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作者:忘語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  凡人修仙傳全文閱讀  加入書架
凡人修仙傳最新章節寫在新書正式上傳前的回憶(15-08-17)      新書《魔天記》已經建好(15-03-25)      凡人仙界篇外傳一已經上傳了(15-03-25)     

第八百二十四章小須彌金剛陣


    第八百二十四章 小須彌金剛陣

    南隴侯雖然聲音冷靜,但雙目盯著供桌上的那幾種靈『藥』,滿是貪婪之『色』,恨不得將這些靈『藥』全都抓到手中。

    這些靈『藥』無一不是他和老者最需要之物,如今近在咫尺,自然心癢難耐。

    而他剛一進入此地看到這些靈『藥』時,幾乎想也不想的立刻想將這幾種靈『藥』一掃而空,卻沒料到此地還有一種古怪之極的法陣禁製存在,結果碰了個不小的跟頭,不得不老老實實的靜等老者而已。

    如今一聽魯姓老者叫出了“小須彌金剛陣”的名稱,南隴侯精神一振,心中大喜起來。

    他對剛才驀一接觸那禁製,就發覺此處法陣大異於以前研究過的諸多法陣,正有些暗自擔心。如今老者識得此法陣,這自然大妙了。

    “魯兄,你識得此地的禁製?”南隴侯強壓心中的興奮,期盼的問道。

    “昔年老夫曾經得到過一些佛宗的修煉典籍,雖然因為功法屬『性』問題,沒有去修煉。但上麵記載的一些佛宗法陣禁製,倒也記得一二。這個小須彌金剛陣就是其中最神妙的法陣之一。南隴兄,若是此處禁製真的是此法陣的話。麻煩可不小的。”老者重新將目光落到了供桌之上,眉頭開始皺起的說道。

    “什麼意思。難道此法陣破不了。”南隴侯臉『色』微變,有些不太相信的樣子。

    “這個小須彌金剛陣又叫金剛困仙陣。可能是世間少有幾種完全依靠蠻力來破除的禁製之一,根本沒有其他什麼破陣法決而言。要想破掉此法陣,必須時刻用各種攻擊來消磨此法陣產生的禁製護罩。並且一刻不停。因為此禁製單論防禦力而言,在諸多法陣中也許排不上什麼名次。但若論持久力,此法陣在佛宗中可有不滅不休之稱。似乎隻要禁製沒有被完全摧毀,就可以迅速恢複如初。”老者沉『吟』了一下後,凝重的說道。

    隨後似乎是為了證實自己所說。路姓老者隨手一彈,一顆火球驀然向數丈遠的供桌『射』去。

    “砰”的一聲,火球尚未解除供桌,就自行爆裂開來,化為了無有。

    一層靈光繚繞的凝厚光罩浮現在了供桌之上。

    此光罩金光燦燦,豆粒大小上古佛文,一個個在罩壁上湧現而出,如同一朵朵綻放而開地銀花。遍布光罩之上。

    南隴侯臉『色』微沉,此種景象他在先前已看到了一次,所以並未『露』出吃驚之『色』。

    “咦!這是什麼 ?”一旁的老者卻一聲驚呼傳來。

    南隴侯一怔,不禁一扭首看了一眼。

    隻見魯衛英正滿麵吃驚的盯著金罩中的某處,一臉的愕然之『色』。

    南隴侯詫異之下,目中靈光閃動,順著其目光費力的透過罩壁同樣望去。

    隻見金『色』光幕中,原本除了幾株靈『藥』就空無一物的供桌中心處。驀然浮現出了一個銀濛濛的圓缽,有頭顱般大小。

    此圓缽表麵有各種深奧晦澀地符文飄動,周圍尚八塊淡白『色』玉符平躺在那,將簇擁在中間。

    而圓缽上空尺許高處,則另有三件小巧東西。漂浮在那一動不動。

    南隴侯凝神細望下才看清楚,竟是一口銀『色』小劍、一件烏黑禪杖和一顆血紅圓珠。

    這三樣東西雖然隻有寸許大小,卻散發著絲絲的三『色』靈光,三股靈光交織融合一起。將那供桌上的圓缽罩在了其中。

    南隴侯正看的目瞪口呆。

    圓缽、玉符及那三件法器,詭異的在供桌上一閃即逝的消失不見。隨後四下湧現佛文的金『色』光罩,也無聲無息的消隱而去。

    這是怎麼回事?先前這光罩浮現時,好像並沒有見到這些東西。怎麼魯姓老者隨後一擊,竟然在供桌上多出了這些東西來?

    南隴侯嘴唇緊閉,眼見光罩消失,目光仍然驚疑不定起來。

    魯姓老者自然沒有這些疑問,隻是麵對那新出現地圓缽等物。同樣沉『吟』了下來。

    任誰也看的出來,和禁製中新出現的東西相比,那些靈『藥』顯然隻是陪襯之物。能比這些逆天靈物價值更大的寶物,哪會是什麼?

    如此的哪怕隻是想一想,也讓老者砰然心動起來!

    原先見到血咒之門時地一些顧忌和不安,頓時拋置了腦後。

    “魯兄,看來我們這次真來對了地方。若是能破解掉這佛宗禁製,我們此行可算沒有白來了。”南隴侯自然也有同樣的想法。忽然笑著對老者說道。

    “不錯。沒想到。這血咒之門後竟有如此多秘寶。但要破解此禁製,也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不多花費些時日並且不虧損些元氣。是不可能之事”老者聞言,臉上也擠出一絲笑容。

    “嘿嘿!能得到這些寶物,別說是虧損元氣。就是再折壽十年,我也心甘情願。剛才道友說破此法陣,隻有蠻力破解一種手段。看來我真有的忙了!事不宜遲,現在就動手吧。到時分開禁製,所有東西我和魯兄全都平分如何?”南隴侯似乎不想再拖延下去了,盯著老者,直截了當的說道。

    “南隴兄如此說了。在下自然從命。”老者自然同樣想取出寶物,答應地非常爽快。

    南隴侯聞言,臉上『露』出滿意之『色』。

    不過這時,二人卻若有若無的拉開了一定距離。並都從對方身上感到了一絲警惕之意。

    下麵,老者取出那件白『色』法旗,往空中一拋,然後手結法決的盤膝坐下。南隴侯則袖袍一揮,那口金『色』飛劍汝驀然『射』出。

    頓時間,此地颶風大起,劍氣從橫,金『色』光罩再次浮現而出。

    轟隆隆之聲。一時間從地底連綿傳來。

    在一處山頭附近,一道青『色』長虹從遠及近的一掠而過。

    在青虹匯總,韓立正悶頭趕路著。

    此刻他早已掠過了紫紋蠍所在山頭,正向當初進入內穀的那個山洞而行。

    因為已經走過了一遍此路,韓立頗有些駕輕路熟,遁光速度比來時足足快了數倍有餘。

    原本要一天多的日程,韓立僅僅花了來時的三分之一時間,就到了此地。

    正當他心中估算著。再有一個時辰就可以重新進入山洞時,忽然間一側的遠處,輕微連綿地轟鳴聲隱隱約約的傳來。

    韓立神『色』一動,遁光略微一頓,不禁扭首向那瞅了一眼。

    神識飛快的一掃,那邊有異樣的靈氣波動傳來。

    韓立不禁兩眼微眯,在遠處的山間有微弱的白光閃動。

    那沒有記錯的話,正是一處他懷疑設有禁製。有可能存有上古修士秘寶的地方。

    看來終於有其他修士也闖進了內穀,並開始四下破禁尋寶了。

    韓立略想了想,就搖了搖頭。

    過去渾水『摸』魚地想法,在他腦中一閃而現,就被強行按捺了下去。

    並且為了怕引起別人地注意。神識也隻在那邊飛快的一掃而過,並沒有真去搜索那些探寶之人。

    對韓立來說,現在可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地,青虹再次向前破空『射』去。轉眼間就從附近山頭消失的無影無蹤。

    在韓立剛才所瞅方向數十外之地。一行十幾名修仙者,正驅使各『色』法寶掃對著一座被白光籠罩的小山頭,猛烈攻擊著。

    其中為首的,是那位慕蘭神師仲姓儒生和那樂姓女子,這一行人竟全都是慕蘭法士。

    當韓立從遠處遙遙飛離之時,仲姓儒生眉梢動了一下,下意識的瞅了一眼韓立飛逝方向。

    “怎麼?仲兄發現什麼不妥嗎?”樂姓女子注意到了儒生地異樣,不禁脫口問道。

    “沒什麼。剛才有名天南修士用神識向這邊探了一下。但好像不打算多事的樣子,隻是在遠處一掃而過,就飛走了。而我們破除禁製要緊,我也懶得多是去追查了。”儒生淡淡的說道。

    “仲兄所言即是。這的禁製已破解到了關鍵之處。希望麵可別向上一個禁製一樣,除了一些廢銅爛鐵,什麼寶物都沒有。還白白有兩人葬送在路上的空間裂縫中。”樂姓女子輕歎了口氣,有些無奈地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之事。那幾個隱形的空間裂縫,實在防不勝防。而我們事先準備的一些低階靈禽。竟然一入內穀後就立刻一個個發瘋起來。一窩蜂的到處『亂』撞而無法控製自如。否則這兩人地隕落,倒可以避免的。仲姓儒生聞聽此言。臉『色』微沉了下來。

    “那些用來探路的靈禽,好像不是發瘋。而是似乎對內穀極害怕似的。所以才不受控製的。難道此地有什麼東西,專門克製妖獸不成。我借來的一隻烏翅雕已經是五級靈禽,自進入內穀後同樣的不聽使喚,甚至在靈獸袋中都不願飛出。看來這墜魔穀,還真有些詭異的。”樂姓女子卻若有所思地說道。

    “也許吧。此地號稱天南第一凶地,自然有些鬼門道在麵的。不過,我們可不是來揭開墜魔穀之謎的。而是盡量為我們慕蘭搜尋些古寶和靈丹而來的。所以沒有靈禽開路也要繼續搜尋下去。這個機會,可是我們和天南四大勢力高層做一筆交易,才換來的難得機會。決不能浪費了。”儒生目中寒光一閃,不容置信的沉聲道。

    

Snap Time:2018-01-19 23:43:53  ExecTime:0.209