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六章畫軸

  
  第八百二十六章 畫軸
  就在韓立二人,隨著飛鼠緊追鍾姓長老一行人時,鬼靈門門主和魏無涯等人卻已翻過了那座巨山,出現在了一片盆地之中。
  這盆地陰暗『潮』濕,地上遍布大小不一的水坑,讓不得不徒步行進的一行人大感鬱悶。
  雖然可以施展一些小法術,將那些淤泥,汙水全都擋在外麵,但速度自然一降再降了。
  可這一次,無論是王天古還是魏無涯沒有一個人再抱怨什麼了。
  因為先前翻過巨山峰頂時,他們就居高臨下的遠遠看到,在盆地中心處有一座貌似祭壇的龐然大物坐落那堙C
  這一下,所有跟隨鬼靈門之主到此的人,馬上精神一振,將原先的懷疑拋置了腦後。
  要知道自從入穀以來,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完整的建築。不用問,那堛眯w不是尋常所在。多半和鬼靈門門主所言的靈緲園,真的有些關係的。
  所以一行人行動更加緩慢起來,卻反而人人不急不躁的樣子
  也不是沒有不嚐試用離地數尺的漂浮術行進,但唯一收獲,就是片刻後,天上一記血『色』閃電憑空擊下,差點將那名修士的護身法寶擊的粉碎。似乎越靠近此盆地的中心處,那禁空禁製就越發的嚴苛起來。
  如此一來,其他人不再想什麼投機取巧之事,隻能排成一列的慢慢前進。
  一名鬼靈門的弟子在前麵開路,碰到灌木叢之類的東西擋路,幾顆火球過去,可以輕鬆的開出一條小路出來。
  而走了大半日後,一行人終於接近了祭壇,遠遠看到祭壇那龐大無比的身影。
  此祭壇完全使用白『色』山石砌成,呈四麵遍布階梯的巨大梯形。整體高聳入雲,足有數百丈之高,實在宏偉之極。隻是祭壇有些遠,又有些太高,實在無法看清楚上麵倒底都有些什麼東西。
  “終於快到了。看樣子,頂多在過一兩時辰,就能走到那堣F。王門主,魏某現在對道友如何知道靈緲園地事情。更加好奇了。”魏無涯雖然同樣徒步而走,但是全身散發出淡綠『色』的瑩光,輕輕一步跨出後,人就無聲無息的滑出數丈之遠,看起來輕鬆之極。
  “魏兄放心,到事後王某肯定會向道友說明此事的。”鬼靈門門主微微一笑,仿佛不在意的說道。
  魏無涯點點頭,正想再問些什麼時。忽然走在最前邊的鬼靈門弟子身上靈光一閃,身子一個跌蹌,隨後竟從肩頭到腰部無聲無息的被斜分成了兩截,屍體無聲無息的跌落而下。
  “空間裂縫!”鬼靈門門主一見此幕,臉『色』大變。
  魏無涯和身後地王天古見此。同樣麵『色』一沉。
  他們雖然不知道鬼靈門門主倒底有何謀劃,但按照他指點的路線入穀至今,先前從未碰上過任何一個隱形的空間裂縫。原本還有些提著的心,早已放鬆了不少。可如今竟驀然冒出一道空間裂縫出來。這二人不禁心中一凜。
  其餘的三名鬼靈門弟子,也有些麵『色』發白。
  一行人等全都止步下來,停止了前進。
  鬼靈門門主看著慘遭裂縫斬切的屍首,臉上陰晴不定。而魏無涯閉上了雙目,似乎用神識感應著什麼,但片刻後又睜開了雙目。
  “不行,這空間裂縫不是靠神識強大就可以感應到的。感應不到裂縫的存在。”魏無涯麵無表情地搖搖頭說。
  王天古聽了這話,一抬手。手指連彈,五枚火彈向前方分散『射』出。
  “噗”“噗”幾聲後,這其中三顆火彈被一閃即滅的憑空消失,但又兩顆卻從兩側飛出數丈遠去,擊在了地上爆裂開來,現出兩個大坑出來。
  “這裂縫很小。隻要稍偏一些,就能繞開了。”王天古則聲音一緩的說道。
  “雖然這個裂縫不大,但是誰知道剩下的這一段路上。還會有多少道裂縫出來。我們可沒有這多人命往堬K。而據我所知。我們走的路線應該沒有空間裂縫擋在途中才是。難道那人有什麼隱瞞沒說?”鬼靈門門主沒有『露』出高興地模樣,反而麵上『露』出了一絲陰霾的低語幾句。
  聽到這話。魏無涯神『色』一動,但卻沒有開口問什麼。反是王天古望了望遠處的卷祭壇,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屍體,有些不解起來。
  “那門主地意思是?”
  鬼靈門門主眉頭緊鎖,沒有馬上回答的仰首望天,半晌後,長歎了一口氣。
  “原本想等到了祭壇,才透漏些東西給你們聽的,但如今看來也無法再隱瞞下去了,還是在這媯鳩A們『露』些底吧。”他麵『露』出一絲奇怪之『色』的說道。
  魏無涯等人聽了這話一怔,有些麵麵相覷。
  鬼靈門門主誰也沒有理會的袖袍一抖,一陣銀光閃動,手上驀然浮現出了一根畫軸出來。
  此畫軸長約數尺,銀光閃閃,看起來古樸異常。
  “這個是……”王天古一見此畫軸,吃驚的失聲起來。
  “嘿嘿!看來你也認出此物來了。這還是你親自轉交我的。有關靈緲園的一切,就是從此畫軸上得來地。”鬼靈門門主望了一眼王天古,淡淡的說道。
  王天古聞言,徹底怔住了。
  此畫軸正是當日在慕蘭草原藏寶處,得到的疑是蒼坤上人的畫像卷軸。
  而鬼靈門門主卻將畫軸一拋,一團靈包裹著,將畫軸托起在低空處。然後神『色』凝重的一掐訣,手指衝畫軸輕輕一點。
  “茲啦”一聲,畫軸飛快打開,『露』出了媊悛熊e麵。
  一個背負長劍,仰天而望的儒生背影,躍然與畫卷之上。
  王天古等人全都睜大了雙眼,死死的盯著畫中人像半天。想發現些什麼,可全都一無所獲。
  但魏無涯神同樣深望了畫麵一眼,但神識一掃過整件畫軸時,卻神『色』不由得一動,麵上閃過一絲訝『色』。
  “魏道不愧為元嬰後期大修士,竟如此快發現了其中奧妙。王某能夠發現此畫軸異處,可完全是靠本人修煉地一種秘術,才僥幸發現地。”鬼靈門門主見到魏無涯地表情。心中一動後,開口稱讚了一句。
  “沒什麼。像這種芥子空間『性』質地法器,本人也好多年沒見過了,若不是道友事先提醒過了,本人也法輕鬆發現的。”魏無涯神『色』怪異的說道。
  鬼靈門門主一笑,不再追問什麼了。但馬上一揚手,一道黑『色』法決脫手『射』出,正好擊到了打開的畫軸上。同時冷哼一聲的忽然衝畫軸說道:
  “還不出來,難道非讓我用魔火催你出來不成。 ”
  一聽此話,其他人都嚇了一跳,也有些莫名其妙的感覺。魏無涯也有些意外的眉稍一挑,目中閃過一絲驚疑。
  結果。不可思議地一幕出現了。
  “不是早已約好了嗎?在到了預定的地方前,都不會再召喚我的。現在當著這麼多人麵前,你把我喚醒。難道不想將交易做下去了!”一聲清朗的男子聲音從畫軸上直接傳出。
  接著畫麵上銀『色』光大放,原本背朝他們的儒生忽然身子一轉。竟麵朝他們而來,『露』出一張清奇的中年男子麵孔,留著三縷長髯。但麵上冷冰冰的,滿是不快之『色』。
  這一幕,不但剩餘的鬼靈門弟子變得目瞪口呆,就是那親手接觸過畫軸地王天古也嘴巴張得老大,一臉的駭然。
  隻有魏無涯一驚後,神『色』卻很快平靜下來。但雙目盯著畫軸中的儒生畫像,目『露』若有所思之『色』。
  “哼!你還問我。你不知再三保證過,你給我的路線,絕對安全的嗎?這道空間裂縫是怎麼回事。讓本門白白死了一名弟子。”鬼靈門門主望著畫像,沒有客氣地問道。
  “我當年選走的路線,絕對是安全的。怎可能出問題。”畫軸中的儒生像,竟嘴唇微動地直接反駁起來。
  “那你自己看看你那邊是什麼?”鬼靈門門主臉『色』陰沉的衝空間裂縫方向斜撇一眼,冷冷的說道。
  畫像中的儒生呆了一呆。但略沉『吟』一下後。畫像消隱而去,而畫軸表麵靈光閃動。變得青濛濛一片,一層光幕浮現在了其上。
  隨後光華一閃,一團綠光從光幕中飛『射』而出,化為一個模糊的人影出來。正是畫軸中儒生模樣的人。
  而這時的儒生身體,仿若無形,完全由渾濁的灰白『色』光影組成,散發著微弱地靈光,仿佛一口氣都能吹滅似的。
  “我該怎麼稱呼你?難道閣下就是當年的蒼坤上人。你怎麼可能保持元神不滅,一直活到今天的。”王天古覺得聲音幹巴巴的,自己都感到了話語中的一絲震驚。
  “我離開卷軸的時間有限,有什麼問題,回頭問你們門主就行了。我先看看裂縫再說。”儒生沒有多理會王天古的震驚,反而盯著空間裂縫方向,眉頭微皺了下一張口,一團灰光脫口噴出。
  “砰”地一聲響後,光團無聲無息地被那堛漯韃△儹_一口吞噬掉了。儒生頓時麵『色』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奇怪!當年這埵a確沒有此隱形裂縫。看來應該是少見的新形成裂縫之一。幾位道友不必為此太多擔心了。隻是巧合而已。我先回去了。”儒生先是微驚,接著思量一下,最後變得冷靜異常。
  隨後“噗嗤”一聲,他身形瞬間變淡,重新化為一團綠光飛入了畫軸中,竟似一絲不想在外邊多耽擱的樣子。
  

Snap Time:2018-10-22 05:41:20  ExecTime:0.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