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三十九章偷襲與現身


    第八百三十九章 偷襲與現身

    令狐老者臉『色』一變,不及多想的一點玉如意,頓時護罩又凝厚了三分。同時一張口,一顆四方小印脫口噴出,在霞光中化為一團綠光直接迎去。

    “轟”的一聲巨響,那‘南隴侯’冷笑一聲,毫不猶豫的一拳擊在了玉印上。

    黑芒綠光交織到一起,但黑氣一縮一漲之間,就將霞光擊的粉碎。玉印“嗖”的一聲,倒飛而回,反向令狐老祖狠狠砸去。

    令狐老祖吃了一驚,急忙兩手掐訣,數道法決一連串打出,才讓『射』到了護罩前的玉印堪堪停下了來。

    但就這片刻的耽擱,一隻烏黑拳頭詭異的浮現在護罩跟前,狠狠砸下。

    護罩驟然一震,令狐老祖隻覺得一股巨力從身前傳來,當即連人帶罩的斜飛了出去。但令狐老祖不愧為活了近千年的老怪物,與人爭鬥經驗豐富之極。在被擊飛出之前,竟搶先的袖袍一抖,一道口火紅飛刀搶先『射』而出,直斬向了剛剛顯出身形來的‘南隴侯’。

    ‘南隴侯滿是黑氣的臉孔,獰笑了一下。

    眼見飛刀化為驚虹劈到了頭頂。卻根本沒有躲閃之意,反而猛然一吸氣,對準頭上的飛刀一張口,一縷黑紅『色』妖焰噴『射』而出。

    飛刀方一斬到了黑紅火焰中。頓時刀被此魔焰瞬間纏繞包裹,飛刀上的紅『色』靈光隻哀鳴的閃爍幾下,就被吞噬的幹幹淨淨。

    頓時此刀靈『性』大失,化為一塊凡鐵墜落而下。

    令狐老祖見到此幕,心中大駭。

    這口飛刀看似普通,其實卻是天南修仙界赫赫有名的‘破邪寶刃’,是他當年好不容易得到的寶物,對邪魅邪靈是有專門破邪的奇效。

    眼前的‘南隴侯’分明就是被某種厲害邪靈附身。故而他才冷不防地祭出此刃。雖然沒指望此寶能夠輕易斬殺對方,可竟然這般漫不經心的被對方隨手破掉,實在讓他心中駭然。

    就在令狐老祖大驚失『色』的時候,那魔化南隴侯未等其身形重新站穩,在原地仿佛探了探身子。“呼哧”一下,身形竟仿佛蟒蛇一般,瞬間變得又細又長,上半部身體隻是略微一竄。竟就詭異之極的一下來到了令狐老祖的身前,又一拳砸去。

    令狐老祖接著被擊飛出去。

    那‘南隴侯’一動,又詭異的閃動了令狐老祖身下,一模一樣的再一拳擊出……

    片刻間,令狐老祖無法抵擋的被當成沙包般地連連擊飛。

    那玉如意實在一件頂階的防禦古寶,雖然碧綠光罩閃動不已,可如此巨力打擊之下,竟一時間仍沒有被擊碎。讓‘南隴侯’口中也不禁輕咦了一聲。可是手上的攻擊絲毫沒停,一拳接著一拳,一刻也沒有停下。

    令狐老祖此刻心中大懼!

    現在的他就如同當初的魯衛英一樣,每挨一拳,身上剛剛凝聚起來的靈力就被震散了大半。空有一身神通卻絲毫沒有還手之力。

    眼看“怦怦”十幾拳過去後,那玉如意釋放的護罩終於在急顫下,開始變形閃爍起來,令狐老祖的心咯一下。直沉了下去。

    ‘南隴侯’見此,臉上閃過一絲陰笑,身形一晃後,一隻手仍然是揮拳急砸,另一隻手則五指一合化為手刀待勢而發。顯然打算待其護罩破碎後,立刻給令狐老祖致命一擊。

    令狐老祖麵『色』灰白無比。眼看護罩顯出了裂痕,猛然一咬牙,往懷內一『摸』按住了一樣東西。他打算不顧一切。和對方拚命了。

    可就在這時,忽然一道五『色』光柱絲毫征兆沒有地從天而降。一下將沒有提防的‘南隴侯’罩在了其內。南隴侯原本毫不在意子,但是霞光方一及體,他驀然覺得身形一沉,動作不覺遲緩了大半。

    “咦!”‘南隴侯有些意外起來,隨即在霞光中朝某方向斜瞥了一眼。

    那白衣女子竟在遠處高舉手中古鏡,一道五『色』光柱正從鏡中噴『射』而出,。南隴侯’見此。目中厲『色』閃過。

    有了白衣女子這一『插』手。令狐老祖頓時抓住了救命稻草,當即大喜的將懷中之物一鬆。趁著對方攻勢一緩之際,驀然提起了法力,化為一道驚虹脫離逃出。

    轉眼間,就飛遁到了白衣女子身旁落了下來。

    令狐老祖也顧不得說什麼感謝的話語,先是兩手一搓,接著雙手齊揚手,十幾張紅濛濛的符籙脫手『射』出,直奔還被困在五『色』光柱中地‘南隴侯’激『射』而去。

    這些符籙瞬間就到了南隴侯的頭頂,被令狐老祖法決一催之下,紛紛爆裂了開來。

    轟隆隆之聲連綿不絕,大片赤紅雷火浮現而出,就往下直墜壓下。‘南隴侯’隻來及放出一股黑氣,將其全身護住,就被雷火淹沒在了其中。

    令狐老祖然不會認為,這樣就能滅殺了對方,當即手中一掐法決,又分放出一件白濛濛的三股飛叉。忽大忽小的攻了過去。

    一旁地白衣女子也沒有閑著,一手『操』縱凝光寶鏡加大光柱禁製威力,另一隻手則反手一彈,一黑一白兩口飛劍脫手『射』出,化為兩道驚虹飛斬而去。

    先前南宮婉和令狐老祖已經和‘南隴侯’爭鬥過了一場。結果二人都不

    一時間,五『色』光柱下方雷火轟鳴,靈光急閃。

    “附身南隴侯身上的家夥,就是你口中所說的古魔?”就在令狐老祖二人在空中和‘南隴侯’拚命爭鬥時,在下方的不遠處,韓立卻眉頭緊鎖的和大衍神君交談著什麼。

    “除了那些古魔外,這一界還能有什麼東西這般厲害。不過僅僅依靠附身之體,就能將兩名元嬰修士打的抱頭『亂』竄。看來這隻古魔還是上古魔界中比較高階的那種。現在你單獨對上的話,即使用地不是本來軀體,你的勝算也絕不多的。”大衍神君有些幸災樂禍的說道。

    “嘿嘿!你沒直接勸說在下趕緊逃命,就已經很瞧得起韓某了。至於單獨和這東西對上,在下還沒有這般雅興的,那南隴侯竟然就這般隕落了。還真是世事難料啊!”韓立苦笑一聲後,喃喃的說道。

    “哼!但以修為說,就是三四個你上去,也絕不是這附身的古魔對手。但是你身上雜七雜八的東西,可實在不少!又有辟邪神雷在身。雖然不可能是這古魔地對手,但是逃跑應該還沒有問題吧!”大衍神君冷哼一聲,聲音有些古怪地說道。

    韓立微微一笑,正想再說些什麼時,身邊卻傳來了紫靈的聲音。

    “韓兄!現在要如何才好,你打算出手嗎?”

    紫靈自從魔化南隴侯一『露』麵後,就吃驚地一語不發。現在見韓立神『色』有些怪異終於忍不住的問道。這‘南隴侯’的凶悍,實在讓此女看的心驚肉跳。

    韓立聽了紫靈這話笑了笑,正想回複她一句時,卻忽然麵『色』大變的猛一抬手,大片青霞飛『射』而出,一下將此女卷入其中往回一拉,把此女硬生生的拉入懷中。 隨後化為一道青虹衝天而起,眨眼間就到了半空中。

    青光一斂,韓立半摟著紫靈重新現出了身形,並麵『色』凝重的朝下方望去。

    紫靈臉皮微紅的急忙從韓立懷內離開,同樣有些驚疑的低首看去。

    隻見在他們剛才站立之處,一個黑乎乎的人影站在那,正冷冰冰的仰首看著他們。竟是‘南隴侯’不知何時出現在了那!

    他剛才打算潛入下麵進行偷襲。幸虧韓立無意中用明清靈眼掃了一下,仿佛真有可能被對方一擊成功

    紫靈倒吸了一口涼氣。並急忙朝另一方向望去。

    隻見那邊的被五『色』光柱下麵,仍有一團黑氣在雷火中若有若無的閃動,麵還有人影在其中閃動,分明是另一個“南隴侯”。

    令狐老祖遠遠見韓立帶著一名貌若天仙的女修,突然出現在了附近的空中,先是一驚隨即麵『露』大喜之『色』。但目光一掃之下,看見下麵又多出了一個‘南隴侯’後,頓時嚇了一跳。急忙驚疑招呼白衣女子一聲,將手中的攻勢一緩。

    這時五『色』光柱下的‘南隴侯’麵無表情的看了兩人一眼,忽然化為一股黑氣憑空消散,竟隻是個臨時化身而已。令狐老祖和白衣女子互望了一眼後,均從對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懼意。

    幻化出一個化身並不難,但是能瞞過他們這兩名元嬰修士的神識,這可就太可怕了。要知道,他二人剛才一直盯著黑氣中的南隴侯,眼皮都沒眨一下。可竟還讓對方神不知鬼不覺的施展了金蟬脫殼之術。若是對方不是想暗算偷躲一旁的韓立,而是對他們出手的話,他們二人多半已有一人遭了毒手。

    “韓道友,沒想到你也在這。這太好了!這妖魔實在厲害,我三人正好聯手共抗此魔,才能自保。”令狐老祖大聲的叫道。

    韓立一聽這話,心中一陣的苦笑。

    原以為自己的隱匿之術夠神妙,就是元嬰後期修士也不見得能發覺,故而放心的躲在一旁,想過一會就溜走的。可沒想到這古魔不但發現了他,還故作不知的偷襲了他一把。差點遭了其毒手。看來這一戰,不打也的打了!

    

Snap Time:2018-07-17 05:52:26  ExecTime:0.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