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三十三章祭壇


    第八百三十三章 祭壇

    片刻後,青『色』小鼎在嬰火中晶瑩閃爍,散發出炙熱氣息。整間密室開始熱浪翻滾,溫度驟升起來。

    韓立眼中一絲寒光閃動,一揚手,一道法決打在了小鼎上。

    噗”的一聲輕響,一道青光從鼎上飛『射』衝天。竟是鼎蓋自行飛出,一個盤旋後,在小鼎上空懸浮不動起來。

    韓立見此,衝身前地上的一個四方玉盒飛快一點指,盒蓋頓時無聲無息的不翼而飛,『露』出麵一個黑乎乎的塊莖狀東西,數寸大小,有點扁圓的樣子。

    韓立凝望了此物片刻,伸手虛空一招,頓時這塊莖一般的東西飛出了玉盒,在離地麵丈許處停留在了空中。

    韓立淡然的手指一彈,青芒一閃而過,塊莖五分之一大小的部分,無無息的掉落下來。

    袖袍隨之一拂,青『色』霞光從袖口中『射』出,將那掉落部分一卷一甩之間,扔進了小鼎中。

    接著他衝塊莖又一道法決打去,它立刻跌落回了玉盒中。

    然後韓立不再理會此物,又施法打開了另一個長條形木盒,『露』出了一截翠綠欲滴的不知名靈草莖杆。

    同樣施法,用劍芒削去了一小截,放入了鼎中。

    就這樣,韓立按照丹方,將身前各種材料挑選著往鼎中放入一部分後,終於將那靈燭果取出一枚出來。

    青『色』劍光閃過,將它一分四份,取其一放入鼎中。

    韓立這才衝那懸浮不動的鼎蓋,輕輕一點。

    鼎蓋直落而下,將小鼎蓋得嚴嚴實實。

    韓立輕吐了一口氣,再次張口。青『色』嬰火脫口噴出,頓時青『色』火焰大漲。室內溫度一下又高漲了許多。

    這時,盯著火焰中的小鼎,韓立十指彈跳不止,一道接一道的法決不斷的打出,一個不漏的都擊在了小鼎之上。

    沒有多久,小鼎中開始傳出陣陣的雷鳴之聲,並且聲音越來越大地樣子。

    韓立見此,雙眉一挑。手中掐訣速度一變,突然變得忽慢忽快起來。

    鼎中的雷鳴之音,也同樣一會兒高,一會兒低,顯得詭異異常。

    韓立此時麵『色』木然,但眼中藍芒閃爍不定,竟仿佛直接透視鼎壁觀察到了小鼎中的丹『藥』情況,一副無悲無喜的樣子。

    時間。就這樣一點點的過去了。

    就在韓立悶頭苦頭煉丹之時,在盆地中的祭壇處,鬼靈門一行人也終於登上了數百丈之高的祭壇頂部。

    不知當初修建祭壇的上古修士如何想地,祭壇階梯上的禁製實在有些變態。從祭壇底部開始,階梯幾乎每攀登一定高度。加在這些人身上的重力,就會立刻大增一些。

    所以從底部攀登到祭壇中部時,這一行人隻慢慢的花了兩個多時辰時間,但是從祭壇中部走到頂部。則足足花費了一日一夜的工夫,甚至不得不中途休息了小半日,回複下法力。

    鬼靈門門主等元嬰修士還好,但結丹期的三名弟子,能到頂部實在是勉強之極。因為到了最後十幾層階梯時,每走一步,幾乎都有千斤之力施加身上。這些結丹修士,幾乎是一寸寸的挪移到的此處。

    當然其中最輕鬆地自然是魏無涯了。

    自始至終都沒看到禁製對這位元嬰後期修士有什麼大影響。一直沒見『露』出吃力之『色』。要知道即使王天古等人走到最後一段時,也隻能走一步停一步的,臉『色』著實難看了許多。

    當然魏無涯的此種表現,讓那鬼靈門門主見到時,心中有些暗自心驚,對魏無涯不禁又高看了一眼。

    他們一行人雖然修為不一,但是卻在鬼靈門門主存心留意之下,卻是同時攀登到的祭壇頂部。

    一踏足上麵。剛才還重如泰山的感覺。立刻消失地無影無蹤,那幾名鬼靈門弟子。總算大鬆了一口氣。

    雖然有護體靈光護身,但從祭壇底部一路走來,還是讓他們個個腰酸腿痛,渾身發軟。

    這種在凡人時才有的感覺,他們可是好久都沒有體驗過了。畢竟平時到那,可都是跺跺腳就到的事情,何曾再受過這種痛苦。

    王天古等人沒有理會這一切,一踏足此地,就立刻不停的四下打量起來。

    此處麵積有百餘丈之廣,地麵鋪滿了晶瑩異常地白玉磚,中間有個六七丈長的巨大供桌,用碧綠『色』的美玉製成,精致異常的。其餘地方是空『蕩』『蕩』的,但在祭壇四角各豎立著一根高大的青石柱。

    這些石柱高約十丈,每根柱子表麵都銘印著密密麻麻的符文,咒語,看起來晦澀難懂,古老異常。而在這些石柱頂端各蹲著一隻麒麟石像,栩栩如生,形態各異,並散發著淡淡靈光,似乎不同尋常的樣子。

    如此簡單東西,幾人自然轉瞬間就看過了一遍。

    魏無涯沒有發現什麼更值得注意地的東西,眉頭不禁一皺,目不由得斜撇了一側的鬼靈門門主一眼。

    鬼靈門門主卻正在抬首望天,倒背雙手的一動不動,似乎看到了什麼有趣的東西。。

    魏無涯心中詫異,同樣打量了一眼天空,天上高空處血紅一片,稍低些的地方則各『色』霞光懸浮飄動,除了縷縷的霞光多一些外,並沒有其它異常之處。

    “王門主!現在已經到了此處,靈緲園的入口在何處了?”魏無毫不客氣,直接了當地問道。

    “魏道友不必心急。這靈緲園地入口,自然被禁製遮掩住了。但破禁之法,隻有那畫中的精魂知道。隻要將他喚出來一問就知了。”鬼靈門門主不慌不忙地回道。

    “原來如此。看來這也是王道友和那蒼坤上人化身做得交易之一了。”魏無涯神『色』一動,緩緩說道。

    “嘿嘿!魏道友是個聰明人,此事的確牽到我答應對方的一些條件。道友稍待,我這就將它喚出來。”鬼靈門門主微笑地說道,伸手往袖口一模。那根銀白『色』的畫軸就浮現在了手中。

    王天古目光閃動一下,一言不發的也走了過來。

    這一次,鬼靈門門主方把畫軸拋出展開,就有一團綠光從畫麵中主動飛出,立刻幻化出了儒生形象。

    “不錯,就是這。沒想到還有一天真能回到此處。”蒼坤上人的化身精魂一現形出來,並未理會任何人,而是興奮的打量著四周。一臉激動的模樣。

    “照約定,我已經將你帶到了祭壇這。按你所說此處才是墜魔穀的中心所在,是那靈緲園的入口處。現在該你履行諾言,打開靈緲園地入口了。”鬼靈門門主冷冷的看著,直到儒生神『色』回複些許後,才冷漠的說道。

    “我已被你下了禁製,難道還怕我騙你不成。靈緲園入口就在祭壇上空。這可沒有騙你。隻不過那禁製有些古怪,必須我親自施法才行。”說完這話。儒生同樣仰首望天,瞅了眼天上的霞光兩手一搓,一團灰白『色』火球出現在了手中,再一揚手,火球直奔天上『射』去。

    結果此火球一『射』到雲霞處。就詭異的憑空消失

    。儒生見到此幕,點點頭,轉臉看了看四周的四根石柱,就不再浪費時間的說道。

    “幾位道友往四根石柱上注入一些靈力進去。然後下麵破除禁製之事,交予在下就是了。”

    一聽此言,王天古三人互望了一眼。鬼靈門門主略猶豫一下,就低沉的說道:

    “好,就依道友之言。你三人去那邊地石柱。王師弟,下麵也要麻煩你一下了。”

    “遵命,門主!”

    三名弟子馬上躬身答應,而王天古也沒有遲疑。幾步向其中一根石柱走去。

    頓時在鬼靈門門主一聲令下,四人各自伸出一隻手掌按在了石柱之上,緩緩將靈力注入了其中,通過石柱再將靈力傳入到頂端的石像上。

    沒有多久,四根石柱開始發出嗡鳴之聲,同時輕微的顫抖起來。

    而頂部的麒麟石像,身上靈光閃動,木然的雙目突然亮起了血紅之光。仿佛要活過來一樣。

    魏無涯看到這種情形。隱隱覺得四根石柱地情形,好像在哪聽說過似的。但一時卻無法想起此事。臉『露』沉『吟』之『色』。

    鬼靈門門主則站在原地。靜靜的看著此幕,一語不發。

    突然,麒麟石像同時緩緩抬首,張開了大嘴,麵五『色』霞光閃爍不定,仿佛有什麼東西要噴『射』而出。

    鬼魅之體的儒生,這時行動了。

    他兩手一抬,手指微彈,四道灰蒙蒙地法決激『射』而出,擊在在了石像之上。

    頓時麒麟口中的東西一漲一縮之下,接連脫口『射』出。

    四根五『色』光柱衝天而起,往空中一點激『射』而去。然後光華大放,一顆丈許大的五『色』光球,浮現在了高空之中。

    接著光球附近的空間扭曲變形,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後,驀然爆裂了開來。

    五『色』的靈光刺目耀眼,一時間遮蔽了整個祭壇上空,驚人之極的靈氣波動,驚濤駭浪般的向祭壇上地眾修士席卷開來。

    即使魏無涯這樣的修士,稍一感應靈氣波動的強度,臉『色』也不禁一變。其餘之人更不禁連退數步,急忙調動體內靈力加以抵擋。

    好在此爆裂過程很短,轉眼間霞光收斂,靈氣潰散。鬼靈門等人這才心中大定的,忙抬首向空中望去。

    結果一看清楚空中情形後,所有人大吃了一驚。

    魏無涯更是麵『色』鐵青,猛一轉首,盯著儒生冰寒的說道:

    “這就是你所說的靈緲園入口?”

    

Snap Time:2018-04-23 23:26:26  ExecTime:0.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