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三十章吞嬰


    第八百三十章 吞嬰

    “不錯!不錯。雖然這個魔化軀體比不上我的本體,但能接下我一擊不死,看來你並不是什麼低階修士。本尊就先拿你血祭一番吧!”“南隴侯”陰森的說道。

    隻見他麵上的黑氣比剛才更濃了三分,而一對銀白『色』眼珠則冰寒之極,死人般的盯著老者一眼不眨。而老者心中寒氣大冒。

    一說完話的“南隴侯”,身形一動之下,帶出一連串的幻影殘痕,人就撲向了老者,絲毫廢話不願多說的樣子。

    魯姓老者嚇的魂飛天外,想要從石壁中出來,可時間根本來不及了。對方動作實在太快了,幾乎瞬間就樸到了跟前,猶如鬼魅一般,而一隻黑氣纏繞的爪子已經衝著老者頭顱直『插』而下。

    老者中大急,隻好心中一橫,全身白光閃動,將所有法力一口氣都都灌注進了火紅輕紗之上了。

    頓時身前的那層火紅光幕,一下暴漲了半尺高的紅光。那隻黑爪則在“南隴侯”目無表情的目光下,狠狠的『插』了下了。

    “茲啦”的怪異之聲傳來。光幕刺目耀眼。在老者提心吊膽中,鬼爪在深入光幕尺許後,終於停留了下來。

    老者見此大鬆了一口氣,臉上血『色』稍回複了些許,身上靈光再閃,就要驅使護體靈光,從這些堅硬似鐵的禁製石壁中破壁而出。

    對麵的“南隴侯”,嘴角微微一翹,『露』出一絲譏諷之『色』。

    一聲巨響傳來,南隴侯另一隻手臂一揮,砸在了紅『色』光幕上。

    老者剛剛放出體外的靈光,在一震之下,不知為何就竟立刻潰散了大半。

    老者一呆之下。尚未明白對方是何用意時,南隴侯深入光幕中的手臂猛然一抽,再閃電般同樣的一拳砸下。

    光幕又是一震,老者身上剩餘的護體靈光也被此擊之下,潰散的幹淨。 同時身軀一沉,再次陷入石壁數寸。

    “不好!”

    魯姓老者一見此景,終於想起了什麼,臉『色』大變起來。他急忙一抖手中地白『色』法旗。想要將此寶祭出去。

    但是“南隴侯”兩隻拳頭一揮,不慌不忙的一拳接一拳砸下, 根本不給老者祭出法旗的機會。每一拳都恰好將老者剛剛注入到旗中一半的靈氣,硬生生的擊散開來,並且越擊越快,力道越來越大,轟隆隆的聲音一時間在連綿不絕起。

    老者駭然之下想要施展其它秘術,但同樣法力尚提一半就被散了開來。根本無法聚集起法力來。

    如此一來。魯衛英空有一身莫大的法力和神通,竟然被活活困在石壁之中而無法施展分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身前地紅『色』光幕,一點點的變薄變淡起來,臉『露』絕望之『色』。

    魯姓老者麵『色』青的可怕。再和“南隴侯”銀『色』眼珠冰冷的對視了一眼後,心中更是激靈靈的打了個冷戰。

    毫無疑問,若是如此到最後,他肯定是寶物破裂。人硬生生被砸成肉醬的下場。

    想到這,老者心中一咬牙,猛然大喝一聲。頭頂處白『色』霞光閃動,一個麵容酷似老者的元嬰突然間浮現在了天靈蓋處。此元嬰麵『色』有些驚慌,但雙手死死抱住一口藍濛濛的小劍。

    幾乎與此同時,那昊陽紗古寶所化光幕傳來了破裂之聲。

    元嬰地最後一絲猶豫,也消失的無影不總,它猛然跺足。元嬰一下在原地憑空消失,下一刻直接出現在了入口處。接著此元嬰就要禦劍遁入通道中,逃命而走。

    但就在此刻,詭異的一幕出現了。

    “南隴侯”仍然背對著對入口處似乎還未反應過來,但是背部長袍卻那間爆裂了開來,讓背脊赤『裸』了起來,並現出一張和血咒之門一模一樣的鬼臉出來,緊閉雙目的赫然存在其上。竟和真地一般無二。

    這鬼臉猛然張開雙目。『露』出了同樣的銀白『色』眼珠。同時一嘴,一道紫『色』影子閃動一下。仿佛什麼東西從口中噴出。

    這時老者元嬰才剛剛講懷中飛劍拋出,就要飛身而上和這本命法寶合二為一的拚命遁走,耳中卻仿佛聽到了什麼風聲,接著感到腦中一熱,眉宇間有什麼東西一下躥出,並伸出一大截出來。

    元嬰隻呆呆的看著雙目間地長條狀東西,片刻後一聲尖利叫聲發出,接著它瞬間失去了全身力氣一般,一下從空中掉落下來,掉到了地麵上一動不動。

    這時,若是旁邊還有其他修士就可以看到,一條拇指粗細的紫『色』長條狀東西,從那鬼臉口中伸出一直延伸到元嬰的腦後,再從起眉宇前洞穿而過伸出了尺許來長。

    看起來,這竟是鬼臉舌頭似的。但如此之長,實在詭異之極。

    鬼臉見元嬰掉落地上,竟猙獰的一笑,長舌獸縮大口一張,竟一下將老者元嬰卷入了口中,咀嚼幾下後直接吞咽而下。然後鬼臉才『露』出滿意之『色』的緩緩閉上雙目。這時,“南隴侯”終於轉過了身來。麵無表情的看了看失去主人的藍『色』小劍,一絲厲『色』閃過。反手一抓,一下將魯姓老者肉軀地心髒掏了出來。然後輕輕一捏,心髒化為了漫天血霧。

    此肉軀生機立斷了。

    做完這一切後,“南隴侯”才目無表情的掃了一眼此處,隨後化為一團黑氣,飛遁入了通道中。

    片刻後,他出現在了水潭底部,抬首看了看無人主持的幾處法陣後,麵上現出一絲冷笑,直接飛遁衝天的奔水潭表麵而去。

    一盞茶的工夫,“南隴侯”身形出現在了某座石山之上,漂浮在此山上空百餘丈的高空處,四下張望著。

    飛遁到如此之高,自然觸動了墜魔穀的禁製,無數道血紅『色』閃電從空中不斷落下,全都對準了此人。

    但是這些閃電尚未接近“南隴侯”身前丈許。就全都驀然一偏,繞了個彎的閃了過去,讓他在眾多閃電雷鳴中,安然無恙穩如泰山。

    “南隴侯”看了一下四處環境好半天後,終於辨認出了方向。他頓時望著某個方向雙目微眯了起來,銀『色』光芒在眼中閃爍不定。

    忽然他身形化為一道黑氣,破空『射』去,不久在天邊消失地無影無蹤。

    這時在盆地之中。鬼靈門門主魏無涯等人正戰在祭壇邊上,抬首望著幾乎一望無邊地階梯,滿臉的稱奇。

    原本早就該到了此地地,但是在走到接近祭壇十餘時,開始出現了一個大範圍的禁製。必須破掉此禁製能繼續前進。

    結果這一耽誤,自然又是大半日的工夫,他們一行人才來到祭壇處。

    如今離近了,他們才看的清楚。此祭壇雖然看起來宏偉巨大之極,但是卻不知建造了多久了。不但階梯上遍布各種雜草,而且有些地方已經開始風華殘破了。

    “走!隻要到了祭壇頂部,我們就能找到靈緲園的蹤跡,可以想辦法進入了。據那殘魂所講。那靈緲園入口可就在此處的。”鬼靈門門主細細打量了半天後,終於開口催促道。然後幾步上前,率先一步踏上了祭壇。

    可馬上鬼靈門門主又忍不住大聲咒罵一句,讓其他人不禁一怔。

    “大家小心一些!這階梯上還存有其他禁製。看來要爬到祭壇頂端,並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望著上麵幾乎看不到邊際地階梯,四周出現黃『色』靈光的鬼靈門門主咬牙切齒的恨恨說道。

    魏無涯聽到此話,不禁眉頭微皺。

    雖然他不會在乎什麼禁製,但這樣一來,他們人一行人走到祭壇頂部的時間,又不得不向後拖了起來。這讓魏無涯大感無奈。

    其實不光魏無涯,其他人的麵『色』也好不到哪去。在知道靈緲園的存在後。這些人早就將心思放在了其上,對最近出現的各種禁製大感不耐。

    “走吧!”王天古歎了一口氣,緊隨著也踏上了階梯,附近黃光一閃,驟然覺得身形一沉,雙肩一下重若千斤起來。

    這時,其餘之人也踏上了階梯,遭遇了同樣的情形。其中魏無涯身形動都不動。似乎毫不在意地樣子。而三名結丹的鬼靈門弟子。則身形顫抖幾下,臉『色』白了一白。

    一行人緩緩的想祭壇頂部爬去。

    “這就是靈燭果?”韓立身處一處被禁製掩蓋的綠洲中。望著身前的一片綠湖,喃喃地說道。

    在禁製外麵則是無邊無際的土黃之『色』,是一處足有數萬之廣的巨大沙漠。

    “沒錯,絕對是此果了。無論外形,還是標記所指都是此靈物不假!”紫靈站在韓立一側丈許遠處,麵帶一絲興奮的說道,一對明眸晶瑩閃爍,望著前方綠湖不眨一下。

    而在二人前麵百丈遠地湖水中間,有一小片『露』出水麵的淤泥,在那生有一株翠綠欲滴的靈草。

    此草數尺來高,上麵長滿了拇指大小的橢圓形葉片,而在此草最高處,則孤零零的長著四顆奇異的果實。

    這些果實渾身火紅,上細下寬,頂部閃著微弱的紅光,酷似燭台上點著的一根紅燭,還散發著濃濃地一股『藥』香。

    韓立心中同樣確定此物就是靈燭果了,聽到紫靈如此一說,隻是微微的一笑。

    “我這就過去,將此果摘下。省的夜長夢多。”紫靈深吸了一口氣,一扭秀首,衝韓立建議的說道。

    

Snap Time:2018-01-24 07:32:44  ExecTime:0.2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