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三十八章魔影初現


    第八百三十八章 魔影初現

    紫靈見如此巨大冰山,竟然也仿佛不支的樣子,臉『色』蒼白了起來,情不自禁的瞅了一側的韓立一眼。

    韓立這時站在巨盾所化光罩中間,神『色』平靜如常,一絲慌『亂』之意都沒有。

    紫靈見此,心中也大定起來。心知多半,韓立還有其他護身手段,所以才如此鎮定。

    有些出乎紫靈意料的是,此後的時間,韓立沒有動再施展任何法寶和神通,而那藍『色』冰山雖然在巨石、氣浪的衝擊下,晃動不已,但卻堅韌異常,最後竟然一絲裂縫都沒有出現。

    紫靈心中驚喜之下這才知道,這藍冰並非是普通的寒氣凝結而成,似乎比精鋼還要堅硬三分的樣子。

    足足一盞茶的時間,這驚人的氣浪終於瘋狂刮過,向韓立二人身後遠遠遁去。轟隆隆的巨響,也隨著遠處白線的消失,同樣悄然無聲起來。

    “這倒底是什麼,墜魔穀中怎會有這種東西?”紫靈輕出了一口氣,將身前彩霞重新化為一塊錦帕,收在了手中,才疑『惑』的向韓立問道。

    “不清楚,不過遠處的靈氣不對頭,非常的混『亂』。而這氣浪實在驚人,不是普通人能製造出來的。難道是哪處空間裂縫出了問題?不過這股氣浪如此凶猛,我看內穀禁製不見的能將其擋下來。元嬰修士遇見還好,多半都有能力自保的。若是衝到了外穀,那些結丹修士可就要倒大黴了。”韓立目光閃動下,喃喃的說道。

    紫靈聽了韓立這話,秀眉緊鎖,同樣用神識向前方感應了一下,雖然感應到了靈氣的一點點異常,但那對她神識來說實在太遙遠了一些。無法感應的更仔細了。

    “是有點不對勁。韓兄,難道你打算過去看看?”紫靈眨了眨美目,輕聲的問道。

    “過去?為什麼要過去?不管這氣浪是人為的還是湊巧自行爆發地,那都不是什麼好地方。我雖然好奇了一些,但也不想去找麻煩。按原路返回吧!反正此行入穀目大半都已達到,現在經過這場驚變。鬼靈門多半也顧不上尋覓我們了。正好是脫身的好時機。”韓立猶豫了一下,就有所決定的緩緩說道。

    然後他伸出一根手指衝身前巨盾一點,頓時身上光罩迅速潰散消失。盾牌也飛快縮小後,化為了數寸大小收進了袖中。

    至於眼前的冰山,韓立伸出一隻手掌往冰壁上輕輕一按。頓時藍光大放,冰山那間縮小消融。

    片刻後一小團和先前一般無二的藍『色』火焰,融入了手心之內。

    紫靈看到此幕,明眸中閃過吃驚之『色』。

    韓立則抬起手掌看了看,麵上『露』出一絲滿意之恩。

    這種將冰焰重新收入體內的手法,是他利用幻境中的那點感悟。剛剛領悟出一種運用冰焰的方法。雖然隻是第一次做,但竟然路熟駕輕似地一般熟練。仿佛已練習過了多次一樣。實在讓韓立自己都有些意外!

    這說明他在幻景中體驗到的東西,並非什麼虛幻錯覺,真是更高層次的天地領悟。這樣一來,有境界上的率先體驗。他進階元嬰中期算是大有希望了。

    韓立臉上『露』出些許笑容,轉首過來要和紫靈再說些什麼,可就在這時,忽然間從二人身後方向的天邊有光芒閃動。接著一前一後飛『射』來兩道遁光。

    一黃一白,晃晃顫顫,仿佛逃命般的向這邊飛竄而來。

    “咦!”韓立神識稍一掃過去,意外的輕咦一聲。

    “怎麼,韓兄認得這兩人?”紫靈也用神識探了一下,隻看出這兩道遁光主人都是元嬰期修士,其她的就毫無所獲了,不禁問了一句。

    “當然認得。和我還有一點點地糾葛!”韓立眉頭微皺一下。接著神情古怪的盯著遠方,淡然的說道。

    遠處遁光中的兩人,一位臉『色』焦黃,身著黃袍,竟是黃楓穀的令狐老祖,而他旁邊臉『色』微白,神情冰冷地白衣女子,竟是掩月宗的大長老。南宮婉的那位師姐。

    這二人也來到墜魔穀。韓立不禁有些愕然!

    先前他並沒有看到這二人入穀。看來他們不是易容混入的,就是故意拖在最後才潛入地穀中。

    這二人現在臉帶驚懼之『色』。拚命催動遁光而逃,明明身後空無一人,卻像有什麼可怕東西尾隨急追的樣子,竟一刻也不敢停留。

    韓立心中大感奇怪。但這兩人神通可不弱啊!

    令狐老祖是元嬰中期修士,而南宮婉師姐也功法法寶犀利異常。這樣的兩人聯手下井還一副狼狽而逃的樣子。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難道後邊追殺的是慕蘭法士,那位仲姓神師不成。

    想到這,韓立心中也一凜。

    他和慕蘭法士的關係可算是糟糕透頂,數次破壞力慕蘭人的好事,還有不少慕蘭高階法士死在他的手上。若是碰見那仲姓神師,恐怕會毫不留情地向他出手的。

    想到這,韓立不敢遲疑了。他當即身形一晃,趁著遠處的二人尚未注意到這時,就一晃的到了紫靈身旁。

    未等此女驚訝的開口,韓立就兩手掐訣,身上靈光閃動,一片青霞驀然浮現在二人頭頂,輕飄飄的罩落而下。

    韓立和紫靈的身影在青光中變淡,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隱匿了起來。

    就在這時,遠處地兩道遁光才堪堪接近了韓立所在地山頭。

    令狐老祖鐵青灰白的麵『色』,韓立都隱隱看地清楚了。突然韓立目光閃動,一下盯住了二人身後百餘丈遠的某處,雙睛微眯了起來。

    “你們想去哪?怎麼,連同伴都不要了!嘖嘖,你二人修為不錯,元神凝厚過人,正好當本尊的大補之物。本尊怎會讓你跑掉的。這次不會再有意外發生了。你二人還是乖乖的束手就擒好。

    這狂笑聲肆無忌憚,一點收斂之意都沒有,短短的幾句話出口後,震得附近天空嗡嗡作響,方圓十幾內的修士都可以聽得一清二楚。

    接著在韓立凝望之處,兩道遁光之後的某點,忽然烏光一閃,一縷黑芒詭異的浮現而出。

    此黑芒一現身後就飄忽不定,忽隱忽現。但每一次的閃現,都詭異的縮短了和前麵遁光的距離。片刻工夫後,黑芒就離前麵的令狐老祖二人,隻有五六十丈的距離了。

    而這時黑芒中一個人影隱隱浮現,雖然模糊異常下,但韓立急忙凝神看去。

    可是這黑芒不知是何功法秘術,即使以他修為都無法讓神識穿透而進,隻能隱隱在外麵看個大概。但此人身形韓立頗為熟悉,心念一轉之下,就認出了此人, 韓立心中大吃了一驚!

    “南隴侯?他怎麼會在這,而且怎麼變成了這般模樣?”韓立心中驚疑無比。

    這人正是被魔化的“南隴侯”。

    韓立雖然不知道對方軀體已被魔魂侵體,早已不是原來的南隴侯。但是對方身上魔氣衝天,一人就擊敢追殺令狐老者和掩月宗的大長老。,自然知道麵出了蹊蹺,並沒有冒然行事什麼。

    這時“南隴侯”駕的黑芒,眼見離前麵二人隻有三十餘丈距離了。他口中一陣的陰森怪笑,“噗的”一聲後,黑芒竟然直接爆裂開來。

    一團漆黑如墨的魔氣憑空浮現,一下將他包裹其中,接著烏光狂閃幾南隴侯竟瞬間在黑氣中消失不見。

    令狐老者和白衣女子時刻關注著“南隴侯”的舉動,一見他詭異的消失,二人竟然臉『色』大拜年,不約而同的同時停下了遁光,各自一揚手,一麵烏黑的古鏡、一柄黃濛濛的玉如意同時飛『射』而出,各自化為一團靈光,將二人護在了其中。

    而在二人身前不遠處,黑光一閃,漆黑的魔氣毫無征兆的噴湧而出,瞬間彌漫了十餘丈之廣,南隴侯的身影隨之在黑氣中閃現晃動。

    “你們明明知道,不是我的對手,還非要反抗,真是愚蠢之極!”南隴侯在黑氣中獰笑的說道,隨手似乎抬手隨意的揮了一揮。

    “砰”的一聲巨響傳來,仿佛一隻無形的巨手擊中白衣女子寶鏡所化的光罩上。頓時連人帶境一下被擊的倒『射』出去七八丈遠去。才搖搖晃晃的勉強穩住下身影。

    令狐老祖原本就鐵青的麵孔,此刻更是難看之極。

    “你倒底是什麼東西?不但附身南隴道友的軀體,還敢吞噬我們修士的元神元嬰,你真以為能是進入此穀所有修士的對手嗎?這次進入墜魔穀的修士,光元嬰期以上的就有數十個之多,你就是再厲害,也難逃一死的。”令狐老者突然間厲聲喝道。

    “數十個,嘿嘿!好極了。原還以為穀中就隻有你們這幾個人類修士呢。如今竟有這麼多的元嬰讓本尊吞噬,那本尊倒也不急著先去找回軀體了。隻要將所有元嬰都吞噬掉。想必本尊的魂力足可以回複了七八分了吧!”‘南隴侯’不但沒有懼怕,反而陰沉的獰笑道。

    隨後“轟”的一聲巨響,黑氣瞬間四分五裂的爆裂開來。接著一道黑乎乎人影帶著連串殘影從黑氣中激『射』而出,直撲令狐老祖。

    

Snap Time:2018-01-22 08:40:52  ExecTime:0.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