』,一對拳頭毫不客氣的狠狠砸下。

    韓立並未回頭。神識那間感應到了背後的一切,但他同樣避無可避,隻能將全身靈力往藍光盾上猛然注入,先擋下此擊再說。

    他剛剛用守株待兔方法,給對方一點顏『色』看。沒想到這麼快,就輪到自己反被對方捉住。心中震驚之餘,同樣大感疑『惑』。

    “怦“”怦”兩聲巨響傳出,令狐老祖剛才承受的滋味。韓立絲毫不差的也品嚐了一番。

    他身上藍『色』光幕一顫,身子不由自主的被擊飛了出去,原本提起地大部分法力,也被這兩拳震散了大半。

    雷遁術頓時無法施展開來了。

    ‘南隴侯’狂笑一聲,身形化為一團狂風,緊隨著韓立飛出去的方向猛撲緊追,準備揮動拳頭就此擊斃了韓立。

    韓立人在空中倒『射』,無法控製身形。可是臉上卻無驚無喜。

    在看過對方對付令狐老祖的手段後,他怎會對此絲毫提防沒有。雖然法力他無法提起多少,但是有的手段,根本無需自己動手就能克敵製勝的。

    雖然身體一時間還酥麻的無法動彈,但雙手卻轉眼間就恢複了大半。

    他一把摘下腰間的某隻靈獸袋,衝‘南隴侯劈手扔了出去。

    ‘南隴侯’一怔之下,尚未看清楚這是何物,袋中就嗡鳴聲一響。數千隻金『色』噬金蟲蜂擁而出了。

    一朵金『色』蟲雲轉眼就間形成。向緊隨而來的南隴侯迎頭罩下。

    南隴侯雖然並不認識噬金蟲,但噬金蟲身為上古奇蟲地那種蠻荒氣息。卻讓他心中一凜。不敢怠慢的單手衝著蟲雲虛空一抓。

    一隻燃燒著灰白『色』火焰的碧磷鬼爪在蟲雲上空浮現而出,毫不客氣的一把撈下。

    頓時大半噬金蟲不及躲避,被鬼爪一把抓到了手中,隨即鬼爪上的灰白火焰一下高漲數尺,連其他未被抓住地金蟲,也一個不剩的全都包在了其內。隨後他冷笑一聲的就要動身在向韓立追去。

    但這時終於找到機會的白衣女子,終於將自己地寶鏡再次祭出,一道五『色』光柱從天而降的罩向‘南隴侯’,而令狐老祖則一點盤旋在頭頂的白濛濛圓環,頓時此環一閃之下,也向南隴侯激『射』而來。

    南隴侯見此心中大怒,但是身形略微一晃之下,就躲過了五『色』光柱的罩下。

    這光柱對他來說雖然有些棘手,但隻要不被其罩住,就根本拿他沒有辦法。

    至於那飛『射』而來的圓環,顯然也是一種禁錮人行動的寶物,但以他行動如風的身形,此物又如何能近他的身。他根本不用理會地。

    ‘南隴侯’心中思量的仔細,雖然令狐老祖同時出手了,但對他來說還是韓立的辟邪神雷威脅最大,故而根本沒有理會的仍然撲向韓立。

    但光罩中的韓立同樣沒有閑著,一拍腰間靈獸袋,十幾個白『色』光球從袋口中飛『射』而出,轉眼間就化為十幾隻身機關傀儡出來,一字排開的擋住了‘南隴侯’的去路。

    一個個身高兩丈、虎頭人身。兩手一抖之下,十根數寸長的爪芒伸縮不定地閃現而出。

    

Snap Time:2018-01-21 12:51:46  ExecTime:0.2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